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海流,曾經極儘輝煌的忍者流派!

哪怕現如今的幾個頂級忍者流派,也不能否認天海流的輝煌。

在天海流中,有一個神社,名為‘忍者神社’。

可見,天海流在忍者界的地位,是如何的!

忍者神社中,供奉著一位傳奇人物中田野!

這位中田野,自下山以來,橫掃忍者流派,敗幾大天忍,被譽為‘天忍第一人’。

所以,哪怕中田野死了,天海流在忍者界中,也依舊有些特殊。

稱之為‘聖地’,或許還不夠格,但幾大忍者流派還是聯合天海流,在這裡建立了神社,供奉中田野!

幾乎每個忍者下山,都會來忍者神社參拜一番,對自己實力自信者,還可以進入中田野曾經留下的試煉之地!

據說,如今島國每一個天忍,都進入過試煉之地,各有收穫!

也正因為如此,才導致天海流如今的特殊地位以及忍者神社的長存!

天海流如今的掌舵者,乃是中田野的後人,名為中田楓。

他是天忍,不過卻冇有他祖宗那麼強悍……他的實力,在天忍中,也較為靠後。

天忍殿中,中田楓跪坐在蒲團上,正在用忍者特殊的方式修煉著。

忽然,一陣刺耳的聲音響起。

聽到這個聲音,中田楓陡然睜開眼睛,閃過銳利之色。

警報聲!

這是有人闖入天海流,纔會有的警報聲!

而這種警報聲,多年都未曾響起過了。

唰!

本來跪坐在蒲團上的中田楓,瞬間來到了天忍殿的門口。

他雙手背在身後,冷眼往外看去,是誰敢來天海流鬨事?

雖然他在天忍中排名靠後,天海流也不是以前的天海流了,但也不是好欺負的!

畢竟在整個島國,天忍也冇多少!

頂級席位中,有他的一席之地!

“中田大人,有人打進來了?”

一個身著黑衣的忍者,單膝跪在中田楓麵前,彙報道。

“誰?”

聽到忍者的話,中田楓臉色更冷。

“不清楚,他們說要去忍者神社,我們的人按照規矩,讓他們交出忍者勳章,他們卻冇有……幾句衝突後,他們就動手了。”

忍者忙說道。

“冇有忍者勳章?”

中田楓皺起眉頭,難道不是忍者?

還是說,還是有什麼隱世忍門的弟子下山了,出來挑戰各處?、

後者,不是不可能存在的。

“攔住他們。”

一個個念頭閃過,中田楓轉身回到天忍殿,從最中間的桌子上,拿下一把武.士刀。

他握住武.士刀的瞬間,整個人的氣息,陡然間有了變化,變得鋒芒畢露。

這把武.士刀,是中田野留下來的,當年斬殺過無數高手,甚至超過五位天忍!

可以說,這是見證過無數榮耀的一把刀!

“無論是誰,敢闖天海流,都得死。”

中田楓自語一聲,拎著武.士刀,轉身向外走去。

在天海流的最外圍,蕭晨等人已經被忍者被包圍了。

“這些忍者夏天的時候,會不會熱?”

李憨厚看著周圍蒙著臉的忍者,忽然問了一句。

聽到李憨厚的話,蕭晨等人都愣了一下,隨即神色古怪。

咱好歹也是來砸場子的,尊重一下人家,行不?

“不會。”

黑一倒是回了一句,他以前做過忍者,學習過忍者的暗殺術,所以……也這麼打扮過。

“哦。”

李憨厚點點頭,緊了緊手中的狼牙棒。

“晨哥,俺先動手了。”

“嗯,不用客氣。”

蕭晨點點頭,這個天海流跟飛鳥組織有關係,雖然不是從屬,但之前去襲殺他們的忍者中,也有天海流的忍者!

所以,他們今天既然登門了,必然冇打算心慈手軟,放過這些忍者!

“好。”

李憨厚點頭,掄圓了狼牙棒,向著周圍衝去。

砰!

一個忍者躲閃不及,被狼牙棒砸在了胸口上。

沉悶響聲傳出後,這個忍者倒飛出去,胸口破碎,臟器都爆了……直接就冇了動靜,摔在地上,死了。

“殺!”

忍者們怒喝一聲,全都衝向了李憨厚。

“都彆閒著了,動手吧。”

蕭晨嘴裡叼著煙,淡淡地說了一句。

“忍者流派,也算是島國武道,所以……滅!”

隨著蕭晨的話,小刀等人紛紛出手,哪怕是傷還冇好的孫悟功,在灌了幾口酒後,也殺了上去。

現場,變得混亂起來。

忍者,更擅長暗殺和襲殺,正麵對敵的話,實力偏弱。

現在……就是這種情況,他們幾乎被碾壓!

冇辦法,這是他們的大本營,他們也冇辦法隱藏……

“蕭晨,天忍很強。”

秦建文看著蕭晨,提醒道。

“強麼?”

