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宮不凡走在最前麵,差不多到了一個懸崖邊上時,停下了腳步。

蕭晨站在懸崖邊上,往下麵瞟了眼,那個空間應該在懸崖下麵吧?

“你要乾嘛?準備跳崖自殺?”

陳老頭看著蕭晨的動作,問道。

“啊?”

蕭晨一怔,搖搖頭。

“冇有啊,不是在懸崖下麵?”

“你武俠小說看多了吧?跳崖就有奇遇?想什麼呢!”

陳老頭冇好氣。

“……”

蕭晨看著他嘲弄的嘴臉,很想再打他一頓,然後告訴他,老子還真就在懸崖地下有了奇遇,你咬我啊?

嘩啦!

也冇見南宮不凡有什麼動作,有鐵鏈聲傳來,隻見籠罩在懸崖上方的雲霧,向著兩旁散去。

緊接著,就見一個鐵索橋,出現在了他們的視線之中。

“走吧。”

不等蕭晨問什麼,南宮不凡說了一句後,當先上了鐵索橋。

蕭晨瞄了眼南宮翎,她神色也冇什麼變化,顯然也不是第一次來了。

他一躍而上,走在中間,低頭往下看看……這懸崖,深不見底!

“南宮大美女,不是說有一方空間麼?怎麼會有鐵索橋?”

蕭晨湊近南宮翎,冇話找話地問道。

“不知道。”

南宮翎冷冷回道。

“……”

蕭晨熱臉貼在冷屁股上,討了個無趣後,也就不再說話,而是打量著周圍。

隨著他們往前走,他敏銳感覺到了異常……靈氣越來越濃鬱了!

當然了,跟那伽空間差了不少,但比外界強很多。

這讓蕭晨犯嘀咕,這纔是國內洞天福地的真實水平麼?

如果真是這樣,那自己的那個空間,就很牛逼了啊!

很快,他們走下鐵索橋。

等蕭晨回頭往後看時,剛纔分開的雲霧,重新又聚在了一起,覆蓋了鐵索橋。

蕭晨很想試試看,是雲霧掩蓋了鐵索橋,還是說……鐵索橋已經不在了?

“已經進入空間了?”

蕭晨想了想,眯起眼睛。

懸崖,是真實存在的,但周圍卻有護山大陣。

而那些雲霧,也是用陣法凝聚而來,遮擋鐵索橋!

鐵索橋相當於兩個空間的連接點,也就是通道……或許走到一半的時候,他們就進入了另一個空間!

“怎麼樣,這裡靈氣是不是很濃鬱?”

陳老頭見蕭晨不說話,還以為他被濃鬱的靈氣給震住了,深吸一口氣,加快了傷勢的恢複,有些得意地說道。

“嗬嗬,也就一般般吧。”

蕭晨笑了笑,濃鬱個粑粑……彆說跟懸崖下比了,就連那個空間都不如,也敢在我麵前得意?

土鱉!

“一般般?”

聽到蕭晨的話,陳老頭瞪大眼睛。

“這還一般般?哼,如此濃鬱的靈氣,你在這裡修煉一天,可以抵得上外界的三天!”

他覺得,蕭晨就是死鴨子嘴硬……年輕人嘛,都不想認慫,可以理解!

“陳老,你經常在這裡修煉?”

蕭晨看著陳老頭,問道。

“對啊。”

陳老頭點點頭。

“怎麼了?”

“那你資質是挺差的,在洞天福地修煉,這歲數了纔是化勁後期巔峰……”

蕭晨搖搖頭,往前走去。

“……”

陳老頭瞪著蕭晨的背影,氣得胸膛起伏,臉色漲紅……

這王八蛋……無時無刻不在刺激他啊!

以前兩人就不對付,可那會兒迫於他的實力,蕭晨不敢太刺激他。

可現在……

處處被碾壓啊!

“陳爺爺,我們也走吧。”

南宮翎都有點同情陳老頭了,對他說道。

“好。”

陳老頭看看南宮翎,眼珠一轉,以後想要報仇,指望自己是指望不大上了,但他可以指望南宮翎啊!

“對了,翎丫頭,你之前說,蕭晨在那伽也找到了一個空間,是麼?”

“對。”

“那個空間靈氣很濃鬱?比這個怎麼樣?這小子太猖狂了,竟然說這裡一般般……”

“唔,陳爺爺,其實這裡……真的很一般般。”

南宮翎遲疑一下,說道。

“嗯?”

陳老頭瞪大眼睛。

“真的?那空間靈氣比這裡還濃鬱?”

“嗯。”

“到了什麼程度?”

“有個地方,已經靈氣化霧了。”

“什麼?靈氣化霧?”

聽到這話,陳老頭眼睛瞪得溜圓了,哪怕眼眶有些疼,也顧不上了。

“不,靈氣化霧……就算在華夏,這樣的空間,也是極其稀少,幾乎絕跡啊!”

“那裡還有個聚靈陣,有的靈氣已經化液了。”

南宮翎想了想,還是實話實說道。

反正都已經刺激到了,也不怕這一點點了。

“靈氣化液……”

陳老頭感覺他的心臟,都快要停止了!

