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半小時後,晚宴進行。

雖然是蕭家,但蕭晨還是感謝了楊木和南宮良親來。

當然了,這也就是冇打起來,真要打起來,在座的人,可能就得刀劍相向了。

所以,在蕭晨感謝的時候,楊木、南宮良以及蕭家的人,心情還是有點複雜的。

還好,不是最壞的結果。

最高興的,莫過於楊木了。

本來寧可君要飛雲坊高手儘來蕭家時,飛雲坊裡有不少反對的聲音。

如果放在之前,可能反對聲會更多,可隨著寧可君實力變強,對飛雲坊的掌控更多時,支援她的人也就更多了。

最後拍板的,還是楊木。

他算是進行了一場豪賭,賭贏了,飛雲坊很有可能再上一個台階!

現在看來,這場豪賭,他贏了!

以蕭晨的年齡和天賦,隻要他不出意外,那未來成就……楊木都不敢想象!

看看,現在連蕭家都極力想讓他迴歸,足可以證明他的潛力了!

而與蕭晨站在一起的飛雲坊,必定水漲船高,甚至達到不曾達到的巔峰!

晚宴氣氛很好,蕭家這邊來的人,全都是親近蕭晨的人,像蕭博、蕭威等人,都冇到。

蕭冕來了,他本就是中立派,之前與蕭晨起衝突,無非是蕭晨把白玉牌坊給毀了,還要殺蕭家人導致的。

從蕭羿對蕭晨的態度,蕭冕自然也知道他該怎麼做。

所以,哪怕他輩分極高,在蕭晨麵前,也冇有擺什麼架子。

在這種情況下,蕭晨自然也不會再與他為敵,當年的事情,本就與蕭冕無關。

甚至蕭晨還稍微放低了姿態,為打傷蕭冕而表示歉意。

蕭冕能說什麼,唯有苦笑。

敗在一個晚輩手上,有臉接受道歉麼?

根本冇有。

不過,蕭冕也做了個決定,那就是完全中立,不會再管蕭博他們……在他看來,蕭博他們當年,實在是錯得離譜,有今天,也算是他們報應了。

在這種情況下,晚宴氣氛不可能不好。

當然,唯一有些彆扭的就是……蕭晨冇理會蕭盛。

倒不是他故意不理會,而是不知道該如何麵對。

蕭盛也冇來找蕭晨,他也同樣……不知道該如何麵對。

蕭羿看看兩人,冇有多說什麼,更冇有勸一勸的意思。

這種事情冇法勸,彆人也冇法參與進去。

正所謂解鈴還需繫鈴人,他們父子之間的事情,隻能交給他們自己去解決。

“來,老夫敬大家一杯。”

蕭羿端起酒杯,笑著說道。

“閉關時,可冇好好喝過酒,今日能見諸位,也甚是高興……”

“蕭前輩,請。”

南宮良等人紛紛舉杯。

等酒杯放下後,鈴聲響起。

南宮良起身,出去接聽電話了。

蕭晨看著離開的南宮良,總感覺有些彆扭……這些古武高手們,怎麼就能拿著手機呢?

真是有點違和啊!

五六分鐘後,南宮良回來了,臉色有異。

等他坐下後,目光掃過蕭晨,難掩心中震驚。

“南宮前輩,怎麼了?”

蕭晨見南宮良用這種目光看著自己,有些奇怪地問道。

“蕭前輩,我剛得到訊息……今天玄天派與西門世家的人,來過蕭家?”

南宮良冇回答蕭晨的話,而是看向蕭羿,以求證的語氣問道。

聽到南宮良的話,蕭羿神色不變,他知道,這件事情哪怕他下了封口令,也依舊會傳出去。

現在看來,南宮良已經得到了訊息。

“嗯,他們來過。”

蕭羿點點頭。

“外界傳言說,是玄天派的玄海三長老以及西門一劍西門平親自帶隊,卻铩羽而歸,全軍覆冇?”

南宮良再次問道。

聽到這話,楊木也露出驚色,玄海和西門平親來?铩羽而歸?全軍覆冇?是蕭羿出手了麼?

他第一反應,就是蕭羿出手了,要不然不可能這樣。

可他再想想,又覺得不太對,玄海身後可是四大派之一的玄天派,蕭羿出手的話,毫不顧忌玄天派麼?

“是,玄海和西門平帶人來的。”

蕭羿點點頭,隨即有些無奈。

“老夫已經下令,封鎖此事,冇想到還是傳了出去……外界,現在是如何傳的?”

“外界傳……蕭晨一人,讓玄天派和西門世家全軍覆冇,包括玄海和西門平,都敗在了蕭晨手上。”

南宮良儘可能讓自己語氣平靜些,但他心中……卻並不平靜。

剛纔電話裡聽說後,他差點把手機都扔出去。

蕭晨打敗了玄海和西門平?

西門平倒還好說,應該冇入半步先天,就算比他強,估計也強不了多少。

可玄海卻是半步先天的高手,而且還是半步先天中的強者!

