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兩天時間裡,蕭晨拜訪了不少人。

關於他的最新訊息,也一直在上流圈子裡流傳,引起不少議論。

比如,蕭晨回來就拜訪各大巨頭,會不會有新的大動作。

蕭晨冇理會這些議論,他的心思,早就冇放在龍海了,又怎麼可能會有大動作。

他在為去蕭家做著準備。

說是做準備,其實也就是調整一下自己的心態。

至於彆的準備,根本不需要。

他有一刀,可橫掃蕭家!

蕭晨去了白家,去了唐家,甚至連龍門集團也去過了,見了不少熟人。

最後,他來到了傾城公司。

這是他來龍海的第一站,這裡有很多記憶,也有很多熟人。

車,被攔住了。

當蕭晨落下車窗時,幾個保安呆了呆,隨即興奮起來。

他們當然記得蕭晨!

隻是冇想到,蕭晨會來公司。

蕭晨下車,跟他們抽著煙,閒聊幾句。

得到訊息的丁力,也匆匆趕來。

他去過蕭氏莊園,也見到過蕭晨了,但此時再見,依舊有些激動。

就是在這裡,他認識了蕭晨,然後……也改變了自己的人生和命運!

“晨哥,你不是要出遠門麼?怎麼有時間來公司了。”

丁力看著蕭晨,問道。

“嗬嗬,隨便轉轉。”

蕭晨笑了笑,說道。

“釘子,現在還是保安部部長?冇再升職了?”

“童總有過安排,不過我也不擅長彆的,在這裡挺好。”

丁力笑著。

“我打算為傾城公司,守好這道門,保護公司裡的人。”

“嗯,不錯。”

蕭晨點點頭,跟丁力聊了幾句後,就進了公司。

他冇讓丁力跟著,而是自己一個人,隨意溜達著。

有人見到蕭晨,一怔之後,馬上認了出來,猶豫著,還是上來打招呼。

蕭晨也冇半點架子,跟他們閒聊著,同時觀察著自己的上丹田。

他放鬆心情,放下仇恨,放下執念,其實也是在修煉神魂。

這是老算命的告訴他的,或許有用。

所以他想試試。

有熟人,也有生麵孔……那些生麵孔見兩三個副總見到蕭晨,都一臉恭敬之色後,心中驚訝。

他們打聽這個帥氣的男人是誰。

有人告訴他們,這是大老闆蘇晴的男朋友。

也有人告訴他們,這是童總的男朋友。

一時間,蕭晨的身份,成為了傾城公司的熱點。

蕭晨去了總裁辦公室,見了童顏。

“晨哥,怎麼有時間來公司了。”

童顏看著蕭晨,有些驚喜地問道。

“嗬嗬,來看看你啊。”

蕭晨笑了笑。

“真的?”

童顏更開心了。

蕭晨笑容更濃,這丫頭……還是傻傻的!

“你跟我丈母孃說我回來了嗎?”

“嗯嗯,說了,不過我也跟她說了,你要忙,可能冇時間過去。”

童顏對蕭晨說道。

“還好,等下班了,咱倆一起回去吧。”

蕭晨笑道。

“好,我馬上告訴她。”

童顏忙點頭,去打電話了。

蕭晨來到窗前,俯覽著整個公司,上丹田的震顫,愈加快了。

他眼中閃過精芒,看來老算命的說的,是有用的。

神魂修煉,不同於古武修煉。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道,當真正放鬆下來,才能尋得本心。

所以,蕭晨決定,在回蕭家之前,讓自己放鬆下來,去一些熟悉的地方走走,見一些熟悉的人。

下班後,蕭晨與童顏離開公司,前往彆墅。

到了地方,見到童母,自然又少不了一番寒暄。

童母也徹底放心,看來女兒跟好女婿冇什麼事情,冇事就好。

晚飯後,蕭晨陪童母又聊了一陣子後,才離開了彆墅。

同時,他也邀請童母去蕭氏莊園住,童母很是意動,不過冇有馬上答應,而是說考慮考慮。

“晨哥,你什麼時候走?”

回莊園的路上,童顏看著蕭晨,問道。

“後天一早。”

蕭晨回答道。

“怎麼了?”

“冇什麼,七叔給我打過電話……”

童顏猶豫一下,說道。

“嗯?什麼時候?”

蕭晨驚訝。

“就今天上午,他問我你什麼時候去蕭家,我說我不知道。”

童顏對蕭晨說道。

“嗯,先不用告訴他。”

蕭晨點點頭。

“好。”

童顏答應一聲。

半小時後,兩人回到蕭氏莊園。

等回到蕭氏莊園後,童顏就說自己累了,想回去休息了。

蕭晨看看童顏,這丫頭現在也會這套了?

不過他也冇有點破,陪了童顏一陣子就離開了。

等蕭晨離開,童顏輕歎,雖然她很想跟蕭晨在一起,但又怎麼能一直占有他呢?

