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刺耳的警報聲,響徹整個海島。

在島中心,一片核心區域裡,有幾棟建築物。

那裡,是幾個巨頭的住處。

他們在島上的時候,通常會住在這裡。

而這裡的防禦係數,也是最高最安全的。

可現在,幾大巨頭都被驚動了,在其中一棟最大的建築物裡,碰了個麵。

“誰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一個老者臉色難看,怒聲問道。

“有敵入侵,已經去調查了,而且大批人馬前去圍剿,應該馬上就會有結果。”

有個胖子回答道。

“不好,他們去了黃金儲備庫!”

有人接到通知,臉色一變。

“什麼?去了黃金儲備庫?難道是為了黃金儲備來的?”

聽到這話,其他幾人皺眉。

“不可能,入侵飛鳥島,又怎麼會是為了黃金而來……去,調集人馬,一定要滅了他們!”

“該死的,飛鳥島什麼時候被人入侵過!”

幾個巨頭很是憤怒,紛紛下了命令,從島嶼各處,往這邊調人。

轟隆。

隱隱有爆炸聲傳來,幾個巨頭更怒。

飛鳥組織作為島國第一大組織,而且最為神秘,從建立到現在,也未曾被人入侵過總部!

哪怕是島國天皇,想要對付飛鳥組織,也遲遲冇有動手。

一是飛鳥組織內部錯綜複雜,涉及到的利益方太多了,貿然動了,整個島國都會震動。

二是飛鳥總部冇那麼容易入侵,就算破解陣法,也有各種防禦,而且島上也有高手存在!

要麼全滅他們,要是滅不了……天皇對某些後果,也承擔不了!

“通知‘殺’組,無論是誰,乾掉他們!”

“另外,讓岡門供奉他們出關!”

一條條命令,從這裡傳出,島上愈加亂了。

黃金儲備庫那邊,五分鐘不到,蕭晨把所有黃金,全都收進了骨戒之中。

“晨哥,我這裡還有幾塊。”

孫悟功看著空空蕩蕩的金屬房子,想到什麼,趕忙把手裡的金磚遞給了蕭晨。

“主人,還有這裡。”

紅一手裡也有,金燦燦的,怎麼就稀罕不夠呢。

“好。”

蕭晨點頭,全都收了起來。

“走!”

等收完黃金後,蕭晨冇做任何停留,帶著兩人往外衝去。

要是再不走,等會兒包圍了,想要再走,就冇那麼容易了。

噠噠噠。

他們剛來到外麵,就見李憨厚正拎著重機.槍,不斷掃射著。

雖然對麵有不少槍手,但他光憑一人一把槍,愣是壓製著幾十個槍手,衝不過來。

當真是……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晨哥,你們出來了。”

李憨厚聽到動靜,轉頭看去,隨即咧嘴。

“你受傷了?”

蕭晨見李憨厚胳膊上有血,皺起眉頭。

“冇事兒,流彈傷到的。”

李憨厚根本不在意。

“小心點,走了。”

蕭晨從骨戒中取出了手.雷,天女散花般扔了出去。

“八嘎!”

“快躲開!”

槍手們哪見過這麼扔手.雷的,紛紛驚叫。

還冇等他們多做反應,轟隆,全都炸開了,慘叫聲一片。

“走!”

蕭晨低喝一聲,趁亂殺出了包圍,繼續往核心區域殺去。

彆處,秦建文等人,也在與飛鳥組織的成員戰鬥著。

“該死的。”

秦建文臉色有些難看,他罵得是神十七。

要不是神十七突然‘反’了,那他們現在也許都不會被髮現!

隻要找到實驗室,得到一些實驗數據,那價值就大了。

現在好了,整個飛鳥總部都知道有敵入侵了,正在源源不斷往這邊調派人手。

此時也隻是精英槍手而已,估計用不了多久,像什麼忍者、殺手甚至武道高手,也會趕過來。

他可不覺得,飛鳥總部冇什麼高手。

像龜田巒倫那樣的高手,不也是飛鳥組織的人麼?

“蕭晨,我覺得我們得集合了,不能給他們各個擊破的機會……”

秦建文打開無線耳機,大聲說道。

“好,都往我這邊集合。”

蕭晨的聲音,從無線耳機上傳來。

“薛前輩,大師,你們那邊什麼情況?”

“正在殺人。”

薛春秋冷冷說完,一刀斬出,三個槍手被他攔腰斬斷!

鮮血噴灑,猶如血雨。

“小刀,走。”

薛春秋拎著刀,繼續往前走去。

小刀點點頭,快步跟上。

很快,兩人又被人圍上了,薛春秋不等他們開槍,就殺到了近前。

“小刀,仔細看著。”

薛春秋對小刀說了一句,施展了一套刀法。

小刀呆了呆,師父是在傳授他刀法?

現在這場合,是不是有點不適合啊?

不過,既然薛春秋都說了,那他也就仔細看著。

刀芒落,人頭落。

血腥味兒瀰漫,刺鼻。

“看清楚了麼?”

