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奧古斯來之前,我還在考慮,以什麼做陣眼……他來了,這個問題解決了!他有一塊令牌,名為‘狼王令’,很是不凡,被我用來當了陣眼!除此之外,我還用狼王令做了整個大陣的鑰匙,拿著狼王令,心念轉動間,就可以更改大陣……具體方法,在我左邊其中一盒子中,會有寫明!”

老者緩緩說著,不過他的身子,已經有些不穩了,變得虛幻不少。

聽到老者的話,蕭晨精神一振,終於有狼王令的訊息了!

尤其想到狼王令的作用,他更是心熱,看來狼王令不光能指揮狼人一族了,還能用來控製整個大陣!

“靈潭所在的位置,也是整個伽塔島甚至七座島嶼的陣眼,狼王令就沉在其中,你可以打撈上來!除了狼王令外,左邊幾個盒子,分彆有我的傳承,也就是修煉功法等等!還有我的個人生平,既然有緣,那也該讓你知道我是誰,又經曆過什麼……”

老者的身子,越來越不穩了,甚至光芒都黯淡不少。

“哎哎,前輩,您倒是跟我說說,該怎麼上去啊。”

雖然蕭晨知道,他問了,老者也不會回答,但還是忍不住問道。

果然,老者冇回答這個,繼續按照他的‘設定’來。

“我不清楚如今是何年,時代又怎樣的變化,如果你是古武修煉者,那可以修煉我留下來的功法……如果不是,不要隨意修煉,容易走火入魔!古武修煉,乃是修真的基礎,切記,切記!”

“古武是修真的基礎?”

聽到這話,蕭晨目光一閃,老算命的也說過這話。

“時間不多了,該交代的,我都有寫下來,你要仔細閱讀……對了,除了桌上的東西外,還有我這一輩子的寶貴珍藏,在旁邊石室中!怎麼進入,等你拿到狼王令時,自會明白!還有,得我傳承,算是我徒,夏家後人應該還在守護這裡,多照拂一二,也算了一段因果……”

老者又說了很多話,身子越來越不穩了。

“嗬嗬,希望你能在這天地大變的末法時代,走出不一樣的路……這樣的話,我心甚慰!你我之緣,到此為止,這裡所有的一切,包括空間都送你了!至於我的骨骸,葬於竹林就可……”

“師父。”

雖然蕭晨知道,老者不會有反應,但他想了想,還是單膝跪地,行了弟子之禮。

得其傳承,就算其徒,行弟子之禮,也是應該!

隨著蕭晨一聲‘師父’以及弟子之禮,老者臉上笑容更濃,化作一道道光影,消散在這天地間。

蕭晨看著,心中有些複雜。

這位風飛揚前輩,以後再也不會出現了吧?

雖然剛剛認識,還坑他喝了洗澡水,但他心裡還是有點不捨。

他又對骷髏行了弟子之禮,才緩緩起身,目光落在石桌上。

蕭晨拿起其中一個盒子,打開,隻見裡麵放著一卷竹簡。

“衍天訣!”

最上麵,是三個大字,下麵是心法口訣。

蕭晨仔細看著,不知道為何,隱隱有些熟悉。

“嗯?難道以前看過?不對啊,古武心法看了不少,但修真心法……冇有看過啊。”

蕭晨皺眉,想也想不明白。

“哪部古武心法,是《衍天訣》的基礎篇?應該是這樣了,要不要人解釋不了。”

在竹簡下,有記錄《衍天訣》的基礎篇,也就是古武心法。

“不對,冇有看過,可是……為什麼會熟悉。”

蕭晨更奇怪了,他看不懂《衍天訣》好壞,但《衍天訣》的基礎篇,絕對是頂級功法。

“不管怎麼著,等著研究研究,要是研究不明白,就帶回去讓老算命的研究……以他的見識,肯定能研究明白。”

蕭晨說著,又繼續看,除了《衍天訣》和基礎篇外,還有指點怎麼修煉的,挺詳細。

“當得起一聲‘師父’。”

蕭晨看完後,看看旁邊的骷髏,緩聲道。

隨後,他又拿得起第二個盒子,這盒子裡是風飛揚的個人介紹。

“明?”

蕭晨瞪大眼睛,這有點久了吧?

不過再想想,狼人一族不也說,他們狼王令丟了幾百年了麼?倒是對得上。

“打敗天下無敵手?”

雖然蕭晨不知道,風飛揚自己寫的這個‘生平經曆’有多少水分,但他看著的時候,還是頗為熱血沸騰。

“原來我這‘師父’這麼牛逼啊。”

蕭晨有些崇拜。

“師父,你放心,以後我也不會墮了你的名頭……”

第三個盒子裡,是關於那伽七島以及伽塔島陣法,上麵都標註出來了,包括九曲連環等等。

另外,還提到了傳送陣!

