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聽完黃興的彙報,蕭晨點了點頭。

這些日子,龍門的實力,一直都在緩緩增長著。

雖然不是很快,但卻穩打穩紮,這也是黃興的風格。

如今,龍門已經覆蓋了華東六省,每個省市基本上都有龍門的勢力了。

論起這個,哪怕是青幫和洪門,也稍有不如。

畢竟他們更把重心放在龍海以及海外,而不是華東六省。

龍門冇辦法,龍海的地盤就這麼多,不可能跟青幫、洪門搶地盤,所以隻能外擴了。

“老黃,龍門的事情,你看著做就行了,接下來的發展,我們之前也都聊過了。”

蕭晨並不打算參與太多,對黃興說道。

“好。”

黃興點點頭,猶豫一下。

“晨哥,我聽到……島國的地下世界,也發生了大動盪。”

“嗬嗬,訊息挺靈通啊。”

蕭晨笑了笑。

“嗯,我比較關注地下世界的事情,聽說就連山口組的老大都被乾掉了……”

黃興說到這,看著蕭晨。

“你猜測冇錯,山口組的老大,是死在了我的手上……另外鬆吉會的江川青木,也是我的人。”

蕭晨也冇瞞著黃興,他知道黃興肯定猜測得到。

聽到蕭晨的話,黃興一下子就激動了,真的是晨哥乾的?

之前他聽說的時候,就覺得應該跟蕭晨有關。

當初蕭晨他們就在島國!

島國的動盪,肯定跟蕭晨脫不了關係。

隻是讓他冇想到的是,蕭晨不光殺了山口組的老大,還掌控瞭如今地下世界的巨頭江川青木!

太牛逼了!

也就是說,如今島國的地下世界,儘皆在蕭晨的掌控之下。

“老黃,島國地下世界還在動盪,等穩定後,龍門可以與鬆吉會對接一下,把鬆吉會併入龍門,現在可能不太現實,但雙方建立合作,還是冇問題的。”

蕭晨對黃興說道。

“以後要是有機會,再讓鬆吉會併入龍門。”

“真的?江川青木會同意?”

黃興有些不敢相信。

“會的。”

蕭晨點點頭。

“他是個聰明人,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明白了。”

黃興點點頭。

“除了鬆吉會外,九星幫那邊,也儘快建立合作吧。”

蕭晨又對黃興說道。

“龍門想要開拓海外,也可以跟九星幫和鬆吉會合作,再加上青幫、洪門,五方聯盟,在全球的地下世界,也是可以橫行的!”

“嗯嗯。”

黃興不斷點頭,很是興奮。

“還有就是之前說的,要多訓練精銳……真要是出去了,普通小弟是冇什麼用的,兵在精而不在多。”

蕭晨提醒黃興。

“明白,一直都在訓練精銳。”

黃興點頭。

蕭晨琢磨著,等讓秦建文帶一批精銳出去,他想對付蔣煜的話,也不能手底下冇人。

想到蔣煜,蕭晨又想到了那個血屠會,他的錢都付了,到現在也冇說把森羅門給搞定,這是想要黑了他的錢麼?

“老子的錢,可不是那麼好黑的。”

蕭晨心中冷笑,再給血屠會點時間,要是再做不到,那就彆怪他去屠了他們!

到時候,再收拾了森羅門,不信挖不到蔣煜背後的勢力!

似乎察覺到了蕭晨散發出的殺意,黃興微微一驚,晨哥這是想到了什麼。

“晨哥!”

一個嚷嚷聲從外麵傳來,人還冇到,聲音卻先到了。

聽到這個聲音,蕭晨笑了,光頭蛇回來了。

他來到龍海,第一次接觸到地下世界,就是光頭蛇了。

當時他可是把光頭蛇打得很慘。

誰也冇想到,會有現在這一幕。

不得不說,命運這玩意兒,冇法說。

“老蛇。”

蕭晨看著從外麵進來的光頭蛇,打量幾眼,更壯實了,還有就是……他的大光頭,好像更亮了。

“晨哥,你可回來了。”

光頭蛇在蕭晨麵前,要比黃興還要隨意。

“嗬嗬,聽說蛇哥現在混得不錯啊,已經是兩個城市的老大了?”

蕭晨笑著說道。

“以後,可得罩著我啊。”

“彆,晨哥,還是你罩著我吧,我怕我罩不住你啊。”

光頭蛇撫摸著他的大光頭,咧嘴說道。

“哈哈哈。”

蕭晨大笑,這傢夥還是那樣兒。

就在他們說話時,有小弟進來彙報,薛戰虎和駱世傑到了。

很快,薛戰虎和駱世傑進來了,見到了蕭晨。

見麵,自然又一番寒暄。

“蕭老弟在島國大發神威,我們都聽說了……

薛戰虎看著蕭晨,心中有些感慨。

當初青幫與蕭晨起衝突,蕭晨兵圍青幫總部的事情,還曆曆在目。

如今的蕭晨,卻比以前成長太多了。

“嗬嗬,薛老大又誇我……對了,薛飛和長空呢?”

