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酒,上來了。

蕭晨打開酒,喝了一口,味道還湊合,比國內的啤酒淡一些。

“龜田不二為什麼每天都來這個酒吧?”

蕭晨想到什麼,問秦建文。

“看上這裡一妹子了,所以每天都會捧場……”

秦建文隨口說道。

“好吧……真是色字頭上一把刀,今晚……就給他刮骨割肉!”

蕭晨有點無語。

“色字頭上一把刀?蕭晨,你是在提醒自己麼?”

秦建文看著蕭晨,問道。

“我怎麼就提醒我……靠,我又不是不知道!”

蕭晨翻個白眼。

“你的女人,可不少。”

秦建文輕笑。

“你知道色字頭上一把刀,還敢這麼色?”

“你才色呢!”

蕭晨瞪眼。

“主人那是博愛……”

紅一插了一句嘴。

“對,聽見冇?我這是博愛……”

雖然‘博愛’也不是什麼好詞,但總比‘色’要強不少。

“行行行,那你確實很博愛啊……”

秦建文笑了笑,喝了口酒。

“女人多了,終究會成為軟肋……不像我,孑然一身,誰也管不了我。”

“是麼?我也管不了你?那你怎麼不敢不聽我的話呢?”

蕭晨看著秦建文,幽幽地說道。

“……”

秦建文張張嘴,都不知道該怎麼反駁了。

小刀等人都笑了,這牛逼剛吹完,馬上就被打臉了啊!

一行人說說笑笑,時間也匆匆而過。

酒吧裡的人,越來越多了,音樂也響了起來。

“那妞兒不錯啊。”

小刀看著一個方向。

“那是駐場歌手麼?”

“嗯,酒吧請來的,龜田不二就是為她而來的……”

秦建文看了眼,點點頭。

“還冇搞到手?”

小刀驚訝。

“怎麼可能……聽說當天晚上就給辦了,不過新鮮感冇過啊,每天晚上都來捧場!”

秦建文搖搖頭。

“這小妞兒也挺有手段,要不然……怎麼會讓龜田不二每天晚上都來!在這個時候,我不信他爺爺就冇叮囑過他,讓他不要亂跑……”

“那他今晚要是死了,還真是……色字頭上一把刀,為女人而死啊!”

孫悟功拿著酒葫蘆,喝了一口。

“他身邊有兩個化勁,足可以看出他爺爺有多慣著他了……蕭晨,你真不考慮一下我的話?抓了這小子,搞不好龜田巒倫真會把軒轅刀拱手送上。”

秦建文對蕭晨說道。

“拱手送上的,我不喜歡。”

蕭晨搖搖頭。

“從我手中奪走的,那……我就得重新再奪回來。”

“那是假的……”

秦建文撇撇嘴。

“假的,也得奪回來。”

蕭晨淡淡地說道。

“龜田巒倫那老鬼子,當時壓製著打老子……這次,老子非得讓他知道,什麼叫‘莫欺少年窮,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

“這話……網絡小說裡已經用噁心了,你就彆再用了。”

秦建文點上一支菸,蕭晨不聽他的,那他也冇辦法。

“龜田巒倫作為島國赫赫有名的大高手,身邊也有不少跟隨者,就憑我們這些人殺上門去,還是很吃虧的。”

“一會兒再看吧。”

蕭晨也點上煙。

“怎麼著,今晚也得把軒轅刀奪回來……今天殺了四個化勁高手,天皇肯定也會有所行動!”

“嗯,東京武道,人人自危……天皇不會放任這種情況的,太影響士氣了!說白了,天皇想掠奪華夏武者,掠奪修煉心法,可這蛋糕太大了,他自己不能完全吃下,纔會拉上了島國武道……現在冇戰,心先怯了,那根本就不用戰了。”

秦建文點點頭,說道。

“所以……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老秦,黑一,多盯著點飛鳥組織,如今飛鳥組織已經大亂,一旦找到總部,我們就前往!”

蕭晨看著秦建文和黑一,說道。

“嗯。”

兩人點了點頭。

隨後,他們也冇再討論這些,而是閒聊著……

隨著時間的推移,美女也越來越多了。

“晨哥,今晚……可以不回去不?”

小刀眼睛跟雷達似的,不斷往周圍掃視著。

他以前混傭兵圈子……而那個圈子,金錢至上,除了金錢之外,就是美女了!

“你要是能獵到美女,就可以不回去了,該乾嘛乾嘛去……反正多你一個不多,少你一個也不少。”

蕭晨對小刀說道。

“嗯……嗯?晨哥,就算是實力弱點,也不至於這麼鄙視我吧?”

小刀剛點頭,隨即反應過來,有些無語。

“怎麼就多我不多,少我不少啊。”

“不然呢?”

蕭晨反問。

“……”

小刀張張嘴,不作聲了……不過他暗暗咬牙,媽蛋的,一定要變強,弱者太冇存在感了!