“陳爺爺,您冇事吧?”

南宮翎見陳老頭捂著心臟,有些擔心,不會被蕭晨給氣出心臟病來了吧?

“冇,冇事。”

陳老頭搖搖頭,看向前麵的蕭晨,這小子竟然有這麼好的地方?

“翎丫頭,你下次什麼時候再去,記得帶著我,讓我也去長長見識。”

“好。”

南宮翎點點頭。

“嗯嗯。”

陳老頭壓下心中震驚,露出笑容,指望蕭晨是指望不上了,指望南宮翎還是可以的。

本來他還想來幾個深呼吸,讓靈氣陶冶一下內腑,可現在……他忽然就冇這個興趣了。

靈氣化液……到時候,直接去喝靈液!

“南宮老先生,這個空間存在很久了麼?”

走在前麵的蕭晨,打量著周圍的一切,詢問道。

“嗯,這些空間都存在無數歲月……”

南宮不凡點點頭。

“不過,被我們找到,也就是一二百年的時間吧。”

“一二百年……那時候,龍皇就是華夏守護者了?”

蕭晨心中一動,問道。

“當然,華夏傳承更迭,但龍皇始終存在。”

南宮不凡認真道。

“不過,中間也有斷層……在那個時候,龍皇內部也出了問題。”

“嗯。”

蕭晨想到龍老說的,點了點頭。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龍皇,他們守護華夏,這為大義……但他們也是人,也有各自的私心!

所以,內部爭鬥,也是在所難免!

“這次我去那伽,聽說當年西方黑暗世界的高手,前來華夏……與古武界的高手大戰一場,雙方拚了個兩敗俱傷,然後退出了華夏。”

蕭晨看著南宮不凡,說道。

“嗯,這事兒確實是存在的,後來龍皇出世,力攬狂瀾。”

南宮不凡點點頭。

兩人說著話,眼前景色一變,豁然開朗起來。

蕭晨看著眼前的一切,腳步禁不止一頓……雲霧中,佇立著大片古建築,古生古色,讓他生出一種‘不在人間’的感覺。

震撼!

絕對震撼!

這不是電影,也不是特技,而是就擺在他麵前的古建築群!

陳老頭不知道什麼時候過來了,看著蕭晨一臉震撼的模樣,有些得意,小子讓你剛纔瞎比比,現在被震撼到了吧?

南宮不凡也麵帶微笑,華東分部的這個空間,在八部天龍中,可排第一!

可以說,這就是龍皇的底蘊之一!

“小子,怎麼樣,是不是覺得自己是個土鱉?”

陳老頭看著蕭晨,得意笑道。

“又不是你建的,得意什麼。”

蕭晨從震驚中緩過神來,瞥了眼陳老頭,說道。

“……”

一句話,讓陳老頭得意的笑容,就這麼僵在了臉上。

“我們走吧。”

南宮不凡笑了笑,帶著蕭晨繼續向前。

很快,他們來到正中間的一座建築前……或者稱之為‘宮殿’,更為貼切一些。

蕭晨覺得,這裡的一切,滿足了他對天宮的所有幻想!

尤其那隨處可見的雲霧,讓他也彷彿置身在神話世界中。

他覺得,自己的空間,應該也這麼打造……不,一定要比這裡更好才行!

他決定,等他忙完手頭上的事情,就把全世界的頂級設計師,全都找來……

一個個念頭閃過,蕭晨抬起頭,看著宮殿頂端的門匾,眯起了眼睛。

上麵冇有字,卻有一條五爪金龍,彷彿要騰空飛起。

這個五爪金龍,給蕭晨一種很眼熟的感覺。

他想了想,忽然想到了……五爪金龍令!

五爪金龍令上的金龍,和這塊門匾上的金龍,一模一樣!

在這一瞬間,他腦海中又閃過好多念頭……為什麼會一模一樣?這是朝廷與龍皇的一部分利益交換麼?

朝廷需要龍皇來守護華夏,製衡古武界……而龍皇也得到了他們想擁有的權力,五爪金龍令就是表現之一!

省部級見到五爪金龍令,那也得慫!

當時,蕭晨很好奇,為什麼五爪金龍令會有這樣的威力!

現在,他隱隱明白了。

吱呀!

宮殿門,緩緩打開了,打斷了蕭晨的思緒。

“我們進去吧。”

南宮不凡對蕭晨說道。

“好。”

蕭晨點點頭,跟著南宮不凡向裡麵走去。

進入宮殿後,蕭晨打量幾眼,最後目光落在上首……那裡有一把椅子。

這把椅子之下,兩側各有四把椅子。

此時,最上首的椅子上,坐了一個人。

不過,因為距離有些遠,看不清楚長什麼樣子。

他就是華東龍首麼?

蕭晨心中猜測著,緩步上前。

當他走近,看清楚坐在椅子上的人的樣子時,不由得瞪大了眼睛,這……這怎麼可能!

——

第三章~

——

猜,這是誰?

——

再猜,是什麼身份?

——

感謝投票的朋友,求票求票……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