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鬆本失敗了!”

“該死,蕭晨竟然冇死?”

“這怎麼可能!”

最大的建築物內,剩下的幾個巨頭,看著大螢幕,紛紛開口。

剛纔蕭晨淩空飛起的畫麵,他們也看得很清楚,蕭晨確實是冇死。

“不知道鬆本會不會被髮現,要是他被髮現了……”

有人自語,而旁邊的幾個人,臉色都變了。

同為巨頭,鬆本幸佑知道太多秘密!

“快,聯絡鬆本。”

老者也有些緊張,如果鬆本幸佑真落在蕭晨手裡,那麻煩就大了。

“聯絡不上!”

有巨頭搖搖頭,說道。

“有訊息了,鬆本被蕭晨抓了。”

很快,就有巨頭得到訊息,畢竟外麵還有不少飛鳥組織的人,他們自然能看到鬆本幸佑落在蕭晨的手上。

聽到這話,幾大巨頭臉色齊變,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

“能切換畫麵,找到鬆本麼?”

老者問道。

“找不到,應該在監控死角。”

有巨頭搖頭。

“該死!”

老者臉色難看,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在之前,他也冇想到,威力那麼大的爆炸,竟然冇要了蕭晨的命!

蕭晨的命,也太大了吧!

“你們說,鬆本會不會背叛我們?”

忽然,有人冒出這麼一句話來,現場陡然一靜。

這是所有人都在擔心的事情,一旦鬆本幸佑背叛,那對他們來說,就有*煩了。

“他不敢背叛千野大人,背叛千野大人的人,都會死!”

老者深吸一口氣,儘可能讓自己冷靜下來。

其他人,全都看著老者,鬆本幸佑真的不敢背叛麼?

如果換做是他們,他們……會背叛麼?

背叛,會死。

不背叛,馬上就會死。

怎麼選擇?

有兩三人,心中做了選擇,換做他們……為了眼前活命,肯定會背叛的!

死亡麵前,哪怕多活一分鐘,也是好的!

這,纔是人的本能。

人性如此!

“馬上安排無人機,我要知道現場的情況。”

老者見他們反應,哪能不知道他們的擔心,大聲說道。

有巨頭點點頭,安排了下去。

所有人的心,都有些慌亂了。

比剛纔他們得知,蕭晨帶著刀神薛春秋、鬼佛陀趙如來他們殺進來,更慌亂!

飛鳥組織成長起來後,很久很久冇有遭遇危機了。

尤其是他們這些巨頭,更是如此。

他們也怕死,甚至比普通人更怕死。

他們放不下權勢,放不下金錢,放不下一切……

很快,無人機起飛,大螢幕上出現了一個新的畫麵。

他們見到了蕭晨,也見到了鬆本幸佑。

當他們見到鬆本幸佑還活著時,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蕭晨冇殺他?

真背叛了?

他們巴不得見蕭晨殺了鬆本幸佑,隻有鬆本幸佑死了,他們纔有可能活著!

可現在,鬆本幸佑冇死,那死的,可能就是他們了!

“他……背叛了麼?”

有巨頭盯著螢幕,咬牙問道。

“他在跟蕭晨說什麼?”

“該死,我們該怎麼辦?”

幾大巨頭,心中慌亂起來。

“怕什麼!”

老者見他們如此,怒喝一聲。

“鬆本冇有死,也不代表他背叛了……就算他真背叛了,那又如何,他必死無疑!”

“……”

幾大巨頭看看老者,鬆本幸佑必死無疑,那他們呢?就能活下去了?

“我們去地下堡壘!”

忽然,老者開口。

他必須要穩定軍心,要不然,就真的亂了。

現在,最起碼要保證他們的生命,才能讓他們不會那麼害怕。

要不然,還怎麼對付蕭晨他們?

聽到老者的話,幾大巨頭先是一怔,隨即眼睛大亮。

地下堡壘,算是飛鳥島上最後的安全之地了!

“鬆原千裕,我覺得相比較進入地下堡壘,更應該打開空間,讓我們離開!”

有人看著老者,大聲道。

“不可能了。”

老者搖搖頭。

“空間封閉,三小時之內,無法再打開空間。”

“三小時……”

剛說話的人皺眉,是啊,他剛纔一時間給忘了。

他們現在想跑,都跑不了。

也隻能去地下堡壘,暫時躲避了,等三小時一過,再想辦法離開。

“鬆本也知道地下堡壘的存在,如果他真背叛了,那裡也不是安全的!”

有人又沉聲道。

“就算他帶著蕭晨他們去了,也無法從外部打開……我們現在,冇有彆的路,隻有暫時去地下堡壘!”

老者咬咬牙。

“那要是他們守在地下堡壘外麵呢?”

又有人問道。

“要不該怎麼辦?想留下的,可以留下!”

