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傍晚的時候,女人們都回來了。

當她們見到蕭晨時,都愣了一下,隨即露出驚喜之色。

終於回來了?

蕭晨笑了,有時候女人多了,挺苦惱的。

可有時候……也挺好。

比如他人在外麵的時候,這麼多女人在牽掛著他。

蕭晨陪她們聊著,多日不見,自然有說不完的話。

當然了,有些情話什麼的,不能當著怎麼多人的麵說,得晚上單獨說。

想到晚上,蕭晨又苦惱起來了,剛回來的第一晚上,該怎麼睡呢?

估計……能累死?

也就是他身體素質好啊,要不然換個男人,真是無福消受。

冇見古代皇帝,很少有長壽的。

跟這個,有很大的原因。

“晨哥,今晚怎麼辦?”

白夜過來了,問道。

“我哪知道怎麼辦,我也犯愁呢。”

蕭晨愁眉苦臉,歎了口氣。

“啊?你也不知道?犯愁?”

聽到蕭晨的話,白夜愣了一下,隨即神色古怪無比。

“晨哥,你想什麼呢?我問的是……今晚怎麼安排吃飯,是去白帝大酒店,還是在這裡。”

“咳,你是問這個?”

蕭晨被煙嗆到了,他想歪了。

“不是,彆的該怎麼辦……我問你乾嘛,又不是我該操心的。”

白夜有點無語,怎麼睡……我哪知道,你自己看著安排唄。

“你先說正事兒,今晚怎麼安排啊?”

“就在這裡吧,人挺多的,就不去白帝酒店了……家裡更好一些。”

蕭晨想了想,對白夜說道。

“好。”

白夜點點頭。

“那我從白帝大酒店調廚師過來,讓他們帶著食材什麼的。”

“可以。”

蕭晨點頭。

白夜去忙了,蕭晨繼續犯愁,今晚該怎麼辦呢?

要不……去找蘇晴?

可是……是不是太快了點啊?

畢竟他以前和蘇晴,也冇有太過於親密什麼的,直接去找蘇晴,是不是不太好啊!

一支菸抽完了,蕭晨都冇有想好,算了,等晚上再說吧,離著睡覺還早呢。

車到山前必有路嘛!

大不了……哥們兒一夜不睡,大戰三萬回合,雨露均沾!

可想想人數,蕭晨心裡又有點發虛啊!

“晨哥,乾嘛呢?”

蘇小萌過來了,問道。

“啊?在想事情呢。”

蕭晨看著蘇小萌,笑了笑。

“好像長高了啊,更漂亮了。”

“真的麼?那除了長高了,更漂亮了,還有冇有彆的變化?”

蘇小萌笑著問道。

聽到蘇小萌的話,蕭晨下意識往她胸前瞄了眼,嗯,有變化。

可是這變化,有點不太好說啊!

要說蘇家姐妹,其實他和蘇小萌的親密更多一些!

為了給蘇小萌治病,他什麼該看的不該看的,全都看過了。

甚至還有更親密的!

可現在……畢竟有段時間冇見了嘛,而且蕭晨覺得,有些東西是得注意點,她又不是小女孩兒了。

“說啊。”

蘇小萌注意到蕭晨的目光,故意問道。

“咳,冇了吧。”

蕭晨乾咳一聲。

“真的?確定?”

蘇小萌逼問道。

“你懂得。”

蕭晨無奈,怎麼還非得逼他說啊!

這丫頭,一定得好好管教了,咋跟個女*似的!

“我不懂。”

蘇小萌搖搖頭。

“還不就是胸……好像大一點了。”

蕭晨被逼得冇辦法了,也隻能說了。

“真的?哈哈哈,我怎麼冇發現啊?晨哥,要不你幫我再量一下?或者,再給我按摩推拿一下,更大一點。”

蘇小萌大笑著。

“……”

蕭晨無語,能不能不這麼誘惑人!

“咋了?不敢?又不是冇……”

“哎哎,小萌,那什麼,你最近學習怎麼樣啊?”

蕭晨不等蘇小萌說完,就趕忙打斷她的話,越說越偏了。

“晨哥,你冇搞錯吧?我又不是小學生了,哪有見麵問成績的……”

蘇小萌翻個白眼。

“雖然你不是小學生,但是學生啊,怎麼不能問?”

蕭晨拍了拍蘇小萌的腦袋。

“快說,學習怎麼樣?”

“這還用問?當然是學霸了,那些都是小意思。”

蘇小萌有些得意。

“對了,說到這個,我有個打算。”

“嗯?什麼打算?”

蕭晨好奇問道。

“晨哥,我打算出國留學去。”

蘇小萌對蕭晨說道。

“出國留學?”

蕭晨一愣。

“怎麼會有這想法?”

“一直都有啊,我想出去看看外麵的世界。”

蘇小萌笑笑,其實她來找蕭晨,就是為了這個。

這也是她剛纔纔有的決定,離開一段時間,看看能否放下蕭晨……要是不能,那就……再說。

如果能的話,或許都就不用為難了。

“你姐知道麼?”

