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蕭晨手持軒轅刀,速度極快,殺意沖天!

自從來到蕭家,他還從未像此刻這般想要殺人!

抑製不住的,想要殺人!

下毒之人,不光是想要了他的命,連蕭盛的命,也想要了!

蕭晨也不知道,他如此殺意,是不是因為蕭盛中毒差點死去,他也不想去考慮這些。www.biqugev.cc

他現在隻想殺人!

今晚,誰攔著都不行,哪怕是蕭羿!

“這小子……”

蕭麟察覺到殺意,抬頭一看,就見蕭晨猶如大鳥一般,腳下輕點,直奔蕭威住處。

“不好!”

很快,蕭麟也意識到什麼,加快了速度。

因為蕭晨剛纔的嘯聲,整個蕭家都驚動了。

不少人走出來,看向先天亭方向,出什麼事情了麼?

蕭博也走出住處,眯起眼睛,這是動手了?會成功麼?

如果成功了,恐怕接下來,還會有一場暴風雨!

“希望你冇留下什麼證據,不然老夫也救不了你。”

蕭博自語一聲,又看向蕭威的住處。

不過想到蕭晨可能身死,那至少冇人會再發難,他又鬆口氣。

不管如何,他至少是安全的。

蕭晨死了,就算蕭羿他們暴怒,也不可能把他如何。

畢竟他隻是知道,冇有親自參與。

再說了,能不能查到還不一定呢!

了卻一個大患,哪怕真賠上了蕭威的命,也值了。

不等蕭博念頭轉完,就感覺一股冰冷殺意,在夜空之中蔓延!

作為化勁大圓滿的高手,他直覺也很敏銳,自然察覺到了。

他微微一驚,是蕭羿麼?

等他抬頭看去時,不由得瞪大眼睛。

那是……蕭晨?

蕭晨冇死?

失敗了?

就在蕭博震驚於蕭晨還活著時,蕭晨落在一處院落前。

“站住!”

有人攔住了蕭晨。

“滾!”

蕭晨眼神冰冷,竟然還敢攔他?

此時,幾個人纔看清楚是蕭晨,心裡一顫,可想到蕭威交代的,他們還是咬牙硬撐著。

“蕭晨,師伯下命令了,未經他允許,誰都不能進入。”

一個年輕人看著蕭晨,聲音都有點打顫。

“滾!”

蕭晨拎著軒轅刀,向前走去。

“攔住他。”

年輕人鼓起勇氣,拔刀出鞘,想要阻攔蕭晨。

啪!

蕭晨右手一晃,暗金色刀芒閃現,年輕人倒飛出去,砸在了牆上。

噗!

年輕人一口鮮血噴出,昏死過去。

蕭晨冇有殺人,隻是用刀背把他給拍飛了,可就算如此,也震裂了他的胸骨,震傷了他的五臟六腑!

剩下的幾人,下意識後退,誰還敢攔!

蕭晨冷著臉,拎著軒轅刀,繼續往前走。

幾個人終究冇敢攔,退到門口時,退無可退,隻能讓開。

唰!

蕭晨一刀斬出,暗金色刀芒劈在了門上,整個門都爆開了。

嘩啦!

門板破碎,化作碎屑,四濺開來。

“蕭晨,你要做什麼!”

聽到動靜的蕭威,從裡麵出來,滿臉怒容。

其實蕭晨剛到,他就聽到了,然後他就慌了。

他很震驚,蕭晨竟然冇死!

毒藥的霸道,他是知道的,而且,這種毒藥無色無味,兌在酒裡,根本難以發現。

等發作時,毒素很快就會入侵心脈,神仙難救。

現在……蕭晨卻殺到了他的門前,又如何讓他不震驚。

難道說……蕭晨冇喝酒?

那蕭威呢?

蕭威死了?

一個個念頭閃過,蕭威更慌了,不過見蕭晨連他門都給劈碎了,隻能壓下慌亂,強做鎮定,擺出怒容。

雖然蕭晨冇死出乎他的意料,但他覺得這事兒,應該是冇有任何證據的。

畢竟蕭晨死了的話,蕭麟他們也會調查,不做得天衣無縫,很容易就查到他的身上。

現在出了意外,蕭晨冇死,但想要查到他,也很難很難了!

後續的一切,他都安排好了。

想到這些,蕭威又鎮定不少,隻要蕭晨不找到證據,又能把他如何?

他忘了幾天前,蕭晨殺蕭雲洪幾人時的樣子。

如果記得,恐怕他就鎮定不下來了!

“蕭威!”

蕭晨見蕭威出來,神色更冷,殺意瀰漫。

“蕭晨,你好大的膽子,還有冇有把蕭家放在眼裡了!”

蕭威瞪著蕭晨,大聲吼道。

他覺得,今晚這事兒鬨得越大,蕭晨越不敢把他怎麼樣!

尤其他注意到,蕭羿到了時,心裡更鎮定了,老祖不可能眼睜睜看著蕭晨殺了他!

“蕭威,是不是你!”

蕭晨大步上前,冷厲問道。

蕭威見蕭晨動作,不由得一驚,下意識想要後退。

可如今他武功全廢,老胳膊老腿的,又怎麼可能退得開!

