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田代神社,東京一處不算大的神社,冇多大名氣,平日裡也少有人來,頗有幾分荒涼。

可今日……這裡卻聚集了大批人,喊殺聲震天!

“殺出去!”

許鬆山神色冷峻,手持一把刀,劈飛一個小鬼子。

他身旁,聚集了他們小組的華夏武者,此時已經隻剩下七八個人了,而且人人有傷!

“剛纔老陳已經呼叫支援了,我們要堅持住,他們肯定會馬上趕過來的!”

也有人大喝著,苦苦堅持著。

噗!

利刃割開**的聲音傳出,一個華夏武者踉蹌著,摔倒在了血泊之中。

他胸前多了一道傷口,幾乎給他來了個開腸破肚!

“徐明!”

旁邊人的一驚,想要去救,已經來不及了。

噗!

刀刺入了這個叫‘徐明’的胸口,他慘叫一聲,露出絕望之色,終究要死在島國了麼?

他看著麵前島國武士冰冷的笑容,本來痛苦的臉上,透出幾分猙獰。

殺了這個小鬼子!

哪怕死,也要拉著這個殺了自己的凶手墊背!

這一刻,他的腦海中,隻剩下這麼一個意識了。

“啊!”

徐明怒吼一聲,本來摔倒在地上的身體,也不知道從哪竄出的力量,猛地躍起……刺入他胸口的刀,穿透了他的身體,刀尖從後背刺出。

“啊!”

徐明又叫了一聲,太痛了,火辣辣的劇痛,痛到他窒息!

不過……這又如何!

他嘶吼著,在這個島國武士駭然的目光中,一把把其給抱住了,然後兩人一起跌倒在地上。

他張開嘴巴,咬住了這個島國武士的耳朵,鮮血濺出。

“啊!”

島國武士痛叫一聲,這個華夏武者是瘋了麼?

致命一刀,竟然不死?

他慘叫著,想要掙脫開徐明的摟抱,可根本不可能……

徐明死死抱著他,最後一張嘴,吐出帶血的耳朵。

“啊……”

島國武士痛叫更大,不由得鬆開了刀,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去死吧……”

徐明拚著最後一點力氣,硬是從自己身上抽出了刀,刺入了島國武士的胸口。

等刺完這一刀後,徐明也無力攤在了血泊之中,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還是拉著凶手墊背了。

今天……他殺了五個小鬼子麼?

值了。

他臉上笑容漸漸消失了,眼神也變得黯淡下來,冇了神采。

他握住刀柄的手,也無力垂落。

而那個島國武士……更早他一步,冇了動靜。

這一幕,看得周圍人神色大變。

甚至島國武士眼中,都多了幾分忌憚與駭然。

為什麼……他本來都要死了,竟然還殺了他們一個人!

“徐明!”

一個與徐明相熟的人,眼睛發紅,可想到眼前的局麵,他冇有上前,而是握緊了刀。

“蕭晨說過,我華夏武者,不做羔羊……今日,就算是死,也要讓島國武士知道,我華夏武者不可欺,我華夏……不可欺!”

這人瞪著周圍的島國武者,咬牙低吼。

“冇錯,想要殺了我們……那也得付出代價,血的代價!”

旁邊又有人附和,聲音更大。

“死,也要多拉幾個小鬼子墊背……想把我們當羔羊,嗬,那得看他們有冇有這樣的牙口……吞掉我們,也得硌掉他們的牙!”

“殺……想要掠奪我們的修煉功法,根本不可能……死,也不能給他們!”

隨著徐明的爆發,剩下的華夏武者,紛紛怒吼出聲,隻感覺……一腔熱血衝上腦門!

忽然,他們都有些理解蕭晨那天說過的話了。

當天……蕭晨說過,他哪怕戰死島國,也要讓小鬼子膽寒,讓小鬼子知道……華夏武者不可欺,華夏民族不可欺,華夏……不可欺!

那樣,就算身死,也有意義!

現在……他們被包圍,想要殺出重圍,機會不大。

既然這樣,那就拚死一戰吧!

殺出華夏武者的風骨,殺得小鬼子膽寒,讓這些小鬼子想到華夏武者,就忍不住心裡打哆嗦,不敢再打任何主意!

聽著耳邊的吼聲,許鬆山也握緊了刀,青筋跳動。

作為組長,作為化勁高手……現在的遭遇,跟他有很大一部分原因。

是他得知,一把軒轅刀在此地,引發小鬼子爭搶。

雖然蕭晨說過,外麵的軒轅刀都是假的,真刀已經落在了他的手上。

但是……誰能說得準呢?

萬一蕭晨騙了他們呢?

所以……他帶人來了。

可一來,他們就被包圍了,正在廝殺的小鬼子,紛紛捨棄對手,衝向了他們!

許鬆山覺得不對,可是想要再殺出去,已經很難了!

他們的人,死傷過半,哪怕是他,也受了傷。

他一直在尋找機會突圍,可小鬼子那邊,也有兩個化勁……想要突圍,又談何容易!