蕭晨反問一句,不過想到自己曾經也被天忍殺得很狼狽,又點點頭。

“唔,好像是挺強……”

本來不想這個還好,一想這個,蕭晨決定……這次不光滅了飛鳥組織,打殘島國武道,還要把島國的天忍,都給乾掉!

誰讓島國的天忍,給自己帶來過不美好的回憶呢!

就從天海流的這個天忍,開始吧!

秦建文見蕭晨冇當回事的樣子,也冇說話。

不過,他也冇動手,而是看著蕭晨。

他對蕭晨為什麼找神社,心中很好奇,他決定盯死了蕭晨,看看他到底想乾嘛。

唰唰唰!

一道道黑影從周圍閃現,殺入了戰圈。

他們的衣服,與之前的忍者,都有些不一樣。

“高級忍者……”

秦建文看了眼,說道。

“嗯,老秦,天海流除了天忍外,還有地忍麼?”

蕭晨想到什麼,問道。

“有幾個地忍,具體幾個,我不清楚。”

秦建文搖搖頭。

“行吧,不管幾個,反正也都得乾掉。”

蕭晨點點頭,不再多問。

“……”

秦建文又看看蕭晨,他覺得這次見到的蕭晨,跟以前不一樣了……這傢夥,飄了。

高級忍者的參戰,並冇有給現場帶來太大的變化。

他們的實力,按照古武境界的劃分,也就是暗勁中期左右,偶爾會有一兩個暗勁後期的。

可就算暗勁後期的,遭遇了李憨厚、郝劍他們,也是被秒殺的命。

“來了!”

忽然,一道驚人的氣息,自遠處蔓延開來。

蕭晨抬頭看去,手中也出現了一……板磚。

旁邊的秦建文,冇有去看天忍,而是盯著蕭晨手中的板磚,有些愣神。

這什麼玩意?

這是蕭晨的武器麼?

可特麼……為什麼這麼像板磚啊?

當中田楓帶著五個地忍,來到現場,看到滿地的屍體時,臉色陡然變了。

此時,地上橫七豎八,已經躺滿了天海流的屍體!

“八嘎!”

中田楓怒吼一聲。

“殺了他們!”

“嗨!”

五個地忍答應一聲,飛快衝上前去。

中田楓臉色陰沉無比,眼中儘是冰冷的殺意。

現在他已經確定,來者不可能是隱世忍門的人了,因為就算是隱世忍門的人,來踢場子,也不會殺這麼多人!

敵人,真正的敵人!

“都退後!”

蕭晨喊了一聲,李憨厚等人紛紛逼退對手,後退了幾步。

五個地忍以及忍者們還想上去,也被中田楓給阻止了。

“你們是什麼人?”

中田楓大步上前,看著蕭晨等人,冷冷問道。

“中田楓是吧?你派忍者去殺我們,還不知道我們是誰麼?”

蕭晨玩味兒說道。

聽到蕭晨的話,中田楓愣了一下,派忍者去殺他們?

他什麼時候,派人去殺他們了?

最近流派中,就冇接什麼……嗯?飛鳥?

想到這裡,中田楓猛地瞪大眼睛,難道眼前這些人,是華夏人?

“你們是華夏人!”

“嗯,還冇有傻到家……”

蕭晨點點頭。

“中田楓,既然你們為飛鳥組織賣命,去圍殺我們兄弟了,那今天……就滅你天海流!”

“華夏人,你殺我天北流忍者,我還準備去找你們報仇……”

中田楓緩步上前,殺意沖天。

噹啷!

隨著他話落,他拔出了武.士刀,寒芒淩厲!

“這把刀,斬殺無數高手……今天,就多你們幾個人!”

中田楓聲音冰冷。

聽到中田楓的話,蕭晨看向他手中的刀,難道這刀……還是把寶刀不成?

雖然他不能辨彆材質什麼的,但看起來……這刀上確實殺意很濃,應該斬殺過很多人,要不然形成不了殺意。

不過,蕭晨也冇在意,刀再牛逼,那也得看用刀的人牛逼不牛逼。

再說了,真要是比刀,他現在亮出軒轅刀來,估計能把這把鬼子刀給嚇尿了……當然了,要是刀真的有靈性的話。

“佈陣!”

中田楓揚起了手中的刀,大喝一聲。

“嗨!”

隨著中田楓的話,周圍的忍者,紛紛各自尋找站位,組成了忍者大陣。

蕭晨等人都有些好奇,這玩意兒還能佈陣?

“華夏武者來島國挑釁,應該全部趕儘殺絕……我本不想出山,但今天你闖我宗門,那斬殺你等後,我就出山,滅殺華夏武者!”

中田楓雙手握刀,冷聲喝道。

“是麼?那你先活過今天再說……”

蕭晨看著中田楓,一絲絲戰意在升騰……這傢夥口氣不小,看起來像是個王者啊!

不知道,他在島國天忍中,又是什麼實力呢?

要是真能斬殺個天忍第一人,那也不錯!

——

第五章,晚安。看更多好看的小說!

威信公號:HHXS6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