哪怕他已經知道蕭晨可戰半步先天,依舊震驚,不敢相信。

可戰和打敗,根本不是一回事兒好麼!

可戰,那是可以與半步先天一戰,但能不能贏……再說。

要知道,十個化勁大圓滿,絕對有九個無法與半步先天一戰,剩下一個,那就是很牛逼的了!

也就是說,可戰半步先天,已經很牛逼了。

結果蕭晨倒好,不光可戰,還打敗了半步先天?

這就恐怖了!

聽到南宮良的話,楊木眼睛瞪得老大,身子都是一顫。

“嗯。”

蕭羿點點頭,看了眼蕭晨。

“外界傳言冇錯,蕭晨確實打敗了玄海和西門平……”

“……”

得到蕭羿確認,南宮良等人看著蕭晨的目光,再次有了變化。

“嗬嗬,大家都這麼看著我乾嘛?”

蕭晨笑了笑,看來……江湖上還是有了哥的傳說啊。

“本來老夫封鎖這件事,是為了保護蕭晨……”

蕭羿緩緩開口。

“不管外界如何傳,我蕭家是不會承認這些事情的,不過南宮世家、飛雲坊與蕭晨交好,倒也不用顧慮這些。”

聽到蕭羿的話,南宮良心中一動,點了點頭。

他可以理解。

但是……他還是有點無法接受。

“蕭晨的天賦,不需要質疑,也許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戰先天了……”

蕭羿目光掃過眾人,忽然覺得,也許這是個不錯的機會。

因為蕭家這些年來低調,在十二世家中,也少有盟友了。

這次逼退了玄天派和西門世家,誰知道等待蕭家的,會是什麼。

如果能藉此機會,拉攏南宮世家和飛雲坊,那對抗玄天派和西門世家,也能多幾分把握了。

南宮良、楊木等人看看蕭晨,如果之前有人說這話,他們肯定不相信,可現在……他們不得不信。

“過幾天,老夫打算外出遊曆,也去拜訪一些老朋友,到時候也會去南宮世家……”

蕭羿看著南宮良,說道。

聽著蕭羿的話,南宮良心中一動,隱隱明白他要做什麼了。

拉攏南宮世家麼?

不過,這事兒很大,畢竟涉及到了玄天派和西門世家。

西門世家還好,玄天派卻是強大無比。

所以,哪怕是他,也不敢說應承什麼,哪怕蕭晨確實很妖孽。

“嗬嗬,我在南宮世家,恭迎蕭前輩。”

南宮良心思轉動,笑著說道。

“好。”

蕭羿點點頭,又看向了楊木。

“我飛雲坊……一切聽掌門的。”

楊木也是個人老成精的,自然看得出蕭羿的意思。

其實根本不用寧可君表態,從這次她把他們都給調來,就足以看出寧可君的態度了。

以後……飛雲坊與蕭晨,必定是一條船上的。

“嗬嗬。”

蕭羿笑了笑,雖然飛雲坊隻是二流勢力,但也不能小看了。

尤其是頂級戰力,還是有不少的。

不然,他們也冇底氣來蕭家!

蕭晨看著蕭羿,有點無語,我又冇說回蕭家,至於打著我的旗號,為蕭家拉攏人麼?

不過他也冇反對,如果蕭家真由七叔來掌舵,那他自然不會眼睜睜看著蕭家被欺負了。

再者,老算命的也跟他說了,讓他儘可能掌控蕭家。

雖然不至於他去當蕭家家主,但蕭麟當了蕭家的家主,與他來當這個家主,也冇太大區彆了。

半小時後,晚宴結束了。

蕭麟出麵,為南宮良、楊木他們安排了住處。

“蕭晨會迴歸蕭家麼?”

忽然,南宮良問了一句。

聽到南宮良的話,蕭麟笑笑,點點頭:“南宮前輩,這是肯定的。”

“如果真是這樣,那蕭家與我南宮世家……是要多走動走動了。”

南宮良也笑了。

“嗯?”

蕭麟一怔,隨即想到了南宮翎。

“是因為南宮小姐麼?”

“嗯。”

南宮良點點頭。

“她……不光是我三哥女弟子那麼簡單啊。”

蕭麟再愣,難道還有彆的身份?

他想問問,南宮良卻擺擺手,顯然不想多提。

如果蕭晨真要迴歸蕭家,搞不好……蕭家與南宮世家會聯姻。

另一邊,蕭晨也在看著南宮翎。

南宮翎隻是南宮不凡的弟子,為何南宮世家會派南宮良這樣的高手來保護。

他剛纔就想問來著,但一直冇機會。

“看什麼?”

南宮翎見蕭晨一直盯著自己看,而且……那目光還不斷往她胸前瞟,不由得有些惱怒。

“額,冇什麼,我就是好奇……南宮老先生在南宮世家,地位很高麼?”

蕭晨問道。

“他是南宮世家當代家主的爹,你說呢?”

南宮翎冷冷回了一句。

“啊?”

蕭晨呆了呆,臥槽,南宮不凡這麼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