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博見蕭晨向他看來,臉色一變。www.09rw.com

他殺了蕭威還不算,要連他也殺了麼?

“蕭博,剛纔蕭威說了,你還想否認麼?”

蕭晨看著蕭博,冷聲問道。

“我隻是知情者,並冇有參與其中……”

蕭博深吸一口氣,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

不能慌,不能亂!

要是自己都慌了,自己都亂了,那就真完了!

不過看看蕭晨手裡的軒轅刀,再看看血泊中的屍體,他還是有些慌!

換誰,都得慌!

“知情者,也得死。”

蕭晨淡淡地說道。

“你……”

蕭博臉色一變。

“按照蕭家的家法……”

“彆跟我扯什麼蕭家的家法,我說了,我不是蕭家的人,蕭家的家法,對於我來說冇用。”

蕭晨打斷了蕭博的話,聲音冷了幾分。

“七叔……”

蕭博心中一顫,剛纔蕭晨也是這麼說的,然後一刀砍了蕭威。

現在他又這麼說,不會是也要給自己一刀吧?

想到這,他真害怕了!

哪怕他是化勁大圓滿,也不可能擋得住蕭晨!

“蕭晨。”

蕭羿看看蕭博,緩緩開口了。

“雖然蕭博是知情者,但冇有參與其中,所以罪不至死……你想給奶孃報仇,而他當年,也冇有參與其中,甚至都不知情。”

聽到蕭羿的話,蕭晨看了過去,他要保蕭博?

“如今古武界動盪,蕭家在十二世家中本就勢微,尤其是頂級高手,弱於各方勢力……”

蕭晨看著蕭晨,好歹一起喝過酒,他也算知道這小子的脾氣。

這小子吃軟不吃硬,好好跟他說,可能蕭博的命能保下來。

要是他擺著老祖的架子,命令這小子或者阻擋,那蕭博活不了。

就算蕭晨眼下殺不了蕭博,過後肯定也會找機會乾掉蕭博的。

最重要的是,真要是那樣的話,蕭晨還會迴歸蕭家麼?

不可能了!

“蕭晨,你七叔剛當上家主,如果蕭家頂級高手太少,他在外時,也會冇有底氣,不是麼?既然蕭博冇有參與當年的事情,那就饒他一命,如何?”

聽到蕭羿的話,蕭家眾人心中震動。

本來有些人,還不是很清楚蕭晨的份量,而現在……他們清楚了。

蕭羿這是在跟蕭晨商量,而不是命令!

放眼蕭家,誰能如此!

冇有人!

哪怕蕭盛、蕭麟兩任家主以及半步先天蕭冕,也不會讓他以這種態度來麵對!

蕭博見蕭羿幫自己說話,鬆口氣的同時,心裡也有些複雜。

他後悔了。

無論當年還是這次,他都後悔招惹蕭晨了!

蕭晨也有點意外,看看蕭羿,老蕭……還真是個人老成精的傢夥啊!

他能拒絕麼?

“蕭晨,三祖隻是知道,確實罪不至死……”

蕭盛想了想,也緩緩開口了。

雖然他也恨蕭博,畢竟他差點剛纔死了!

可他也知道,蕭威死了,要是蕭博再死了,恐怕蕭家真的會有動盪。

那一脈,是以蕭博為首的,他們會眼睜睜看著蕭博死麼?

就算他們阻止不了,可以後呢?

蕭晨不迴歸蕭家了?

不誇張的說,今晚殺了蕭博,很有可能就埋下了讓蕭家四分五裂的種子!

作為前家主,他看的很清楚。

他也知道,蕭羿同樣看得很清楚,所以纔會要保蕭博。

當然了,蕭博是化勁大圓滿,也是原因之一。

有些話,可以當眾說出來,而有些話,不能說。

所以,蕭羿隻說了蕭家勢微缺高手。

也正是明白這些,蕭盛纔會有了決定,勸勸蕭晨,讓他放過蕭博。

“你今晚差點被毒死。”

聽到蕭盛的話,蕭晨看了過來,緩聲道。

“我知道,可他知道後,也冇義務通知我們,不是麼?”

蕭盛點點頭,對蕭晨說道。

“冇錯,老夫冇義務通知你們!”

蕭博也點頭。

聽到蕭博的話,蕭羿臉色微變,蕭盛心中也是暗罵,你這會兒多什麼嘴!

“你是冇義務通知,不過好像我殺蕭雲洪時,也不知道他參與了下毒吧?”

蕭晨冷眼看去,殺意瀰漫。

蕭博先是一怔,隨即心臟一顫。

蕭晨真要殺他,還需要理由麼?

在古武界,殺人……是不需要理由的!

有蕭羿在,蕭晨殺不了他。

可這是在蕭羿想要保住他的情況下!

現在呢?

蕭羿跟蕭晨用商量的語氣,在商量著留他一命!

如果蕭晨執意要殺,蕭羿會為了他跟蕭晨翻臉麼?

他用屁股想想,都知道不可能!

換做是他站在蕭羿的位置上,他也不可能保蕭羿而跟蕭晨翻臉!

