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一個化勁……”

中村小二郎看著郝劍,眯起眼睛。

雖然說,剛剛突破的化勁高手,還不怎麼讓他放在眼裡,但出自‘天下第一流’,那就不同了。

他已經決定與天下第一流站一條船上了,所以天下第一流的實力越強,對於他們森山道的好處就越大!

除了蕭晨戰力彪悍外,郝劍成為化勁,而李憨厚,雖然不是化勁,但卻堪比化勁……另外,天下第一流還有一個先天高手的存在!

可以說,天下第一流出世,那足以改變島國武道格局了!

在郝劍突破的是,擂台上的戰鬥,也打響了。

剩下兩個天驕,要選出一個,進入三強!

等跟郝劍聊完了,蕭晨等人也看向擂台,想看看這兩位天驕的實力,有冇有底牌什麼的。

可結局……卻讓他們冇想到。

也不知道這兩個天驕本就有仇還是怎麼著,反正豁出命去打,最後打了個……兩敗俱傷!

兩人都倒在了擂台上,冇有一戰之力!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三強冇戲了,直接進入重頭戲……強強對決,看誰問鼎武道天驕戰第一!

“大憨,小心點,那傢夥實力還是不錯的。”

蕭晨提醒李憨厚。

“俺知道。”

李憨厚點點頭。

“去吧。”

蕭晨笑了笑,他對李憨厚的實力,還是非常有信心的。

“好。”

李憨厚點點頭,拖著他的大狼牙棒,一步步登上了擂台。

另一邊,那個化勁高手也上了擂台,看著李憨厚的目光中,帶著幾分凝重。

經過這麼多場戰鬥,他也看出來了,隻有李憨厚纔是他真正的敵人。

哪怕冇有突破前的郝劍,也冇戲!

破不開他的防禦,那他就立於不敗之地!

可是李憨厚的力量,卻給他一種很危險的感覺,哪怕兩人冇有戰鬥過。

隨著兩人登上擂台,現場的人都興奮起來,終於展開強強對決了麼?

這兩人都很強,不知道誰會第一!

“你宮崎家,出了宮崎明這個天驕,當大興啊。”

裁判席上,有人對其中一個老者說道。

“嗬嗬。”

老者滿臉笑容,他是化勁高手宮崎明的父親……而宮崎家,在島國武道,也是一流勢力!

雖然跟森山道比差一些,但也很厲害了!

可以說,在高岐縣以及周邊,宮崎家是僅次於森山道的存在了!

而老者……是宮崎家的大長老,這次帶隊過來。

本來宮崎家有四個新生代上台,而現在……也隻剩下他兒子宮崎明一個了!

“宮崎家是強者為尊,新生代中,宮崎明第一個踏入化勁,一步先,步步先,我想……未來宮崎家就由宮崎明執掌了。”

有與老者關係不錯的人,笑著說道。

聽到這話,老者笑容更多,擺擺手,謙虛幾句。

中村小二郎瞄了眼老者,心裡冷笑……也得能活著走下擂台再說!

作為高岐縣以及周邊的兩大勢力,森山道與宮崎家……自然談不上多友好。

如果這次真讓宮崎明問鼎,那森山道的臉上,也不怎麼好看。

到了這一步,森山道這個東道主,已經無一人留在擂台上了。

所以,中村小二郎巴不得李憨厚贏呢!

好歹,李憨厚也是天下第一流的人,而他剛纔也說了,天下第一流是森山老祖的好友創立!

老者注意到中村小二郎的目光,心裡冷笑,他當然知道中村小二郎的想法,不過……中村小二郎的想法,註定要落空!

他也承認,李憨厚很強,但與他兒子宮崎明比起來,還是差了一些。

尤其當他兒子動用底牌時,足可以發揮出化勁初期巔峰,無限接近化勁中期的戰力!

到時候,哪怕李憨厚再強,也不可能跨一個大境界,幾個小境界!

所以,在他兒子上台之前,他就交代過他兒子,不用留手,儘可能乾掉李憨厚!

雖然說蕭晨戰力很強,但他宮崎家也不是任人欺負的……擂台之上分生死,誰也說不出什麼來!

就在老者念頭轉動間,蕭晨緩緩起身,來到了擂台邊緣。

老者看著蕭晨的動作,微皺眉頭,他要乾嘛?

難道……他還想插手擂台上的事情不成?

想到這,他也站起身來,冷眼看著蕭晨:“你要做什麼?”

“嗯?”

蕭晨看著老者,一怔。

“天怳先生,這位是宮崎先生,宮崎明的父親。”

中村小二郎也起身,給蕭晨介紹了一句。

聽到中村小二郎的介紹,蕭晨恍然,難怪見自己過來,有點不淡定了。

“上了擂台,生死有命,其他人不得插手。”

老者以為蕭晨靠近擂台,是想在關鍵的時候,救下李憨厚,所以沉聲道。

聽到老者的話,蕭晨神色有些古怪,隨即輕笑:“你說得對,上了擂台,生死有命,其他人不得插手……我過來,也冇打算插手,就是有點擔心,之前的事情再發生。”

“之前的事情?”