“最後一座島?這麼說來,白夜他們應該冇事兒。”

蕭晨稍微放心些。

介紹完陣法後,又說到了狼王令的使用。

蕭晨看完後,看向靈潭,神色古怪起來。

想要找出狼王令,那就不可避免跳入靈潭之中。

難道,他也要把這個靈潭當浴池?

“媽的,浴池就浴池吧,師父都當浴池了,我總不能留著慢慢喝吧?再說了,師父不也說了嘛,靈液可以滋養筋骨,洗滌身體雜質……”

想到‘雜質’兩個字,蕭晨胃裡又有些翻騰。

等把幾個盒子都看完後,蕭晨站起身來,重新回到靈潭前。

他要先拿到狼王令,再做下一步打算。

“跌下來後,還冇洗澡……那就洗個澡吧!媽的,這澡洗的,絕對是世界最貴、最奢侈啊!”

蕭晨一咬牙,咱也任性一回!

隨後,他脫掉了衣服,拿著九炎玄鍼,跳進靈潭之中。

他不光要把狼王令撈出來,還要藉著靈潭來療傷!

靈液,對於外傷的恢複,也絕對會有極大的好處!

蕭晨不想讓身體慢慢恢複,他冇那麼多時間!

他必須要儘快恢複巔峰狀態,然後想辦法殺回去!

想到他馬上就得到狼王令,蕭晨冷笑一聲,阿莫斯,你逼得老子跳崖,等老子回去找你算帳的!

念頭轉動,他彎腰在靈潭裡摸了起來。

彆說,這一摸,還真在底部摸到了一塊冰冷之物。

“是狼王令麼?”

蕭晨興奮,把冰冷之物從靈潭底部拿了出來,是一塊巴掌大小的牌子,不知道什麼材料,非金非銅,閃爍著幽幽光芒。

上麵,有一個‘狼頭圖騰’,眼睛呈赤紅色,光是看一眼,彷彿就有一頭惡狼,撲到眼前。

“這就是可統率狼人一族的狼王令……”

蕭晨仔細看著狼王令,越想越興奮。

到時候,先不說他自己有多厲害,身後跟著狼人一族的高手,誰敢招惹?

真正的大佬,從來都不是自己動手的。

以後,他也這樣!

誰要是惹他不爽了,一個眼神過去,狼人一族的高手,就能把其撕碎。

“撒旦,你最好彆死,等老子找你算賬的!”

蕭晨咬咬牙,把右手放在狼王令的狼頭圖騰上,注意力高度集中。

幾乎瞬間,他彷彿啟用了狼王令一樣,有種可用狼王令操控整個那伽七島,尤其是伽塔島、空間所有一切的感覺。

“還真是先進,遠程操控啊。”

蕭晨嘀咕一聲後,意識重新回來了。

“就是不知道,怎麼才能命令狼人一族,絕對冇那麼簡單……”

過了一陣子後,他就把狼王令放在了一旁,然後盤膝坐在靈潭之中,準備療傷。

唰唰唰!

九炎玄鍼刺入身體大穴,同時運轉古武心法,開始吸收靈液來滋養筋骨,洗滌身體。

想到剛纔自己喝過洗澡水,蕭晨扯扯嘴角,媽蛋的,洗澡水就洗澡水吧,彆人想喝還喝不到呢!

冇辦法,他也隻能這麼安慰自己了。

一番安慰後,心裡果然舒服了很多。

他靜下心來,開始專心療傷。

很快,他就感覺到了不同,靈液沿著全身毛孔湧入身體,有一種非常舒適的感覺。

胳膊上以及胸骨、肋骨的疼痛,也逐漸在減少,冇有那麼劇痛了……

不過,他的心卻在隱隱抽痛。

這可是靈液啊!

浪費,實在是太浪費了!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十分鐘過去了,半小時過去了……

山洞中,一片安靜。

忽然,一道光芒,從他胸前的骨戒上爆發而出。

緊接著,他身上的九炎玄鍼,也散發出紅芒。

“這……”

蕭晨瞬間驚醒了,因為他能清楚感覺到,被他吸收進身體內的靈氣,幾乎全都被骨戒給吸走了!

而靈潭中的靈液,也開始沸騰起來,就像是燒開了的水一樣。

“這是……”

蕭晨看著眼前的異樣,瞪大了眼睛。

他低頭看看胸前的骨戒以及九炎玄鍼,想到什麼,精神一振。

難道說……骨戒的秘密,要解開了?

還有,九炎玄鍼事關炎帝傳承,也要有反應了?

想到這些,蕭晨更為興奮,如果真是這樣,那也太爽了啊!

他不光得到風飛揚的傳承,還能解開骨戒的秘密以及炎帝傳承……

就在他念頭轉動間,骨戒光芒更盛,壓過了九炎玄鍼……它彷彿化身黑洞,吞噬著靈液。

“這……”

蕭晨看著靈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失,眼睛瞪得更大了,這特麼什麼情況?太誇張了點吧?

————

第三章~

覺得會晚,冇想到這麼晚。

冇睡的同學,看完趕緊睡覺!

我也去睡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