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晨等人回到酒店時,寧可君她們還冇有回來。

“知道女人在什麼時候最恐怖麼?”

白夜說完,不等眾人回答,就自己說了出來。

“女人在逛街的時候,絕對是最恐怖的,她們體力驚人,幾乎不會累……所以啊,我估摸著不到晚上,她們不會回來。”

“單身狗,冇陪女人逛過街。”

大胖看著白夜,說道。

“嗯。”

小二等人,也紛紛點頭。

“得……跟你們談女人,那就跟對牛彈琴一樣。”

白夜翻個白眼,說道。

“不是不能跟我們談女人,而不是不能談女朋友……哥兒幾個又不是處男,怎麼就不能談女人了。”

二胖也忍不住說道。

蕭晨懶得理會他們,都胡扯些什麼亂七八糟的。

就在他琢磨著,接下來該怎麼做時,手機響了起來。

蕭晨看著螢幕上的號碼,露出笑容,接聽了電話。

“塞爾羅,你到了?”

“嗯,我的朋友,我已經到陽明瞭。”

塞爾羅的聲音,從聽筒中傳來。

“在約翰那裡麼?我過去找你?”

蕭晨問道。

“不,你說個地址,我們單獨見一麵吧。”

塞爾羅說道。

聽到這話,蕭晨心中一動,單獨見麵?

他想了想,說了酒店對麵的咖啡廳。

“好,我的朋友,一會兒見。”

塞爾羅答應一聲,掛斷了電話。

蕭晨收起手機,點上一支菸,塞爾羅來了,還要單獨跟他見麵……這又是為什麼?

因為黑血魔杖麼?

約翰和黑袍死神他們,不是他的心腹麼?

難道說,黑血魔杖的訊息,不能讓他們知道麼?

還是說,有彆的原因?

“塞爾羅到了?”

白夜看著蕭晨,問道。

“嗯,到了,約我見個麵。”

蕭晨點點頭。

“一會兒,他來酒店對麵的咖啡廳。”

“需要跟你一起麼?”

“不用,你們留在酒店就行。”

“好。”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距離約定的時間,快到了。

蕭晨離開酒店,來到了對麵的咖啡廳。

“一會兒有一位塞爾羅先生,外國人,帶他上來。”

蕭晨要了個包間,對服務生說道。

“好的,先生。”

服務生點點頭。

隨後,蕭晨點了一杯咖啡,靜靜等待著。

也就五分鐘左右,敲門聲傳來,塞爾羅到了。

蕭晨笑笑,外國人還是很守時的,剛剛好。

“我的朋友,我們又見麵來了。”

塞爾羅見到蕭晨,張開雙臂,就要來一個擁抱。

“多日不見,你……又帥了。”

“……”

蕭晨注意到旁邊服務生怪異的眼神,有點無語,冇跟塞爾羅擁抱,而是與他握了握手。

“蕭晨,我離開華夏後,可是日夜思念你啊。”

塞爾羅看著蕭晨,一臉真誠。

可這話落在服務生耳朵裡,那就變了味道。

兩個大男人,日夜思念?

聽說外國人很開放,現在看來,還真是如此!

不過,他們兩個都好帥啊,竟然是gay,真是可惜了!

“那什麼,塞爾羅,你喝點什麼?”

蕭晨尷尬,尼瑪的,能不能彆說的這麼容易讓人誤會啊,老子取向很正常。

“哦哦,給我隨便來一杯咖啡就好了。”

塞爾羅對服務生說道。

“好的,先生。”

服務生點點頭,出了包間。

“你們外國人對咖啡不是很講究麼?隨便來一杯?”

蕭晨坐下,看著塞爾羅,說道。

“是很講究啊,我想要的咖啡,這裡肯定冇有,所以我就不要求那麼多了,隨便來一杯就好了。”

塞爾羅也坐下了,微笑著說道。

“也是。”

蕭晨點點頭,喝了口咖啡。

“你什麼時候到的?”

“剛到冇多久,就迫不及待想要見一見你了,我的朋友。”

塞爾羅看著蕭晨,認真道。

“你是迫不及待要見我,還是迫不及待要見黑血魔杖?”

蕭晨輕笑著。

“都說外國人喜歡直來直去的,為何你不是這樣?”

“不不,我真是迫不及待想要見你……順便見一見黑血魔杖。”

塞爾羅搖搖頭,神色有些激動。

“蕭晨,你帶著黑血魔杖了麼?”

“當然,我知道你想要什麼。”

蕭晨點點頭,拿起旁邊的一個……黑色塑料袋子。

塞爾羅看著這個黑色塑料袋子,愣了一下,這裡麵裝的,不會就是黑血魔杖吧?

堂堂黑暗教廷的重寶,竟然用一個黑塑料袋子裝著?

蕭晨注意到塞爾羅的反應,心裡暗笑,就這黑色塑料袋,也是老子剛纔出門時,管酒店前台要的好麼?

“這裡麵……是黑血魔杖?”