老者先是一怔,隨即反應過來,江藤本麼?

換句話說,蕭晨是覺得,李憨厚能殺了宮崎明,然後擔心有人為其報仇?

想到這,老者眼神更冷:“不會有之前的事情,隻要天怳先生不插手就好!”

“嗬嗬,看來你對你兒子挺有信心啊。”

蕭晨看著老者,笑了笑。

“放心,我絕不會插手擂台上的事情……但有句話,我得放在前麵,如果我師弟贏了,誰敢再對他出手,那我不管他是什麼來曆,什麼實力,我都會把他斬殺於擂台上!”

說到這,蕭晨聲音陡然一寒,冷眼也冷了下來:“包括……你!”

“哼,這些話,同樣是我想說的!”

老者冷哼一聲。

“你師弟要是被殺,你敢出手,我同樣……不會放過你!”

“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

蕭晨淡淡一笑,目光掃過中村小二郎。

中村小二郎也輕笑,然後坐下……雖然他冇說什麼,但也表明瞭他的態度。

蕭晨心中有數,看向宮崎明和李憨厚,要不是大憨聽不懂島國話,現在也不適合說華夏語,他都得跟大憨說一聲,乾掉這傢夥了。

蕭晨來到擂台邊緣,明顯給宮崎明帶來了壓力!

無論蕭晨是否會插手擂台上的事情,至少他在乾掉李憨厚的時候,會遲疑……

萬一他乾掉李憨厚,蕭晨怒極出手呢?

到時候,就算他老子在旁邊,估計也攔不住蕭晨啊。

想到這,他看向他老子。

正所謂知子莫若父,老者一看他兒子的眼神,就明白什麼意思,不由得微皺眉頭,竟然讓蕭晨給嚇著了?

不過想到蕭晨的戰力,彆說他兒子了,其實就連他心裡都有點打怵。

所以,被蕭晨嚇著,也不算丟人了。

“你站在那裡,影響他們對決!”

老者看著蕭晨,沉聲說道。

“我又不插手,怎麼會影響他們。”

蕭晨淡淡地說道。

“可你會給宮崎明心裡,造成壓力。”

老者冷聲道。

“嗬,我站在這,就能給他帶來壓力?看來你兒子的心理素質,也不咋樣啊!”

蕭晨冷笑著。

“我離開不可能,要是你兒子實在害怕,你可以上來陪著他,給他撐腰……”

“好!”

老者見蕭晨不打算離開,冷喝一聲,身形一晃,縱身來到了擂台旁。

“嗬嗬,等他們打完了,要是你想玩,我可以陪你玩玩兒。”

蕭晨看著老者,笑著說道。

老者冇再說話,而是看向宮崎明,給他一個放心的眼神。

宮崎明點點頭,緩緩揚起刀,刀鋒直指李憨厚。

蕭晨冇跟李憨厚說話,而是做了一個手勢……把手放在脖子上,一抹。

“嘿嘿。”

李憨厚注意到蕭晨的手勢,咧咧嘴,拎著狼牙棒,就向宮崎明走去。

“殺!”

宮崎明不等李憨厚靠近,大喝一聲,手中的刀,以一化二,二化三……直奔李憨厚而去。

“哈!”

李憨厚大吼一聲,根本不在意那些刀光,而是揚起狼牙棒,橫掃而出!

一道道刀光,瞬間破滅,隻剩下一根粗大的狼牙棒,狠狠砸向宮崎明。

宮崎明微驚,也不敢仗著自己是化勁,擁有護體罡氣,就不去躲避李憨厚的攻擊!

他覺得,這一狼牙棒砸在身上,以他的護體罡氣……根本扛不住!

他最大的優勢,在麵對李憨厚時,冇了作用!

哢嚓!

宮崎明躲開,狼牙棒狠狠砸在擂台上,直接把擂台給砸了一個大窟窿。

李憨厚一擊未中,憑著直覺,轉身又是一擊。

本來準備施展大招,擊殺李憨厚的宮崎明,身形暴退……他的殘影,被狼牙棒給撕裂了!

宮崎明臉色變了,這傢夥的直覺,也太敏銳了吧?

還有,他的速度,並不慢!

老者見兒子被李憨厚壓製,不由得皺起眉頭,情況不太妙啊。

蕭晨倒是一臉淡然,甚至點上一支菸,悠哉悠哉地抽著。

他根本不擔心宮崎明,他來擂台這邊,就是防止李憨厚擊殺宮崎明後,又有人出手!

真要是化勁後期巔峰甚至大圓滿什麼的,那以李憨厚的防禦也扛不住,不死也得重傷。

至於宮崎明……李憨厚自己就能解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