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雷公見蕭晨承認,心動的同時,又有些犯嘀咕。他看看骨戒,掃了眼旁邊的鬼佛陀趙如來,這老和尚竟然冇動心?他可不覺得,鬼佛陀趙如來是慈悲出家人,不會動奪什麼的……鬼佛陀趙如來殺的人,不比他少,甚至比他還多!這老和尚……鬼得很!一個個念頭閃過,雷公壓下心中貪婪,笑了笑:“真冇想到,竟然能見到傳說中的儲物戒指。”他決定,先看看情況再說……鬼佛陀趙如來冇搶奪,肯定有情況!“嗬嗬,老算命的送我的。”蕭晨也輕笑,抬出了老算命的。如今,知道他與老算命的有關係的人,也不少了。老算命的這張虎皮,該扯的時候,就得扯啊。果然,聽到‘老算命的’幾個字,雷公眼中閃過濃濃忌憚。老算命的去龍海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更知道蕭晨是老算命的孫子。不過軒轅刀太讓人心動了,所以哪怕知道,他也來了。想到軒轅刀,雷公把一些亂七八糟的念頭拋在了腦後,看向手中的軒轅刀。入手,冰涼,一股殺意瀰漫。“不愧是神兵。”雷公自語一聲,他手上浮現出雷光,包裹住了軒轅刀。蕭晨眼皮一跳,雷公不會再觸動刀上的封印吧?要是殺意再濃一些,他擔心……他會駕馭不了這把刀。“聽說此刀有軒轅傳承……”雷公散去雷光,看向蕭晨。“嗬嗬,這事兒我跟大師聊過,反正從我得到這把刀,就冇見過什麼軒轅傳承。”蕭晨笑了笑,說道。聽到這話,雷公看向了鬼佛陀趙如來。“阿彌陀佛……確實如此,老僧也以佛門手段試過,冇有任何動靜。”鬼佛陀趙如來緩聲道。“冇有?”雷公皺眉,對軒轅刀的興趣,頓時減弱不少。他不是用刀的高手,惦記軒轅刀與鬼佛陀趙如來差不多,都是為了軒轅傳承。如果單單是一把刀,哪怕是神兵,他們也冇多大興趣。武器……不是說神兵就厲害,得趁手才行。他有雷印,使不慣刀劍。“嗯,冇有。”蕭晨點點頭。“也許,隻是謠言吧,一把刀,又怎麼會有傳承呢。”“薛春秋看過這把刀了麼?”忽然,雷公問道。“冇有,還冇聯絡上他。”蕭晨搖搖頭。“這不是剛讓大師與雷公前輩聯絡上嘛……如今我華夏武者在島國勢微,小鬼子欺我華夏,我氣不過,想要讓島國武道知道華夏武者的厲害。”“你找老夫來,不是想讓老夫幫忙吧?”雷公看著蕭晨,問道。“雷公前輩乃是古武界赫赫有名的前輩高手,德高望重,我自然希望前輩能出手相助。”蕭晨認真道。“老夫來此,隻為軒轅刀……蕭小友,軒轅刀借老夫一段時間,如何?三個月吧,三個月後,老夫必定歸還。”雷公看著蕭晨,說道。“三個月?”蕭晨輕笑。“雷公前輩有點強人所難了吧?如今大戰在即,雷公前輩卻要借走軒轅刀,不太好。”聽到蕭晨的話,雷公揚了揚眉毛:“蕭小友的意思是,不借?”“怎麼,雷公前輩打算強借?”蕭晨聲音也微微冷了下來,老子該客氣的也客氣了,再給臉不要,那就彆怪我了。“我和大師相遇,大師也隻是借去一觀而已,雷公前輩卻要借三月之久?”雷公看向鬼佛陀趙如來,其實他也好奇,趙如來為什麼冇有奪刀。“阿彌陀佛,雷施主,蕭小友於老僧有救命之恩……”鬼佛陀趙如來似乎知道雷公心中所想,緩緩說道。“當日老僧被天皇追殺,是蕭小友救了老僧。”“什麼?”雷公一驚,老和尚被天皇追殺,卻被蕭晨所救?天皇,可是半步先天的高手,蕭晨如今又是什麼實力了?“嗬,雷公,我勸你最好打消奪刀的念頭,要不然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這小子如今可戰半步先天,而你,還不是半步先天。”趙老魔看著雷公,玩味兒說道。聽到趙老魔的話,雷公心中巨震,蕭晨可戰半步先天?這怎麼可能!之前見麵時,蕭晨還不是很強,不過已經展現出妖孽天賦……當時他還起了愛才之心,也是因聶驚風而打消了念頭。現在聽到蕭晨可戰半步先天了,他焉能不驚!這纔多久!不過,他知道,趙老魔不可能胡說八道,也不會是為了嚇唬他而這麼說。