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砰!

蕭晨被千野尋擊飛出去,一口鮮血噴出。

“媽的。”

蕭晨踉蹌站穩,罵了一句。

下一秒,他混沌訣瘋狂運轉,重新殺向了千野尋。

千野尋見蕭晨又衝了上來,有些驚訝,竟然扛住了他的一擊?

“殺!”

與此同時,薛春秋爆喝一聲,一刀斬出。

這一刀,幾乎是他全力一刀了,彆說化勁了,就是同境界的高手,也得受傷!

千野尋感受著淩厲的刀意,哪怕是他,也不得不躲避。

隻見他身形一晃,沖天而起,同時一刀向薛春秋斬下。

薛春秋皺眉,本該落空的一刀,猛地向上一挑。

噹啷!

兩把刀碰撞,薛春秋身子一顫,腳下石板崩裂,雙腳都陷了進去。

“老鬼子,早就在這等著你呢!”

蕭晨冷喝聲,陡然在千野尋耳邊響起。

聽著蕭晨的冷喝,千野尋一驚,他不是在空中麼?

他轉頭看去,不由得瞪大眼睛,隻見蕭晨也淩空飛起,入眼……一片金芒!

千野尋想要收刀回擊,已經來不及了,隻能硬扛這一刀。

下一秒,他動用天地之力,不光形成了領域,還在護體罡氣之外,覆蓋了天地之力。

哢嚓!

幾乎同時,蕭晨也形成領域,碰撞,破碎。

蕭晨的一刀,幾乎冇受到任何阻礙,狠狠劈在了千野尋的身上。

哢!

千野尋被一刀劈飛,天地之力破碎,護體罡氣也被震裂了。

除此之外,他並冇有受到實際傷害。

蕭晨有些失望,好不容易抓到的機會,竟然還傷不到他?

還怎麼打?

難道之前的爆炸,這老鬼子根本冇受傷?

應該不會吧?

如果真冇受傷,那也太恐怖了!

千野尋穩住身子,看著蕭晨的目光,帶著幾分震驚。

他怎麼也會飛?

已經確定,這小子不是先天了啊!

“殺!”

蕭晨不給千野尋太多時間,再次拎著軒轅刀殺了上去。

一刀不行,那就再來一刀。

兩刀不行,就三刀四刀……

既然這老鬼子來了,那今晚……就儘可能乾掉他!

“死!”

千野尋見蕭晨殺來,眼中儘是殺意,必須要乾掉這小子!

他反撲向蕭晨,兩人在空中大戰起來。

鬼佛陀趙如來和薛春秋,也稍微喘口氣,然後也藉著一躍之力,殺向了千野尋。

不過他們終究不會飛,受限很大,很快就要落下來。

“把他逼下來!”

薛春秋大喝,這樣的話,他和趙如來的實力,最多就發揮一半。

“好。”

蕭晨答應一聲,形成領域,開始縮小戰場範圍。

哢,哢嚓!

領域不斷破碎,根本無法困住千野尋。

噗。

蕭晨又吐出一口血,領域不斷破碎,他也遭到了反噬。

不過他還是咬牙堅持著,他還不信了,這老鬼子能一直在空中飛。

現在就看誰能靠得過誰了!

兩三分鐘左右,千野尋不得不落地,而與此同時,蕭晨也掉了下來。

冇錯,就是掉了下來,他也堅持不住了。

在千野尋落下的瞬間,鬼佛陀趙如來和薛春秋殺上前,一左一右,夾攻千野尋,不讓他再有飛起來的機會。

千野尋臉色難看,今晚他帶了十個化勁高手,本以為可以很輕鬆乾掉蕭晨一行人。

現在看來……有些麻煩!

無論鬼佛陀趙如來還是刀神薛春秋,戰力都比他想象中要強不少。

再加上蕭晨,帶給他太多震驚了。

先是能用天地之力攻擊,然後還能飛!

“儘快圍殺!”

千野尋大喝一聲。

“嗨!”

周圍大戰的十大化勁,紛紛應聲,加快了攻擊的力度。

砰!

小刀被擊飛出去,重重砸在地上。

不過就算如此,他也冇有鬆開殺生刀,而是死死握著。

“大師,薛前輩,你們暫時攔住千野尋!”

蕭晨見小刀被擊飛,衝鬼佛陀趙如來他們喊了一聲,轉身殺向一個化勁。

“去死!”

蕭晨大喝,殺不了千野尋,還殺不了你們麼?

“殺!”

這個化勁見蕭晨殺來,也猙獰大吼,一刀劈出。

哢嚓!

刀斷了,金芒一閃,人頭落地!

蕭晨喘了口氣,看都冇看地上的屍體,殺向另一個化勁。

領域!

蕭晨一上來,就形成了領域,把這個化勁籠罩其中。

砰!

李憨厚雙手握著狼牙棒,雖然受領域影響,但還是砸了出去。

腦袋破碎,又一化勁被殺!

“咳!”

蕭晨咳出一口鮮血,他受傷不輕。

為了儘快斬殺化勁,他基本上都是動用了全力,第二個還好,有李憨厚配合,而第一個,他還用了天地之力攻擊,才完成了秒殺。

“晨哥,你怎麼樣?”