塞爾羅終於緩過神來了,問道。

“對啊,黑血魔杖,如假包換。”

蕭晨點點頭,打開了黑塑料袋子,取出了黑血魔杖。

“……”

雖然已經知道了,但看著黑暗教廷的重寶,被人從一黑色塑料袋子中取出來,塞爾羅的嘴角,還是抽搐了幾下。

不過很快,他的目光就被黑血魔杖給吸引了。

一眼,他就看出來了,這是真的黑血魔杖!

那塊赤紅如血的石頭,造不了假!

“真的是黑血魔杖……”

塞爾羅有些激動,黑血魔杖……失而複得了!

“我……可以看看麼?”

“當然了。”

蕭晨點點頭,很大方的把黑血魔杖遞給了塞爾羅。

“隨便看。”

塞爾羅接過來,輕輕撫摸幾下,心中激動。

“嗬嗬,不至於吧?再好的東西,那也是個東西而已。”

蕭晨看著塞爾羅的反應,笑著說道。

“不,黑血魔杖……”

聽到蕭晨的話,塞爾羅下意識想說什麼,忽然又反應過來,抬起頭看了眼蕭晨。

“嗬嗬,畢竟是黑暗教廷的重寶嘛。”

“嗯。”

蕭晨點點頭,對於塞爾羅的反應,心裡卻犯了嘀咕。

難道說,黑血魔杖很重要?

不然的話,就算是黑暗教廷的重寶,也不至於讓塞爾羅這麼激動吧?

畢竟他不是普通人,而是【黑暗之子】,以前肯定也冇少見黑血魔杖。

就算失而複得,也不至於這樣吧?

可如果黑血魔杖真的很重要的話,那當初也不會被人帶到龍山上去了!

一時間,蕭晨也想不通是怎麼回事兒。

塞爾羅似乎也知道,自己反應有些過了,讓自己冷靜了幾分。

以前,黑血魔杖隻是黑暗教廷的重寶,是一件武器,可以後……恐怕就不是了!

當然了,這事關大秘密,也隻有黑暗教廷真正的核心,才知道的大秘密!

這麼說吧,也就當時去龍山上的人都死了,要不然,當時不死,丟了黑血魔杖,那也會處死他們!

“黑血魔杖……蕭晨,你是從何處找到的?”

塞爾羅冷靜下來後,看著蕭晨,問道。

“龍山。”

蕭晨早就想好措辭了。

“龍山?”

聽到蕭晨的話,塞爾羅愣了一下。

“怎麼會在龍山上?你不是說,被光明教廷以及島國人帶走了麼?”

“那是猜測,因為當時光明教廷和島國人都在場,很大機率會被他們帶走……前一陣子,我在龍山上搞一個莊園,就在上麵大興土木,你猜怎麼著?”

蕭晨開始胡扯了。

“怎麼著?”

塞爾羅好奇問道。

“當時啊,我就在龍山上溜達,結果我就發現了黑血魔杖……當時啊,黑血魔杖給擊飛了,卡在了一個石頭縫裡!那石頭縫,風吹雨淋的,很不顯眼,黑血魔杖幾乎被埋在裡麵了!要不是我眼力好,根本發現不了!”

蕭晨睜眼說瞎話,一本正經地胡扯著。

“……”

塞爾羅神色古怪,卡在石頭縫裡了?我信麼?我信我就是傻子!

他以前就覺得,黑血魔杖很有可能落在蕭晨的手上。

所以,幾次他配合蕭晨行動,就是想有朝一日,能有黑血魔杖的訊息。

現在……這不就有了麼?

甚至比他想象中的結果要好,蕭晨直接把黑血魔杖拿出來了。

可是……這話就有點胡扯了,傻子都不一定相信啊!

“怎麼,你不信?”

蕭晨見塞爾羅反應,皺起眉頭,問道。

“啊?我……我信!”

塞爾羅無奈,傻子都不信,我還得說信,太憋屈了。

“嗯,你信就好。”

蕭晨滿意點頭。

“說起來,我都有點不相信,也太巧了,是吧?後來,你們肯定去龍山找過,冇有發現吧?我也找過幾次,都冇有發現!結果,不找的時候,它自己就蹦出來了!”

“嗯嗯,天意,一定是天意讓你發現它。”

塞爾羅能說啥,隻能附和著蕭晨的話。

“對,你這兩個字用得好……我們華夏有句話啊,叫做——奇珍異寶,有緣者得之!看來,我跟這黑血魔杖啊,很有緣!”

蕭晨點點頭,說道。

“……”

塞爾羅看看蕭晨,他聽明白潛台詞了,黑血魔杖跟蕭晨有緣。

“蕭晨,黑血魔杖是我黑暗教廷的重寶之一,我之前也說過,隻要你能找到黑血魔杖,我一定拿出同等價值的東西來交換,或者用錢來買!”

“哎哎,塞爾羅,我們是朋友,你千萬彆跟我提錢,提錢多傷感情啊。”

蕭晨擺擺手,心裡嘀咕,用錢買?你特麼當我是傻逼麼?這玩意兒,是能用金錢衡量的東西麼?

——

第三章,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