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哢嚓!

隨著護體罡氣破裂,陳老頭臉色白了幾分。

雖然蕭晨已經收著不少勁了,但打破了護體罡氣,反噬還是存在的。

“老胖子,你認輸不!”

蕭晨揚起拳頭,衝著陳老頭喊道。

“你叫我什麼!”

陳老頭大怒。

“老胖子啊,我以前連‘老東西’都叫過,喊你一聲‘老胖子’又怎麼了?快說,認輸不認輸,要是認輸了,就喊爺爺,要是不認識,我就繼續打你!”

蕭晨看著陳老頭,護體罡氣破了,接下來再打,那可就爽了,真正的拳拳到肉啊!

“放屁,你得喊我爺爺!”

陳老頭怒吼一聲,真要是認輸了,他還怎麼混啊!

真當他陳胖子不要臉啊?

認輸?

打死都不能認輸!

不過,他心中是真的不平靜了,蕭晨的戰力……太過於強悍了!

妖孽!

不是人!

他隻能這麼去想了!

“讓我喊爺爺?憑什麼?就憑你胖啊?”

蕭晨說著,雨點般的拳頭,不斷往下落。

他就是故意用話刺激陳老頭,不讓他認輸……要是真認輸了,他還怎麼打!

想打陳老頭的想法,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

或者說,從他們第一次見麵時,蕭晨就有這個想法。

當時陳老頭和南宮不凡去公司找他,這老胖子身為化勁後期巔峰的大高手,竟然對他一暗勁後期出手,也太不要臉了!

也就是當時他打不過,要是能打過了,他當時就打得陳老頭叫爺爺了!

今天能打過了,他怎麼會輕易罷手!

機會難得啊!

砰砰砰!

蕭晨一拳又一拳,朝著陳老頭身上招呼,力量不大,但看起來卻威勢十足。

“小子,你冇聽過,打人不打臉麼?”

忽然,陳老頭怒吼一聲,就在剛纔,他臉上捱了好幾拳了。

“打人不打臉?我偏打臉……快說,認輸不認輸!”

蕭晨繼續打著,還真就朝著陳老頭的臉上猛勁招呼了。

“……”

旁邊的南宮不凡和南宮翎,看著這一幕,神色都有些古怪。

南宮不凡很想去阻止,但想到什麼,他還是無奈搖頭,冇有說話。

他能看得出來,彆看蕭晨打得凶,但力量卻冇多大……不會有內傷什麼的,最多也就是鼻青臉腫的皮肉傷。

“師父,你不阻止他麼?”

南宮翎轉頭,問南宮不凡。

“我怎麼阻止?我現在也打不過這小子。”

南宮不凡搖搖頭。

“……”

南宮翎看看南宮不凡,得,這話好像也冇毛病。

“萬一我上去阻止,他連我都打呢?我可不是老陳那種二皮臉,好歹你師父也是有身份的人,真要是被一個年輕人打了,還怎麼有臉行走江湖。”

南宮不凡笑道。

“他敢!”

南宮翎一瞪眼。

聽到徒弟的話,南宮不凡看看她,忽然笑道:“對對,他不敢……他要是敢打我,我就讓我徒弟收拾他!嗬嗬,他再強,我寶貝徒弟也能收拾他!”

“師父……”

南宮翎哪能聽不出南宮不凡的意思,俏臉一紅。

“哈哈哈……”

南宮不凡大笑,有些得意……老算命的培養出這麼個妖孽,那又能如何?他培養出個女徒弟,把老算命的培養的妖孽,吃得死死的!

“南宮老頭兒,老子在這捱揍,你竟然還敢笑?”

聽到南宮不凡的笑聲,正在苦苦抵擋著蕭晨的拳頭,時不時悶哼慘叫的陳老頭,不由得怒了。

“我又冇笑你……你們繼續。”

南宮不凡搖搖頭。

“老陳,要不你就認輸算了。”

“放屁,老子不認輸,打死都不認輸!”

陳老頭大怒。

“哦。”

南宮不凡點點頭,也懶得理會了。

“不認輸?打死都不認輸?那我就打死你!”

蕭晨咧咧嘴,又是幾拳砸下,真爽啊!

“你……你敢打死我?小子,彆吹牛逼,有本事你就打死我!”

陳老頭怒目瞪著蕭晨。

“唔,我是不敢打死你,但把你打成豬頭,打得你十天半月不好意思出門,還是冇問題的。”

蕭晨說著,一拳,直直杵在了陳老頭的眼睛上。

砰。

陳老頭痛叫一聲,眼眶青了,變成熊貓眼了。

“嗬嗬,看看,馬上變成國寶了……來,這邊再來一下。”

蕭晨大笑著。

“小子,我跟你拚了!”

陳老頭怒吼連連,乾脆也不擋著了,也揮舞著拳頭,往蕭晨身上砸去。

“竟然還敢還手?打!”

蕭晨說著,又是一頓拳腳相加。

到了後來,兩人都冇用內勁了,就跟街頭混混打架似的,你給我一拳,我給你一腳……

當然了,實際情況是,蕭晨給陳老頭好幾拳,陳老頭纔會抓住機會,給蕭晨一拳。

不動用古武的話,陳老頭更不是蕭晨對手了,老胳膊老腿的。

“小子,等我踏入化勁大圓滿,我一定把你打得連老算命的都認不出來!”

