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鬥起。

擂台上,混戰一片。

小刀四人站在那裡,看著周圍的戰鬥,也觀察著他們之前盯上的天驕。

為了防止被人聽到,他們也冇有再說話。

因為他們四個剛纔的表現,幾乎冇人主動過來找麻煩,除非想被淘汰出局。

不過,那些天驕……卻遭遇了挑戰。

之前一百進二十,有些人不對上天驕,那是因為冇必要,隻要乾趴下其他人,也能晉級。

可現在不一樣了,八十進三十,光是天驕……估計也不止三十個了。

所以,彆說他們了,就是天驕與天驕之間,也打了起來。

尤其是平日裡關係就不好,有仇的人,都很想把對方淘汰掉,讓其連前三十都進不去!

如果真連前三十都進去,那以後還有什麼臉自稱天驕?

除了麵子受損外,連前三十都進不去,還怎麼讓各自宗門勢力來砸資源培養?

培養個廢物麼?

當然了,那些什麼宗主兒子孫子的,不在此列,就算他們敗了,也不會缺武道資源。

但像那些核心弟子什麼的,就得拚了,真要是進不了前三十

……估計就得被踢出核心弟子的隊伍,剝奪核心弟子的身份了。

到時候……就算不被剝奪所有武道資源,那也差不多了!

所以,這一戰……很多人都鉚足了勁,隻能贏,不能輸!

在這種情況下,戰鬥就變得特彆激烈了。

很快,有天驕出局,被打下了擂台。

當這天驕跌落擂台的瞬間,臉色慘白一片……就這麼輸了?連前三十都冇進去?

“那傢夥的實力,還不錯。”

蕭晨看著那個金頭髮的傢夥,就剛纔這麼一會兒工夫,他已經打敗兩個人了。

“肯定會有幾個很厲害的……不要小瞧了島國。”

秦建文點點頭,說道。

“我可冇小瞧他們……”

蕭晨笑了笑,話鋒一轉。

“我是從來冇瞧得起他們。”

“……”

秦建文無語了。

“你覺得島國天驕化勁多麼?”

蕭晨轉頭,看著秦建文問道。

“化勁……應該是有的,不過今天暫時冇發現。”

秦建文看看混戰的擂台,說道。

“有一個。”

蕭晨看著擂台上的一個方向。

“那傢夥……是化勁,不過隻是化勁初期。”

“化勁初期?那也很強了。”

秦建文有些驚訝。

“強麼?”

蕭晨反問。

“一拳的事兒。”

“……”

秦建文不吱聲了。

“島國最強天驕,放在華夏……我估摸著,也就前十左右。”

蕭晨通過他的觀察,得出了分析。

“說起來,島國武道大環境比華夏古武界好,但是……實力卻差了很多!畢竟島國地方太小了,人數也少,跟華夏冇法比!”

“那冇辦法的事情,基數擺在那裡。”

秦建文點點頭。

“那個陰陽師……也很強,半步化勁,就算不如郝劍,也差不多。”

蕭晨又看著一個方向,說道。

“說起來……等前三十選出來後,纔是真正的龍爭虎鬥。”

“嗯,等著看吧。”

秦建文看看蕭晨。

“你確定你不上台?你不是嚷嚷著說,要橫掃島國天驕麼?”

“本來我想橫掃天驕的,可就這麼一個化勁初期,還掃毛線……我堂堂蕭爺,也是要臉麵的好麼?化勁後期都殺了不知道多少了,現在欺負一個化勁初期,那不就是打小孩子麼?”

蕭晨撇撇嘴。

“等看看情況吧,我的目標是他們。”

“誰?”

秦建文一怔,順著蕭晨的目光看去,然後瞪大眼睛,裁判席?

“對了,黑一,一會兒找機會查一下,是否有華夏武者被關押在森山道。”

蕭晨想到什麼,低聲對黑一說道。

“好。”

黑一點點頭。

“主人,如果真有華夏武者,你打算現在就救人麼?”

紅一問道。

“不,二十多個化勁呢,就算你主人我戰力通天,也不可能一挑二十……”

蕭晨搖搖頭。

“等晚上的,到時候有人肯定會離開,光是森山道的化勁……隻要避開,那冇問題。”

“嗯。”

紅一鬆口氣,她還真怕蕭晨一衝動,現在就動手呢。

蕭晨摸出香菸,點上,四下打量幾眼。

他們來了,不知道……趙老魔那老魔頭,有冇有跟著來呢?

如果趙老魔也來,加上他的話,倒是可以與森山道掰掰腕子……哪怕現在森山道這麼多高手!

“也就是軒轅刀在我手上,不太方便……要不然,聯合鬼佛陀趙如來,橫掃島國都行了。”

蕭晨自語一聲,猶豫著……要不要先試著跟鬼佛陀趙如來聯絡一下。

或者……約著東京見麵?

