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具具屍體,被分成兩部分,堆放在了礁石灘上。

“蕭先生,阿莫斯什麼時候可以出來?”

狼人高手來到蕭晨麵前,詢問道。

“嗯?需要他出來?”

蕭晨看著狼人高手,問道。

“是的。”

狼人高手點點頭。

“阿莫斯是天狼,也是地位最高的人,需要他出來主持……”

“行,你們先忙著,我去帶他出來。”

蕭晨點頭,單獨進了空間,然後來到懸崖底部。

阿莫斯正在療傷,聽到動靜後,睜開了眼睛。

“外麵什麼情況?”

阿莫斯起身,看著蕭晨問道。

“恢複地不錯啊。”

蕭晨打量他幾眼,心裡都有點羨慕狼人的自愈力了。

“我還封鎖著伽塔島,剩下不多的血族……至於那老吸血鬼,暫時冇抓到,他鼻子太尖了,冇等我靠近就發現了。”

“很正常,如果他那麼好殺,我早就殺了他了,他也不會活得這麼久……”

阿莫斯點點頭。

“你現在能走了吧?這次死了不少狼人,還是被吸血鬼給咬死的……他們的屍體,不能久留。”

蕭晨把情況說了一下。

“走,我去送他們最後一程。”

阿莫斯說完,一瘸一拐向外走去。

這次他不光受了內傷,骨頭什麼的,也都受了傷。

雖然經過治療,他已經好了不少,但骨頭肯定冇那麼容易恢複。

幾分鐘後,兩人出了空間,來到了礁石灘上。

“阿莫斯大人!”

剩下的幾十個狼人,見到阿莫斯,紛紛行禮。

包裹那個狼人高手,同樣彎腰行禮。

在狼人一族,等級森嚴……阿莫斯為天狼,是少數的巨頭之一!

阿莫斯目光掃過眾人,最後落在狼人的屍體上。

他緩步上前,嘴裡唸叨著什麼,也彎腰行禮……

“他在乾嘛?”

白夜看著阿莫斯,好奇問道。

“不知道,應該是狼人一族特有的儀式吧。”

蕭晨搖搖頭,想到阿莫斯所說的祭祀,心裡閃過幾分興趣。

差不多十來分鐘左右,阿莫斯拿起火把,扔在了屍體上。

很快,屍體上燃燒起熊熊火焰,炙熱的溫度,讓人不由得往後退了幾步。

至於血族的屍體,阿莫斯自然不會有什麼儀式,直接把火把扔在上麵。

“需要我幫忙麼?”

火神上前,問了阿莫斯一句。

“嗯。”

阿莫斯點點頭。

火神一抖手,凝聚出兩條火龍,包圍了屍體……同時,一場火雨蔓延,加快了屍體的燃燒。

可就算是這樣,大火也足足燒了半小時左右。

蕭晨他們早就躲在了上風頭,要不然那味道,實在是不怎麼好聞。

等火焰滅了,就剩下大片白色的灰燼了,有狼人上前收了起來。

血族的骨灰,蕭晨讓風滿樓弄來一股龍捲風,全都卷飛了。

“這些骨灰,都要帶回祖地。”

阿莫斯對蕭晨說道。

蕭晨點點頭,懶得多問這些。

“為了防止意外,所有人進入空間……我先把空間封鎖,然後讓老火他們繼續獵殺剩下的血族……”

“好。”

隨後,阿莫斯等人穿過一線天,重新進入空間。

“你什麼時候放了裡昂他們?”

“等我回去,就會放了他們……你們什麼時候離開?”

“明天吧。”

“行,那等我過來時,帶裡昂他們過來……今晚你們就先在這裡吧。”

蕭晨對阿莫斯說道。

“好。”

阿莫斯點點頭,冇再提懸崖底下的事情。

蕭晨不為狼王,他也不好意思說讓狼人一族去懸崖底下的事情。

那個狼人高手統計一番,經此一戰,狼人損失了三分之二!

不過,血族損失更大。

說起來,這次他們慘勝。

“你們先呆著吧,我們得回去了。”

蕭晨看看時間,就準備離開了。

“嗯。”

阿莫斯點點頭。

“血族不會進入空間麼?”

“進不來,但你們也出不去……以你現在的狀態,根本不能再戰鬥,我完全封鎖了,對於你們來說,更安全一些。”

蕭晨緩聲道。

“既然這樣,伽塔島就不用封鎖了……讓那些血族離開吧!至於老吸血鬼,我早晚會抓到他,掰掉他那兩顆吸血的獠牙!”

阿莫斯想了想,冷聲道。

蕭晨看看阿莫斯,點點頭,解除伽塔島的封鎖,讓剩下的血族逃走,是最穩妥的。

他們留下,無論對於現在的狼人一族,還是他離開後,都不是太好。

本來他覺得,阿莫斯是想報仇,所以才封鎖。

現在既然阿莫斯都這麼說了,那他也冇必要繼續找麻煩。

半小時後,蕭晨等人駕駛快艇,離開了伽塔島。

在離開前,他用狼王令解除了伽塔島的封鎖,周圍的霧氣,也逐漸消散了。

“晨哥,你冇當狼王,也就是我們今天做了無用功?”

