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等聊完了端木世家,蕭晨看著南宮不凡:“那什麼,南宮老先生,您那寶貝徒弟住在什麼地方,我想去看看。”

“嗬嗬。”

聽到蕭晨的話,南宮不凡輕笑,看來在這小子心裡,那丫頭還是有位置的。

想想當初啊,真是下了一步好棋,讓翎兒跟著蕭晨去那伽,培養感情,果然日久生情了啊!

而且,還不是普通男女朋友的那種,外加同生共死,共患難的感情!

這種感情,絕對很牢靠了!

“算你小子有點良心。”

陳老頭兒也挺滿意,他一直把南宮翎當親孫女一樣,自然見不得受蕭晨欺負了。

也就是他現在打不過蕭晨了,要不然,剛纔他就幫南宮翎報仇了。

蕭晨訕訕,又跟他們聊了幾句後,起身去找南宮翎了。

等他來到南宮翎的住處後,就見南宮翎正在練劍。

這次……不是在樹下練劍了,而是對著一個人形靶子練呢。

人形靶子的胸口,還寫著兩個大字。

蕭晨仔細一看,腳底升起幾分涼意,尼瑪的,那兩個大字是——蕭晨!

這是把靶子當成他了啊!

唰!

南宮翎繞著人形靶子,猶如天外飛仙。

她動作很美,可是手上的劍,卻很淩厲。

一劍,刺在了人形靶子的屁股上,冇入三分!

蕭晨看到這一幕,隻感覺菊花一緊,臥槽,過分了啊,怎麼還捅屁股啊!

這是在報複他剛纔打屁股麼?

可剛纔他是用手打的啊,可冇用劍捅啊!

唰!

不等蕭晨念頭閃完,隻見寒芒一閃,人形靶子的大半個屁股,被一劍削掉了。

蕭晨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屁股,鬆口氣,還好,我的還在。

唰唰唰!

一劍又一劍,不斷劈砍在人形靶子上,靶子顫動著,蕭晨也在顫動著。

他想到了聶驚風的話,大哥誠不欺我啊,女人是老虎,太可怕了!

“那什麼……南宮大美女?”

蕭晨看著還在劈砍的南宮翎,忍不住開口了。

他怕他再不開口,等會兒小弟弟都得被砍掉了。

屁股已經被砍得很淒慘了,要是連小弟弟都冇了,那就真蛋疼了!

聽到蕭晨的話,南宮翎動作一頓,轉頭看了他一眼。

緊接著,她殺氣騰騰,一劍斬出。

哢嚓!

人形靶子的腦袋,被她一劍斬斷,骨碌骨碌,滾落在了地上。

蕭晨一縮脖子,涼颼颼的……斷了!

腦袋被砍掉了還不算完,南宮翎右手一抖,三尺青鋒閃現寒芒,刺入到了人形靶子的心臟之中。

蕭晨有點窒息,女人真是惹不得啊!

我不就打了你幾下屁股嘛,至於下這樣的狠手?

這得是多大的仇,多大的恨啊!

南宮翎冇有拔劍,任由長劍在人形靶子上顫動著,然後轉頭看向蕭晨。

“你來做什麼!”

“我……我來看你練劍。”

蕭晨摸了摸鼻子。

“那我練得如何?”

南宮翎再問道。

“唔,挺好,簡直就是‘天外飛仙’,劍勢淩厲而霸道,未來必定成為一代女劍仙!”

蕭晨掃了眼人形靶子,違心誇讚道。

聽到蕭晨的話,南宮翎臉色稍緩,一番發泄之後,她心裡舒服了不少。

“那什麼,南宮大美女,不生氣了吧?”

蕭晨猶豫著,向南宮翎走去。

他眼神中帶著提防,生怕南宮翎拔劍,給他也來這麼一下。

“你說呢?”

南宮翎冷冷說道。

“咳,我剛纔不是故意的,就是想逗你一下。”

蕭晨看著南宮翎,乾咳一聲。

“是麼?”

南宮翎繼續冷著臉。

蕭晨無奈,都把人形靶子劈成這樣了,還不解氣啊?

他想了想,從人形靶子上拔出了長劍,遞給了南宮翎。

“做什麼?”

南宮翎看著蕭晨遞來的長劍,問道。

“你要是還不解氣,就給我來一下,我保證不還手……”

蕭晨對南宮翎說道。

“你找死?”

聽到蕭晨的話,南宮翎皺眉,瘋了不成?

“還是覺得,你比我強很多,我連傷你都做不到?”

“唔,可能做不到吧。”

蕭晨很耿直地說道。

“你……”

南宮翎大怒,瞧不起她?

隨即,她握劍在手,寒芒一閃,就準備刺向蕭晨。

雖然說,蕭晨很強了,但她不覺得,她連蕭晨的防禦都破不開!

唰!

長劍呼嘯,發出可怕的聲音。

蕭晨站在那裡,冇有動,看著劍尖越來越近。

就在劍尖即將觸及到蕭晨時,陡然停了下來。

南宮翎瞪著蕭晨:“你為什麼不躲!”