薛春秋身形出現,轉頭看著小刀,問道。

“嗯嗯,看清楚了。”

小刀點點頭。

“繼續吧。”

薛春秋輕笑一聲,帶著小刀向蕭晨所在的位置走去。

各處,都在殺戮!

飛鳥總部的高手,也到了。

最先出現的,是忍者,而且還是地忍!

唰!

刀芒一閃,郝劍一驚,躲閃時,已經來不及了。

鮮血濺出。

郝劍悶哼一聲,胳膊上捱了一刀。

不過,他看都冇看胳膊上的傷口,盯緊了這個地忍,殺了上去。

地忍想要隱匿,卻再也無法甩開郝劍,被死死纏住了。

“追雲七劍,去死!”

郝劍輕喝,施展了追雲七劍。

在第五劍的時候,一劍封喉!

“呼呼呼……”

郝劍看著倒在地上的地忍,喘了幾口粗氣,也向著蕭晨那邊靠近。

“熱鬨大了,飛鳥總部還真有不少人啊。”

蕭晨已經扔掉了好幾把槍,根本來不及換子彈。

死在他手上的人有多少,他都數不過來了。

至於李憨厚,此時也不再用重機.槍了,而是換成了單兵火.箭筒。

破壞力,更大了。

往往敵人一露頭,他直接就一炮轟了過去。

就算轟不準人,旁邊的建築物也會被摧毀!

他們本就是為了毀掉飛鳥總部,自然冇什麼顧忌。

“小心,有高手到了。”

忽然,蕭晨皺眉,看向一個方向。

“悟空,紅一,你們保護好自己,大憨,掩護我!”

“好。”

李憨厚點點頭。

蕭晨身形一晃,淩空飛起,來到一棟建築物上。

雖然是晚上,但此時島上燈光大亮,猶如白晝。

所以,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幾道人影,以極快的速度,正從那邊往這邊衝來。

“化勁高手麼?”

蕭晨換了一把槍,不斷點射著,戰意也在升騰著。

“蕭晨,我發現了數據庫!”

忽然,秦建文大聲叫道。

“數據庫?”

蕭晨皺眉。

“對,也許裡麵會有很多高階實驗數據,這些數據價值很大,我們儘可能帶走!”

秦建文有些激動。

“實驗數據……”

蕭晨眼睛也微亮,這些東西的價值,確實很大。

“在什麼地方?好,我馬上趕過去!”

隨後,他從建築物上一躍而下,帶著李憨厚等人,向秦建文那邊走去。

同時,他通知了薛春秋等人,過去彙合!

“雷公前輩,殺了他們!”

秦建文指著前方的高手,對雷公說道。

“好。”

雷公點點頭,雷光炸開。

“我守在這裡,你進去!”

剛纔秦建文跟蕭晨說的話,雷公也都聽到了。

雖然他對什麼實驗數據冇什麼興趣,但既然秦建文說,價值很大,那帶走就是了。

“嗯嗯,黑一,跟我進去。”

秦建文點點頭,招呼著黑一,就要向裡麵衝去。

“老雷頭兒,我一看雷光,就知道你在。”

趙老魔也殺了過來,郝劍和項南也跟在他身後。

秦建文見趙老魔也來了,更是心中大定。

“趙前輩,你們跟我一起進去。”

“裡麵有什麼啊?”

趙老魔打量幾眼,也冇看出什麼特殊來。

“數據庫,價值很大。”

秦建文對趙老魔說道。

“老趙,你們跟老秦一起。”

蕭晨的聲音,也從無線耳機中傳來。

聽到蕭晨這麼說,趙老魔也冇再廢話:“行,老雷頭兒,你守在外麵,我老人家進去轉轉。”

“嗯。”

雷公點頭,開始醞釀雷海,真要是有大批高手過來,他就會引爆雷海!

“走!”

趙老魔招呼一聲,一馬當先,向裡麵殺去。

有了趙老魔他們在,秦建文底氣更足,既然這裡是數據庫,那必定不止外麵那麼一點點人馬。

裡麵,冇有高手的話,也會有彆的手段。

“指紋進入麼?”

他們進去冇多久,就被一道大門給攔住了,旁邊有個液晶螢幕。

秦建文打量幾眼,該怎麼辦?

“都退後,直接給炸開……我剛纔管蕭晨要了幾個手.雷,還冇用呢。”

趙老魔說著,就把*扔了過去。

秦建文想阻止時,已經來不及了,臉色一變,轉身向後跑去。

轟隆!

爆炸聲傳出,牆體都顫動了。

“老趙……”

秦建文大怒,這趙老魔也太莽了吧?

可當他看到被炸開的大門時,後麵的話說不出來了。

“你管我叫什麼?”

趙老魔瞪著秦建文,蕭晨管他喊‘老趙’,他打不過,那就算了。

怎麼著?

連秦建文這小子,也這麼喊了?

“咳,趙前輩,我這不是怕出事嘛……”

秦建文乾咳一聲。

“哼,等離開這裡,再收拾你。”

趙老魔冷哼一聲,穿過被炸開的大門,向裡麵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