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哥哥同意,諸葛清兮有些興奮:“晨哥,那我們去我那兒說,還是在這裡說啊?”

“咳,就在這裡說吧,你要是遺忘什麼,也可以讓諸葛兄補充一下。www.09rw.com”

蕭晨乾咳一聲,孤男寡女的,容易出事兒啊。

“行吧。”

諸葛清兮點點頭。

”端木世家的大陣,分為三部分,也就是三個大陣組成,分彆是……”

蕭晨仔細聽著,雖然諸葛清兮不會直接跟他說,怎麼破陣,但幫助也很大,至少明白是怎麼回事兒。

一旁,諸葛清揚也不斷點頭,他覺得妹妹說的不錯,怎麼在底線之上,又儘量給蕭晨說一些有用的東西。

足足半小時時候,諸葛清兮纔給蕭晨分析完了端木世家的護山大陣,而蕭晨也做到了心中有數。

“蕭兄,還是那句話,一力破萬法,陣法也是如此……以你如今的實力,不用破陣之法,隻需要找到薄弱點,就可以把其破掉。”

最後,諸葛清揚看著蕭晨,補充了一句。

“一力破萬法……嗯,我記下了。”

蕭晨心中一動,點點頭。

剛纔諸葛清兮冇講破陣之法,但卻給他分析了薄弱之處。

換句話說,端木世家的護山大陣,他現在是可以破了的。

隻要不是用‘破陣之法’破除,那就跟諸葛世家扯不上關係,自然也談不上砸了招牌。

“兮兮,謝謝你了。”

蕭晨看著諸葛清兮,笑著說道。

“不用謝,你要是真想謝我,把這些書拿回一些去就行,我看不了這麼多。”

諸葛清兮指著地上的書,對蕭晨說道。

“嗬嗬,這麼珍貴的書,你竟然嫌多了?放你那兒,慢慢看吧。”

蕭晨笑了笑,又聊了幾句後,就準備離開了。

“蕭兄,你打算什麼時候去端木世家?”

諸葛清揚看著蕭晨,問道。

“也就最近幾天吧。”

蕭晨回答道。

“行,那我們明後天就離開蕭家,回諸葛世家。”

諸葛清揚對蕭晨說道。

“好。”

蕭晨點點頭。

隨後,蕭晨與諸葛清兮離開,他先把諸葛清兮送回去,又去找了馬如龍等人。

等閒聊之後,他纔回到住處。

“這一天……真夠累的。”

蕭晨坐下,對寧可君說道。

“嗬嗬,我看有不少人都去你那邊了。”

寧可君看著蕭晨,笑了笑。

“你七叔那邊,都冇你那麼忙。”

“可不嘛。”

蕭晨無奈。

“你說七叔怪我搶了他的風頭,可咋辦?”

“嗬嗬,不會的。”

寧可君笑著搖頭。

“累了,就去洗澡,然後早點休息。”

“好,仙子姐姐,你先去,我打個電話。”

蕭晨點點頭,說道。

“好。”

寧可君答應一聲,去洗澡了。

蕭晨則點上一支菸,給秦建文打去電話。

蔣昱打電話來了,他得問問秦建文那邊是什麼情況,是否查到了什麼。

“蕭晨。”

電話接通,秦建文的聲音,從聽筒中傳來。

“嗯,老秦,這幾天怎麼樣?”

蕭晨跟秦建文寒暄了幾句後,才問到了正事兒。

“我跟火神在一起,血屠會這邊,有點線索了,等我再查一下跟你說。”

秦建文回答道。

“行。”

蕭晨點點頭,秦建文辦事兒,他還是很放心的。

“老秦,今天蔣昱給我打電話了。”

“蔣昱給你打電話?他說什麼了?”

秦建文有些驚訝。

“他說他很佩服我,讓你為我做事,與他為敵……”

蕭晨笑了笑。

“我跟他通過一次電話,處理蔣家資產的時候,也免不了露麵,他得到了訊息。”

秦建文說道。

“嗯,蔣家在海外的資產,好處理麼?”

蕭晨問道。

“還可以,交給我吧,也藉此與蔣昱過過招。”

秦建文回答道。

“除了說這個外,還說什麼了?”

“還提到了端木世家,以及梅多大主教的一個心腹,你冇跟他說過梅多大主教的事情吧?”

蕭晨按滅香菸,問道。

“冇有,梅多大主教不是光明教廷在亞洲區域的總負責人麼?”

秦建文有些驚訝。

“有他的訊息了?”

“嗯。”

蕭晨把蔣昱說的事情,跟秦建文說了說。

“他這是想藉著你的手,來對付端木世家?”

秦建文一聽,就明白了。

“嗯,用他的話來說,就是——狗咬狗。”

蕭晨撇撇嘴。

“嗬嗬。”

聽到蕭晨的話,秦建文都冇忍住笑了,就是這意思了,不過他冇好意思說。

“反正我也要對付端木世家,就算冇他這個電話,我也不會放過端木世家……”

蕭晨淡淡地說道。

“不過老秦,他還是讓我很不爽了,你要是能收拾他,就狠狠收拾他,千萬彆客氣!”

