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宮崎明的屍體,被人從擂台內部抬了出來。

當他屍體抬出來時,不少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整個腦袋,都破碎了!

老者身子顫抖,冷眼看著李憨厚……殺子之仇,他必須要報!

可是……蕭晨的戰力,讓他很是忌憚。

如果他現在報仇的話,很有可能仇報不了,把自己也搭上!

中村小二郎看看老者,心裡冷笑,巴不得他去找蕭晨報仇呢!

雖然他與蕭晨冇戰過,但他清楚,蕭晨戰力絕不在他之下,甚至在他之上!

所以,這老傢夥上去,也是個死!

讓他失望的是,與其交好的人,不斷說著什麼,還是讓這老傢夥暫時壓製住了殺意。

“怎麼樣?”

中村小二郎想了想,來到蕭晨麵前,詢問道。

“冇什麼問題,都是皮外傷。”

蕭晨搖搖頭。

“中村先生,那傢夥不會動手吧?我不希望……再出現一次。”

“放心,不會的。”

中村小二郎認真道。

“如果他出手……儘管擊殺了他就是。”

“有中村先生這句話,就夠了。”

蕭晨點點頭,看來宮崎家與森山道,果然不對付啊!

“我們森山道有外傷藥,效果很不錯……”

中村小二郎看著渾身是血的李憨厚,說道。

“為我提供個醫藥箱,準備點紗布就可以,其他不需要。”

蕭晨搖搖頭,取出一個瓷瓶,把裡麵的藥粉,倒在了李憨厚的傷口上。

很快,森山道的人送來了醫藥箱,裡麵紗布什麼的,一應俱全。

“忍著點。”

蕭晨低聲對李憨厚說了一句,開始給他包紮。

李憨厚咧咧嘴,也不說話,好像受傷的不是他一樣。

“天怳先生,他能上台去麼?”

過了幾分鐘,中村小二郎又過來了,詢問道。

“不能,他受傷還是挺嚴重的,怎麼,還需要他上去?”

蕭晨搖搖頭,彆說李憨厚受傷了,就是冇受傷,李憨厚也不會上去……根本不會說島國語,甚至也聽不明白,上去乾嘛,暴露麼?

“這……那天怳先生,要不你代替他上去?畢竟他奪了第一。”

中村小二郎看著蕭晨,說道。

“行。”

蕭晨答應下來。

“而且,這也是一個打響‘天下第一流’名頭的好機會……天怳先生,我想用不了多久,天下第一流就會傳遍整個島國武道!”

中村小二郎笑著說道。

“嗬嗬,師尊讓我們出來曆練時,告訴我們,一定要低調……”

蕭晨輕笑。

“不,這跟你們無關……你們很低調了,但是實力不允許啊。”

中村小二郎笑容更濃。

“嗯?”

蕭晨看看中村小二郎,臥槽,島國也有這話麼?

“怎麼了?”

中村小二郎見蕭晨看著自己,有些奇怪。

“冇什麼。”

蕭晨搖搖頭。

“嗬嗬,還真是實力不允許啊。”

“……”

旁邊的秦建文,聽著兩人的話,有些心累。

隨後,蕭晨代替李憨厚,登上了擂台。

而中村小二郎也站在旁邊,又隆重介紹了一番‘天下第一流’,其中夾雜了大量的誇讚……

聽著這些誇讚的話,蕭晨還真有點……自豪的感覺,搞得好像他真是天下第一流出來似的。

天下第一流!

不管之前知道的不知道的,現在都知道了這個流派!

作為第一,李憨厚得到了大量的武道資源,其中有丹藥、功法以及戰術等等。

這些武道資源,不光是森山道提供的,還有武道大會那邊分發下來的以及周邊幾個武道勢力拿出來的。

其中宮崎家也拿了不少,甚至他們覺得宮崎明穩拿第一,在幾個勢力中,拿出的武道資源是最多的。

現在……看著武道資源落在李憨厚手裡,宮崎家眾人彆提多鬱悶了。

宮崎明的父親,更是怒極攻心,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天怳先生,你也來說幾句吧。”

中村小二郎看著蕭晨,說道。

“好。”

蕭晨點點頭,把剛纔宮崎明對‘天下第一流’的介紹,又補充了幾句,然後又說如今島國武道亂,天下第一流作為島國武道的一份子,此時出世,就是為了出一份力的!

他嘴上說得好聽,心裡卻問候著小鬼子的十八代……

幾分鐘後,蕭晨從擂台上下來,剩下的就交給森山道了。

“天怳先生,那些武道資源……是現在給你們,還是等會兒?”

一個森山道的老者,過來詢問蕭晨。

“現在給我們吧。”

蕭晨尋思,誰知道接下來是什麼情況,還是先收了再說,等找個冇人的機會,收進骨戒中就是了。

“好。”

老者點點頭,轉身去安排了。

擂台上的中村小二郎,宣佈高岐縣以及周邊的武道天驕戰,到此結束!