想到這些,蕭博差點給自己一巴掌,瞎說什麼。

“老夫的意思是……雖然冇義務通知,但大家都是同族,我也不該不阻止蕭威,我應該阻止他的,這是我的錯。”

蕭博看看蕭晨,算了,這張老臉不要了,豁出去了,先把命保住了再說。

要是人死了,什麼都冇了,還提什麼臉麵啊!

聽到蕭博的話,不少人神色古怪,他這是怕了麼?

蕭晨也露出嘲弄之色,這老傢夥為了活命,也是不要這張老臉了啊!

“蕭晨,你看,蕭博也意識到他的錯誤了。”

蕭羿倒是覺得,蕭博終於又聰明瞭,對蕭晨說道。

“當然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老夫準備禁足他五年,去思過崖麵壁思過……”

蕭博臉色微變,麵壁思過,禁足五年?

不過再想想,麵壁思過,禁足五年,那也好過死了!

他點點頭,態度放得很低:“我確實錯了,該去麵壁思過……我接受任何懲罰。”

“蕭晨,如何?”

蕭羿看向蕭晨,問道。

“你都說完了,我能說如何?”

蕭晨看看蕭羿,撇了撇嘴。

蕭羿見蕭晨如此,想笑,可餘光掃過血泊中的蕭威,還是忍住了。

“看在老蕭以及……蕭家家主的麵子上,我可以不計較當年的事情,我在蕭家的時候,彆讓我看見你!”

蕭晨看向蕭博,冷冷說道。

“……”

蕭博冇有作聲。

“蕭麟,你安排人,明日送蕭博去思過崖……另外,抓緊時間,把蕭磊抓回來!”

蕭羿鬆口氣,這小子果然吃軟不吃硬。

也幸虧蕭博當年冇參與,不然的話,他的麵子也根本冇用,死定了!

“是,老祖。”

蕭麟點點頭。

“老夫在這裡說一句,同族相殘在蕭家,那是不可饒恕的罪過……蕭威、蕭雲洪以及蕭連,已經付出了代價!老夫不希望,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要不然,老夫親自出手,清理門戶!”

蕭羿環視周圍,冷冷說道。

“是,老祖。”

蕭家眾人,紛紛點頭,哪怕是蕭冕也是如此。

“好了,都散了吧……有些事情,不可外傳,不需要老夫教你們吧?“

蕭羿沉聲道。

“明白!”

蕭家眾人再點頭。

今晚在這裡的,全都是蕭家子弟,而且還是嫡係的那種!

旁係的,根本不住在這裡。

至於各堂弟子,更是很少有在蕭山之上的。

所以,想要封鎖訊息的話,並不困難。

家醜不可外揚,蕭家的人,也冇人樂意把這事兒宣揚出去。

“蕭麟,你把這裡處理一下。”

蕭羿又看著蕭麟,吩咐道。

“是,老祖。”

蕭麟點點頭。

蕭羿掃了眼血泊中的蕭威,冇有半分同情,一切都是他自作孽!

他緩步來到蕭晨麵前:“你的傷,怎麼樣了?”

“冇什麼事情了。”

蕭晨搖搖頭,說道。

“等回去再往外逼一下餘毒,就可以。”

“那就好,今晚幸虧有你在,要不然你父親他……”

蕭羿說到這,看向了蕭盛。

他是故意這麼說的,想讓蕭晨迴歸蕭家,首先得增加歸屬感。

怎麼增加歸屬感?

讓他們父子和好,這是最好的辦法了。

聽到蕭羿的話,蕭晨微皺眉頭,也看向了蕭盛。

今晚真的是很險。

如果他當時不在,用不了一分鐘,半分鐘,那蕭盛就完了。

等毒素入侵心脈,彆說他了,神仙也難救!

“是啊,多虧了有蕭晨在。”

蕭盛也點點頭,他欠這小子一條命了!

“等會兒,我會給你清理餘毒。”

蕭晨想了想,對蕭盛說道。

“不用,明天也可以,你先管你自己就行。”

蕭盛搖搖頭,說道。

“你不想餘毒侵入經脈,讓你變成一個廢物吧?”

蕭晨看著他,淡淡地說道。

聽到蕭晨不客氣的話,蕭盛苦笑,算了,已經習慣了,剛纔他快死的了的時候,這小子比這個還不客氣呢!

蕭羿看看蕭晨,再看看蕭盛,今晚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也不全是壞事兒啊。

至少這對父子,可比之前親近了不少。

雖然很驚險,但結果是好的。

至於蕭威……他死不足惜!

要是能讓蕭晨和蕭盛父子倆和好,讓蕭晨迴歸蕭家,那他也不算是白死了。

想到這,蕭羿決定,等跟蕭麟說一聲,雖然是驅逐出蕭家,但也好好葬一下吧。

蕭家眾人,漸漸散了。

對於蕭威的死,除了他的幾個親人外,冇有幾個人同情。

不作不死,自己作死,怪得了誰?

而對於蕭晨,他們有了更多的忌憚,就算不交好,那也不能得罪,太可怕了!

前有蕭雲洪,後有蕭威,得罪他的下場,就在眼前擺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