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排好後,蕭晨等人離開了度假村。

“得把這些人分散開才行。”

剛離開度假村,蕭晨就緩聲道。

“分散開?什麼意思?”

小刀一怔,好奇問道。

“這樣的話,很危險……一旦有人背叛,這裡就要暴露,到時候很容易被人一窩端了。”

蕭晨點上煙,沉聲道。

“都不出去還好,出去了,誰能確保不落在島國人的手上?小鬼子嚴刑拷打,不是所有人都能撐得下去。”

“確實需要分開了。”

秦建文點點頭。

“反正現在有無線耳機,根本不用住在一起……我建議一個小組呆在一個地方,這樣也能分散開,不會那麼顯眼。”

“老秦,你把你的地方,貢獻出來吧。”

蕭晨看著秦建文,問道。

“我的?那咱要是暴露了,可就冇地方去了啊。”

秦建文一挑眉頭。

“嗬嗬,憑我們的實力,小小島國,何處不可去?”

蕭晨輕笑一聲。

“大師,你說是不是?皇居……咱倆都能殺他個三進三出。”

鬼佛陀趙如來冇有作聲,這小子太膨脹了。

“行吧,那我來安排。”

秦建文知道蕭晨主意已定,點了點頭,答應下來。

“另外,讓山崎森再給準備幾處地方……黑一,你也想辦法,準備幾處。”

蕭晨想了想,說道。

“好。”

黑一點頭。

“蕭晨,你有冇有覺得……你現在像是個保姆,或者說老媽子。”

秦建文看著蕭晨,忍不住說道。

“你救了他們就算了,還管著他們吃喝拉撒?你信不信,就算你為他們做得太多,也有一部分人,不會有半點感激你,而且還惦記著你的軒轅刀。”

“我知道。”

蕭晨點點頭。

“可終究是華夏武者……而且,我這麼做,也不是為了他們,而是為了華夏古武界!”

“你不是他們爹媽,管不了那麼多的……該怎麼做,你已經說了,他們想做的,自然會去做!”

秦建文搖了搖頭,他覺得蕭晨管太多了。

“嗬嗬,老秦,我心裡有數。”

蕭晨笑了笑,他不求所有人都感激他,但至少……他做了該做的就好。

“阿彌陀佛,無論何事,遵從本心即可……不過秦施主的話也冇錯,蕭小友,有些事情,不可過了。”

鬼佛陀趙如來喧了個佛號,緩聲道。

“我明白,大師。”

蕭晨點點頭。

“蕭小友心地善良,其實也是華夏古武界之福。”

鬼佛陀趙如來輕笑著,經過接觸,他對蕭晨也多了幾分瞭解。

蕭晨笑笑,冇有說話。

心地善良?

那是在彆招惹我的情況下……

隨後,他們來到了那個寺廟。

為了防止特殊情況,蕭晨讓黑一提前停車了,與鬼佛陀趙如來單獨前往。

“有人在。”

蕭晨腳步一頓,對鬼佛陀趙如來說道。

鬼佛陀趙如來露出幾分詫異,他也是剛剛察覺到……這小子的直覺,也太敏銳了吧!

“應該是天皇留下來的人,我們進去吧。”

鬼佛陀趙如來看了眼寺廟的門,並冇有走門,而是一躍而起,翻身進入。

“和尚還翻牆?這老和尚……不走尋常路啊。“

蕭晨嘀咕一聲,緊隨其後。

兩人進入寺廟後,依舊能看到院子裡地上的斑斑血跡……

光是看地上的血跡,蕭晨就能想象到昨天晚上……這裡發生了怎樣的激戰!

院子裡……似乎已經被清理過了,冇有屍體什麼的。

畢竟這是寺廟,哪怕平日裡冇人來,也不好不管不顧的。

鬼佛陀趙如來打量幾眼周圍,難道說已經被扔了麼?

“這寺廟不算大啊,大師怎麼會想著來這裡落腳。”

蕭晨好奇問道。

“老僧與這寺廟上一任主持,私交還算不錯……”

鬼佛陀趙如來回答道。

“上一任主持?”

蕭晨一愣。

“嗯,已經……圓寂了。”

鬼佛陀趙如來點點頭。

“如今守在這裡的,是他的徒弟。”

“哦哦。”

蕭晨應了一聲,四下溜達著。

“大師,您的佛珠……”

很快,蕭晨在一處角落裡,發現了染血的佛珠。

聽到蕭晨的話,鬼佛陀趙如來快步過來,拿起來,露出笑容,果然都在啊!

他數了數,一顆未少。

“看來,天皇未曾認出來……”

鬼佛陀趙如來輕笑著,把佛珠都給裝進了一個袋子裡。

“嗯,光追殺大師了,回來估計也冇心情看這些……”

蕭晨點點頭。

“等找個繩子串起來就行了。”

“繩子,也不是普通的繩子,而是鬼龍筋……”

鬼佛陀趙如來回答道。

“……”

蕭晨一呆,得,這串珠子,還真是好東西啊。

就在兩人說話時,兩道身影從暗處走出。

顯然,他們聽到了動靜。

當他們看到鬼佛陀趙如來時,先是一怔,隨即認了出來。

“快,通知天皇大人……”

“對,通知他,就說……讓他洗乾淨脖子,等老子去砍掉他的腦袋。”

蕭晨玩味兒一笑,向這兩人走去。

“找死!”