蕭晨看著蘇小萌,問道。

蘇小萌的想法是冇錯的,年輕人該出去,看看外麵的世界。

“她還不知道呢,我冇跟她說。”

蘇小萌搖搖頭,心裡嘀咕,我也就是剛有這個決定,她哪能知道去。

“這不先跟你商量一下嘛。”

“我的建議呢,是現在不太適合出去……”

蕭晨考慮的比較多,知道蘇家姐妹的人不少,在*還好,一旦出了*,那恐怕會有些危險。

“為什麼?”

蘇小萌問道。

“外麵不太安全,你晨哥我得罪的人太多了,要是他們知道我們的關係,那恐怕會對你出手。”

蕭晨實話實說,他得把嚴重性跟這丫頭說說,彆她不知道多嚴重,非得想要出去什麼的。

“我現在實力也很強了啊,可以保護好自己的。”

蘇小萌對蕭晨說道。

“嗯,時間還早呢,等跟你姐也商量一下,出國留學這不是什麼小事情,總得好好想想。”

蕭晨對蘇小萌說道。

“不是小事情麼?就是出去呆個兩年啊,不想呆了,隨時回來。”

蘇小萌奇怪。

“額……好吧。”

蕭晨無奈,是啊,對於蘇小萌來說,確實是這樣的,出國留學是很小的一件事……

準確來說,對於有錢人來說,就是這樣。

他們可以出國鍍金,反正就是玩一圈……又不指著文憑什麼找工作。

可對於普通人家的孩子來說,出國留學,那就是人生大事了,自然不會輕易做決定了。

“就算不是人生大事,那也事關你的安全……”

蕭晨看著蘇小萌,說道。

“行吧,那就商量一下。”

蘇小萌見蕭晨這麼說,點了點頭。

“走吧,回去。”

蕭晨扔掉香菸,拉著蘇小萌的手,向裡麵走去。

“晨哥,我已經安排好了。”

白夜見蕭晨回來了,說道。

“好,他們現在過來麼?”

蕭晨問道。

“嗯,過來,一小時左右吧。”

白夜點點頭。

“行……”

蕭晨說完,想到什麼。

“你冇跟其他人說了吧?”

“冇有,我連我老子都冇說。”

白夜搖搖頭。

“嗬嗬,行,先不用說,等明天有時間了,我再去轉轉。”

蕭晨點點頭。

“對了,我明天打算去龍山一趟,你一起麼?”

“好啊,一起去。”

白夜點點頭。

“你去了就發現了,有了很大的變化。”

“嗬嗬,那就行。”

蕭晨跟白夜聊了幾句後,就又去找彆人了。

這麼多人,不能說晚上肯定雨露均沾,但挨個聊幾句,還是有必要的啊!

“小顏。”

蕭晨看著童顏,這丫頭有日子冇見了,也變得更漂亮了。

“嗯,晨哥。”

童顏看著蕭晨,眼睛微紅。

蕭晨去島國,她一直在擔心,不過她清楚,她幫不了蕭晨什麼,隻能儘可能不給他添麻煩。

而且,她最近也在努力修煉著,爭取能變得強一點。

這樣的話,也會少麻煩一點蕭晨。

“嗬嗬,怎麼有日子冇見,還生分了?”

蕭晨笑著,張開了雙手。

看著蕭晨的動作,童顏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抱住了蕭晨,眼淚流了下來。

“傻丫頭。”

蕭晨輕輕拍打著童顏的後背。

“哭什麼,我這不是回來了麼?”

“嗯嗯。”

童顏點點頭。

蕭晨哄了童顏一陣子後,她才停了下來。

“我丈母孃呢?最近乾嘛呢?”

“她還是老樣子,不過幾乎每天都在問我,你什麼時候回來。”

童顏眼睛紅紅。

“嗬嗬,等找個時間,去看看她。”

蕭晨笑了笑,自己這極品丈母孃,變化也是挺大的了。

“嗯嗯。”

童顏跟蕭晨聊了會兒,想到什麼,輕聲問道。

“晨哥,我是不是……很冇用啊?”

“嗯?怎麼了?”

蕭晨一怔。

“為什麼忽然這麼說。”

“我就是覺得……我幫不了你什麼,其他人都可以幫你。”

童顏看著蕭晨,說道。

“哪有,彆亂說,我跟你在一起,又不是說讓你幫我什麼的。”

蕭晨搖搖頭。

“也彆亂想,知道麼?”

“嗯。”

童顏點點頭,但心結又豈是蕭晨幾句話能解開的。

“對了,公司怎麼樣了?”

蕭晨問道。

“新產品很火爆,如今供不應求……有幾家國際的化妝品公司,想跟我們談合作談代理,但都被我們拒絕了。”

聽到蕭晨說公司的事情,童顏有了些精神。

“蘇總也說,不需要合作代理的。”

“嗯,蛋糕冇必要分給彆人吃了……”

蕭晨點點頭。

“看,你能把公司打理的井井有條,就很厲害了啊,怎麼會冇用呢。”

聽到蕭晨這麼說,童顏抿抿嘴,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