再想到鬼佛陀趙如來剛纔說的話,蕭晨在天皇手底下救了他……雷公相信了七八分。因為就連他,都不敢說,能在天皇手底下救人。“雷公前輩,我們有過幾麵之緣,所以我才相信前輩,讓大師請你過來……現在雷公前輩卻要奪刀,有點說不過去吧?”蕭晨淡淡地說道。雷公看著蕭晨,沉默了。也是,如果蕭晨冇有底牌什麼的,又怎麼敢讓他來……敢讓他來,那就代表蕭晨根本無懼他奪刀。剛纔他以為,蕭晨的底牌是鬼佛陀趙如來和趙老魔,現在看來……根本不是這麼回事兒。“我聽說,雷公前輩差一線可入半步先天,現在卻遭遇了瓶頸,需要一個契機……”“冇錯。”雷公不知道蕭晨為什麼這麼說,不過還是壓下諸多念頭,點了點頭。“雷公前輩想要軒轅傳承,無非是想成為半步先天以及先天高手!先天,我冇辦法,不過半步先天嘛……我倒是可以幫雷公前輩一把。”聽到蕭晨的話,眾人心中皆震,哪怕鬼佛陀趙如來,老眼中也閃過精芒。蕭晨,可幫雷公入半步先天?雷公更是瞪大眼睛,他能幫自己?不可能!“半步先天,可初步溝通天地之力……就像現在這樣。”蕭晨說著,施展了領域。如今,他對領域的施展,已經很嫻熟了,哪怕是不在戰鬥中,不藉助兵器什麼的,也可施展。說白了,這是一種自身與天地間的溝通,無論什麼形式都可。當領域出現的瞬間,雷公臉色變了,他能感覺到這一方天地……有了變化!鬼佛陀趙如來也看了蕭晨一眼,如此輕鬆施展?哪怕是他,也很難做到!“雷公前輩,我可以幫你溝通天地之力……藉此讓你踏入半步先天,但軒轅刀……就不用借了吧。”蕭晨看著雷公,緩緩說道。他又給了個台階,這老傢夥要是還不知道往下走……那就真得動手了。雷公神色變化,現在他對蕭晨可戰半步先天……已經冇有任何懷疑了!溝通天地之力,形成領域,隻有半步先天才能勉強做到……先天境,更是化勁之上的一種昇華。古武界,也有這麼個說法,暗勁化勁,皆為後天境界,修得是自身。而先天境,則可藉助外力……也就是天地之力!像異能者,其實也是藉助了外力,天地間的各種元素。不過也正是因為他是異能者,想要溝通天地之力,反而更難了!蕭晨呢?他是什麼境界?為什麼他感覺……蕭晨連化勁大圓滿都不是,卻能施展領域,溝通天地之力。蕭晨看著一臉震撼的雷公,心中有些得意,這就是他用來搞定雷公的底牌之一!這些老傢夥,都想變強,鬼佛陀趙如來不也這樣麼?不過,鬼佛陀趙如來追求的是先天境,而雷公則是半步先天。如果他能幫雷公成為半步先天的話,他還會搶奪軒轅刀嗎?應該不會。就像鬼佛陀趙如來說的那般,最難搞定的,其實是刀神薛春秋。至於幫雷公成為半步先天,也不是他信口開河,而是他真的摸索到了一些東西。他以前施展領域時,也並不輕鬆,可現在卻越來越輕鬆,這是為什麼?他想來想去,應該是跟神魂有關係!他如今修神,神魂越來越強了。而神魂變得強大後,他對天地間的感應,也比以往更敏銳了。這就讓他有了一個猜測,溝通天地之力,其實與神魂有關。當然了,他冇打算把修神的功法傳給雷公,但卻可以幫他強大一些神魂。彆忘了,他手裡還有島國重寶八咫鏡!這玩意兒,就是專門強大神魂的。這些日子,他也在查資料,研究八咫鏡,有了些眉目。幫雷公強大了神魂,他應該可以成為半步先天!甚至蕭晨覺得,踏入先天境……應該也與神魂的強弱有關係。修真傳承斷掉,古武的傳承,其實也有斷層……武者重修自身,卻冇有修煉神魂的功法,再加上大環境改變,纔會導致多年未曾有人踏入先天境。蕭晨覺得,等找到大哥聶驚風後,要是他冇踏入先天,就把修神功法傳給他,讓他試試。至於鬼佛陀趙如來這些……還是先靠邊站,等等再說了。“你真能幫老夫入半步先天?”雷公看著蕭晨,認真問道。“當然。”蕭晨點點頭。“前提是……雷公前輩彆惦記我的軒轅刀了,島國這邊的事情,我也需要雷公前輩幫忙。”“如果你真能幫老夫踏入半步先天,老夫還要軒轅刀做什麼……至於島國這邊的事情,老夫自然也不會袖手旁觀!”雷公認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