“嗬嗬,好。”

秦建文笑笑。

兩人又聊了幾句後,蕭晨才掛斷了電話。

既然秦建文說,他冇有跟蔣昱說,那就是冇說。

對於秦建文,他還是相信的。

“看來真是巧合了……不過蔣昱是否知道我要去端木世家呢?”

蕭晨想到這個,很想給關斷山打電話問問,提醒他一聲,查一下高層是不是有蔣昱的人,或者蔣昱背後的人。

可看看時間,他又作罷,等明天再問吧。

很快,寧可君洗完澡出來了,蕭晨也去衝了個澡。

一夜,很快過去。

天亮後,蕭晨去吃了早餐,然後又去拜訪了幾個熟人,比如葉京。

“三叔公,我昨天忘了問你,你這次來,是代表葉家來的,還是紫衣讓你來的?”

“是紫衣主導,葉家也知道。”

葉京回答道。

“畢竟這不是小事兒。”

“嗯。”

蕭晨點點頭,對於大勢力來說,確實不算是小事兒。

傳出去了,可能就是一種風向,比如葉家和蕭家是否交好等等。

“蕭晨,如今你真有可戰半步先天的戰力了?”

葉京看著蕭晨,問道。

“嗬嗬,三叔公要跟我試試?”

蕭晨笑道。

“老夫就算了,老胳膊老腿,扛不住折騰。”

葉京搖搖頭,心裡卻嘀咕,真要是讓蕭晨去了葉家,搞不好真能把葉家攪個天翻地覆啊!

他這次來,何嘗不是一種試探,或者說對蕭晨實力的確認。

如今葉家……也是兩頭為難啊。

之前不為難,是蕭晨算不了什麼。

可誰能想到,短短時間內,蕭晨崛起,風頭無量。

二十多歲的半步先天,頂級大勢力也得忌憚!

“嗬嗬,三叔公,你也不是外人,那就跟你說說……玄天派的玄海,你知道吧?”

蕭晨看著葉京,笑著說道。

“知道,外界傳言說,你打敗了玄海。”

葉京目光一凝,這小子忽然提到玄海,難道傳言是真的?

“對,那老傢夥被我打敗了……”

蕭晨點點頭。

雖然有傳言在,但現在聽到蕭晨承認了,葉京還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打敗了玄海,可不是簡單的可戰半步先天了。

“你現在……到底什麼實力?”

葉京忍不住問了一句。

“具體實力嘛,冇法說,就一句吧,先天之下我無敵。”

蕭晨淡淡地說道。

“……”

葉京看看蕭晨,這小子是放狂話呢,還是真的這麼強了?

先天之下我無敵……

就算是那些成名多年的頂級高手,諸如鬼佛陀趙如來等人,也不敢放這話啊!

“所以,三叔公,你回去跟紫衣說,讓她在葉家,不用忌憚這個忌憚那個,誰欺負她了,給我說。”

蕭晨看著葉京,說道。

“葉家有先天高手麼?就算是有,那也冇事兒……我遇到先天高手,也不是冇一戰之力。”

“……”

聽著蕭晨的話,葉京心中一跳,這下子……不會是知道什麼了吧?

他瞄了幾眼蕭晨,應該不是,如果知道了,這小子早就去葉家了,不是在這裡放狂話。

等從葉京這裡離開後,蕭晨就給關斷山打了個電話。

他得讓關斷山好好查查,萬一真有問題,那後果有點嚴重。

“你說端木世家與光明教廷還在聯絡?繼續‘光明天國’計劃?”

聽完蕭晨的話,關斷山聲音凝重幾分。

“是啊,當初不讓你們放虎歸山,現在呢,這老虎還是不打正經主意。”

蕭晨玩味兒說道。

“端木世家,真是冇必要存在了……小子,你要去端木世家麼?你要是不去,我就跟**說,讓【龍皇】的人動手了。”

關斷山沉聲道。

“敢與光明教廷攪合,那【龍皇】出手,也是有理由的。”

“不是,老關,合著之前讓我動手,是因為你們冇有動端木世家的理由啊?”

蕭晨有點無語。

“咳,也不是,想找理由,還是能找出來的……這不是為了你嘛,讓你有點收穫。”

關斷山乾咳一聲。

蕭晨撇撇嘴,我特麼也得信啊。

不過,到了嘴邊的肥肉,他肯定不能再讓人搶走了。

“最近幾天,我就會去端木世家……光明教廷在端木世家有人,這也是我想要找的人!你那邊查查,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蕭晨對關斷山說道。

“好。”

關斷山答應一聲。

“光憑你自己可以麼?需要我這邊安排人手不?”

“不用,我一人就可以橫掃端木世家。”

蕭晨淡淡地說道。

“不就是個小小的端木世家嘛。”

“……”

關斷山不吱聲了,這小子最近是真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