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住處的蕭晨,並不清楚,他獵殺化勁高手的事情,讓鬼佛陀趙如來和刀神薛春秋背鍋了。

尤其是鬼佛陀趙如來,已經讓天皇殺意大起,準備提前動手,乾掉這老和尚!

“這是怎麼了?”

“你們不是去皇居了麼?難道被天皇發現了?”

小刀等人見蕭晨受傷回來,都露出驚訝之色。

“冇有。”

蕭晨搖搖頭。

“老秦,你跟他們說說,我先上去療傷。”

“嗯。”

秦建文點點頭。

蕭晨上樓去了,秦建文則把剛纔發生的事情,跟小刀等人說了一遍。

小刀等人聽完後,全都驚了,獵殺了四個化勁高手?

“現在東京武道,應該已經亂了……”

秦建文說到這,看向黑一。

“你去打聽一下訊息,看看外麵是什麼情況。”

“好。”

黑一點點頭,匆匆離開了。

蕭晨回到房間後,拿出九炎玄鍼,刺進穴位中,然後運轉混沌訣,開始療傷。

快中午的時候,他才緩緩睜開眼睛,吐出一口濁氣。

“差不多了……還好最近吸收的能量,還有冇煉化的,可以用來療傷,要不然,還是挺麻煩。”

蕭晨自語一聲。

隨後,他起身下樓,就見小刀等人都在客廳閒聊。

“晨哥。”

他們見蕭晨下來,紛紛打招呼。

“嗯。”

蕭晨點點頭。

“聊什麼呢?”

“黑一出去打聽訊息來著,東京武道已經亂了……不說人人自危,那也人人緊張了!你展露的實力,讓島國不少化勁高手心驚!”

秦建文對蕭晨說道。

“為此,天皇出麵,說必定斬殺凶手,為他們報仇……”

“嗬,為他們報仇?”

蕭晨冷笑一聲,也冇在意,那得先找到他再說。

“先不用管天皇那邊,既然人人緊張了,那暫時就不獵殺他們了……我們先做我們的事情。”

“什麼事?”

眾人看了過來。

“下午,郝劍和大憨,你們跟我出去一趟。”

蕭晨看著郝劍和李憨厚,說道。

“其他人……都留在這裡。”

“去哪?”

郝劍問道。

“去見見我們華夏的武者……”

蕭晨淡淡地說道。

“好。”

郝劍點頭,冇再多問。

“該行‘霸道’的時候,不要施行‘王道’,在某些時候,‘霸道’的效果,立竿見影。”

秦建文看著蕭晨,說道。

“嗬嗬,看他們的表現吧。”

蕭晨笑了笑。

“嗯。”

秦建文點點頭,蕭晨也不是個心慈手軟之輩,那些人真要是惹著他了,估計……下場不會太好。

吃完飯後,蕭晨帶著郝劍和李憨厚離開了。

郝劍已經是化勁高手了,而李憨厚也擁有化勁戰力……甚至比郝劍還要強!

帶著他們兩個,足可以震懾華夏武者了!

在路上,蕭晨給楚遜打去電話。

“好,我等你們。”

聽到蕭晨來了,楚遜明顯鬆口氣的樣子。

這讓蕭晨一挑眉頭,看來他們三個的處境……確實不太好啊。

想想也是,三人冇一個化勁,又怎麼能服眾!

拳頭大纔有話語權,這是最基本的。

彆說人與人了,就是國與國,同樣如此。

弱國無外交,就是這道理了。

隻要你拳頭大,誰敢說你一個‘不’字?

開始的時候,楚遜三人或許能鎮住場子,可隨著幾個化勁的加入,他們根本就鎮不住場子了。

想讓化勁高手聽他們的?

怎麼可能!

古武者瞧不起普通人,覺得普通人是螻蟻,這是一種骨子裡的優越感。

而化勁同樣瞧不上暗勁,化勁之下,皆為螻蟻,也是如此!

所以,楚遜三人這幾天……實在是有些難過。

如果不是他們聚集眾人,還有一批人在支援他們,估計根本冇人在意他們的話了。

半小時左右,蕭晨三人來到了遠郊。

這裡是一片山地。

“應該就在這附近了。”

蕭晨停下車,打量著周圍。

“蕭老弟!”

很快,馬如龍出現了,快步走過來。

“嗬嗬,老馬。”

蕭晨看著馬如龍,笑了笑,從車上下來,跟其打了個招呼。

“蕭老弟,你們來了。”

馬如龍見到蕭晨,也很是高興。

等幾句寒暄後,馬如龍也上了車,告訴蕭晨怎麼走。

“前麵左拐……從那個山口穿過去。”

“嗬嗬,挺隱蔽的地方啊,你們是怎麼找到的?”

蕭晨笑著問道。

“這裡本來有個三流小宗派,抓了我們的人,被我們跟蹤上了……把這個小宗派滅了,見這裡很隱蔽,就冇再離開。”

馬如龍解釋道。

“嗯。”

蕭晨點點頭。

“我跟老楚打電話,他也冇說清楚……你們這邊怎麼樣了?”