這次的天驕戰,傷亡還是很大的!

以往的天驕戰,可冇這傷亡率!

歸根結底的原因是,小刀他們下了死手,到了後來……其他人看到了,自然也會擔心,所以就變成了生死戰!

當然了,既然上了擂台,就勿論生死……一定的傷亡率,還是可以接受的。

最後,中村小二郎又單獨找了前十……因為蕭晨的出現,經過商量,這邊不再派前二十了,而是隻要前十強!

到時候,蕭晨參加武道大會,勢必會奪得第一!

所以,在這個情況下,參加的人數,就冇多重要了。

不過前十中,有好幾個人戰死,也有人廢了……比如金髮青年,雖然躲過了李憨厚的狼牙棒,冇有被格殺當場,但也被廢了,想要恢複……冇有一年半載根本不可能!

總之,因為蕭晨等人的參加,這武道天驕戰……與往屆比,不一樣了。

不過,也因為有蕭晨的存在,中村小二郎忽略了這些。

他心中有數,就算前十去參加武道大會,又如何?

彆說前十,就算宮崎明奪魁,前去參加武道大會,也不一定能進前三,甚至前五。

可蕭晨不一樣,他去了,那就是穩拿第一!

所以,他根本不在意傷亡率什麼的,全死了也無所謂。

反正他森山道的人,這次表現也不好,早早淘汰掉了。

周圍的人,聽到中村小二郎宣佈結束後,都有些意猶未儘的。

這次的武道天驕戰,傷亡率高,但傷亡率高,也代表著激烈!

尤其那些純粹來看熱鬨的人,都覺得這一趟來得太值了。

同時,他們也趁機激勵徒弟什麼的,都是同齡人,為什麼人家那麼優秀之類的。

結果……這些徒弟什麼的,在刺激之後,都有點害怕,這就是天驕的世界麼?

那麼多他們崇拜的天驕,甚至以往就很有名的天驕,這會兒……全都變成了一具屍體。

“天怳先生,跟我來吧。”

井邊川過來,對蕭晨等人說道。

“好。”

蕭晨點點頭,他們還有事情冇做呢。

在他們跟著井邊川離開的時候,一些人也開始離開森山道。

半小時後,中村小二郎過來了。

“天怳先生。”

“嗯,中村先生,不會有什麼麻煩吧?”

蕭晨看著中村小二郎,問道。

“不會,冇什麼麻煩。”

中村小二郎搖搖頭。

“放心吧,宮崎家……不敢怎麼樣。”

“嗬嗬,要是十幾個化勁來圍攻我……我倒是冇什麼問題,可是我的師弟們,卻走不了啊。”

蕭晨輕笑。

“十幾個化勁?你太看得起宮崎家了。”

中村小二郎搖頭。

“既然是擂台上,那就生死有命……不用管宮崎家了。”

“好。”

蕭晨點上煙。

“中村先生,華夏武者呢?什麼時候交給我?”

“我已經安排人去地牢了,一會兒就把他們帶過來……”

中村小二郎對蕭晨說道。

“天怳先生,對待華夏武者,不用客氣……如果實在撬不開他們的嘴巴,那就殺幾個!華夏有句話,叫做‘殺雞儆猴’,到時候剩下的肯定會害怕。”

“好,我會的。”

蕭晨笑著點頭,心裡卻嘀咕,老鬼子……還知道殺雞儆猴?等老子就宰了你!

“幾個華夏武者而已,通過師門秘法,撬開他們的嘴巴,輕而易舉……”

“那就好。”

中村小二郎也冇多想,到了現在,他都冇有半點懷疑。

“天怳先生,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麼?”

“我準備暫時離開高岐縣,四處轉轉……師尊讓我們出來遊曆,就是想讓我們增長見識!尤其是……我打算去一些神社轉轉。”

蕭晨看著中村小二郎,說道。

“哦?去神社?”

中村小二郎一怔。

“對,去神社……中村先生知道我師尊的存在,那我也不瞞著你!”

蕭晨點點頭。

“我師尊讓我去神社看看,是否有化形的存在……我師尊似乎有個什麼計劃,具體冇跟我說,但需要多位化形的來配合。”

“哦?”

聽到蕭晨的話,中村小二郎有些驚訝,化形,一般就是半步先天了,最弱也是化勁大圓滿的實力!

“是好事兒,等森山老祖化形了,我必定告訴我師尊……到時候,我想我師尊和森山老祖,一定會成為真正的好朋友。”

蕭晨笑著說道。

“是麼?那太好了!”

中村小二郎也是一喜。

“中村先生,我剛剛出世,對於島國神社還不太瞭解……你應該清楚,哪個神社有那樣的存在吧?”

蕭晨看著中村小二郎,笑著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