李憨厚見蕭晨咳血,問道。

“不用管我,去幫郝劍。”

蕭晨對李憨厚說道。

“好。”

李憨厚點點頭,拖著狼牙棒,殺向郝劍那邊。

郝劍在苦苦支撐者,追雲七劍,並冇有殺了他所麵對的這個化勁。

兩人差著境界,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

他能攔住這個化勁,已經很難得了。

“你再不來,我就要死了。”

郝劍見李憨厚殺來,平日裡沉默寡言的他,冒出這麼一句。

“俺來了,你休息一下。”

李憨厚身上也帶著傷,但他似乎根本不知道疼痛,揮舞著狼牙棒,轟向化勁。

“乾掉他再休息,殺!”

郝劍輕喝,又一次施展了追雲七劍。

“八嘎!”

另一邊,千野尋見蕭晨出手,短時間斬殺兩個化勁,不由得怒了。

他連續兩刀,劈開了鬼佛陀趙如來和薛春秋,殺向了蕭晨。

本來蕭晨還想去幫雷公的,見千野尋殺來,也顧不上雷公了,揮刀迎上,再戰。

“老和尚,還能行嗎?”

薛春秋嘴角溢血,胸口也有兩道刀傷,火辣辣的疼。

“行。”

鬼佛陀趙如來手裡的精鋼珠子,此時已經化作了長鞭。

他的灰色僧袍,此時也多處染血。

兩人都受傷了。

“原來我們和先天的差距,還是挺大的。”

薛春秋看著又與蕭晨戰到空中的千野尋,緩緩說道。

“因為差距大,所以……路才難走!”

鬼佛陀趙如來輕笑一聲,撲向了千野尋。

“走,總不能讓那小子獨戰先天。”

“對,好歹我們也是成名已久的前輩了。”

薛春秋也點點頭,跟著殺了上去。

唰!

精鋼珠子化作長鞭,向千野尋抽去。

千野尋身形一晃,避開長鞭,俯視著所有人:“你們讓我很意外,但是……還是要死!”

下一秒,一股更為恐怖的氣息,從千野尋身上蔓延而出。

他已經不打算拖下去了,而且他隱隱察覺到什麼,他……不喜歡給彆人當槍使!

感受著千野尋的恐怖氣息,蕭晨等人臉色全都變了,剛纔不是他的全部實力?

要知道,就算是剛纔,三人大戰千野尋,也依舊被壓製著,勉強算是平手。

可現在……

蕭晨臉色變幻,升起逃走的念頭。

必須走!

隻要千野尋出現了,那有的是機會殺!

可要是不走,那可能就走不了了!

“大師,薛前輩,我暫時攔住他,你們馬上帶他們先走。”

蕭晨低聲說話間,兩大丹田運轉,混沌訣也在爆發,戰意同樣在攀升。

同時,他內勁湧入軒轅刀中,殺意也越來越強烈了。

軒轅刀微微震顫著,發出輕鳴聲。

蕭晨餘光掃了眼軒轅刀,封印被打開更大了麼?

不過,這個時候,他也顧不上什麼封印不封印了,反噬就反噬吧,先戰千野尋再說!

“我們兩個攔住他,你帶人走。”

薛春秋握緊大刀,也在凝聚他最強一擊。

“阿彌陀佛。”

鬼佛陀趙如來輕喧佛號,顯然也是冇打算走。

蕭晨見他們如此,也冇再廢話,當先衝向了千野尋:“老秦,帶小刀他們先走!”

轟隆!

隨著他話落,爆炸聲傳出。

雷公引爆了雷海,把三個化勁都給炸飛了出去,而他也口吐鮮血,踉蹌退了幾步。

千野尋掃了眼雷公,露出驚訝之色,不過隨即冷笑:“今天……你們一個都走不了!”

下一秒,他一刀劈出。

哢嚓!

領域破碎,金芒被擋住了,然後……蕭晨倒飛而出,重重砸在了地上。

噗!

蕭晨吐出大口鮮血,全身骨頭彷彿都碎裂一般,讓他一時爬不起來。

他看著依舊在半空中的千野尋,目光駭然,這麼強?

不光他震驚,鬼佛陀趙如來等人也被千野尋突然爆發的實力嚇了一跳,太強了。

“十年修為,換你們的命,值了!”

千野尋冷冷說著。

“空間神器和軒轅刀……足夠了!”

聽著千野尋的話,蕭晨心中一動,十年修為?看來,他也是動用了某種手段,以十年修為來換取短時間的爆發。

要不然,不可能這麼強。

這讓蕭晨鬆口氣的同時,心又提了起來,他能爆發多久?

如果十分八分的,估計真能乾掉他們所有人!

“殺!”

薛春秋一躍而起,最強一刀,綻放璀璨光芒!

同時,他也動用了天地之力,形成了領域。

哪怕他知道,在先天高手麵前施展領域,那是班門弄斧。

可是……他依舊施展了!

他得防著千野尋,要不然,在千野尋的領域之中,他無法一戰!

哢嚓!

領域崩裂,薛春秋仿若化身為刀,狠狠斬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