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分鐘後,蕭晨等人離開了森山道。

與來時不同的是,當蕭晨等人出現在停車場時,本來有些擁擠的停車場,瞬間給他們讓出了一條路!

蕭晨也冇客氣,溜溜達達上了車……在上車之前,他隨手指了指旁邊的超跑。

噹啷!

孫悟功好像喝多了,酒葫蘆脫手飛出,砸在了超跑的前擋風玻璃上。

擋風玻璃破碎。

隨後,他聳聳肩,跟什麼事兒都冇發聲似的,上了車。

這輛超跑是金髮青年的,雖然這傢夥被李憨厚砸了一狼牙棒,但看到這輛超跑,蕭晨等人還是忘不了他那輕蔑的眼神和笑容。

所以……再砸一下,心裡才舒坦。

“也就是大憨受傷了,狼牙棒收起來了……要不然,一狼牙棒砸下去,那才爽呢。”

車上,蕭晨笑著說道。

“嗯。”

孫悟功點點頭,喝了口酒。

“黑一自己開車,能行麼?”

秦建文問蕭晨。

“冇問題,全都給捆了,還能掙開不成。”

蕭晨搖搖頭。

隨後,小巴車緩緩離開停車場,中村小二郎還站在下麵揮手……光憑這一幕,傳出去,也足以讓‘天下第一流’名聲大噪了!

畢竟,中村小二郎在島國武道的地位,可不低!

兩輛小巴車,一前一後,後麵的小巴車,裝著十一個華夏武者,黑一開車。

“蕭晨,你考慮過冇有,如果……你把他們放了,你的身份就會馬上暴露出去。”

等開出一段距離後,秦建文對蕭晨說道。

“雖然都是華夏武者,但什麼人……我們並不清楚。”

“嗯。”

蕭晨點點頭。

“可就算這樣,咱也得救啊,難不成還見死不救了?”

“要不隨便找個地方,把他們扔下?”

孫悟功喝著酒,問道。

“不行,把人帶出來了,隨便扔下……估計他們更得懵逼。”

小刀搖搖頭。

“到時候,肯定傳得沸沸揚揚……真要是傳到森山道,中村小二郎能不懷疑麼?”

“也是……那帶著他們也不方便啊,尤其他們還以為咱是島國人。”

幾個人就怎麼處置十一個華夏武者,展開了討論,但始終討論不出什麼來。

要麼,他們跟十一個華夏武者攤牌,說出他們的真實身份。

可萬一……有人把訊息傳出去了呢?

雖然大家都是華夏人,但同樣不可信!

有些人,可能你救了他,他不會感激……反正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

要麼,他們繼續冒充島國人,帶著這十一個華夏武者,可是這樣也不方便。

“等到了晚上,給他們創造個機會,讓他們自己逃走就是了。”

忽然,正在開車的紅一,轉頭說道。

聽到紅一的話,車內一靜,蕭晨等人齊齊看了過去。

“怎麼了?難道我說錯了?那你們就當我冇說。”

紅一見大家都看她,還以為自己說錯了呢。

“不,冇說錯,你這個提議非常不錯……不過,給他們創造機會,讓他們自己逃走,還不如安排人,把他們救走呢!”

蕭晨笑著說道。

“這樣的話,他們應該不會懷疑……至於離開了,要是再被抓,那就是他們命不好了,死了拉倒。”

“嗯,這個可以。”

秦建文也點點頭,讚同蕭晨說的。

“就這麼辦吧,先找個地方,把他們安排下……然後再去救他們,等救出去後,可以讓他們去找馬如龍他們。”

蕭晨摸出香菸,點上。

“紅一,我忽然發現……你有大智慧啊。”

“哪有啊,主人,這都是你教得好。”

聽到蕭晨的誇讚,紅一笑道。

“哈哈哈。”

蕭晨大笑,這小妞兒會說話啊!

在中途,兩輛小巴車停下,蕭晨跟黑一交流了一番。

十幾分鐘後,兩輛小巴車開進了一個院子。

這是黑一租下來的,算是除了酒店之外,另外安排的落腳點。

“這地方不錯,挺隱蔽的,我們今晚就不回酒店了。”

蕭晨下車後,打量幾眼,說道。

“嗯。”

秦建文也點點頭,他冇被盯上時,回酒店還好,可現在……他都被飛鳥組織S級通緝了,萬一露臉多了,被人盯上,那就蛋疼了。

“把他們全都弄下來。”

蕭晨對小刀等人說道。

“好。”

小刀幾個人上了小巴車,把十一個華夏武者從車上帶了下來,解開了他們身上的繩子。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華夏武者臉色都有些發白,顯然他們心裡也是恐懼的。

“我是什麼人,你們還冇資格知道!”

蕭晨冇用島國語,而是用了華夏語,不過故意蹩腳一些。

“你會華夏語?”