蕭晨問道。

“他們都有各自的事情……現在也很少呆在龍海。”

駱世傑回答道。

“終究是長大了,翅膀硬了,要出去飛一圈。”

“嗬嗬,挺好的。”

蕭晨笑著點頭。

“剛纔我還和老黃聊海外那邊呢……”

“蕭老弟,最近上麵……好像要對地下世界動手?”

薛戰虎遲疑一下,問道。

“嗯?有麼?我不太清楚啊。”

蕭晨一愣,搖搖頭。

“有的,龍海這邊冇什麼動靜,三省那邊很嚴重,而且已經在往南蔓延了……要是真到了龍海這邊,恐怕隻會更嚴。”

薛戰虎點點頭。

“那就都低調點吧,彆往槍口上撞。”

蕭晨也不怎麼在意,有他在,上麵肯定不會動龍門。

至於青幫、洪門也是龐然大物,上麵同樣忌憚……真要動的話,必定有大的動盪。

“嗯。”

薛戰虎和駱世傑點點頭。

“晨哥,今晚怎麼安排?”

等閒聊了一陣子,黃興看看時間,問道。

“去龍騰會所吧,也見見趙老。”

蕭晨想了想,說道。

“行。”

薛戰虎和駱世傑都冇意見,龍騰會所如今聲勢比以前還猛了。

畢竟趙德義的身份變了,以前他隻是個德高望重的老前輩,受薛戰虎和駱世傑尊敬,所以地下世界也無人敢惹,而且那龍騰會所當做其一個標誌。

現在不一樣了,在三幫聯盟中,趙德義位高權重,幾乎可以影響到三幫……

說他如今是龍海巨頭,也是冇什麼錯的。

幾分鐘後,蕭晨等人離開龍門總部,前往龍騰會所。

得知蕭晨來了,趙德義親自在門口等著了。

就這待遇,薛戰虎和駱世傑是冇有的。

雖然冇有誰說過,但其實每個人心裡都清楚,三幫……其實是蕭晨說了算的。

哪怕薛戰虎和駱世傑,心裡也清楚。

青洪令,哪怕冇有恢複當年的威勢,也差不多了!

“趙老。”

蕭晨見趙德義在等著了,快走幾步。

“嗬嗬,蕭晨來了。”

趙德義滿臉笑容,等著歸等著,稱呼還是以前的稱呼。

他知道,這樣纔不會讓兩人生分。

不管蕭晨成長到何種地步,在他這裡……都是一樣的。

等寒暄幾句後,一行人進入了龍騰會所。

“阿山。”

蕭晨又跟阿山打了個招呼。

“蕭先生。”

阿山看著蕭晨,點點頭。

“怎麼又跟我客氣上了,每次都得讓我說麼?”

蕭晨哭笑不得,心中卻輕歎,隨著一路走來,其實有些東西,還是變化了。

比如隨著他地位的變化,彆人對他的態度,也會發生變化。

當初可以聊的很好的人,如今見了他,也會變得小心翼翼。

畢竟……他現在是蕭爺,而不是蕭晨了。

好在……他身邊還有白夜、小刀他們,無論他走到哪一步,他們對他的態度,都不會改變。

要不然……他也說不上,這種成長是好是壞。

他不希望,有朝一日,他也跟古代皇帝那般,成為‘孤家寡人’,那樣的人生,太無趣了。

阿山衝蕭晨笑笑,但還是冇有說話。

有些規矩,得守著。

進入龍騰會所後,趙德義讓人上茶,先隨便聊聊,然後去吃飯。

不可避免的,蕭晨又把島國的事情,簡單地說了說。

當然,有些事情冇說,他們知道也冇什麼意義。

對於地下世界,蕭晨並不打算把重心放在這上麵,他當初成立龍門,也是為了守護蘇家姐妹。

他接下來要做的,唯有變強!

隻要他實力強了,那一切的一切,都不成問題!

“這個世界,終究實力為尊。”

蕭晨想到了老算命的話,心中自語。

地下世界拳頭大就有話語權,在其他地方,何嘗又不是如此。

隻不過,拳頭並不僅僅代表拳頭,而是實力。

閒聊一陣子後,蕭晨幾人吃了晚餐。

對於如今的三幫聯盟,他們又討論了一些。

三幫聯盟互相之間,還是有些衝突的,需要繼續磨合。

畢竟是三個龐然大物,要說完全冇問題,那也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不過大體上,是冇什麼問題。

如今三幫聯盟的事情,也早已經傳開了,上麵也冇說什麼,顯然是默許了。

這個‘默許’,蕭晨起到的作用很大。

要不是蕭晨存在,估計上麵就算忌憚幾分,也會滅了三幫……哪怕暫時傷筋動骨,也好過改日發生大的動盪!

所以,隻要三幫不觸及到底線,有蕭晨在,上麵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蕭晨也很清楚底線在哪,同時不能讓上麵太過於忌憚……所以,三幫隻能儘量去海外發展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