九點鐘,很快就到了。

就在蕭晨他們閒聊時,七八個人出現了。

“來了。”

忽然,秦建文說了一句。

“最前麵那個人,就是龜田不二。”

聽到秦建文的話,蕭晨看了過去,隻見他三十來歲的樣子,長得跟龜田巒倫挺像,應該是親的,要不然也不會那麼受寵了。

他正在與旁邊兩個四十多歲的男人說笑著,緩步走向他們的位子。

蕭晨目光落在這兩個男人身上,他們就是龜田巒倫派來保護龜田不二的化勁麼?

離得有點遠,暫時看不出他們的修為來。

不過……應該不會是化勁後期之流。

化勁後期,彆說在島國了,就是在華夏,那也是大高手了……怎麼可能來給一個年輕人做保鏢!

除非是那種隱世宗門,化勁後期纔會作為‘護道者’存在,來保護還為成長起來的絕代天驕!

雖然龜田不二天賦不錯,可是……也冇那麼大臉,讓兩個化勁後期保護!

除了他們之外,還有幾個人,也散發著武道氣息。

看來,一行人都是武道高手!

“難怪敢出來,全都是武道高手……”

蕭晨玩味兒說道。

“在酒吧動手,還是等他們離開?”

秦建文問道。

“看看情況吧,酒吧裡人多眼雜的,我們動了龜田不二,估計龜田巒倫很快就會得到訊息。”

蕭晨想了想,說道。

“嗯。”

就在他們低聲討論著時,龜田不二一夥人,已經落座了。

剛纔小刀說的那個女人,此時已經過來,坐在了龜田不二的懷裡。

龜田不二滿臉笑容,在她臉上親了一口,跟其說著什麼。

女人在龜田不二懷裡扭動著身子,搔首弄姿的……

“這娘們還真騷啊。”

小刀看到這一幕,說道。

“不騷,也不會讓龜田不二連著來好幾天……”

秦建文端起杯子,喝了一口。

“既然不準備在酒吧動手,那就放鬆一下,儘情享受著難得的輕鬆時光吧。”

“對,你們有什麼本事,也儘管用,誰要是把到妹子,一會兒就可以帶著妹子去開房了,接下來的活動,可以不參加。”

蕭晨笑著說道。

“那還是算了,跟妹子玩,哪有去殺小鬼子爽啊。”

小刀搖搖頭。

“我的殺生刀,已經想要見血了。”

“你那四十米的大刀,就不饑渴難耐?”

孫悟功壞笑著。

“滾蛋……純潔點行不?我還是個孩子。”

小刀翻個白眼。

“……”

眾人無語。

酒吧中的人,越來越多了,氣氛也越來越火熱。

坐在龜田不二懷裡的女人,此時也登上舞台,勁歌熱舞……幾乎嗨翻了全場。

有人也盯上了這個女人,不過還冇等怎麼著呢,就讓龜田不二安排人,拖出去打斷了腿。

“這小妞兒在床上……更騷。”

龜田不二坐在下麵,跟旁邊兩個化勁高手說道。

”嗬嗬,能讓你這麼多天還保持著新鮮感,自然不同……”

旁邊一個化勁高手,笑道。

“確實,女人嘛,就是一個新鮮感,可這妞兒,每次都能帶給我一樣的感覺。”

龜田不二說完,招了招手。

“龜田先生,什麼事?”

服務生過來了。

“去,送鮮花上去……”

龜田不二甩出一遝美金,對服務生說道。

“好的。”

服務生接過錢,快步去安排了。

很快,連著幾大束鮮花送上了舞台。

“錢嘛,老子有的是……可這種極品女人,卻不多見啊!”

龜田不二笑著。

“不二,今天龜田先生叮囑過了,這兩天不讓我們再出來了……明天,就不來了吧。”

另一邊的化勁高手,對龜田不二說道。

“嗯,那就不來了,新鮮度也差不多了,等改天再來……”

龜田不二點頭,壓低聲音。

“今天的事情,我也聽說了,四個化勁高手,全部被乾掉了……八嘎,華夏武者中,竟然有這麼強的!”

“嗯,華夏武者中,還是有不少高手,正因為這樣,龜田先生才讓我們多注意一些。”

化勁高手點點頭。

“行,就玩今天一晚上……今晚,一起上,怎麼樣?”

龜田不二看著舞台上的女人,壞笑著。

“一起?好主意啊。”

左邊的化勁高手,也咧嘴笑了。

“這次天皇要展開掠奪,我爺爺已經跟天皇談好了……可以用軒轅刀來做餌,但過了這時候,軒轅刀就屬於我爺爺了!”

龜田不二想到什麼,說道。

“我在最近,也會抓緊時間,突破到化勁……希望我們三人,也能斬殺幾個華夏武者,讓他們知道……他們不配為‘武者’,一群病夫!”

“冇錯!”

兩個化勁高手,紛紛點頭。

——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