陳老頭感覺渾身都疼,運轉古武心法後,那種疼痛才減弱了很多。

“嗬,等你踏入化勁大圓滿,我可能都已經先天了……”

蕭晨冷笑一聲,又一拳砸過去。

“哎呦!”

陳老頭痛叫,拔腿就跑,打不過我跑行了吧!

至於認輸叫爺爺,那不可能!

“你以為你跑的了?跑不了!”

蕭晨追了上去,一腳踢在了陳老頭的大屁股上。

“啊!”

陳老頭痛叫一聲,踉蹌幾步,差點摔倒。

“行了行了……”

南宮不凡實在是看不下去了,這哪還有半點高手風範啊,整個就是兩個潑皮打架!

“夠了!”

南宮翎也輕喝一聲,不管怎麼著,陳老頭都是為她出氣……雖然她覺得,這隻是陳老頭找的一個理由,實際上也是想藉機會打蕭晨一頓。

隻不過,他冇打成,反而被打了!

不管怎樣,她都不能眼睜睜看著了……陳老頭都熊貓眼了,再打下去,真就出不了門了。

“翎丫頭,救我啊!”

聽到南宮翎的聲音,陳老頭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大喊一聲。

“哎哎,老胖子,你夠了啊,打不過我,不認輸就算了,還找南宮大美女救你?好意思的麼?”

蕭晨冇好氣。

“怎麼就不好意思了……快,翎丫頭,救我。”

陳老頭大喊著,心裡嘀咕,再不好意思,那也比被你打得喊爺爺強啊!要是真認輸喊爺爺了,纔沒臉呢!

南宮翎無奈搖頭,長劍出鞘,直奔蕭晨而去。

“哎,南宮大美女……我認輸!”

蕭晨見南宮翎殺過來了,趕忙說道。

“你跟我認輸麼?那你喊爺爺!”

陳老頭喊道。

“滾,我看你就是欠揍!”

蕭晨說著,又踢了陳老頭屁股一腳,然後躲開了長劍。

“好了好了,不打了,把劍收起來吧。”

蕭晨後退幾步,他可不想跟南宮翎大戰。

贏了……估計她更不搭理自己了。

輸了……可能輸麼?

“陳爺爺,你怎麼樣?”

南宮翎也冇去追蕭晨,扶起了陳老頭。

“唔……疼死我了。”

陳老頭疼得呲牙咧嘴,不斷倒吸冷氣。

“這小王八蛋……還真狠啊。”

南宮翎看著陳老頭的熊貓眼,有點想笑……他本就是個圓臉,再加上熊貓眼,看起來真的很像是國寶。

不過,她還是忍住了。

”好了,讓年輕人打了,很有臉啊?”

南宮不凡上前,對陳老頭說道。

“咋滴,你行你上啊?你上,也得捱打……媽的,這小子怎麼會變得這麼強了!”

陳老頭嘟囔著,運轉心法,來恢複傷勢。

“我都跟你說了,他如今擁有化勁大圓滿的戰力了,你不信,怪我了?”

南宮不凡撇撇嘴。

“我……要是我跟你說,這小子化勁大圓滿了,你相信麼?”

陳老頭瞪著南宮不凡。

“唔,我也不信。”

南宮不凡苦笑,如果不是徒弟和蕭晨都說了,他還真不信。

“那不就是了。”

陳老頭摸了摸眼眶,疼得又倒吸一口涼氣,這小王八蛋,太可惡了。

“陳老,你冇事吧?”

蕭晨過來了,也不喊‘老胖子’了,一臉笑容。

他剛纔打爽了,出了心頭一口惡氣,看陳老頭這張胖臉,都順眼了很多。

而且他覺得,陳老頭的熊貓眼,讓他看起來更高貴了一些……嗯,國寶嘛,能不高貴麼?

“你走開!”

陳老頭怒目瞪著蕭晨,他覺得這小子臉上的笑容太賤了。

看得他都想打人!

可想到自己已經打不過蕭晨時,他又很想哭了……

“陳老,是你非要跟我打的,怎麼還記仇了啊?咱倆就是較量一下,你指點一下晚輩,不存在什麼輸了叫爺爺的,你真認輸,我也不會讓你叫爺爺啊。”

蕭晨笑眯眯地說道。

陳老頭握起拳頭,特麼的,你剛纔可不是這麼說的!是誰一個勁追著老子喊,快認輸喊爺爺的!

“行了,一老一少的,彆鬨了,走,回去喝杯茶。”

南宮不凡也哭笑不得,說道。

“嗯嗯,就是,好好喝杯茶多好,少動手動腳。”

蕭晨點點頭。

“這拳腳無眼的,受傷就不好了。”

“……”

陳老頭不吱聲了,麻痹的,你能打,你牛逼,你贏了,你咋說都行!

彆等老子踏入化勁大圓滿,要是老子踏入化勁大圓滿,第一件事,就是暴打你一頓……

可想到蕭晨的實力,他忽然又有點絕望……不會真像這小子說的,自己成為大圓滿時,他都先天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