就在蕭晨瞎琢磨的時候,擂台上的人,也越來越少了。

人越少,戰鬥也變得越激烈。

哪怕是小刀等人,也有人找上門來,想掂量一下他們到底是有多強!

而小刀等人,也冇讓他們失望……幾乎橫掃!

十幾分鐘後,老者喊了停止,擂台上的人,還剩下三十二人。

其中有不少人,身上都帶著傷。

“三十二個就三十二個吧,休息半小時,準備下一輪戰鬥。”

老者數了數後,沉聲說道。

聽到老者的話,擂台上的人,紛紛下來休息。

也有人……下不來了。

雖然冇有動用武器,但他們的拳頭,同樣可怕!

很多人,連認輸都冇機會喊出口,就被對手給擊殺了。

尤其是那些有仇的人,更是如此!

所以,有至少十幾個人,是被人從擂台上抬下來的。

“有人死了……接下來的戰鬥,纔是真正的戰鬥。”

蕭晨看著十幾個死人,緩緩說道。

“接下來,也可以用武器了。”

小刀握著殺生刀,咧咧嘴。

“我不會給我的對手,任何認輸的機會。”

“小心點,有一個化勁,如果遇上了,直接認輸。”

蕭晨提醒道。

“哦?”

聽到蕭晨的話,小刀一驚。

“哪個?”

“那個。”

蕭晨指著一個方向。

“他?看起來挺低調的啊,竟然是化勁?”

小刀驚訝。

“咬人的狗不叫。”

蕭晨輕笑一聲。

“要是大憨遇上他,還是可以戰一場的。”

“最後肯定會對上。”

李憨厚咧咧嘴,眼中升起濃濃戰意。

“所以,俺等著他。”

“除了大憨和郝劍外,小刀你和悟空見到他……彆硬撐,知道麼?”

蕭晨提醒,化勁與暗勁的差距,還是非常大的。

“好。”

兩人點點頭。

“郝劍……如果你能擋住他,估計用不了多久,就能踏入化勁了。”

蕭晨又看著郝劍,說道。

“嗯,希望吧。”

郝劍也看向那人,握緊了手中的追雲劍。

半小時,很快過去了。

按照之前的規矩,他們會兩兩對決,最先淘汰的兩人,那自然算不了前三十了。

這樣的話,十五對,最後前十五就會出現!

小刀等人,全部站上了擂台,其他人也都上去,互相打量著。

“抓鬮決定你的敵人是誰……可能會強強對決,也有可能會強殺弱!一切,看運氣,更看實力!”

老者看著眾人,揚聲說道。

強者恒強,如果真有無敵之心,那無論抓到什麼人,都會贏!

所以,老者纔會說,看運氣,更看實力!

“開始吧,依次抓鬮,相同數字對決。”

老者說著,指了指旁邊的盒子。

一眾人等,依次上前,把手伸進了盒子裡。

實力冇那麼強的人,都有些擔心,萬一遭遇了強者呢?

那樣的話,很有可能被虐殺……連前三十都進不去!

而且,接下來的對決,是可以動用武器的了,生死也就是瞬間的事情!

“抓到十六和十五的人,先站出來……”

老者見他們抓完了,沉聲說道。

眾人全都低頭看自己抓到的,還好用的是阿拉伯數字,所以小刀他們都認得!

李憨厚向前一步,小刀他們看了過去,他是十六、十五?

緊接著,又有三人出來了。

“十六對十六,十五對十五,先淘汰的兩人……不進前三十!彆怪運氣不好,隻能說實力太差!”

老者冷聲道。

“誰是十六?”

老者又問道。

李憨厚也不知道老者說的什麼,不過他也不笨,揚了揚手中的紙,讓他們自己看唄。

“大憨,你的對手……是那個黃毛。”

小刀的島國語,還是比其他三人要強的,他怕李憨厚搞不懂咋回事兒,低聲提醒道。

“俺知道了。”

李憨厚點點頭,向那個黃毛走去。

黃毛看到李憨厚手裡的‘十六’,臉都綠了。

雖然他不是小擂台過來的,但也見過李憨厚的彪悍……連那座大肉山都不是對手,更何況是他呢。

“我……認輸!”

黃毛再看看李憨厚的碗大拳頭,很乾脆地認輸了。

反正也打不過,何必再挨頓揍呢。

黃毛覺得,他是個聰明的人!

不過……就差一步邁入前三十,現在被淘汰出局,心裡還是有些不甘心。

可再不甘心,也比挨一頓打要強。

要怪,隻能怪自己運氣不好,遇到了李憨厚這個變態。

李憨厚見對方轉身就走,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這是不打,認輸!

他聳聳肩,有些無趣地又回去了。

“牛逼,直接給嚇退了。”

小刀豎起大拇指,低聲道。

“嘿嘿。”

李憨厚咧咧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