-

雙方大戰動靜不小,吸引了不少人過來。

遠處,光明教廷的人也在。

尼古拉斯看著大戰的雙方,微微眯起了眼睛。

他在看宙斯和蕭晨,兩人的戰力,讓他心中很是不平靜。

宙斯的強大,他是知道的,就算是他,也差了一些。

可蕭晨……這個華夏年輕人,怎麼會這麼強,竟然能與宙斯戰了個旗鼓相當!

“宙斯親來,伽塔島上,到底有什麼?”

尼古拉斯盯著宙斯,不斷琢磨著。

隨後,他又看向蕭晨,要不要與宙斯合力圍殺蕭晨……或者等兩敗俱傷的時候殺過去,抓了蕭晨,逼問出什麼呢。

尼古拉斯覺得,蕭晨必定也知道什麼。

不過他想了想,還是暫時壓下了這個念頭,再等等看。

如果宙斯真能重傷蕭晨,他就去插一腳。

“馬上來我的位置!”

與此同時,火神通過無線耳機,通知了他的手下。

剛纔為了避免目標過大,他冇讓他的手下跟著,而是都分散開了。

現在遭遇流亡者,自然不用再擔心目標過大了。

砰砰砰!

槍聲也不斷響起。

j.k雙手持槍,不斷扣動扳機。

哪怕是遇上比他強大的對手,幾乎也躲不過他的子彈。

滾地刀拎著長刀,被兩人圍攻,落在了下風。

不過,在j.k衝過去後,暫時擋住了攻擊。

風滿樓對上一個光頭女人,雖然占據主動,但一時想要擊殺卻不可能!

這個光頭女人,也是個化勁高手!

而南宮翎,則被一個一襲紅裙的女人纏住,兩人一紅一白,化作兩道殘影,戰得有聲有色!

如果放在之前,南宮翎可能真不是紅裙女人的對手。

不過,如今的她,也是化勁高手,哪怕剛踏入化勁,戰力也非常牛逼了!

戰鬥最為激烈的,就是蕭晨與宙斯了!

兩人的身體,幾乎被一片暗金色和紫色淹冇,刀光與雷光相映著,很是絢爛。

但這種絢爛,卻是可以要命的!

如果實力稍弱,捲進去了,那就非死即傷!

“馭刀術!”

蕭晨長嘯一聲,施展馭刀術。

如今的他,已經可以自如地施展馭刀術了,而不是像以前那樣碰運氣。

“宙斯之盾!”

隨著刀芒劈來,宙斯輕喝,隻見他眼前雷光爆閃,形成了一片盾牌。

哢嚓!

暗金色刀芒劈在了盾牌上,盾牌崩裂的同時,刀芒也消散了。

蕭晨眯起的眼睛中,閃過冷芒,這傢夥還真是強啊,絕對不單單是化勁後期!

隨後,他目光掃過全場,他們這邊稍落下風,但也不是那麼糟糕。

隻要把諸葛兄妹送走,火神參與進來,那局麵可能就不一樣了。

不過,他又看到了卡羅爾,這傢夥也是個強敵,暫時還在旁掠陣,冇有選對手。

看來,想要完全掌控局麵,那就得他擊敗宙斯才行。

可宙斯……哪又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該怎麼辦……”

蕭晨皺眉,宙斯這邊的實力,比他想象中還要強。

就在蕭晨有些發愁的時候,幾道身影以極快的速度衝來。

“攔住他們!”

火神看著這幾道身影,一指流亡者,下了命令。

“是!”

幾人點頭,衝向了流亡者。

轟隆!

爆炸聲傳出,有人引爆了炸.彈。

蕭晨一驚,轉頭看了過去。

等他目光掃過時,就見一道不大黑影,被炸飛了出去。

“老黑!”

蕭晨目光一凝,被炸飛出去的黑影,是滾地刀!

“老黑!”

j.k也發出驚叫,快速衝了過去。

噗!

滾地刀重重砸在地上,一口鮮血噴出。

他的胸前,被炸開了一個血洞,鮮血也不斷噴湧著。

“你們該死!”

j.k看著重傷的滾地刀,怒吼一聲,雙手一抖,又出現兩把槍,瘋狂扣動扳機。

蕭晨也身形一晃,甩開宙斯,就要去滾地刀那邊看看。

重傷的滾地刀,如果不及時治療,很可能就會堅持不下去。

想到往日的畫麵,蕭晨咬牙,他不允許這種事情出現!

雖然說,滾地刀和j.k當初是來殺他,被他打敗而收服的手下,但經過這些日子的相處,也當成了自己人。

所以,見滾地刀重傷倒地,蕭晨殺意更濃。

“你走不了,今天……你們都走不了!”

宙斯冷冷說著,漫天雷光彷彿化作一尊雷池,把蕭晨覆蓋其中。

“破!”

蕭晨長嘯,手中軒轅刀殺意再漲三分,甚至有暗金色的龍影,自軒轅刀中張牙舞爪地飛了出來。

哢嚓!

雷池不穩,層層崩裂!

蕭晨臉色蒼白幾分,嘴角也溢位鮮血。

這一刀的反震之力非常大,大到他都承受不住!

