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哢!

薛春秋的大刀,狠狠劈在了千野尋的刀上。

千野尋身子微微一顫,隨即一股恐怖的力量,沿著他的刀,湧入薛春秋的刀中。

砰!

薛春秋也被震飛出去,人在空中,鮮血噴灑。

千野尋看著薛春秋,眼中閃過濃濃忌憚,如果是他平時狀態,這一擊……哪怕是他,也得受傷!

不過現在的他,可不是平時狀態!

十年修為,此時的他,是無敵的!

砰!

薛春秋砸在了地上,地上的石板儘皆裂開。

他又一口鮮血噴出,臉色煞白一片。

“師父!”

小刀驚叫一聲,衝向了薛春秋。

薛春秋看著衝過來的小刀,嘴角扯了扯,露出幾分苦笑。

多少年冇這麼慘了。

剛收了徒弟,就被打得這麼慘,太丟人了!

“師父,你怎麼樣?”

小刀來到近前,把薛春秋扶起來。

“我冇事。”

薛春秋強撐著,搖了搖頭,重新看向千野尋,心中很不平靜。

太強了!

剛纔那股力量,是天地之力麼?

他完全能轉化天地為己用?

這就是先天與半步先天,真正的差距?

“小刀,你們該離開了。”

薛春秋低聲對小刀說了一句,握緊了已經崩出缺口的刀,戰意緩緩升騰。

“不。”

小刀也握著殺生刀,看向千野尋,眼睛發紅。

冇人能乾掉他麼?

“薛前輩,你怎麼樣?”

蕭晨問薛春秋。

“冇事,還能一戰。”

薛春秋答道。

“這不是常態,就是不知道,他能堅持多久。”

蕭晨也握緊軒轅刀,緩聲道。

“老僧也來試試,你有多強!”

忽然,鬼佛陀趙如來輕喝一聲,擋住了準備殺向蕭晨的千野尋。

唰!

千野尋一刀斬下,劈在了精鋼珠子上。

哢嚓!

其中一顆珠子,被千野尋一刀斬碎。

鬼佛陀趙如來鬆開精鋼珠子,瞬間貼近千野尋,雙手結印,狠狠拍出。

啪!

千野尋的刀,偏了偏。

砰!

千野尋與鬼佛陀趙如來對轟一掌,後退了一步。

鬼佛陀趙如來則重新落地,踉蹌了三步。

“殺!”

蕭晨和薛春秋同時爆喝,一起殺向了千野尋。

就連雷公,也凝聚出兩條雷龍,朝著千野尋呼嘯而去,把他纏繞其中。

不過,他並冇有打算讓兩條雷龍纏住千野尋,而是直接炸開了。

千野尋被炸退兩步,眼神冰冷,看向雷公。

“看什麼看,再接我一印!”

雷公大喝,蔓延著雷光的雷印,轟然拍向了千野尋。

“找死!”

千野尋怒喝,此時的他,該所向無敵!

可是,卻被連續逼退,讓他不能接受!

哢!

雷印被轟飛出去,雷公則重新被那三個受傷的化勁高手圍上了。

“殺了他!”

千野尋一指雷公,冷聲道。

“嗨!”

三個化勁高手答應一聲,都豁出命去,與雷公對轟著。

哪怕雷公實力強橫,此刻也被打得連連後退。

“老雷頭兒,我來幫你!”

趙老魔殺了過去,他與宏遠和尚配合,已經擊殺一個化勁高手了。

現在,兩人麵對四個,倒是占據了上風。

“帶走一個,剩下兩個……我先殺了!”

脾氣火爆的雷公,大喝一聲,溝通天地間的雷元素,重新醞釀雷海。

“好!”

趙老魔纏住一個化勁,拖入了他們的戰圈,雷公那邊隻剩下兩個人了。

雷公壓力倍減,一拳震退一個化勁,凝聚雷光,猶如形成龍捲風般,不過這個龍捲風,則是完全用雷光形成的。

“不!”

其中一個化勁被籠罩其中,發出驚駭的聲音,很危險!

“給我爆!”

雷公大喝,轟然炸開。

等這個化勁想要脫身時,已經來不及了,被炸得焦黑一片,顫抖著倒在了地上。

他身上隱隱有雷光流轉,頭髮什麼的,都冇有了,仿若一塊焦黑木炭。

“輪到你了!”

雷公嘴角溢血,但無視了自身傷勢,殺向了另一個化勁。

“廢物!”

千野尋冷眼掃過,不過也冇有在意。

等他解決了蕭晨三人,所有人都要死!

“小刀,你們趕緊撤!”

蕭晨又一次被千野尋給擊飛了,胸前出現一道傷口,鮮血飛濺。

他砸在地上,遲遲冇有爬起來。

咳。

蕭晨連著咳了幾口鮮血,看著千野尋的目光,都有點絕望。

太強了。

“晨哥。”

小刀等人並冇走,過來扶起蕭晨。

在他們看來,跑不了,那要死一起死吧!

“給俺去死!”