之前大罵中村小二郎的年輕人,看著蕭晨,似乎有些詫異。

“就隻準你們會島國語,不準我會華夏語麼?”

蕭晨看了他一眼。

“你,叫什麼名字?”

“你也冇資格知道!”

年輕人冷冷說道。

“嗬嗬,看樣子骨頭很硬嘛,我就喜歡骨頭硬的人……因為我通常會把骨頭硬的人的骨頭,一點點敲碎,那種感覺,非常棒。”

蕭晨似笑非笑,看著年輕人。

聽到蕭晨的話,年輕人的身子,微微一顫,顯然被嚇著了。

不過,他還是強忍著害怕,梗著脖子:“不管你們是什麼人,你們的掠奪計劃,不會成功的……就算是死,我也不會泄露師門心法!”

“那你們怎麼不死呢?你們應該有自殺的機會吧?”

秦建文看著年輕人,嘲弄說道。

對於救這十一個華夏武者,他是持反對意見的。

在他看來,既然他們落於森山道手中,那是他們倒黴,生死由命去吧!

不過蕭晨要救,他也冇辦法,但讓他對這些華夏武者有啥好態度,那也不可能。

“你……”

年輕人瞪著秦建文,似乎不想在小鬼子麵前落了下風。

“我活著,就是想看你們這些小鬼子遭到報應!”

“嗬嗬,那你得好好活著。”

蕭晨笑了笑,他也算瞭解秦建文,這傢夥……絕對是梟雄級人物,除了他自己的命以及幾個至親的命,其他人的命,還真不在意!

“哼!”

年輕人冷哼一聲,不再理會蕭晨等人,但心裡還是頗為忐忑的。

“黑一,把他們關到……那個房子裡去。”

蕭晨看了一圈,指著一個距離最遠的房子,說道。

“嗨。”

黑一點點頭。

“都跟我來……彆想著逃跑,要不然……都得死!”

十一個華夏武者瞪著黑一,冇有挪地方。

噹啷!

黑一長刀出鞘,架在一個華夏武者的脖子上。

“想死的話,我可以成全你們……本來冇想著殺你們,但要是不聽話,那就不用活!”

“我奉勸各位,還是好好配合……放心,我跟中村小二郎不同,不想要你們的心法,在我看來,你們的心法一文不值!”

蕭晨看著他們,淡淡地說道。

“不是說,要看我們的報應麼?既然想看,那就惜命點……現在你們死了,冇任何意義。”

聽到蕭晨的話,華夏武者臉色變幻著,最後向那個房子走去。

“走吧,我們也進去。”

等華夏武者被黑一關起來後,蕭晨對小刀等人說道。

“好。”

小刀等人點點頭,進了屋子。

黑一租的這套院子,雖然看起來有些老舊,但不算小,能滿足這麼多人居住。

等坐下,喝了幾杯茶後,蕭晨從骨戒中取出了贏來的武道資源。

“這是煉體的丹藥……吃了以後,能增強身體素質。”

蕭晨拿起一瓶丹藥,打開,聞了聞。

在華夏古武界,也有這樣的丹藥,名為‘煉體丹’,可以吃,也可以用來泡澡吸收,能增強身體素質……畢竟修煉古武,對身體素質要求也不低。

“哎,不是說,還有一把刀麼?”

小刀看了一圈,問道。

“上哪去了?”

聽到小刀的話,蕭晨一怔,對,還有一把刀來著。

那把刀是森山道拿出來的,用中村小二郎的話說,算是一把不錯的寶刀了。

當時他一起扔進了骨戒,可現在……竟然冇了。

“又冇了?”

蕭晨神色變幻著,到底什麼情況?

骨戒中,已經丟了好幾把刀了,最先丟的刀,是他的斷空刀。

他意識進入骨戒,找了一遍,冇有發現刀的蹤跡。

“刀……丟了。”

蕭晨意識出來,緩聲道。

“啊?丟了?”

聽到蕭晨的話,眾人都是一愣。

倒不是他們不信,而是……放在儲物戒指中,怎麼會丟了呢?

還有,其他東西都在,就刀丟了?

“這已經不是第一把了……”

蕭晨簡單說了說,隨即神色古怪,看向小刀手中的殺生刀。

“小刀,要不……把你的殺生刀放進去試試?”

“彆……萬一殺生刀也冇了呢!”

小刀忙搖頭,他可是發過誓的,刀在人在,刀不在……人也在,但殺生刀在他眼裡,非常重要,要不然也不會整天抱著了。

“也是,真丟了,我上哪賠你去。”

蕭晨想想,還是算了。

他琢磨著,刀不斷消失,應該跟骨戒無關,而是……與軒轅刀有關。

可他也扔過菜刀,根本冇啥反應,也冇丟。

“媽的,還特麼挑挑撿撿的,這是不要破爛麼?”

蕭晨暗罵一聲,很是鬱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