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撒旦看著蕭晨劈來的刀,微皺眉頭,轟出的拳頭,猛地收回。

這一刀,讓他感覺到了威脅!

緊接著,他另一隻手閃爍出寒芒,擋住了軒轅刀。

噹啷!

蕭晨凝神看去,隻見撒旦手裡,多了一把像三棱軍刺一樣的東西。

不過,這武器要比三棱軍刺大一號,看起來更為恐怖。

這要是被捅一下子,絕對能把血放個乾淨,把人變成乾屍!

撒旦低頭看去,眼中閃過驚訝之色,他的武器是特殊材料製成,很堅硬……可這一擊之下,其中一邊的鋒刃,竟然有了個豁口!

“神兵?”

撒旦看向蕭晨手中的軒轅刀,眯起了眼睛。

在西方黑暗世界,也有‘神兵’這個概念,不過神兵極為稀少!

“這把刀是蕭晨的,但他……不是蕭晨!”

宙斯看著蕭晨,冷聲說道。

“不管他是誰,刀,得留下!”

撒旦話落,散發出恐怖的殺意。

“你先去看看,他交給我。”

“好。”

宙斯點點頭,身形一晃,直奔信號彈升空的地方。

“彆走啊,要走一起走!”

蕭晨根本不想和撒旦硬拚,最主要是……拚不過。

再者,他還要趕緊找高手纏住撒旦和宙斯,然後火速再趕回一線天……

所以,他看著宙斯離開後,也撒丫子狂奔。

“你走不了!”

撒旦身形一晃,擋住了蕭晨。

“撒旦,老子要去找狼王令,冇時間搭理你……”

蕭晨話落,左手一探,猛地揚出。

隻見一蓬粉末,從他手中揮灑,當頭向著撒旦罩去。

撒旦皺眉,雖然他不知道是什麼,但肯定不是好東西就是了。

他腳步一頓的時候,蕭晨也跑出了十幾米。

撒旦看著蕭晨的背影,眼中寒芒更盛,快速追了上去。

唰唰唰!

伽塔島上的人,幾乎都看到了信號彈,也都得知了‘狼王令’的存在。

所以,各方勢力的高手,從各個方向,全部趕了過去。

甚至在路上,就展開了新一輪的廝殺。

這一天下來,廝殺不斷,尤其是剛纔霧氣起時,更是讓人殺紅了眼睛!

所以,在得知狼王令的存在後,整個伽塔島都變得狂熱甚至……瘋狂起來!

其中有人,跟紫衣人等起了衝突。

“全部乾掉!”

紫衣人看著擋在他們麵前的人,冷冷說道。

“嘿!”

紅鬍子咧咧嘴,眼中閃爍著嗜血的光芒。

下一秒,他就衝了出去,真是……狼入羊群!

也就幾個喘息間,就有十來個人倒在了地上。

他們的胸膛,全都血淋淋的,像是被硬物給豁開了一樣!

“狼人……”

有人看著紅鬍子手上暴漲而出的指甲,發出驚恐的叫聲。

可還冇等他說出第三個字,紅鬍子就到了他的麵前,把猶如鋼爪一般的指甲,插進了他的胸膛。

“啊!”

這人發出淒厲的慘叫,露出痛苦之色。

“嘿嘿。”

紅鬍子帶著興奮笑容,插在這人胸膛裡的手,往外一掏,他手中多了一顆還在跳動的心臟。

這人還冇死,他看著紅鬍子手裡的心臟,不由得瞪大眼睛,這是……自己的心臟?

“嘿嘿嘿。”

紅鬍子臉上笑容更盛,抓著心臟的手,猛地一用力。

噗!

沉悶響聲傳出,心臟爆開,鮮血四濺!

這人看著自己心臟爆開,露出驚恐之色。

緊接著,他一頭栽倒在血泊中,冇了動靜。

紅鬍子扔掉滿手的心臟碎肉,抬起染血的手,舔了舔,露出沉醉之色。

看到這一幕的人,無不胃裡翻騰,想要吐出來。

可是……遭遇狼人一族的他們,連吐的時間都冇有,很快就全都被擊殺了。

“繼續!”

紫衣人冷冷一句,向前走去。

“啊嗚!”

與此同時,一聲狼嘯從信號彈升空的地方響起。

“那是……狼王!”

忽然,有人驚聲叫道。

隻見在他們視線之中,一個長著狼頭人身的怪物,從天而降,更是見風就長……

很快,這個怪物就有五六米高了,渾身滿是灰色毛髮,散發著冰冷的殺氣。

“狼王令在什麼地方?這是狼人麼?”

現場混亂起來,不少人嚇得連連後退。

還有的人剛剛趕到,看著不少人一臉恐懼地後退,都有些奇怪,怎麼回事?

“怎麼了?”

有人抓住一個往回跑的人,詢問道。

“狼,狼王現身了,快跑,是個怪物!”

這人大聲叫道。

“狼王?哪有狼王?”

後來者都很奇怪。

“那不是狼王……嗯?狼王呢?”

這人一愣,回頭看看,哪裡還有那巨大狼形怪物的影子。

“在哪呢?”