可現在……聽著耳邊的吼聲,他忽然改變了主意。

突圍?

不!

困獸猶鬥,血濺五步!

既然他們都敢有拚命的心思,他許鬆山……又有何不敢?

難道他化勁,還不如一暗勁麼?

難道……他就不是華夏人麼?

因為那場衝突,他心裡對蕭晨有意見,恨不得能殺了蕭晨……

可此刻,他又有點佩服蕭晨了。

至少……那小子說的話在理。

“老夫……不可能連一小王八蛋都不如,他敢戰死,老夫何懼!”

許鬆山瞪著周圍小鬼子,戰意升騰……

“殺了他們全部!”

小鬼子那邊,也察覺到了氣氛的變化,大喝一聲。

“你們說的冇錯,我們今日……哪怕戰死,也要殺得小鬼子膽寒,殺得小鬼子再也不敢打我華夏的主意,欺負我華夏人!”

許鬆山大吼一聲,一馬當先,殺向那兩個化勁。

剩下的華夏武者看著許鬆山的背影,都是一怔,隨即……熱血沸騰。

“殺!”

他們紛紛大吼,氣勢如虎,殺向周圍小鬼子們。

小鬼子們看著撲上來的華夏武者,下意識後退了一步……

他們搞不懂,明明這幾個華夏人被包圍了,明明人數少於他們太多,為何……還會有這樣的氣勢!

“八嘎,給我殺,不要再留活口,斬下他們的腦袋!”

一個島國化勁,大喝著,殺向了許鬆山。

“老子先斬了你的腦袋!”

許鬆山見他衝來,猙獰一笑,一刀劈出。

“八嘎!”

島國化勁怒喝,也是一刀斬出。

可讓他冇想到的是……許鬆山無視了他斬出的一刀,猙獰的笑容,帶著血絲的眼睛……越來越近的刀鋒,讓這個島國化勁心中發寒。

這個華夏人……要與他同歸於儘麼?

不!

他們占據優勢,他為何要與華夏人同歸於儘!

念頭一閃,他劈出的刀,猛地一頓,想要擋住許鬆山這一擊。

“老子就知道你不敢,哈哈哈,給我斬!”

許鬆山見他動作,狂笑一聲,這一刀……夾雜著千鈞之力,夾雜著他一往無前,無懼死亡的勇氣,劈了過去。

哢嚓!

島國化勁手中的刀,竟然承受不住這一擊,瞬間斷裂。

“不好!”

島國化勁臉色狂變,下意識就要後退。

哢嚓!

噗!

許鬆山的刀,依舊一往無前,去勢不減,劈在了他的身上,斬碎了他的護體罡氣。

鮮血飛濺。

“啊!”

島國化勁痛叫一聲,踉蹌後退。

他胸口……多了一道很長的傷口,血肉翻卷著,傷勢極重。

“可惜……”

許鬆山搖搖頭,這一刀……他還尋思著,能擊殺這個化勁的。

不過,能一刀重傷這個化勁,也足夠了。

現在對麵一共有兩個化勁,一刀重傷一個,那剩下那個……就冇多大威脅了!

“殺!”

許鬆山大喝,趁著這一刀之威,殺向了另一個化勁!

而其他華夏武者,見許鬆山一刀重傷一化勁,也都精神振奮,大吼著,廝殺起來。

一時間……本來落於下風的他們,竟然壓製住了小鬼子。

華夏武者,一個個悍不畏死,甚至全都抱著同歸於儘的想法……殺一個不虧,殺兩個賺一個!

島國武士膽寒,這些華夏武者是瘋了麼?

誰也不想死!

不過……終究人數相差懸殊,幾倍的人數,光憑悍不畏死……也不可能翻盤!

很快,又有人倒在了血泊中。

“老子今天殺了七個小鬼子,賺了……哈哈哈,可惜不能回華夏了……老子不想埋骨在小鬼子國!”

這人慘笑著,聲音越來越弱了,冇了動靜。

“老蔡……媽的,老子也不想埋骨在這裡,可特麼……回不去了,哈,回不去了,那就殺吧!”

一個渾身染血的人,嘶吼著,殺向幾個島國武士。

噗!

他的刀,砍斷了一個島國武士的脖子,而一把刀……也劈在了他的後背上。

他踉蹌著,單膝跪在地上,用刀拄著地,纔沒有摔倒。

“咳……”

他咳出一口鮮血,看向周圍……露出慘然一笑。

加上他,隻剩下五個人了。

還能殺幾個小鬼子?

他……也堅持不下去了。

“在那裡,快,殺!”

就在他咬咬牙,想要掙紮著站起來,再拉一個小鬼子墊背時,一聲大叫從遠處傳來。

聽到這個聲音,這人身子一顫,猛地抬頭看去,華夏語?

是他們的人麼?

“兄弟們,堅持住,給我殺!”

二三十個華夏武者,由遠及近,向著這邊殺來。

——

微信公眾號‘寂mo的舞者’,大家快關注一下,小舞要帶你們快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