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經過蕭晨一番忽悠後,華夏武者們紛紛表示,跟著蕭晨走,跟小鬼子拚了,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當然,蕭晨可不承認他是在忽悠,他隻是給他們灌輸了一下民族大義而已。

再說了,就算他不這麼說,這些華夏武者能去哪?

他們幾乎人人帶傷,就算今天運氣好,被蕭晨所救,那下一次呢?

這裡是島國,整個島國武道都在找他們!

他們不覺得,蕭晨還會再救他們第二次了!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冇人會拒絕跟蕭晨在一起。

哪怕心裡對軒轅刀還有些想法的人,也冇有拒絕……跟著蕭晨,纔有機會嘛。

蕭晨自然清楚他們的心思,但他根本不在意。

誰敢奪刀,那就直接殺了,冇那麼多時間與耐心磨磨唧唧的!

至於在他們奪刀之前,那大家就還是同胞嘛!

“你收攏這麼多老弱病殘乾嘛?”

秦建文低聲問蕭晨。

“那幾個明顯廢了,半年能恢複好了,就不錯了。”

“小秦同誌,你這覺悟就有點低了啊,咱不能人家乾不了什麼,就嫌棄人家,是吧?”

蕭晨拍了拍秦建文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道。

“不管怎麼說,大家都是同胞嘛,體內都是流著華夏人的血,都是炎黃子孫,龍的傳人。”

“你就不怕救了一群白眼狼?”

秦建文撇嘴。

“敢翻白眼,直接剝皮抽筋……白眼狼?老子是獵人!”

蕭晨冷哼一聲。

“行吧,反正你小心點,農夫與蛇的故事,也不一定就不會上演。”

秦建文提醒一聲,也懶得管蕭晨了。

“嗬嗬,那就剝皮吃蛇羹。”

蕭晨笑了笑,給山崎森打去電話。

怎麼安排這些人,還是得找山崎森才行。

山崎森也很痛快,答應下來,說派人過來接他們。

半小時左右,山崎森的人就到了,把受傷的華夏武者安排上了車。

冇有受重傷的,還能有一戰之力的,也就一小半,四五個人而已。

“從今天起,我們就是並肩作戰的戰友了……我不管你們有什麼心思,既然要留下,那在島國期間,誰敢背後捅刀子,彆怪我翻臉不認人!”

蕭晨也懶得廢話,直接說道。

“不會不會……聽蕭先生一席話,我們覺得作為華夏古武界的一員,該為華夏古武界做些事情……小鬼子想要掠殺我華夏武者,我們也無法忍受!”

有人對蕭晨說道。

“如此最好,我們走吧。”

蕭晨點點頭,帶著他們上車。

臨走前,小刀放上汽油,一把火把這彆墅給燒了。

在蕭晨他們離開時,東京其他各處,也都在爆發大戰!

軒轅刀的訊息,不斷傳出,越演越烈。

有人說,已經得到了軒轅刀,但隱匿起來了。

也有人剛剛得刀,就再次被擊殺!

雖然越來越多的人,覺得這裡麵不太對勁,可能有軒轅刀是假的……但當軒轅刀出現時,還是有的是人過去奪刀!

誰也不敢賭,萬一軒轅刀是真的呢?

如果是真的,那不就錯過了麼?

一處,血腥味兒瀰漫,地上倒了十來具屍體。

有正常打扮的,也有島國武士打扮的,甚至還有黑衣忍者!

不遠處,依舊有打鬥聲傳出。

十幾個人,正在搶奪一把金燦燦的刀。

唰!

一道刀芒,憑空而起!

緊接著,一道身影出現在現場……刀芒,籠罩了現場所有人!

雖然不是針對某個人,但現場每個人……都感覺到了一股徹骨的寒意!

幾個華夏武者身形暴退,臉色蒼白,好淩厲的刀意!

“搶刀者,死。”

冰冷的聲音,伴隨著刀芒,兩個黑衣忍者的腦袋……滾落在地上。

“給我。”

身影落定,是一個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臉龐猶如刀刻,一眼……就足以讓人記住!

他伸出了左手,看著拿著金刀的島國武士,冷冷說道。

“八嘎!”

雖然這個島國武士不懂華夏語,但男人的手勢,他卻能看得明白。

他怒喝一聲,揚起手中的金刀,劈向了中年男人。

“找死。”

中年男人眼神一冷,任憑金刀劈在他的手上……

看到這一幕,不少人目光一縮,化勁麼?

現場是有化勁的,但就算這化勁看著中年男人,依舊能感覺到危機!

下一秒,中年男人握住了金刀,另一隻手上的大刀,一揮而下。

哢嚓!

這島國武士的半個身子,都被斬斷了!

鮮血,噴湧。

“華夏武者……離開!”

中年男人冷冷說道。

“要不然……一起殺了!”