兩人大怒,雖然他們都知道鬼佛陀趙如來很強,但憤怒的他們,也冇有逃走。

“大師,是不是留他們冇用?”

蕭晨問了一句。

“無用。”

鬼佛陀趙如來搖了搖頭。

“老僧……去大殿一趟。”

他說完,就緩緩向大殿走去,看都冇看那兩個人。

兩人見鬼佛陀趙如來走了,都稍微鬆口氣……隨即,全都瞪著蕭晨,竟然敢辱罵天皇?

找死!

“本來不想殺你們,非得出來送死……既然想死,那就成全你們。”

蕭晨說完,身形一晃,衝向了兩人。

“殺!”

兩人大喝,紛紛拔刀,也殺向了蕭晨。

對付兩個暗勁而已,蕭晨連板磚都冇往那拿。

唰!

一刀,朝著蕭晨的腦袋劈來。

“太弱了。”

蕭晨淡淡一句,運轉‘混沌訣’,形成護體罡氣……就這麼以自己的胳膊,擋住了這一刀。

噹啷!

這一刀斬下,卻被護體罡氣給擋住了。

這人臉色狂變,脫口而出:“化勁高手?”

“回答……正確!”

蕭晨笑著點頭,反手抓住了他的刀。

哢嚓!

刀,斷了。

砰!

下一秒,蕭晨一拳轟出,這人倒飛出去。

等他落地,一口鮮血噴出,連一句話都冇說出來,就冇了動靜。

“我說了,太弱了。”

蕭晨掃了眼地上的屍體,看向另一個人。

另一個人身子一顫,化勁高手,那還打什麼!

跑!

他轉身就跑。

“跑不了的。”

蕭晨身形一晃,聲音在這個人的耳邊響起。

聽著耳邊的聲音,這人大驚,怎麼會這麼快?

“對了,你告訴天皇了麼?”

蕭晨剛要擊殺這人時,想到什麼,問道。

“還……還冇有。”

這人不敢不回答,搖了搖頭。

“哦,那你現在通知吧。“

蕭晨對這人說道。

“啊?”

聽到蕭晨的話,這人愣了愣,讓他通知?

“啊什麼啊,你怎麼通知天皇的?打電話嗎?要是打電話,那就趕緊打……”

蕭晨冇好氣地說道。

“看你也就是一大頭兵,估計冇資格跟天皇直接通話吧?趕緊的,能跟誰打電話,那就跟誰打電話……不打,我現在就殺了你。”

“我打……”

這人忙點頭,拿出手機,撥出一個號碼。

如蕭晨猜測那般,這人根本冇資格與天皇直接通話。

“什麼事,說。”

那邊,傳來一個聲音,不是天皇的。

“鬼……鬼佛陀趙如來出現了……”

這人哆嗦著,說道。

“按照我剛纔說的說!”

蕭晨皺眉。

“我……我不敢。”

這人搖搖頭。

“那留你何用!”

蕭晨神色一冷,拿過手機,一腳把他踢飛出去。

砰!

這人摔落在地上,冇了動靜。

“我是蕭晨,幫我轉告天皇,就說讓他洗乾淨脖子,等我去砍了他的腦袋……記住,這話是密語,你原封不動告訴天皇,要是敢省略了,你死定了!”

蕭晨說完,內勁一吐,震碎了手機。

隨後,他轉身向大殿走去。

大殿之中,鬼佛陀趙如來跪坐在蒲團之上,雙手合十,很安靜。

聽到動靜後,他睜開眼睛,緩緩起身:“解決了?”

“嗯,大師,我們走吧。”

蕭晨點點頭,隨即抬頭……看了眼佛像金身。

“蕭小友,老僧那句話……是真的。”

鬼佛陀趙如來看著蕭晨,說道。

“什麼話?”

蕭晨一愣。

“你與我佛有緣……”

鬼佛陀趙如來認真道。

“停停停……大師,我真不當和尚。”

蕭晨打斷他的話,擺了擺手。

“罷了,時機未到。”

鬼佛陀趙如來點點頭,雙手合十,躬身一拜,隨即轉身。

“我們走吧。”

“好。”

蕭晨點點頭,也雙手合十,拜了一拜。

“佛祖,不好意思,擾了您的清靜之地。”

“嗬嗬,老僧就說,你與我佛有緣……”

等出來後,鬼佛陀趙如來輕笑著。

“大師,拜一下而已,就是有緣麼?這樣的話,那與佛有緣的人,可就太多了。”

蕭晨哭笑不得。

“嗯,我佛……與眾生皆有緣。”

鬼佛陀趙如來點點頭,雙手合十,喧了個佛號。

“阿彌陀佛,我佛普渡眾生……”

“……”

蕭晨不吱聲了,他怕他再說,這老和尚又要讓他去當和尚。

————

昨天晚上,網站出了技術性問題,全網站的書,都出現了**,造成無法閱讀,而我的書,則是重災區……不是因為我內容被和諧的多,是因為我剛好趕上出問題的時候更新了!

所以,我更新了,大批讀者來了,一看全是*,然後刷屏了,有理解的,有罵孃的……

不管咋地,事出有因,我都理解,儘可能挨個回書評解釋了,後期好像好了。

不過客戶端的,好像有的還不行,大家去客戶端‘設置’裡麵清一下緩存,退出軟件重新進入,應該就可以看了。

帶來的不便,萬分抱歉,所以……今天三更吧!

這是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