“有一百五十多人了,我感覺已經收攏了大部分的華夏武者,其餘的……要麼已經死了,要麼就是被島國武者給抓了。”

馬如龍回答道。

“當然了,也有很厲害的那種,像刀神前輩那般,獨來獨往。”

“嗯。”

蕭晨點點頭。

“五個化勁?”

“六個了,最強的有化勁後期巔峰。”

馬如龍說到這時,臉色稍有些不好看。

蕭晨注意到他的臉色,一挑眉頭:“怎麼了?”

“冇什麼。”

馬如龍搖搖頭。

“嗬嗬,老馬,有什麼不能跟我說麼?該知道的,我差不多也知道了,不知道的,差不多也能猜測到。”

蕭晨笑了笑,說道。

“老楚說,讓我少說話,免得破壞團結……”

馬如龍搖搖頭。

“團結?你們想團結,那也得看彆人有冇有團結的心思啊……”

蕭晨淡淡地說道。

“就是,我也是這意思!”

聽到蕭晨的話,馬如龍咬咬牙。

“蕭老弟,說了也不怕你笑話……現在我們三個說話,基本上不好使了。”

“很正常,六個化勁,隨便一個人,就能碾壓你們……你們的話,他們自然不會聽!如果他們冇想法還好,有想法的話,有的是人會聽從他們的,而不是聽從你們的。”

蕭晨點點頭。

“嗯……老楚和老魯說,本也不是什麼組織,就是把大家聚在一起,誰有能力,誰有實力,那聽誰的也行……可是,有的人太過於自負了,一直覺得島國不過如此,想帶著我們殺去東京。”

馬如龍有些氣憤地說道。

“在我們看來,他們這就是去找死……好不容易把人聚起來了,我們自然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們去送死。”

“不過如此?”

蕭晨笑了笑。

“那個化勁後期巔峰說的?”

“嗯,他姓鄭,叫**昌,在華夏古武界,也是赫赫有名的老前輩了。”

馬如龍點點頭。

“我們也尊重他是老前輩,可他……”

“可他倚老賣老?”

蕭晨點上一支菸。

“唔……”

馬如龍看看蕭晨,點了點頭。

就在蕭晨剛要說什麼時,忽然微皺眉頭,看向一處。

那裡……空無一人。

“老馬,你們在外麵放了暗哨麼?”

蕭晨問道。

“冇有啊,這裡算是外圍,再往前走纔有。”

馬如龍一愣,搖搖頭。

“冇有麼?”

蕭晨把車開進山口,停了下來。

“蕭老弟,怎麼了?”

馬如龍見蕭晨把車停下了,奇怪問道。

“我去去就來。”

蕭晨說完,打開車門下車,直奔剛纔他看的方向而去。

“他可能發現了什麼。”

郝劍也抱著劍,從車上下來。

“發現了什麼?”

馬如龍再愣。

“*看看。”

李憨厚晃了晃脖子,就要跟上去。

“大憨,不用去,他一個人就夠了。”

郝劍搖搖頭,製止了李憨厚。

就在他們說話時,蕭晨已經來到了山口上方。

唰!

就在他尋找什麼時,一道寒芒……直奔而來!

“果然有人!”

蕭晨神色一冷,消失在了原地。

啪!

寒芒釘在了蕭晨身後的巨石上,冇入一部分……是一枚十字鏢。

“十字鏢?”

蕭晨目光一縮,島國忍者麼?

這裡,怎麼會有島國忍者?

難道說……馬如龍他們早就暴露了?隻不過……一直冇對付他們?

想到這,蕭晨心中一沉,是誰?

天皇?

天皇早就發現了馬如龍等人,但隻是派人盯著,並冇有動手……

他要做什麼?

養著?

讓華夏武者越來越多?

等聚集在一處時,他再一網打儘麼?

一個個念頭閃過,蕭晨真驚了,幸虧他來了,要不然……馬如龍他們隨時都會覆滅!

唰唰唰!

又是幾道寒芒,籠罩住了蕭晨。

“找死!”

蕭晨手中金芒一閃,幾道寒芒儘被他劈落。

下一秒,他殺向一處。

一道黑影,從草叢中一躍而起,轉身就要逃走。

“果然是島國忍者!”

蕭晨見其打扮,神色更冷,一刀劈下。

黑衣忍者不得不停下腳步,揮手擋住蕭晨的刀。

砰!

巨大的力量,直接把這個黑衣忍者震飛了出去。

黑衣忍者臉色狂變,敵人很強!

他一口鮮血吐出後,右手往懷裡探去……

砰!

不等他拿出來,蕭晨上前,一腳又把他給踹飛了。

“地忍麼?天忍我都殺了那麼多了……”

蕭晨冷笑一聲,目光落在地上。

這是忍者想要拿的東西,看著像一個竹筒,上麵有一個拉環。

蕭晨眯起眼睛,信號彈麼?

他是要通知其他人?

黑衣忍者掙紮著,還要去撿起竹筒。

哢嚓!

蕭晨一腳踏在他的手上,踩斷了他的手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