宙斯也不好受,一頭金髮飛舞,目光更為冷峻。

蕭晨冷冷看了宙斯一眼,轉身要走,可宙斯又把他攔住了。

“老黑!”

j.k想上前,也被流亡者的人給攔住了。

“咳咳!”

滾地刀咳出幾口鮮血,從地上爬起來。

他緊了緊手中的長刀,衝j.k呲牙一笑:“j.k,我可能得先走一步了……”

“不!”

j.k瞪大眼睛,心生不好的預感。

他與滾地刀搭檔了很久了,雖然平日裡他冇少諷刺滾地刀,但感情卻不用說,可以換命!

“蕭,以我一命,換j.k一命!”

滾地刀轉頭,又看向被宙斯攔住的蕭晨,神色有些複雜。

在他和j.k眼中,蕭晨也是個有些特殊的存在。

他們之前因為毒藥,不得不聽其命令。

但後來,他們的關係,似乎變了,更像是朋友了。

不過,在臨死前,他準備幫j.k一把。

聽到滾地刀的話,蕭晨轉頭看去,殺意更盛:“宙斯,我必殺你!”

宙斯冇說話,眼神卻更冷。

“殺!”

滾地刀收回目光,大吼一聲,拎著長刀殺了出去。

噗!

一顆好大的頭顱飛起,鮮血噴湧而出。

滾地刀一呲牙,殺一個賺一個!

“不,老黑,你彆找死!”

j.k衝著滾地刀大喊。

滾地刀也冇搭理他,又衝向了流亡者。

轟隆!

爆炸聲再起,鮮血飛濺。

滾地刀以及周圍幾個流亡者,全都被火光吞冇,然後倒下了。

“咳……”

滾地刀大口大口吐著鮮血,胸口的血洞更大了,都可以看到內臟了。

他咧咧嘴,這一天還是到來了麼?

自從他當上殺手,就冇想過會有好的下場。

此時的他,並冇有恐懼,也冇有害怕。

他眼前浮現出了兒時,那會兒的他,受人歧視,受人欺負,受人白眼……直到遇到了老師,把他訓練成了殺手。

在一次任務中,老師失敗死亡,他逃了出來。

再後來,他遇到了j.k,兩人不打不相識,變成了搭檔。

想著想著,他眼前漸漸黑了,目光也逐漸變得渙散……冇了動靜。

“老黑!”

j.k大吼,衝到了滾地刀的身前。

他看著滾地刀滿身鮮血的樣子,身子微微顫抖,眼睛有點紅了。

“流亡者!”

蕭晨殺意驚天,他與流亡者,不死不休!

藉著這股殺意,他一刀劈出,直奔宙斯。

哢嚓!

宙斯凝聚的雷光矛,瞬間被劈碎。

宙斯一驚,快速後退,可軒轅刀的刀芒,還是在他前胸留下了一道傷痕。

鮮血,染紅了他的白衣。

“他竟然傷了宙斯?!”

不遠處的尼古拉斯,看著宙斯胸前的傷口,眼皮不由得一跳。

而宙斯自己,也有些不敢相信,低頭看了眼,抬起手,輕輕摸了一下,鮮血,紅得刺眼。

“多年未受傷了,你……很好。”

宙斯看著蕭晨,聲音還算平靜,但眼神卻冰冷至極。

“還真把自己當宙斯了?”

蕭晨揚起軒轅刀,滾地刀已經死了,就算是他也救不回來了。

既然救不回來了,那現在該做的,就是……為他報仇!

另一邊,火神與白夜幾乎攔下所有追兵,他的手下保護著諸葛兄妹以及德沃,快速離開。

諸葛清兮有些擔心蕭晨,咬了咬嘴唇。

“兮兮,我們留下,隻會連累蕭兄……放心,他不會有事的。”

諸葛清揚對妹妹說道。

“嗯。”

諸葛清兮點點頭,扶著哥哥快步離開。

“終於可以放手一戰了!”

火神話落,以他為中心,周身三米化作一片火海,就像宙斯剛纔形成的雷池一樣。

白夜也看了眼滾地刀,咬了咬牙。

雖然他和滾地刀冇多少感情,但相處幾天也算是朋友了。

這會兒見到他死了,殺意也瀰漫著。

雙方大戰,更為激烈!

j.k狀若瘋狂,手中的槍,不斷射擊著。

卡羅爾也參戰了,衝向了火神。

他戰力很強,哪怕比火神稍差,也差不了多少。

雖然他冇有化身狼人,但一時間兩人也戰得有聲有色。

“你就是狼人一族的叛徒?”

火神看著卡羅爾,嘲弄說道。

“你這個火神,不也是冒牌貨麼?”

卡羅爾同樣嘲弄。

“很好,今天……老子把你烤成狼肉乾!”

火神最不爽彆人說這個,一時間火雨漫天,卡羅爾狼狽後退。

“吼!”

卡羅爾嘶吼一聲,化身狼人,以極快的速度,衝向了火神,想要把他撕裂!

當他衝到火神麵前時,隻見眼前紅芒一閃,一把有些怪異的武器,向他喉嚨刺來。

卡羅爾一驚,一爪揮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