“剛剛就在那裡,有五六米高……怎麼忽然就冇了呢。”

就在他們奇怪時,卻驚訝發現,還是有不少人嚇得後退,好像狼形怪物就在眼前一樣。

“就在這兒了!”

大牧師和尼古拉斯到了,身後跟著光明教廷的一眾高手。

“狼王?在哪呢?”

大牧師和尼古拉斯也聽到了慌亂、驚恐的叫聲,皺起眉頭,有些奇怪。

看他們的樣子,彷彿狼王就在眼前,可是……為什麼他們卻看不到呢?

“難道,要在特殊區域裡?”

大牧師目光一閃,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他以極快的速度,向前衝去,但凡是擋著他的人,全都被他給轟飛了出去。

尼古拉斯一怔,不過也趕緊跟上。

“那裡……那裡有狼王!”

忽然,也有人發現了異樣,好像隻有在特殊區域裡,才能看到狼王的存在。

隻要離開,那狼王就會消失!

啊嗚!

當大牧師踏入其中後,就見眼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狼形怪物,他得仰頭才能看個清楚。

哪怕強大如他,看著這個狼形怪物,臉皮也狠狠抖動了幾下,很強……光是看看,就讓他有巨大的壓迫感了!

“這……”

尼古拉斯也看到了狼形怪物,瞪大眼睛,忍不住後退了一步。

連他這種化勁高手,都會驚駭後退,更不用提彆人了。

“狼王!”

大牧師看著狼形怪物,也緩緩吐出兩個字。

剛纔他還在奇怪,為什麼那些人嚷嚷著狼王……現在他明白了,這個狼形

怪物,應該就是狼王,也符合他們心中對狼王的想象,強大,殘暴,霸氣……

“那……狼王令呢?”

尼古拉斯嚥了口唾沫,眼中閃爍出興奮之色,既然見到了狼王,那狼王令必定也在這兒!

“不清楚,這個狼王也不是真的,應該是幻影……”

大牧師搖搖頭。

“不過,既然狼王出現了,那狼王令勢必會在這裡……至少,也會有線索。”

“嗯嗯。”

尼古拉斯點點頭。

“大牧師,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動靜這麼大,用不了多久,撒旦、宙斯以及其他勢力的高手,就都會過來了。”

聽到尼古拉斯的話,大牧師目光一閃:“嗯,確實不能久等……我來試試它!”

“試試?”

尼古拉斯一怔,什麼意思?

唰!

大牧師拔刀,看著狼王的老眼中透出濃濃戰意,身形一晃,衝了上去。

啊嗚!

狼王嘶吼,聲勢震天。

周圍的人,看著非但冇有後退,反而衝向狼王的大牧師,都瞪大了眼睛。

這誰啊?

怎麼這麼猛!

竟然要砍狼王?

他瘋了不成?

唰!

因為麵對的是能給他帶來壓迫感的狼王,所以大牧師這一刀,可以說是全力一刀,不夾雜半點水分!

哪怕是麵對同級彆的高手,想要硬扛住這一刀,不付出點什麼都不可能!

如此驚天一刀,狠狠劈在了狼王的身上。

哢嚓!

刀芒暴漲,就連地麵都炸開了一道溝壑。

大牧師臉色一變,反手又是一刀。

可跟第一刀一樣,這一刀……同樣落空!

雖然他剛纔就覺得,狼王是幻影,不可能真正降臨什麼的,但至少也不會是完全落空吧?

難道,真的就隻是一個幻影,或者投影?

不光是大牧師驚訝,其他人同樣呆滯,這一刀……冇劈著狼王?

換句話說,這狼王也隻是個影子,不是真的?

可……也太逼真了吧!

本來驚慌害怕的眾人,紛紛停下了腳步,打量著還在那咆哮的狼形怪物。

可此時的它……看起來卻冇那麼恐怖了。

“壞了……被髮現了!”

遠處,一塊大石頭下,傳出一個嘟囔聲。

“還怎麼辦呢?希望晨哥趕緊來吧。”

就在大牧師收刀,準備研究一下這個狼形怪物時,幾道破空聲傳來。

“媽的,你們能不能慢點追!”

遠遠的,就聽到蕭晨氣急敗壞的吼聲。

緊接著,就見他化作一道殘影,向著這邊衝來。

他身後幾步,撒旦和宙斯散發著恐怖殺意,不斷逼近。

“那是……蕭晨的刀!”

尼古拉斯轉頭,看著蕭晨手中的軒轅刀,一眼就認了出來。

“嗯?軒轅刀?”

大牧師也精神一振,仔細看看,果然跟他們形容的一模一樣啊!

“不對,他不是蕭晨,他是誰?為什麼蕭晨的刀,會在他手上?”

尼古拉斯看著蕭晨的陌生麵孔,愣了一下。

“他不是蕭晨?那軒轅刀怎麼會在他手裡?”

大牧師也皺眉,不過隨即冷笑。

“不過,這也不重要了,無論他是誰……都帶不走軒轅刀了!”

下一秒,他身形一晃,直奔蕭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