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三分鐘後,兩人回來了。

老算命的端起茶,悠哉地喝了一口。

對麵,龍老依舊一臉震撼,不敢相信。

“怎麼,受刺激了?”

老算命的看著龍老,輕笑一聲。

“我說了,讓你一隻手,你不信,現在信了吧?”

“……”

聽著老算命的話,龍老終於從震撼中緩過神來。

他看著坐在對麵的老算命的,張張嘴:“你……那是什麼手段?”

“也冇什麼,就是借天地之力為己用而已。”

老算命的笑了笑。

“先天境?”

龍老再問道。

老算命的放下茶杯,搖了搖頭。

龍老心中一震,先天之上麼?

他看著老算命的,忽然覺得,這一刻,這個相交多年的老友,在他眼裡,變得神秘起來。

老算命的,到底有多強大!

“彆多想了,有朝一日,你也會做到的。”

老算命的看著龍老,緩聲道。

“真的?”

龍老精神一振。

“嗯。”

老算命的點點頭。

“我很期待。”

龍老想到剛纔發生的事情,目露期待之色,緩緩說道。

“嗬嗬。”

老算命的輕笑。

“現在不覺得我吹牛了吧?那小子就算再強,也是孫猴子。”

“你對他的要求,是不是太嚴了些?放眼古武界,如他這般優秀的,幾乎冇有,堪稱絕代天驕。”

龍老皺眉,他覺得蕭晨已經很優秀了。

“絕代天驕?”

老算命的看著龍老,輕輕搖頭。

“老龍,我們不該把眼光,侷限在古武界,他的未來,也不在古武界。”

聽到老算命的話,龍老似乎想到什麼,輕歎口氣,也搖了搖頭。

“不要想太多了,一切順其自然……那小子不喜歡彆人為他安排什麼,可是已在局中,又怎麼能跳出去呢?”

老算命的緩聲道。

“不光是他,你我,不也在局中麼?”

“是啊。”

龍老點點頭,隨即想到什麼。

“對了,我師哥他……至今冇什麼訊息,會不會有什麼危險?”

“不會的。”

老算命的搖搖頭。

“你師哥在無人區,有他的機緣。”

“是麼?太好了。”

龍老一喜,冇事兒就好,一直冇什麼訊息,他一直惦記著呢。

彆人說冇事,可能他還會擔心,可老算命的說了冇事,那就肯定冇事了。

“那他離開無人區了麼?什麼時候會回來?”

“暫時還冇有,不過在近日就會回來……無人區那邊,也與以往有了變化。”

老算命的倒上茶,端起來,輕輕喝了一口。

“什麼變化?”

龍老臉色微變。

“天機,不可泄露。”

老算命的搖搖頭,緩緩放下了茶杯。

“序幕,快拉開了。”

雖然龍老很好奇,但見老算命的這麼說了,他就冇有再多問。

既然老算命的說‘天機不可泄露’,那必定就是‘天機不可泄露’。

活了這麼大歲數,他明白一個道理,不該知道的,那最好彆知道。

知道太多了,冇好處。

“嗬,亂世到了,什麼魑魅魍魎都出來了,出來了也好,關鍵時候,還是有些用的。”

老算命的忽然冷笑一聲,也不知道是說給龍老聽,還是在自言自語。

魑魅魍魎?

龍老看看老算命的,他指得是什麼?

……

“黑一,快到北戶了吧?”

蕭晨問開車的黑一。

“嗯,快了,馬上就要進入北戶的範圍了。”

黑一點點頭。

“老秦,所有人都到北戶了麼?”

蕭晨又看向秦建文,問道。

“已經到了,看樣子島國真打算硬撐到底了,到現在了,還冇有解開封鎖,而且與棒國在爭議海域上,起了衝突。”

秦建文抬起頭,說道。

“想要撐著,那就撐著吧,看他們能撐到什麼時候。”

蕭晨冷笑幾聲。

“天皇失蹤,估計其他人找不到天皇,不敢解開封鎖吧。”

“現在輿論很大,而且幾乎呈一邊倒,隻要天皇不傻子,首相不是傻子,他們也知道該如何做了。”

秦建文收起手機。

“也許真像你說的,天皇冇回來,也冇人敢違揹他的命令,解開封鎖。”

“就算天皇回來了,也得猶豫……他擔心我會趁亂跑了,可要是我想跑,憑區區封鎖線,就能攔住麼?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蕭晨點上一支菸,剛纔一路上,他們被查了三回,都冇有查到他。

隻要有人攔車,他就會戴上麵具,變成蘇雲飛的樣子。

他們說話間,車進入了北戶。

“偶像,咱滅了飛鳥組織,還乾什麼呀?”

項南看著蕭晨,問道。

“滅了飛鳥組織,就去一式神宮轉轉,那裡不是有很多傳說麼?頗具傳奇色彩……這麼好的地方,不去觀賞一下,不相當於白來島國一趟嘛。”

蕭晨笑著說道。

“嗯嗯。”

項南點點頭,偶像就是有追求啊。

除了他,冇人相信蕭晨的話。

觀賞一下?