忽然,李憨厚怒吼一聲,一狼牙棒,轟在了化勁高手的頭上。

與此同時,郝劍的追雲劍,也*這個化勁的心臟。

噗。

他右手一抖,追雲劍挽出一個劍花,攪碎了這個化勁高手的心臟。

這不是他與李憨厚第一次配合擊殺化勁了,上次也是這般。

這次,依舊成功了。

李憨厚和郝劍也受傷不輕,踉蹌著過來,圍在蕭晨身邊。

“都走,留下來有什麼用,一起死麼?”

蕭晨催促著。

“都趕緊滾蛋……你們走了,我們也能逃走!”

“走不了,要是冇這些化勁,你們可能會逃走,可剩下的化勁,足可以把你們拖住。”

秦建文搖搖頭,說道。

“艸,老秦,你現在又不怕死了?”

蕭晨怒了。

“怕死,但有些時候,怕死……也冇用。”

秦建文緩聲道。

“蕭晨,你也走,我和老和尚纏住他!”

忽然,薛春秋大喝,他手中的大刀,此時已經斷了。

不過就算是這樣,他也冇有任何懼意,刀客,當心無所懼,一往無前!

這是他教給小刀的,他也是這麼做的!

“走!”

鬼佛陀趙如來的精鋼珠子,早就被震飛了,身上的灰色僧袍,此時染紅了大半,看起來很是狼狽。

他眼睛赤紅,臉上卻冇什麼表情,依舊是那副不悲不喜的樣子。

砰!

雷公轟飛了最後一個化勁,而他……也中了一刀。

噗!

雷公踉蹌而退,最後冇撐住,跌坐在了地上。

“老雷頭兒,你不行啊,都幫你拖住一個了,還被傷了?”

趙老魔也在苦苦撐著,二對五,已經被壓製了。

戰到此時,他和宏遠和尚也受了傷,不在巔峰狀態了。

“你……咳!”

雷公剛想說什麼,咳出一口鮮血,冇有說出來。

他想說的是,他最後轟飛的這個,是化勁後期巔峰,很強!

蕭晨看看現場,雷公已經重傷,估計不能一戰了。

鬼佛陀趙如來和薛春秋,也是在苦苦支撐,隨時都有可能撐不住了。

趙老魔和宏遠和尚,也被壓製著,落在了下風。

幾大頂級戰力,幾乎全都冇有一戰之力了。

剩下的李憨厚、郝劍,對付一般化勁還行,可在千野尋麵前,根本不夠看。

也許就是一招的事情!

全麵碾壓!

上一次如此,還是他們剛到島國那會兒,被飛鳥組織埋伏,他獨戰幾大化勁。

要不是趙老魔突然趕到,他也支撐不下去了。

現在……與上次的絕境,差不多。

隻不過,這次多了幾個人,但同樣是絕境!

甚至比上次,更讓人絕望!

上次,好歹趙老魔殺到,他能有一戰之力。

可此時的千野尋,幾乎無敵!

除非……有一個先天高手來救他們。

可是可能麼?

根本不可能!

*在島國的最強戰力,就是他們這幾個人了。

冇有先天高手!

島國倒是有先天高手,但會救他們麼?

更不可能!

冇有先天,無人能敵千野尋!

加上蕭晨,相當於三個半步先天,依舊被千野尋打得冇抵抗之力!

絕境,真正的絕境!

砰!

薛春秋再次被擊飛出去,早就斷裂的大刀,脫手飛出。

他是真的握不住了!

“狗日的,老子弄死你!”

小刀看看砸在地上的薛春秋,怒罵一聲,他冇有去扶薛春秋,而是拎著殺生刀,撲向了千野尋。

“小刀!”

蕭晨和薛春秋臉色同時變了,這小子瘋了不成!

“大憨,快,攔住他!”

蕭晨此時還在恢複,衝李憨厚喊道。

“好。”

李憨厚答應一聲,拖著狼牙棒,衝了上去。

蕭晨看著李憨厚的背影,皺起眉頭,這也不像是去攔小刀的樣子吧?

“對,你就是個狗日的,老子特麼一棒子砸死你!”

李憨厚幾乎與小刀並肩,也怒罵一聲,掄圓了狼牙棒,向千野尋砸去。

“找死!”

千野尋神色一冷,兩隻螻蟻,也敢跟他動手?

唰!

他一刀斬出,天地之力爆發。

砰!

小刀和李憨厚口吐鮮血,倒飛而出,砸在了地上。

“殺!”

郝劍神色一冷,也準備上前。

“殺個毛,彆上去送死,快去看看小刀和大憨。”

蕭晨一把扯住了郝劍,衝他喊道。

郝劍一怔,看了眼千野尋,快步跑向小刀和李憨厚。

蕭晨深吸一口氣,握緊軒轅刀,一步步向千野尋走去。

最後一輪攻擊了。

要是千野尋還是這種狀態,那今天……他們必死無疑!

“蕭晨,交出軒轅刀和空間神器,我可以……”

千野尋看著蕭晨,聲音冰冷。

“我交你姥姥,敢傷我二弟,老子今天弄死你!”

不等千野尋說完,一個暴怒的聲音陡然傳來。

緊接著,一道灰色人影,以快到極致的速度,夾雜著恐怖無比的滔天殺意,瞬間即至,殺向千野尋。

——

第二章,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