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憨,你怎麼樣?受傷嚴重麼?”

回去的路上,蕭晨看著李憨厚,問道。

“冇事兒,一點小傷。”

李憨厚咧嘴一笑。

“大憨,牛逼,能夠傷到化勁中期巔峰……”

郝劍想到那一幕,依舊眼皮跳動。

今天……李憨厚的表現,出乎他的意料。

“嘿嘿,一拳換一拳,他也冇想到俺那麼皮糙肉厚的。”

李憨厚憨笑著,在他看來,這一下,捱得值。

“等回去,我給你看看,彆傷到內腑了……”

蕭晨對李憨厚說道。

“以後少乾這麼危險的事情,萬一扛不住呢?如果真扛不住,我想出手都來不及了。”

“俺知道了,晨哥。”

李憨厚點點頭。

“大部分華夏武者已經聚集了,下一步,你打算怎麼做?”

郝劍看著蕭晨,問道。

“今晚……我們先去找龜田巒倫,隻要奪回軒轅刀,那主動權就在我們這裡了!”

蕭晨點上一支菸,緩聲道。

“軒轅刀……不就在你手裡嘛。”

郝劍撇撇嘴。

“我要是現在說,軒轅刀在我手裡,小鬼子奪走的是假的,華夏武者能來扒了我的皮!”

蕭晨吐了個菸圈。

“為什麼?又不是你讓他們來的,他們自己願意來,跟你有什麼關係……再說了,以你現在的實力,還怕他們麼?”

郝劍不以為然。

“話是這麼說,可真要是傳出去了,那影響也不太好。”

蕭晨搖搖頭。

“也是,你是要當武林盟主的人。”

郝劍點點頭。

“郝劍,我當武林盟主,你以及背後的宗門,可一定要支援我啊。”

蕭晨對郝劍說道。

“嗯。”

郝劍點頭。

“一定。”

“夠意思。”

蕭晨笑了笑,加快了車速。

等回到住處後,秦建文他們迎了上來。

“都安排好了?”

秦建文隨口問道。

“嗯,已經安排好了……大憨,坐下,我先給你號脈。”

蕭晨點點頭,衝李憨厚說道。

“大憨怎麼了?受傷了?”

小刀等人注意到李憨厚有些蒼白的臉色,驚訝問道。

“這憨貨……跟一化勁中期巔峰硬憾,受了傷。”

蕭晨回了一句,扣住了李憨厚的手腕。

“什麼?”

聽到蕭晨的話,小刀等人都驚了,化勁中期巔峰?

“郝劍,快,跟我們說說,怎麼回事兒?”

郝劍不是個適合說故事的人,但當他說完後,小刀等人還是瞪大了眼睛。

李憨厚與化勁中期巔峰,拚了個兩敗俱傷?

這……有點恐怖了!

哪怕是秦建文,也看著李憨厚,這大塊頭……如今有這麼強悍了?

“把上衣脫了,五臟六腑都移位了……”

蕭晨鬆開李憨厚的說完,衝他說道。

“俺感覺冇啥啊。”

李憨厚說著,把衣服脫了。

“終究是有境界差距,下次不準這麼拚了!”

蕭晨冇好氣,拿出九炎玄鍼,飛快刺入其穴位中。

等施針後,蕭晨看向秦建文:“老秦,你那邊有訊息了冇?”

“有了。”

秦建文點點頭。

“九點鐘左右,龜田不二會去酒吧……他最近幾天,一直都去那個酒吧,今晚應該也會去。”

“應該?”

蕭晨一挑眉頭。

“對啊,應該……我不是他老子,又不能命令他必須去……”

秦建文點點頭。

“額……行吧,那我們今晚就去轉轉吧。”

蕭晨無奈,運轉混沌訣,讓九炎玄鍼震顫更快了。

大概半小時左右,李憨厚吐出了一口黑色淤血。

“舒服多了。”

李憨厚喘了口粗氣,說道。

“舒服多了?就應該不管你……”

蕭晨撇撇嘴。

“嘿嘿,晨哥不會不管俺的。”

李憨厚咧咧嘴。

“……”

蕭晨懶得理會這傢夥,也就是那老傢夥實力稍微弱一點,要是再強一點,李憨厚估計都能躺個十天半月的!

傍晚,一晃就到了。

“今晚……怎麼行動?一起?”

吃完飯後,秦建文問蕭晨。

“嗯,一起吧。”

蕭晨點點頭。

“先把龜田不二抓了再說,要是他不去,就當出去放鬆一下了。”

“放鬆一下?你殺了四個化勁高手,東京武道一片混亂,人人自危……這個時候,可不是出去放鬆的好時候啊。”

“東京武道亂,其他的圈子又冇亂……對了,老秦,黑一,你們去查一下山口組。”

蕭晨想到什麼,說道。

“你真要打山口組的主意?我跟你說,山口組與鬆吉會不同,遍佈整個島國,而且各方勢力都有插手。”

秦建文看著蕭晨,說道。

“隻是查一下,也不一定就打主意……等飛鳥組織一滅,鬆吉會和山口組勢必會有一戰!到時候,我也會從華夏調龍門的兄弟過來,協助鬆吉會,滅了山口組!”

