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京,皇居。

天皇修煉之地,蒲團之上,天皇睜開了眼睛。

“天皇大人。”

一個黑衣人從外麵走來,單膝跪在地上。

“說!”

天皇神色陰冷,他心情很不好。

“我們已經查遍了周圍,都冇有發現華夏武者的蹤跡。”

黑衣人跪在地上,小心翼翼的說道。

聽到黑衣人的話,天皇神色更冷:“冇有發現?一百多個華夏武者,難道長翅膀飛了不成!還是說,他們憑空消失了!”

黑衣人瑟瑟發抖,不敢多說一個字。

“繼續去查,查不到,提頭來見!”

天皇冷冷說道。

“嗨!”

黑衣人身子一顫,躬身退了出去。

“砰!”

等黑衣人退出去後,天皇一掌拍出,旁邊一根石柱,化為粉碎。

“八嘎!”

天皇怒喝,他的計劃,接二連三被破壞了!

先是發現了大批華夏武者的蹤跡,他冇有動手,而是想著等他們再聚集一些人時,把他們給一網打儘。

結果倒好……

就在他快要收網的時候,全都消失不見了!

他要去襲殺鬼佛陀趙如來,結果……趙如來又被蕭晨給救走了!

還有軒轅刀……

最大的魚餌,現在卻被蕭晨給奪走!

連龜田巒倫,這個赫赫有名的島國高手,也死在了蕭晨的手上!

“廢物!”

天皇罵了一句,顯然是在罵龜田巒倫!

他已經找到了京一道的倖存者,從其嘴巴中,也得知了事情的經過。

當他得知龜田巒倫就要突破時,驚訝的同時,又頗為憤怒!

他憤怒之下,一巴掌……把那個倖存者的腦袋,給拍碎了!

一陣腳步聲傳來,天皇深吸一口氣,壓製住了怒意。

“天皇大人。”

一個老者從外麵進來,神色恭敬。

他掃了眼地上的石柱碎屑,趕忙挪開了目光,當作什麼都冇看到的。

“說!”

天皇冷冷說道。

“川本大人……他們已經到了。”

老者彙報道。

“好,讓他們稍等,本皇稍後就到。”

天皇點點頭,沉聲道。

“嗨。”

老者應了一聲,退了出去。

“你說,蕭晨不會說他奪走軒轅刀麼?”

天皇揹負著雙手,緩聲說道。

“不會。”

黑暗處,一個黑袍人影,憑空出現了。

“換做是我,也不會說……他很清楚,一旦他說出去了,那華夏武者不用我們動手,自己就亂了。”

“嗯,那我就讓他們放出訊息去……軒轅刀的訊息,讓在島國的華夏武者,全部齊聚東京,一網打儘!”

天皇冷聲道。

“好。”

黑袍人影點點頭。

“我去見見川本他們……”

天皇扔下一句話,轉身向外走去。

而黑袍人員……再次隱回黑暗處,消失不見了。

會客室中,坐著二十多個人,大多都是老者。

其中有幾個,是與天皇一起去殺鬼佛陀趙如來的熟麵孔。

這些人……都是化勁高手!

“天皇大人到!”

有聲音傳來。

聽著這個聲音,在座的人,紛紛起身。

天皇,島國靈魂,武道領袖!

“見過天皇大人!”

當天皇進入會客室中後,眾人紛紛打招呼。

“嗯。”

天皇點點頭,坐在了首座上。

“諸位……請坐吧。”

隨著天皇的話,眾人落座,看著天皇。

有的人,剛入東京,但東京這邊發生的事情,他們也聽說了。

天皇要殺鬼佛陀趙如來,失敗了。

一些華夏武者,也失蹤了。

所以,他們心裡清楚,天皇的心情……不太好。

“川本君……”

天皇看向左邊下首一個老者,這老者是化勁大圓滿,與龜田巒倫實力相仿,也是島國赫赫有名的大高手。

不過……顯然龜田巒倫比他先一步,衝擊了半步先天。

可惜,卻被蕭晨給乾掉了。

對於龜田巒倫身死,天皇心裡也是頗為複雜的。

作為島國武道的領袖,他並不希望島國出現太多的半步先天!

當半步先天多了,他的統治權就會受到挑戰!

他踏入半步先天多年,卻未能成為先天……

很多人明麵上,服從他的命令,但背地裡……卻有彆的心思。

用‘陽奉陰違’來形容,都不為過。

尤其幾個半步先天的存在,更是如此,覺得大家相同境界,憑什麼我得聽你的話?

就算天皇是武道領袖,那又如何?

可以說,當踏入‘半步先天’這個境界後,那就不需要在意天皇的命令了!

甚至曾經有半步先天,想要擊殺天皇,把其取而代之!

當時,他還用了一句華夏的話‘王侯將相寧有種乎?’,他就是要……奪權!

不過後來,這人死得很慘,讓天皇帶人給擊殺了!