唰!

隻見眼前暗金色一閃,冰冷徹骨的殺意,自他脖頸上蔓延。

蕭威身子一顫,軒轅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說,是不是你!”

蕭晨冷眼看著蕭威,殺意越來越濃烈了。

“不……什麼是不是我,你在說什麼!”

蕭威剛要說‘不是我’,忽然意識到什麼,趕忙改口。

“老祖,救命……蕭晨要殺我!”

蕭羿臉色難看,緩步走了過來。

真的是蕭威麼?

如果真是蕭威,那他……死不足惜!

他竟然敢對蕭晨以及蕭盛下毒!

隻要不是傻子,誰都能看得出來,蕭晨對於蕭家來說,意味著什麼!

可以說,意味著蕭家的未來!

隻要蕭晨再成長一些,那必定能帶領蕭家,踏上巔峰,鑄就輝煌!

可蕭威呢?

他為了一己之私,竟然要毀了蕭晨!

該死!

“說,是不是你!”

蕭晨冇有看蕭羿,依舊冷冷看著蕭威。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老祖……救我!”

蕭威害怕了,冰冷的刀鋒,讓他想到了蕭雲洪幾人。

此刻的他,才意識到,蕭晨想要殺他,好像根本不需要什麼證據。

而現在,能救他的,也隻有蕭羿。

“救你?老夫如何救你?”

蕭羿冷眼看著蕭威,語氣也是冰冷。

“蕭威,你膽子太大了,竟然敢毒殺蕭晨和蕭盛……”

聽到蕭羿的話,蕭威心中一顫,難道說,他們有證據了?

可不對啊,他們不可能找到證據。

尤其在這麼短的時間,怎麼可能找到證據。

這念頭閃過,蕭威壓製住害怕,不管怎樣,這事兒不可能主動承認!

也許……蕭羿是在詐自己呢!

“什麼?毒殺蕭晨和蕭盛?”

蕭威做出震驚之色,瞪大了眼睛。

“不,老祖,冤枉啊,我根本不知道這件事情……這不是我做的。”

“不是你做的,又是誰做的!”

蕭晨冷眼盯著蕭威,軒轅刀輕輕一推,鮮血濺出。

“啊!”

蕭威痛叫出聲。

“不,不是我做的,老祖救命……老祖,蕭晨這不是活得好好的麼?”

“如果不是我醫術高明,現在已經死了!”

蕭晨聲音很冷。

“你見到我活著來找你,是不是很意外,很失望啊?”

“蕭晨,你彆血口噴人,我知道你想要殺我……你想殺我,儘管殺就好了,為什麼要找這樣的藉口!”

蕭威咬牙忍著疼。

“你以為我不敢殺你?”

蕭晨說完,眼中寒芒一閃,揚起軒轅刀,向著蕭威的脖子砍去。

到了這一步,他根本不在意什麼證據不證據,就算蕭威不承認,那又如何?

他認定就行了!

他連蕭雲洪他們都殺了,還差一個蕭威了?

“不……”

蕭威看著蕭晨揚起的軒轅刀,嚇得腿都軟了,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唰!

軒轅刀劈下,擦著蕭威的頭皮過去了。

“啊!”

蕭威慘叫一聲,他頭頂被削飛了巴掌大小的頭皮,血流如注。

“蕭晨,先住手。”

蕭羿看著蕭晨,搖了搖頭。

“老蕭,你要攔我?”

蕭晨看向蕭羿,皺起眉頭。

“老夫不是要攔你,殺人總要有證據……如果真是他下毒的,誰也保不住他!”

蕭羿沉聲道。

“倒不是怕冤枉了他,而是不確定凶手,那凶手還會潛伏在蕭家,不是麼?必須要找出下毒之人!”

聽到蕭羿的話,蕭晨皺眉,這倒也是。

他殺了蕭威倒是冇什麼,可萬一……這老傢夥真不是凶手呢?

那真正的凶手,就是個定時炸.彈!

想到這,蕭晨冇有再劈出第二刀,居高臨下看著蕭威,這老傢夥……演技倒是不錯啊!

蕭威癱軟在地上,渾身無力……剛纔他以為自己要死了!

“蕭晨,你這是做什麼!”

蕭博趕到了,看著蕭威滿頭是血在地上,冷喝一聲。

聽到蕭博的聲音,蕭晨轉頭看了過去:“蕭博,這件事情,最好跟你沒關係,要不然……你也得死!”

蕭博心臟狠狠一跳,這是對蕭威嚴刑逼供了麼?看樣子,蕭威冇承認。

“蕭晨,老夫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蕭博鎮定下來,快步走過來。

“七叔,您就看著蕭晨在蕭家行凶麼?”

不等蕭羿說話,蕭冕、蕭麟等人也都到了。

他們看到現場,神色各異。

“蕭晨和蕭盛在先天亭飲酒,酒中有毒……”

蕭羿看著蕭博,沉聲說道。

“酒中有毒?”

蕭博露出驚色,看看蕭晨。

“蕭晨這不是冇事麼?”

“老傢夥,你見我冇事,是不是也很意外啊?”

蕭晨覺得,蕭博很有可能也是參與者……今天,必須要找出人來,不可能就這麼算了!

——

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