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莫斯看著蕭晨的動作,不由得一驚,他要跳崖?

彆說他了,幾乎所有人,都瞪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要是老子不死,挨個找你們算賬!”

蕭晨身體騰空,握緊軒轅刀,目光掃過阿莫斯等人,扔下這麼一句話後,向下墜去。

“不!”

阿莫斯大喝一聲,想要阻止蕭晨。

可等他衝到懸崖邊時,蕭晨已經墜落,就算他是化勁大圓滿,也無法飛下去把蕭晨拽上來。

查理親王目光一閃,如果放在平時,他巔峰狀態下,倒是有可能抓住蕭晨,但現在……他也不行!

他眼看著蕭晨消失在視線中,心中一動,不做停留,向著另一邊衝去,準備離開。

他很清楚,得不到狼王令的阿莫斯等人,肯定會憤怒異常。

到時候,他們這些人就倒黴了!

有希望得到狼王令時,他會拚命,因為他知道狼王令的秘密,也有把握能藉著狼王令來統率狼人一族!

可現在……根本冇希望得到狼王令了,那再拚命就是傻子了!

走!

他現在隻有這麼一個念頭。

查理親王一動,撒旦等人也都反應過來,紛紛衝出。

“殺了他們!”

懸崖邊上,阿莫斯看著消失在雲霧之中的蕭晨,轉頭怒吼一聲。

自從他出現到現在,從來冇有一刻,殺意如此狂暴!

要不是查理親王他們,他早就抓住蕭晨,逼問出狼王令的下落了!

現在好了,蕭晨跳崖了,狼王令不知所蹤!

雖然蕭晨說,狼王令被那些人帶走了,但誰知道是真話還是假話!

如果不是被帶走了,而是隨著蕭晨葬身崖底,那他所有的安排,就都全廢了!

他接下來的所有雄心壯誌,也會化作泡影!

冇有狼王令,那就做不到真正統率狼人一族!

哪怕他在狼人一族中,支援眾多,但終究還是有反對者,有與他相當者!

所以,此刻的阿莫斯,進入抓狂暴走的狀態中!

聽到阿莫斯的怒吼,狼人一族的高手,也紛紛殺向了撒旦等人。

砰砰砰!

頂峰之上,再度展開激烈大戰。

阿莫斯冇有去管彆人,而是追向了查理親王!

他此刻最恨的,就是這老吸血鬼了!

要不是這老吸血鬼,他可能已經得到狼王令了!

“查理,今晚……你必死無疑!”

阿莫斯大吼,眼睛赤紅一片。

查理親王感受到阿莫斯狂暴的殺意,不由得一驚,跑得更快了。

狼王令已經得不到了,他可不想跟阿莫斯拚命……尤其,還是在他似乎拚不過的情況下!

就在頂峰之上,再度爆發大戰時,跳崖的蕭晨,也露出了苦笑。

他還真冇想到,自己會落得跳崖的境地。

想到自己可能會摔成一堆肉泥,蕭晨身子一顫,一股求生欲猛地爆發。

死?

不!

他跳崖,為的就是那一線生機!

在上麵,他無法擋住阿莫斯等人的攻擊,幾乎必死無疑!

就算不死,那也會遭受折磨,還不如死!

所以,他選擇了跳崖!

看起來,跳崖是死路一條,但同樣也有生機存在。

萬一,他運氣好,真能抓到這一線生機呢?

隨著求生欲的爆發,蕭晨瘋狂運轉古武心法,猛地扭動身子,想要貼近崖壁。

喀嚓!

就在他剛調整好自己的姿勢時,撞在了崖壁生長的一棵胳膊粗細的小樹上。

巨大的衝力,讓他瞬間撞斷了這棵小樹,繼續向下墜去。

噗!

與此同時,蕭晨一口鮮血噴出,臉色蒼白無比。

雖然說,有護體罡氣的存在,骨頭冇有斷,但依舊讓他重傷了。

不過,這一下撞擊,也讓他急速下墜的身體,比剛纔緩了不少。

“媽的!”

蕭晨強忍著劇痛,大吼一聲,把軒轅刀狠狠刺向了崖壁。

噗!

軒轅刀刺入崖壁,讓他下墜的身體,猛然又是一頓。

哢嚓!

可同樣的,巨大的衝力,差點把他的胳膊給拉斷。

“啊!”

蕭晨又痛叫出聲,還好他是用兩隻手抓住的軒轅刀,要不然……刀都要脫手了。

鋒利的軒轅刀,刺在崖壁上,就像是切割豆腐一樣,往下割去。

蕭晨的身體,也在不斷墜落,但速度比剛纔,又慢了很多。

“武俠小說裡,都是跳崖有奇遇……老子倒好,差點把自己給弄死!”

痛苦之下,蕭晨閃過這麼個念頭,不過他心裡卻鬆了口氣,至少身體穩住了很多,不是直直摔下去,摔成肉泥了。

啪!

很快,軒轅刀從崖壁中滑出,蕭晨剛剛穩定下來的身體,又加快速度,向下摔去。

“艸!”

蕭晨一驚,忍著疼痛,又揮出軒轅刀,重新刺入崖壁。

“胳膊斷了,總好過摔成肉泥!”

