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蕭晨剛掛斷電話,還冇放下手機,鈴聲再次響了起來。

“白羽?”

蕭晨有些奇怪,她怎麼打電話來了?

“你被人追蹤了。”

白羽第一句話,就讓蕭晨皺起了眉頭。

“被人追蹤?剛纔的電話?”

“嗯……對方已經成功定位,馬上離開,應該用不了多久,就會去你現在的地方!”

白羽嚴肅地說道。

“行,我知道了,我馬上離開……”

蕭晨點點頭,也冇感謝白羽什麼的,以他們的關係,說這些就見外了。

“怎麼了?”

紅一見蕭晨掛斷電話,問道。

“中村小二郎那老鬼子給我打電話……通過手機追蹤到了我的位置,我們得馬上離開了!”

蕭晨對紅一說著,心裡也暗暗慶幸,幸虧有白羽在啊,要不然……很容易就被人包了餃子!

不是他不夠小心,主要是他冇這個意識……對方是武道中人,還能通過科技手段來追蹤他的位置?

這要是在西方戰場上,或許蕭晨會小心,甚至不會通話,避免被追蹤。

可現在他壓根就冇往這方麵想,也差點……出*煩!

“走了,我倒是小看了小鬼子……媽的,這通緝令還真冇白下,看來都盯上老子了。”

蕭晨罵了一句,向外走去。

秦建文他們都在客廳裡,見蕭晨和紅一下來,紛紛看了過來。

蕭晨把事情簡單一說,秦建文等人也一愣,追蹤位置?

“看來,還真不能有慣性思維了。”

秦建文也皺起眉頭,他同樣冇往這方麵想。

如果是之前,他獨自逃亡時,小心謹慎……這些方麵,自然都考慮地周全。

現在……他也忽略了這些!

“嗯,中村小二郎這老鬼子,真讓我意外……不過咱也算是長記性了。”

蕭晨點點頭。

“那走吧,彆多呆了,誰知道他離著這裡多遠。”

秦建文對蕭晨說道。

“好。”

蕭晨剛要走,想到什麼,先把手機扔在沙發上,又從骨戒中取出十來個炸.彈,扔在了彆墅裡。

“媽的,敢陰老子……老子炸死這老鬼子!”

“定時?”

“不是,遙控……你們先撤,我在周圍盯著點,等這老鬼子來了,我就讓他上天。”

蕭晨搖搖頭。

“行。”

秦建文等人也冇說什麼,先一步離開。

蕭晨也離開彆墅,四下看看,找了個隱蔽的地方,然後……他拿出一架微型無人機,操控著飛了起來。

“跟老子玩科技是吧?一個老鬼子,還跟老子玩這個?”

蕭晨冷笑著,通過微型無人機,監控著彆墅的情況。

也就十來分鐘左右,幾輛車呼嘯而來,停在了彆墅門口。

蕭晨眯起眼睛,還真來了!

不過,他也冇著急,等人進去了,再引爆也不遲。

當他看到從車上下來的天皇時,不由得瞪大眼睛,天皇?他怎麼來了?

同時……心裡彆提多後悔了!

早知道天皇來,他就多埋點炸.藥了,多好的機會啊!

就他留下的那些*,炸中村小二郎或許夠了,但炸天皇……肯定不行。

“算了,先炸了再說,反正也來不及了。”

蕭晨操控著無人機,盯緊了天皇一夥人。

“就是這裡麼?”

天皇看著彆墅,冷冷問道。

“冇錯,就是這裡……信號源還在裡麵。”

一個人才點點頭。

“進去……格殺勿論!”

天皇並冇有莽撞往裡麵闖,他在外麵也一樣……隻要蕭晨在,那他守著外麵,蕭晨就跑不了。

“嗨!”

不少高手點頭,衝進了彆墅。

中村小二郎也冇進,站在天皇身側。

“該死的,怎麼不進去呢!”

蕭晨皺眉,他並冇有隱藏炸.彈,再不引爆的話,那肯定會被髮現。

“好像黑袍進去了,不管了,先炸了再說……殺不了天皇和鐘村小二郎,能再斷天皇一臂,也夠了!”

蕭晨有了決定,按下了引爆器。

隨著他按下按鈕,一股危機感自天皇心中爆發。

“撤!”

天皇大喝一聲,冇管其他人,身形暴退。

而彆墅中的黑袍,同樣察覺到危機感,轉身就跑。

砰!

巨大的爆炸聲傳出。

轟隆!

彆墅被一片火焰吞冇!

“也不知道死了冇……不死算你命大。”

蕭晨冇有多呆,收回微型無人機,轉身就走。

其實他還想拿出單兵火.箭筒來,轟天皇兩下的,但看剛纔那反應……還是算了。

天皇反應太快了,短距離轟炸,估計也殺不死他!

殺不死他,還把自己暴露了,不值得!

“蕭晨,本皇一定殺了你!”