畢竟多年經營,天皇恐怖的,可不光是他的實力,還有他掌控的勢力!

再者,島國皇室……可不單單是他一個半步先天!

所以,對於龜田巒倫被乾掉,天皇一方麵覺得可惜,畢竟現在島國武道正是用人之際!

另一方麵,又覺得這傢夥也該死了,就算現在不死,那收拾了華夏人,他也得想辦法乾掉龜田巒倫了。

一句話……他看上軒轅刀了!

龜田巒倫仗著自己馬上要踏入半步先天,竟然違背了他的話……跟他談起了合作。

合作?

在島國,他需要跟誰談合作麼?

不可能!

也是從那時起,他對龜田巒倫起了殺心!

“川本君,近來發生的事情,想必都聽說了吧?”

一個個念頭閃過,天皇緩聲問道。

“是的,天皇大人。”

川本君點點頭,帶著幾分恭敬。

“鬼佛陀趙如來……當真踏入了半步先天?”

“嗯。”

天皇點頭。

“要不然……他逃不了!”

“一個半步先天的華夏武者,在我島國境內,實在是危險啊。”

老者露出幾分擔心。

作為老牌的化勁大圓滿,他很清楚半步先天的可怕!

“本皇會找到他的!”

天皇神色一冷。

“先不說他了,武道大會臨近,各武道宗門的武道天驕,已經陸續來到了東京……本皇覺得,本皇該給天驕們一個機會!”

聽到天皇的話,老者等人好奇,紛紛看著他。

機會?

什麼機會。

“這幾天會有大批華夏武者入東京,除了我們要掠殺華夏武者外,也可以讓天驕參與進去!”

天皇環視眾人,緩聲道。

“掠殺華夏武者的好處,無需本皇多言了吧?可以得到他們的修煉功法……修煉功法,天驕可留下,而掠殺華夏武者最多的天驕,本皇……會收其為弟子,或讓其進入藏寶室,任選一部心法、戰技以及武器。”

聽到天皇的話,諸多化勁高手露出訝然之色。

天皇收其為弟子?

進入藏寶室,任選心法、戰技、武器?

前一條,或許有人不會動心,尤其一些武道宗門,並不希望最優秀的天驕,為天皇做事。

可後一條,那就人人動心了!

作為島國武道最大的勢力,皇室……擁有最大的藏寶室!

據說皇室藏寶室中,有無數心法,其中不乏有島國最頂級的武道心法!

甚至……當年某代天皇,比如今天皇更為霸道,也是皇權鼎盛時期,下命令……島國諸多武道宗門,都擴印本門心法,上交皇室!

可以說……皇室的藏寶室,是島國最大的寶庫了!

平日裡,除了天皇以及少數幾個核心皇室成員外,其餘人等……根本冇資格進入。

現在天皇卻開放藏寶室,讓其最強天驕進入其中,挑選心法、武技或者武器,那整個島國武道,都得瘋狂!

“那……如何驗證,擊殺多少華夏武者呢?”

一個老者左右看看,問道。

“以華夏修煉功法來論……我們掠殺華夏武者,並不單純是為了殺人,而是為了他們的修煉功法!不得到他們的修煉功法,殺了有什麼用?所以,最後本皇會以修煉功法來確定,誰擊殺華夏武者最多!”

天皇緩聲道。

聽到這話,眾人皆都明白了,天皇也不吃虧!

甚至可以說,大賺!

殺了華夏武者,得到修煉功法,但也得交給皇室一份……要不然,不給你計算!

換句話說,天皇隻需要付出一部頂級修煉功法、一部頂級武技以及武器,就能換……很多很多修煉功法!

賺大了!

可就算是這樣,眾人依舊心動。

他們從華夏武者手中得到的,會是最頂級的麼?

應該不是!

十部普通修煉功法,甚至百部普通修煉功法,也不及一部頂級修煉功法!

再者,他們修煉功法也可自己留下,最多就是抄錄一份給皇室罷了。

“隻以修煉功法來論麼?”

川本看著天皇,緩聲問道。

“冇錯。”

天皇點點頭。

聽到這話,眾人心中一動……如果這樣的話,那可操作性就大了。

或者說,這已經不是天驕的事情了,而是整個武道掠殺華夏武者!

一些武道宗門,勢必會幫本門天驕掠殺華夏武者……反正天皇不管怎麼殺,誰最後拿出來的功法最多,誰就贏了!

甚至……到時候修煉功法的交易,也會出現。

那些散修掠殺後,會不會出手賣掉?

本來天皇下令,掠殺華夏武者,還是有不少武道宗門冇參與進去……畢竟華夏武者不弱,萬一被反殺呢?

可現在……利益擺在麵前,那到時候,真就是島國武道……全民參與,全民掠殺了!

——

來,本章中有重點,劃個重點,以後小舞會考……都找到重點了麼?

繼續推《我的美女俏老婆》,漫雨說,多一個讀者去看他的書,就多請我一次大寶劍……我能不能虛了,就看你們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