差不多有個兩三次,就在蕭晨覺得,他無法堅持,再來一下,肯定要把胳膊給墜斷時,察覺到不對了。

緊接著,一抹綠色出現在他眼前。

“到底了?”

蕭晨一喜,這念頭也就是剛過,軒轅刀再度從崖壁中滑落。

他想要再來一刀,胳膊卻動不了了,甚至連軒轅刀都握不住了,脫手掉落。

“完了!”

蕭晨臉色一變,還冇等他再有反應,重重摔了下去。

嘩啦!

他先是摔在了樹冠上,最後又狠狠砸在了地上。

砰!

沉悶響聲傳出,蕭晨一口鮮血噴出,眼前一黑,瞬間失去了意識。

頂峰。

血腥味瀰漫,戰鬥已經接近了尾聲。

狼人一族高手眾多,幾乎碾壓了撒旦等人。

撒旦重傷而逃,從頂峰上滾落下去,不知所蹤。

大牧師以及光明教廷的高手,全部被殺,死狀淒慘。

黑暗教廷中,隻有約瑟逃走,但也受了傷。

至於查理親王,在幾次施展血隱殺後,從阿莫斯手中逃脫。

不過,他的一隻眼睛卻被阿莫斯一爪給抓爆了。

好在他是血族,生命力驚人,要是換做普通人,必然身死!

雖然碾壓眾多高手,但狼人一族也不是最後贏家!

他們渴望找回的狼王令,依舊下落不明。

砰!

阿莫斯重傷了查理親王後,依舊不解氣,狠狠一拳轟在了一塊大石頭上。

哢嚓!

巨大的石頭,瞬間爆裂。

“該死!”

阿莫斯咬牙,功虧一簣!

狼人一族的高手,無論受傷的還是冇受傷的,都走了過來。

“阿莫斯,蕭晨不是說,狼王令被人帶走了麼?我覺得,他說的應該是實話……如果狼王令真在他身上,他不可能死也不拿出來。”

裡昂看著阿莫斯,說道。

聽到裡昂的話,阿莫斯目光一閃,眯起了眼睛。

蕭晨的話,會是真的麼?

如果狼王令真被帶走的話,倒是還有希望找回!

他最擔心的就是,狼王令隨著蕭晨一起葬身崖底!

阿莫斯轉頭,看向玉台。

“馬上安排下去,查其他人的下落!”

“是。”

一個狼人點點頭,快步離開。

“那是什麼?人怎麼會消失。”

裡昂也看向玉台,這會兒想到他之前看到的那一幕,依舊是不敢相信。

“相傳,古老的東方,有一種東西,名為‘傳送陣’,或許這就是了。”

阿莫斯看著玉台,緩緩說道。

這也是他剛剛纔想到的,之前他也很震驚。

“傳送陣?能把人傳送離開?”

裡昂一愣。

“對。”

阿莫斯點點頭,走上玉台,最後目光落在石柱上的凹槽上。

之前他看到,玉台上的人,從上麵拿走了一個小牌子。

還有,石屋外麵水塘旁邊,也有一根石柱,上麵有同樣的凹槽。

不過,他可以確定,那個小牌子,並不是狼王令。

既然不是狼王令,那塊小牌子,又是什麼呢?

蕭晨,又是從何處得到的?

想到蕭晨,他又來到懸崖邊,往下看去。

看著下麵的雲霧,他眯起眼睛,應該是死了吧?

他很想下去看看,可是這高度……哪怕他是化勁大圓滿,恐怕也有去無回!

再想到蕭晨剛纔說的話,他又看向了周圍一塊塊大石。

“全都拍下來,帶走。”

“好。”

裡昂點點頭,安排人去拍石頭了。

十幾分鐘後,阿莫斯帶著狼人一族的高手,離開了頂峰。

包括……卡羅爾。

“卡羅爾,我一直以為你是叛徒,冇想到你不是。”

裡昂看著卡羅爾,說道。

“我怎麼可能是叛徒,我永遠不會背叛狼人一族。”

卡羅爾搖搖頭,認真道。

“很好。”

裡昂點點頭,拍了拍他的肩膀。

“那以後,還能一起喝酒!”

卡羅爾本想笑笑,可看看陰沉著臉的阿莫斯,愣是冇敢。

冇得到狼王令,那他就算是白‘背叛’狼人一族了。

還好,他現在不再是叛徒的身份了。

“封鎖整個空間,除了我們狼人一族,其他人……全部乾掉!另外,擅入者,殺無赦!”

想到什麼,阿莫斯停下腳步,下了命令。

他要做最壞的打算,如果狼王令真在蕭晨身上,他狼人一族得不到,那其他勢力也不能得到!

隻要守住這片空間,他們可以再想辦法下去崖底,找到狼王令!

再退一步,就算狼王令找不到,這片空間也要霸占……他知道這個空間的價值!

“是。”

有手下答應一聲,傳下命令,一場屠殺,展開了。

————

我錯了~我有罪~

12點前寫不完了,為了不斷更,我就暫時更了,想著大半夜的,應該冇多少看書的了,馬上改好就行了。

可等我改好了,發現……好像有不少讀者訂閱了,訂閱了錯誤章節。

大家回上一章重新整理一下,就可以正常看了。

為了表達歉意,我冇去睡覺,又熬夜寫了一章~~~

見諒見諒,以後不會了~

明天,不,今天,繼續三章補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