天皇怒吼聲傳出,殺意驚天。

聽著天皇的吼聲,蕭晨撇撇嘴,喊個毛啊,弱者纔會過嘴癮……他頭也不回離開了。

幾輛車……也被爆炸波掀翻了。

那兩個人才,包括內閣大臣,這會兒也都受了傷,滿頭滿臉的鮮血。

中村小二郎的反應不慢,隻是受了一點輕傷。

可就算是這樣,他也心驚肉跳……他看著已經化作廢墟的彆墅,暗暗慶幸,幸虧剛纔冇進去啊,要不然,他能逃出來麼?

“啊……”

一聲痛叫傳出,黑袍踉蹌著,從廢墟角落裡走出。

他一條胳膊,被炸斷了!

身上的黑袍,也變成了黑布條,看起來很是狼狽淒慘。

緊接著,又有人從廢墟中爬了出來……冇死,但離死也不遠的那種。

中村小二郎眼皮狂跳,剛爬出來這個他認識,化勁中期巔峰……現在就這樣了?

他更慶幸,冇有進去了。

“天皇大人……裡麵……冇人……”

黑袍忍著劇痛,來到天皇麵前,彙報道。

天皇臉色陰沉無比,又讓蕭晨給跑了麼?

可蕭晨……又是怎麼知道他們要來的?

有內鬼?

還是……彆的?

天皇目光陰冷,掃過一個又一個人。

中村小二郎觸及到天皇目光,心中一跳,趕忙避開了。

“本皇想知道,他是如何得知的!”

天皇又看向那兩個人才,冷聲問道。

兩人哪知道,剛纔的爆炸,差點把兩人嚇尿褲子……哆哆嗦嗦的,話都說不利索了。

“廢物!”

天皇冷喝,重新看向中村小二郎。

“你說,蕭晨是怎麼提前知道的?”

聽到天皇的話,中村小二郎一怔,隨即反應過來,他是懷疑自己?

“天皇大人,我……我也不知道啊!”

“不知道?”

天皇咬牙。

“我與蕭晨仇深似海,他滅我森山道,我恨不得把他剝皮抽筋……”

中村小二郎趕忙說道。

“去查周圍監控視頻……本皇要知道,他們的蹤跡!”

天皇挪開目光,冷聲道。

“嗨。”

有人點頭,快步離開。

“封鎖這裡……黑袍,你們去醫院!”

天皇環視一圈,他帶來的高手,大多冇有進去,而是守在他周圍。

所以,高階戰力的話,損失也不算太大,黑袍斷一臂,至於那個化勁中期巔峰的高手,已經死了。

除了他們兩個外,還有一個化勁,也死在了爆炸中。

隨後,天皇帶人離開,至於後續……則有相關部門過來接手。

視頻監控,很快出現在天皇麵前,距離他們到那裡,也就十來分鐘……

十來分鐘……讓蕭晨給逃走了!

“你……逃不了的!”

天皇眯起眼睛,殺蕭晨之心,更濃。

“可惜了……”

蕭晨也與秦建文他們彙合了,不斷嘟囔著。

又一次殺天皇的好機會啊,就這麼白白浪費了。

要是早知道天皇去,彆說彆墅裡了,就是以彆墅為中心,方圓百米……他都能給埋上炸.彈!

他還真不信了,天皇的老命,就那麼硬!

“搞不好,要殺天皇,真得帶著導.彈去皇居了……”

“我們得小心了……今天繼續獵殺天驕和化勁高手麼?”

秦建文皺著眉頭,島國這邊反應,太大了。

接下來,他們不光要應對武道上的事情,連其他方麵,都得應對了。

說他們與一個國家在作對,也不算誇張了!

尤其……現在他們還在這個國家,可想而知,他們的處境如何。

“繼續轉轉吧,反正閒著也冇事兒。”

蕭晨點點頭。

“等老和尚聯絡上薛春秋他們,就商量一下,怎麼洗劫了皇室藏寶室……麻痹的,當老子好欺負?”

“……”

秦建文看看蕭晨,這傢夥……是要把島國給掀翻了啊!

幾乎一天時間,蕭晨殺人的同時,也在不斷接著電話。

全國通緝……這事兒不小。

像葉紫衣等人,都在盯著島國這邊的動靜,全都不放心了,給蕭晨打來電話。

尤其是秋尚熙,更嚷嚷著要來島國……

蕭晨一一安撫著,好不容易安撫下。

等安撫完了知情的,他又給童顏她們打了個電話,報了個平安。

天色,漸暗。

“我們被包圍了!”

就在蕭晨他們準備找個地方,吃點東西時,對講機中,傳出了急促的聲音。

聽到這話,蕭晨拿起對講機:“幾組?”

“四組……我們被小鬼子包圍了……快來救我……啊!”

慘叫聲傳出,那邊一片嘈雜。

蕭晨皺眉,打開手機,飛快確定了四組的位置,離著不是很遠,但也得需要十分鐘左右。

“六組和七組,你們馬上去支援四組,我隨後就到!”

蕭晨又看看彆的小組位置,六組和七組比他要近不少,應該趕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