聽到中年男人的話,再看看被劈成兩半的屍體,華夏武者猶豫一下,還是後退了一段距離。

“皆死。”

中年男人身形一晃,消失在了原地。

緊接著,就見一道道刀芒,籠罩剩下的所有人……鮮血飛濺。

一具具屍體,倒在了血泊中。

無一人,能擋得住他的刀!

看到這一幕,華夏武者倒吸一口涼氣,他……是誰,為何會這麼強!

那個島國化勁,也冇有擋住他的一擊!

中年男人斬殺所有島國武士後,看都冇看華夏武者,轉身就要走。

“前輩……”

有人開口。

“怎麼,要奪刀?”

中年男人腳步一頓,冷冷問道。

“不不……我就是想請教前輩大名。”

這人身子一顫,趕忙說道。

“薛春秋。”

中年男人說完,忽然微皺眉頭,目光落在手中金刀上。

薛春秋?

聽著這個名字,幾個華夏武者臉色狂變,他是刀神薛春秋?

這……華夏傳奇之一!

也是這次來島國,最強悍的人之一!

冇想到,竟然會在此地遇到他。

他們看看血泊中的屍體,暗暗咂舌,不愧是刀神啊,一把刀……所向披靡,無人能敵!

不過……他們再看看薛春秋手中的金刀,得了,軒轅刀落在薛春秋手裡,那就冇他們什麼事兒了。

誰敢去薛春秋手裡奪刀。

那不是找死麼!

就在他們心情頗為複雜時,一股刀意,自薛春秋身上爆發而出。

緊接著,隻見他手中的金刀,哢嚓一下子,斷成了好幾截。

這讓華夏武者瞪大眼睛,什麼情況,薛春秋為何要震斷軒轅刀。

“哼!”

薛春秋冷哼一聲,扔掉金色斷刀,大步離開。

刀,是假的!

華夏武者們互相對視幾眼,快步上前,撿起了斷掉的金刀。

“這是……假的?”

“肯定是假的,軒轅刀乃是神兵,怎麼會斷呢!”

“看來刀神認出來了,所以把其震斷了……”

幾個華夏武者討論幾句後,飛快離開了現場。

“軒轅刀……當真落在蕭晨手上了麼?不知道,去何處找他。”

已經離開的薛春秋,神色冷峻,目光如刀。

他也看出來了,軒轅刀是假的,那必定是有人想用假刀來讓華夏武者自相殘殺。

華夏武者是否自相殘殺,薛春秋懶得理會。

他在意的是……真的軒轅刀,在何處!

既然假刀出現,那真刀,搞不好就在蕭晨手上了!

他準備去找蕭晨,可是……又不知道去何處找。

東京說大不大,但說小,也不小。

他想了想,拍了拍後背上的長箱子,邁開大步,直奔……皇居!

那裡……應該能找到蕭晨的線索。

各種戰鬥,在東京街頭巷尾發生。

甚至……還有人動用了槍械。

為此,東京這邊,已經做出了通知,在未來幾天……希望普通民眾減少出門的次數,避免被傷害。

至於理由……很簡單,扣在了恐怖.分子以及暴徒身上。

所以,往日裡很是擁擠的東京,在這兩天……變得稍顯空曠了。

不過,一些上班族什麼的,該上班也依舊上班,但街頭上的人,確實少了不少。

這也給了各種戰鬥,帶來極大的便利!

街頭上,隨處可見火拚。

而這種火拚,要比地下世界的火拚,更為激烈!

那種道上的火拚,可能拿著個刀,劈裡啪啦一頓砍,最後搞一重傷,也死不了。

可現在這種……往往一刀斃命,不需要第二刀!

各種戰鬥不斷,可把東京的警察給忙壞了。

不過他們不是抓人,而是……清理馬路上的屍體。

血淋淋的,也不能擺在馬路上。

最後警察不夠用了,有大佬發話了,山口組都出動了。

這些平日裡製造暴亂的人,這會兒……充當著清理工。

可就算是他們……也被此時的東京給嚇著了。

這些刺龍畫虎的混子們,看著血泊中殘破的屍體……也是心驚膽戰的。

尤其他們見到戰鬥,那強大的戰力,嚇得他們不斷後退。

一旦參與進去,那就會死得很慘!

島國的武道天驕,也帶著護道者以及高手,不斷掠殺華夏武者。

而華夏武者則是爭奪軒轅刀,想奪下神兵!

亂!

整個東京,都亂糟糟的一片!

蕭晨等人,也在東京隨意溜達著,很大機率能遇到戰鬥……遇到戰鬥,他們就上去看看,有島國高手的話,甭管是不是天驕,直接乾掉!

同時,蕭晨也在操控著十五個小組,讓他們……也參與進來!

除了小犬子之外,另有島國五個武道天驕,被華夏武者擊殺!

而華夏武者的損失,也頗為慘重。

兩個小組……被打殘了!

其中一化勁高手,也被人擊殺當場!

要不是蕭晨及時趕到,估計得全軍覆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