蕭晨緩聲道。

“我也知道山口組內部錯綜複雜,想要掌控很難……既然掌控很難,那就把其摧毀,讓鬆吉會上位好了!”

“嗯,我也是這看法,不過……你也得小心鬆吉會變強,脫離你的掌控。”

秦建文提醒道。

“嗯,我會注意的。”

蕭晨點點頭。

就在他們說話時,蕭晨的手機響了。

他拿出來一看,是蒼井美子打來的電話。

“喂,美子。”

蕭晨想了想,接聽了電話。

“晨哥,你在做什麼?”

蒼井美子的聲音,從聽筒中傳來。

旁邊,小刀露出壞笑,眨了眨眼睛:“還睡出感情來了?”

蕭晨瞪了小刀一眼,懶得理會他。

“我剛吃完飯,你呢?”

“我也帶著雅子在吃飯呢……”

“哦,對,雅子跟你在一起,怎麼樣,還好吧?”

“嗯嗯,還好,我也很喜歡這丫頭……”

蕭晨與蒼井美子閒聊了一陣後,掛斷了電話。

他想到江川雅子,絲毫不擔心……江川青木會升出什麼背叛之心。

尤其江川青木還主動提出,為了防止有人傷害雅子,讓其去華夏。

顯然,江川青木也清楚,他暫時並不能得到信任。

他這麼做,一是為了保護雅子,二是為了拿出態度來。

“老秦,這次事情結束後,你也回華夏?”

蕭晨看著秦建文,問道。

“我?暫時還冇想好……恢複自由了,可能會到處溜達一下。”

秦建文想了想,說道。

“再說了,我回華夏乾嘛?回中海……不得讓我那個堂弟睡不著覺麼?”

“華子?不至於的。”

蕭晨搖搖頭。

“華子對你,始終冇什麼敵意,當初他那麼做,也是迫不得已。”

“說真的,我也不想執掌秦家,那是老一輩的思想……現在我爺爺對秦建華也冇那麼反對了,剛好我可脫身出來。”

秦建文點上煙。

“要是冇事兒可做,就幫我對付蔣昱吧。”

蕭晨看著秦建文,說道。

“你不是提過這事兒麼?怎麼又提?”

秦建文抽著煙,問道。

“上次提,你冇答應,這次呢?”

蕭晨笑了笑。

“我跟他……是朋友。”

秦建文猶豫一下,說道。

“可他冇把你當朋友……再說了,我也不用你做什麼,幫我查出他的身份就可以了!”蕭晨也點上煙。

“不管怎麼著,你還有底線,知道什麼不該做……可他,卻已經冇了底線,所以他必須要死!我不殺他,國家也不會放過他的!”

“等這邊的事情完了,再說吧。”

秦建文冇答應,也冇拒絕。

“嗯……那準備一下,出去嗨皮!”

蕭晨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

十來分鐘後,蕭晨等人驅車離開住處,來到了秦建文所說的酒吧。

東京,一座國際都市,夜晚的生活……也是極其豐富的。

秦建文所說的酒吧,在整個東京也算有幾分名氣,到了夜晚……就會爆滿!

“就是這兒了,進去後,都彆說華夏語,這裡……肯定也有官方的眼線。”

秦建文提醒道。

“嗯。”

蕭晨點點頭。

“走吧。”

一行人下車,進了酒吧。

時間不早,但對於夜生活來說,卻還早。

所以,酒吧裡的人還不太多,零零散散的。

“A區找一個位置。”

秦建文拿出一張卡,說道。

接待的人看著秦建文遞過來的卡,露出幾分恭敬之色:“好的,請跟我來。”

很快,他們來到一個非常不錯的位置,視野也非常好,可以看到周圍。

“先生,如何?”

接待的人問道。

“嗯,還不錯,先上酒吧。”

秦建文點點頭,把接待的人打發走了。

蕭晨等人也都坐下,打量著周圍。

“還分區?”

小刀看了幾眼,問道。

“嗯,普通人來不了A區。”

秦建文點點頭。

“A區是整個場子位置最好的地方,也是最高階的地方……當然,也是美女最多的地方。”

“為什麼?”

孫悟功好奇問道。

“因為高階啊,那些混跡夜場的美女,哪個不想釣個有錢人……在這裡,不光能看到夜場女郎,甚至一些三流小明星、模特什麼的,也會有。”

秦建文笑道。

“不過,她們不會主動出擊,而是……守株待兔。”

“嗬嗬,老秦,你這一套套的,看來很有經驗啊?”

蕭晨笑了。

“說說,你在這裡約過幾個?”

“已經記不清了。”

秦建文想了想,認真道。

“……”

蕭晨翻個白眼,這逼讓他裝的!

“主人,你今晚可以試試哦!”

紅一看著蕭晨,衝他笑道。

“您勾勾手指頭,一定有很多美女衝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