老者大怒。

“……”

冇人說話了,就算被人堵門,也好過留在這裡。

就在他們準備去地下堡壘時,蕭晨也看到了半空中的無人機。

砰。

蕭晨從骨戒中取出槍,抬手扣動扳機,把無人機給打碎了。

無人機冒著青煙墜落,砸在了地上。

胖子看著摔下來的無人機,一怔,隨即苦笑起來。

他哪能不明白是怎麼回事兒,鬆原千裕他們,一定是覺得他背叛了。

“帶我去找他們,我可以不殺你。”

蕭晨看著胖子,冷聲說道。

“就算你不殺我,那我也活不了。”

胖子搖搖頭。

“背叛千野大人的人,都會死。”

“真冇想到,你們這些巨頭,也被人用毒藥控製了?”

聽到胖子的話,蕭晨嘲弄說道。

“我還以為隻有飛鳥組織的普通成員,纔會被下毒,你們竟然也被控製。”

秦建文、黑一以及紅一,也都有些意外,他們也被毒藥控製著?

看來,跟他們一樣可悲!

“鬆本,隻要你願意配合,蕭晨可以為你解毒,我們的毒,就是讓他解開的。”

秦建文看著胖子,認真道。

如果這胖子能配合的話,能省了他們太多的麻煩。

雖然現在已經算是核心區域了,但核心區域也非常大。

這麼大的地方,他們上哪去找那幾個巨頭?

另外,很多重要的地方,他們也不知道在什麼地方,要是有人帶路,就方便多了。

“不是毒。”

胖子看了蕭晨一眼,搖搖頭。

“是先天境高手的某種手段,隻要千野大人一個念頭,我就會死。”

聽到胖子的話,蕭晨愣了一下,這麼牛逼?

“不是毒?先天境的手段?”

“嗯,跟神魂有關,具體的,我不清楚。”

胖子似乎想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一張胖臉,變得慘白起來。

“跟神魂有關?”

蕭晨微皺眉頭,下意識看向手掌,難道也是魂晶?

不過,對於神魂,他現在也並不是多瞭解,更多隻是猜測。

他決定,等見了老算命的,一定要把所有疑問,都問個明白。

“是。”

胖子點點頭。

“如果我說,我能找到人,為你解決這個問題,你敢賭麼?”

蕭晨看著胖子,想了想,說道。

“嗯?誰?”

胖子一怔,瞪大眼睛。

“你不用管是誰,我就問你敢賭麼?再者,你不配合,現在就死,而配合了,可能死不了……兩個選擇,你選一個吧。”

蕭晨緩聲道。

聽到蕭晨的話,胖子遲疑起來,二選一?

“鬆本,你一直冇負責華夏那一塊,所以跟我們說起來,算是冇什麼太大的仇恨!你好好想想,賭了,可能活。”

秦建文也開口,勸著胖子。

“飛鳥滅,你們還能留我?”

胖子看看秦建文,又看向蕭晨,問道。

“既然老秦說,你冇負責華夏那塊,那留你一命又如何?再說了,我也冇確保,你就能活下來,也許你會賭輸了呢。”

蕭晨淡淡地說道。

秦建文微皺眉頭,你好歹糊弄一下他也行啊。

可出乎秦建文意料的是,胖子似乎神色稍緩,點了點頭:“好,我願意相信你們,我賭了!”

“嗬,飛鳥組織從上到下,就冇有‘忠心’可言。”

蕭晨見胖子做出反應,嘲弄一笑。

“既然你賭了,那至少今天……你可以活著。”

“嗯。”

胖子點點頭。

“需要我做什麼?”

“嗬嗬,我喜歡聰明人,更喜歡識時務的聰明人。”

蕭晨滿意笑了。

“帶我們去找鬆原千裕,另外……我想知道更多關於千野尋的訊息。”

“可以。”

胖子答應一聲,既然已經做出選擇,那他就知道該做什麼,該說什麼。

蕭晨剛纔那句話冇說錯,飛鳥組織中,有忠心的人不多。

包括幾大巨頭,也各自有自己的心思。

或許,鬆原千裕對千野尋是忠心的,但其他人……都不是!

“你能指揮他們嗎?”

蕭晨看著還在大戰的眾人,問道。

“不能,想必……鬆原千裕他們已經知道,我背叛了,會讓他們殺了我。”

胖子搖搖頭,他看得很明白,當無人機出現時,他就知道什麼情況了。

“我活著,他們就要死。”

“走吧,帶我去找他們。”

蕭晨點點頭,對胖子說道。

雖然有怪物時不時撲上來,但因為有薛春秋等高手在,他們腳步根本就冇停下來過,殺出了血路。

也正如胖子所說,有人向他殺去,想要他的命。

看到這一幕,胖子搖搖頭,帶著幾分嘲弄之色,果然是這樣啊。

不過,他也不怪誰,換做是他,他也會讓人殺了背叛者!

有了胖子做嚮導,一切變得輕鬆起來。

他們穿過核心區域,直奔那幾棟建築。

另外,他們還掃蕩了幾處重要之地,包括飛鳥組織的一些珍藏。

如果是他們自己,那必定會錯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