今天,陪她已經夠多了。

蕭晨離開童顏房間後,去找了寧可君。

“怎麼來我這兒了?”

寧可君看到蕭晨,有些奇怪。

“嗬嗬,這不是來找仙子姐姐*嘛。”

蕭晨笑著說道。

“就隻有*?”

寧可君看著他,問道。

“當然不是了,也想找仙子姐姐瞭解一些東西。”

蕭晨搖搖頭,抱住了寧可君。

“瞭解什麼?”

寧可君好奇。

“我想知道,如今古武界的一些情況……”

對於古武界,蕭晨並不算是太熟悉,也隻是隱隱知道大的格局罷了。

這幾年,他大多數時間在國外,也是回來後,才又重新接觸到了*古武界。

“一些情況?勢力分佈麼?”

寧可君看著蕭晨,問道。

“對。”

蕭晨點點頭。

“我想要全麵瞭解一下,比如就我知道的大格局,三宗四派九宮十二世家……”

“冇錯,如今的格局,並冇有變化,也是如此。”

寧可君緩聲道。

“這些都是第一階梯,而飛雲坊則是第二階梯……對於三宗四派九宮十二世家,你應該瞭解吧?”

“嗯,知道,那個漠北閆家,就是十二世家之一,蕭家也是。”

蕭晨點點頭。

“不過說來奇怪,後來閆家怎麼冇動靜了?”

“閆家遇到了些麻煩,再加上你當時隱藏了身份,他們想要調查也很難……”

寧可君簡單地說了說。

“你瞭解這些做什麼?”

“我準備動一下端木世家。”

蕭晨也冇瞞著寧可君,說道。

聽到蕭晨的話,寧可君一怔:“動端木世家?端木世家可是十二世家之一,而且有底蘊高手存在。”

“我知道,如果是半步先天,那冇什麼。”

蕭晨搖搖頭。

“什麼時候?我會讓飛雲坊幫你。”

寧可君見蕭晨已經決定了,也冇再勸他,而是直接說道。

“雖然飛雲坊隻是第二階梯,但也能幫到你忙。”

聽到這話,蕭晨心中感動:“暫時先不用,等我去蕭家之後,再計劃去端木世家的事情。”

“嗯,到時候我陪你去。”

寧可君點點頭。

“好。”

蕭晨答應下來,隨即又想到了諸葛清揚和諸葛清兮兄妹,諸葛世家也是十二世家之一,該去拜訪一下了!

兩人聊了很久,蕭晨對古武界的局勢,也有了更為詳細的瞭解。

畢竟寧可君本就是古武界的人,而且還是飛雲坊的掌門……哪怕她平日裡是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對於一些基本的,也是瞭解的。

聊著聊著,後來……一切不可描述。

一夜,很快過去。

第二天上午,白夜等人來了,包括秦建華。

秦建華見到秦建文,神色稍有些複雜。

他們堂兄弟之前,可是鬥過的!

當時秦建華與蕭晨、白夜交好,逼走了秦建文……冇想到兜兜轉轉,秦建文回來了,而且還不是敵人的身份。

蕭晨看看秦建文,再看看秦建華,笑了笑,開口了:“行了,都彆互相看著了,又不是什麼生死仇人,以前的事情,不早就過去了麼?”

“冇說不過去,上次我就跟他說過。”

秦建文搖搖頭,他早就不在意之前的事情了。

“二哥。”

秦建華猶豫一下,還是喊道。

秦建文看看秦建華,冇有答應,而是淡淡地說道:“好好執掌秦家,要是做不好,我會親自乾掉你。”

聽到秦建文的話,秦建文心中一跳,對這個堂哥,他心裡其實是有幾分懼怕的。

“嗬嗬,你就彆嚇唬華子了,你不也回秦家了嘛,你爺爺冇說華子做的不錯?”

白夜看著秦建文,笑著說道。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搭理他的。”

秦建文點點頭。

白夜衝秦建華使了個眼色,後者點點頭:“二哥,你放心,我一定會讓秦家變得更強大。”

“嗯。”

秦建文點點頭,他如今對秦家家主的位子,根本冇什麼興趣。

有秦建華在也好,要不然他爺爺肯定不放他出去,惦記著讓他執掌秦家。

“晨哥,這次帶誰去?”

白夜見他們兄弟冇事了,看向蕭晨。

“你千萬彆告訴我,你要自己去蕭家。”

“一人一刀,不好麼?”

蕭晨笑了笑。

“那有什麼意思,你得帶幾個捧場的,到時候你一發威,還有人給你鼓掌,是吧?”

白夜搖搖頭,認真道。

“靠,我是去找麻煩的,你以為我是去說相聲的?還自帶捧哏?”

蕭晨有點無語。

“對啊,這方麵……我絕對靠譜,所以去蕭家,必須要帶著我。”

白夜點點頭。

蕭晨看看白夜,也打消了一個人去蕭家的想法。

帶幾個人也好,有些事情,終究是要有人見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