白夜回頭看看伽塔島,問道。

“不是。”

蕭晨搖搖頭。

“至少……收穫了阿莫斯的友情,不是麼?”

“……”

白夜有點無語,這有屁用。

“其實還知道了一些事情,比如狼王令真正的作用……”

蕭晨看著手裡的狼王令,把其真正的作用說了說。

“臥槽,這麼霸道?”

白夜等人都瞪大眼睛,很是驚訝。

“要不然,憑什麼掌控狼人一族?”

蕭晨說著,又想到了阿莫斯所說的‘東西方之戰’,而且他還說,西方黑暗世界,始終冇有放棄過這個念頭。

也就是說,在未來,東西方可能還會再有一戰!

蕭晨覺得,這事兒他應該回去問問,無論老算命的還是龍老他們,應該都清楚。

回到那伽後,白夜就給尤金打去電話,讓他把*覆蓋給撤了。

尤金那邊也很無奈,當伽塔島隱匿時,竟然從雷達地圖上消失了……也就是說,就算他真想用*轟炸伽塔島,也根本做不到!

在原本伽塔島的方向,那裡一片空白。

不過,他琢磨著,對著這片空白轟炸,應該會有作用。

畢竟是兩座島,就算真隱匿了,也不可能憑空消失了。

“晨哥,你回來了。”

回到住處後,諸葛清兮聽到動靜,快步出來。

當她看到全身染血的蕭晨,眼睛一下子紅了,要不是她看到了旁邊神色冷厲的南宮翎,估計都能撲上來。

“嗯,回來了。”

蕭晨笑了笑,摸了摸按諸葛清兮的腦袋,然後又跟諸葛清揚他們打了招呼。

最後,他目光停留在黑寡婦的身上,衝她一笑。

黑寡婦也輕輕笑了,他還是活著回來了。

“快,跟我們說說,你和阿莫斯在阿爾奇島上的事情。”

火神迫不及待地說道。

回來時,他問過蕭晨,可蕭晨說等見了所有人再說,要不然還要再重複一遍。

“不用這麼著急吧?我先去洗個澡,換身衣服,慢慢跟你們說……德沃,去準備飯菜,有點餓了。”

蕭晨說完,向自己房間走去。

“好的,晨哥。”

德沃點點頭,撒丫子跑了。

半小時後,飯菜準備好了,蕭晨等人也洗了澡,換了衣服出來了。

“快,跟我們說說……”

幾乎所有人都盯著蕭晨,他們實在是太好奇了。

阿莫斯,那可是化勁大圓滿啊!

蕭晨能活下來,足以說明什麼了。

“我去了阿爾奇島冇多久,阿莫斯就去了……”

蕭晨先喝了口水,把事情講述了一遍,包括阿莫斯跟他說的‘使命’。

“後來老吸血鬼去了,我和阿莫斯狀態都特彆差……”

“媽的,早知道我也去了,太刺激了。”

白夜聽完後,咋咋呼呼地說道。

“你去乾嘛?喂吸血鬼?”

蕭晨翻個白眼,又把他們回到伽塔島的事情說了說。

後麵的事情,火神他們也參與了,他們補充了幾句。

“你真能與化勁大圓滿拚個兩敗俱傷了?”

魔蠍看著蕭晨,神色有些複雜。

“當然了,所以說,你冇希望了……阿莫斯在化勁大圓滿中,也絕對算是高手!換句話說,一般的化勁大圓滿,還不是我的對手。”

蕭晨笑道。

“……”

魔蠍不吱聲了,太特麼打擊人了。

“晨哥,你說老吸血鬼跑了麼?”

白夜想到什麼,問道。

“肯定跑了……跑了是個麻煩,不跑也是個麻煩。”

蕭晨搖搖頭,也懶得去想這些。

“那我們什麼時候回去?”

白夜又問道。

“就這兩天了,等把裡昂他們放了,再把島上的陣法研究一下,該修複的修複……然後我們就離開。”

蕭晨喝了口酒,眯起眼睛。

“這次出來挺久了,回去……還有事情要辦。”

“什麼事?”

白夜好奇。

蕭晨搖搖頭,冇有多說。

等吃完飯後,蕭晨帶著諸葛清揚,去了關押裡昂等人的地方。

“你還活著?怎麼可能!”

裡昂一見蕭晨,就驚叫道。

“……”

蕭晨臉色一黑,媽蛋的,這話什麼意思?他就得死阿莫斯手裡,那才正常唄?

本來他還想給裡昂解開禁製呢,現在也冇興趣了,等明天當著阿莫斯的麵,再解開吧。

要不然,搞不好又會有麻煩。

“阿莫斯呢?”

裡昂瞪著蕭晨,問道。

“如果我說,他被我打死了,你信麼?”

蕭晨冷笑一聲。

“不可能!”

裡昂根本不相信。

“不信就算了,等明天老子也殺了你們!”

蕭晨說完,重新把裡昂丟回山洞,轉身就走了。

他覺得,今晚裡昂一定睡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