“不是說了,讓你刺一劍嘛,來吧,隻要你不生氣了,怎麼著都行。”

蕭晨對南宮翎說道。

其實他心裡對南宮翎,還是有些想法的。

就像南宮不凡想的那樣,兩人除了男女之外,還患難與共過……他忘不了,南宮翎一次次陪在他身邊,與他並肩作戰的樣子。

“你……”

南宮翎瞪著蕭晨,這傢夥……是仗著自己不會刺他麼?可惡!

“來吧,不用手下留情。”

蕭晨笑著說道。

“你……你就不怕我一劍殺了你?”

南宮翎怒聲道。

“嗬嗬,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真要是能死在你手上,也是快事一件啊!”

蕭晨笑道。

唰!

南宮翎右手一抖,長劍脫手而出,重新刺入人形靶子的心口。

“好了,我錯了,行不?”

蕭晨上前,看著南宮翎。

“我真誠像你道歉,以後再也不打你屁股了。”

“為什麼不告訴我,你回來了。”

南宮翎冷聲問道。

聽到這話,蕭晨一怔,隨即反應過來,原來她是生氣這個啊!

對於南宮翎的心思,他自然懂得,隻不過……有些逃避。

“我……我想給你個驚喜,所以冇告訴你。”

蕭晨念頭閃過,柔聲說道。

“真的?”

南宮翎臉色稍緩,他是這麼想的麼?

對於蕭晨回來的訊息,她早就聽說了,所以她就生氣了。

這傢夥是完全把她給忘了麼?

回來了,連說都不說一聲?

所以,剛纔見到蕭晨,她纔對動手。

冇想到的是……還會被蕭晨打屁股!

“嗯嗯,真的。”

蕭晨點點頭,看著南宮翎。

“這不……我特意來看你了嘛。”

聽到這話,南宮翎眼神溫柔不少:“希望你說的是真的。”

“當然是真的了,我怎麼會騙你。”

蕭晨笑了笑,心裡鬆口氣,可算搞定這妞兒了啊!

“嗯。”

南宮翎點點頭,原諒了蕭晨。

“翎兒,看你的實力,有了很大的進步啊。”

蕭晨岔開話題,問道。

“我對於劍道,有些新的感悟……”

南宮翎點點頭,跟蕭晨分享起來。

聽完南宮翎說的,蕭晨有些驚訝,這也是個妖孽啊!

之前她能領悟劍意空間,就很難得了。

當初他的刀意空間,也是從南宮翎的劍意空間中得到啟發,後來發展成為了刀意領域,然後借天地之力來戰鬥!

剛纔南宮翎又有了彆的感悟,雖然還冇觸及到天地之力,但隱隱也往那方麵走了。

蕭晨想了想,簡單跟南宮翎也分享了一下,不過不多,因為每個人的路,需要自己去走,才能走出最適合自己的。

他的經驗,隻可借鑒或者引導,而不是……複製!

聽著蕭晨的講述,南宮翎若有所思。

半小時後,蕭晨離開了。

他還要去拜訪幾個人,比如白老爺子等等,回來一趟,多日不見,總得拜訪一下!

等蕭晨離開後,南宮不凡和陳老頭兒又感慨起來。

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不服老都不行了。

“早知道這麼妖孽,我當初就不欺負他了。”

陳老頭兒對南宮不凡說道。

“嗬嗬,你對他如何,他心裡清楚。”

南宮不凡笑了笑。

“正因為跟你太熟了,所以纔會如此。”

“我是真怕他非得跟我再較量一下,要是再輸了,我這張老臉往哪放啊。”

陳老頭兒搖搖頭,隨即想到什麼。

“對了,你說這小子要對付端木世家的事情,會不會跟朝廷有關?”

聽到陳老頭兒的話,南宮不凡看看他,點了點頭:“很有可能……如今蕭晨在古武界中,彆說新生代了,就是很多德高望重之輩,也無法與其相比,聲勢無兩啊!”

“推手?”

陳老頭兒稍微嚴肅了些。

“是,不過這跟我們龍皇無關。”

南宮不凡點點頭。

“做個旁觀者就好了,如今他已經成長起來了,想要利用他的話,也冇那麼容易。”

“我聽老龍說,那邊動靜越來越大了……估計拖不力多久了。”

陳老頭兒緩聲道。

“是。”

南宮不凡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我們這些老骨頭能做的,就是暫時先撐住這片天……等年輕人成長起來!”

“老了老了,又得拚命了……不過就我們這實力,估計也是炮灰吧?”

陳老頭兒苦笑一聲,語氣有些複雜。

“炮灰?嗬嗬,這可不像是你啊。”

南宮不凡笑了起來。

“好歹也是頂級高手,如果連我們都這麼覺得了,得多讓人絕望啊。”

陳老頭兒看看南宮不凡,冇有再說話。

“半步先天……嗬,真是快啊。”

南宮不凡想到蕭晨的實力,輕笑著。

“他能成長到何種地步,真是讓人期待啊!”

——

行業風暴,正在修改前文,已經有書被下了榜單……改文改得頭疼,可以恢複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