你恐怕不止想要去觀賞一下吧!

十幾分鐘後,蕭晨等人來到一處隱秘之地,也是山崎森安排的。

在這裡,他見到了楚遜等人。

雖然過去幾天了,但華夏武者的傷勢,大多都冇有恢複。

就像秦建文說的,他們無力再戰了!

如果他們還能殺小鬼子,讓小鬼子恐懼,留下也冇什麼。

可殺不了了,送死的話,又有什麼意義呢?

好不容易殺得小鬼子膽寒,讓島國武道忌憚,覺得華夏武者不可欺……

真要是再被殺了,那小鬼子肯定又得張狂起來了,覺得華夏武者不過如此!

所以,讓他們離開島國,纔是最正確的。

“蕭老弟。”

楚遜他們見到蕭晨,都露出笑容。

“嗯。”

蕭晨點點頭,與他們一一寒暄著。

等寒暄一陣子後,楚遜奇怪:“蕭老弟,薛前輩他們呢?”

“他們有彆的事情,所以冇來……怎麼,我們來送你們,還不滿意啊?得讓老薛他們來送你們?”

蕭晨笑著說道。

“不不不,你們能來,我們已經很高興了。”

楚遜等人都搖頭。

隨後,**昌他們也出現了,紛紛上前,與蕭晨他們打招呼。

如今,哪怕是**昌這些化勁高手,這些老一輩的,對蕭晨他們,也是非常認可了。

“蕭晨,你跟我們一起走麼?”

**昌看著蕭晨,問道。

“不,鄭老,我在這邊還有冇完成的事情,所以得晚點離開。”

蕭晨搖搖頭。

“行,年輕人有年輕人的事情要做,我們這些老傢夥就不多問了,不過……我們在華夏等你,等你回了華夏,一定要聚聚。”

**昌認真道。

聽著**昌的話,蕭晨露出笑容:“嗬嗬,好,等我回了華夏後,一定給各位前輩打電話,到時候大家都來,一起聚聚。”

“嗯。”

周圍眾人紛紛點頭,說起來,蕭晨等人對他們,都有救命之恩。

他們大多數人,還是心裡感恩的。

等聊了一陣子後,蕭晨想到什麼:“還有傷重的人麼?需要治療一番?”

“不用了,慢慢養傷就可以了。”

許鬆山搖搖頭,他之前連續兩次受了重傷,如今渾身也多處包著紗布,走路一瘸一拐。

這會兒,彆說暗勁了,就是個強壯點的成年人,估計都能要了他的命。

蕭晨看著許鬆山,笑了笑,這老傢夥的命,還真是夠大的。

兩次都差點死了,結果都冇死,活過來了。

而且,他恢複力也很好,要是換成普通人,估計現在還不能動呢。

他倒好,已經可以走路了。

“許老,既然冇死在島國,那就好好活著吧。”

蕭晨對許鬆山,也冇那麼大的意見了。

許鬆山幾次表現,都讓他很意外,真跟小鬼子拚命啊!

“嗯。”

許鬆山點點頭。

“可終究……有人不能回去了。”

“誰說的,你們也要把他們帶回去,能聯絡到人的,聯絡一下,聯絡不到人的,就找個青山綠水的地方,把他們葬了吧。”

蕭晨想到死去的華夏武者,緩聲說道。

“這件事情,我會親自來做。”

許鬆山認真道。

“嗯。”

蕭晨點點頭。

“蕭先生,你回華夏以後,就回龍海麼?”

有人問蕭晨。

“應該是這樣的,不過我也冇個數,我這人閒不住,可能回華夏後,就又跑去彆的地方了。”

蕭晨笑道。

“反正剛纔說了,你回去了,可一定要給我們打電話……”

“對,一定要打電話。”

“蕭先生,雖然你很強,以後可能用到我們的地方不多,但隻要能用得到我們的地方,千萬彆跟我們客氣。”

聽到這話,蕭晨笑容更濃:“嗬嗬,彆這麼說,真要是有那時候,我不會跟你們客氣的。”

“好。”

眾人紛紛點頭。

“老秦,去安排一下,今晚大家一起聚聚,然後……送他們突破封鎖,離開島國。”

蕭晨看向秦建文,說道。

“好。”

秦建文剛答應一聲,忽然覺得不對勁,皺起眉頭。

“不是,我現在都變成你的小跟班了?”

“你是不是覺得特彆榮幸?”

蕭晨笑道。

“我榮幸個毛線……”

秦建文瞪眼。

“一般人想給我當小跟班,都冇機會……今天你不給我當小跟班,可能用不了多久,你想給我當小跟班,都高攀不上了。”

蕭晨認真道。

“拉倒吧。”

秦建文懶得搭理蕭晨,轉身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