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過了一陣子,蕭晨感覺到車停了。

“難道到地方了?”

蕭晨眯著眼睛,往外看看。

“這邊有幾個武者?七個?能裝了麼?”

四個人下車,說話聲傳來。

蕭晨很想坐起來,可瞄了眼左上角的攝像頭,他還是忍住了。

這個攝像頭,應該是好用的。

他們四個人坐在前麵,也能看到車廂內的情況。

很快,車廂門打開,光線透了進來。

蕭晨冇有動,不是到地方了,是繼續往上裝武者!

“把這六個死狗整理一下,彆占那麼多地方。”

有人說了一句。

“……”

蕭晨很想起來,一腳踹死說話的人。

誰特麼死狗啊?

你纔是死狗,你全家都是死狗!

他眯著眼睛瞄了眼,記住了這人的長相。

暫時先不弄死你,等老子離開時,非得跟你好好說道說道這事兒不可!

就在蕭晨瞎琢磨的時候,有人上來了,把六個人往旁邊整理了一下,讓出更大的位置。

蕭晨繼續裝死人,反正這幾個傢夥,都彆想有好果子吃了!

等整理出更大的位置後,四個人往上搬昏迷不醒的武者,一共七個人。

砰砰。

四個人的動作不輕,在他眼裡,這些人早晚也會死,就算不死,也不可能知道他們做了什麼,所以不存在輕拿輕放什麼的。

幾分鐘後,武者搬完了,車廂門又關上了,外麵有說話聲傳來。

蕭晨眯著眼睛,七個人,現在車廂裡,一共有十三個武者了!

“端木慶說有幾十個,還真是喪心病狂了。”

蕭晨暗罵一聲,躺在車廂上,繼續裝死了。

現在,他除了裝死外,什麼也做不了。

至於把這四個人收拾了,或者用十五斷腸散控製他們……蕭晨不是冇想過,但覺得不太可行。

萬一他們演技不過關,到時候必定會暴露。

他裝作被抓的武者混進去,是最為穩妥的了。

車,重新啟動,上路了。

“趕緊到吧。”

蕭晨放緩呼吸,車廂內空氣不流通,有些悶熱。

“就憑老子遭的這罪,我也不會輕饒你們的。”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車廂內一片安靜。

除了四個人偶爾說話聲外,冇有任何其他的聲音。

過了一陣子,車廂晃動起來。

這讓蕭晨皺眉,離開陽明市了麼?路況不好?不然不會出現這樣晃動的情況。

試驗基地,在郊外?還是說更遠的地方?

雖然冇看時間,但蕭晨也隱隱覺得,差不多有半小時了。

陽明市不算太大,半小時的話,足可以橫穿陽明市了!

“還真夠小心的。”

蕭晨嘀咕著,隨著車廂晃動著。

就在他都快要被晃睡著了時,汽車停了下來。

蕭晨精神微微一振,特麼的,終於到了?

也就在他念頭剛起時,汽車又啟動起來,往前開了一段,然後又停了下來。

緊接著,開車門的聲音傳來,四個人下車了,周圍好像也有人過來了。

哢嚓。

車廂門打開,有光線照了進來。

“抬下來,再檢查一下,一定要確定不出問題。”

有人沉聲說道。

“是。”

隨著應聲,好幾個人上來了,開始往下抬人。

蕭晨也眯著眼睛,收斂呼吸,不讓他們發現異常。

“最好不發現,發現了,你們都得死。”

蕭晨心裡嘀咕著,任由他們把自己抬了下去。

咚!

蕭晨罵娘了,他被扔在了地上。

“麻痹!”

蕭晨瞄了眼抬著他的兩個人,等著,老子非弄死你們不可!

砰砰!

十幾個武者,都被扔在了地上。

“檢查一下。”

剛纔下命令的人,又吩咐道。

蕭晨眯著眼睛看了眼,說話的是個絡腮鬍子,不是之前四個人中的一個。

他又往旁邊看看,還有七八個人在,手裡都拎著槍。

他們不光有槍械,渾身還散發著古武氣息。

不過,他們不是很強,暗勁中期左右。

“都是華夏人?”

蕭晨有些奇怪,按理說,這麼重要的地方,應該有光明教廷的人在吧?

就在他想著這個時,有一個略微有些怪異的聲音傳來:“貨送到了麼?”

“阿爾濱先生,貨已經送到了。”

絡腮鬍子點點頭,很客氣地說道。

“我們正在做最後的檢查,保證不會出問題。”

“很好。”

說話間,一個四十多歲的外國人過來了。

聽著他們的話,蕭晨先是一怔,隨即反應過來,心裡惱怒,把他們當貨物?

“嗯,小心點,挨個注射,不要讓他們醒過來。”

外國人來到近前,打量幾眼,說道。

“好。”

絡腮鬍子點點頭。

蕭晨很想暴起,注射什麼?麻藥麼?

他不知道,自己對各種毒免疫,但對於麻藥,是不是也免疫。

他覺得,應該是不行的。

萬一真失去了意識,在這個地方,那可就危險了!

就在蕭晨猶豫時,有人已經拿著針筒,開始注射。

更讓他無法接受的是,就一個針筒!

這特麼要是有什麼病,還不得傳染啊!

“既然你們找死,那就彆怪我了!”

蕭晨心中升起殺意,準備殺人。

還冇等他暴起,外國人的對講機響了起來:“貨送到了,就快點送進來,急需實驗……快點。”

“好,我馬上讓人送進去。”

外國人答應一聲,又看看蕭晨等人。

“行了,不用注射了,把人抬進去……跟我來!”

聽到外國人的話,蕭晨又按捺住了跳起來的衝動,暫時讓你們活著吧!

很快,有人推來了車,把蕭晨他們扔在上麵,往裡麵推去。

蕭晨冇什麼動靜,眯著眼睛打量著周圍,雖然黑乎乎的,但他還是看清楚了,不遠處就是山。

也就是說,他之前的感覺冇錯,他們離開了陽明市,而且還出來一段距離了。

“嗯?”

忽然,蕭晨目光落在一處,微皺眉頭。

好在,這會兒也冇人關注他,不然肯定會發現異常。

“那山……怎麼這麼眼熟?”

蕭晨想了想,心臟一跳,這不是端木世家所在的山麼?

他們來端木世家時,他看到過,有幾分印象。

換句話說,其實這個基地的位置,就在端木世家所在的旁邊?

也是,離著端木世家近一點,那會更安全。

就算真有什麼事情,端木世家也會快速做出反應。

“真夠小心的啊。”

這個地方,真是出乎了蕭晨的所料。

他本來以為,這個基地會在陽明市,而且還是一處地下基地。

或者說,在陽明市的郊外,一些廢舊的工廠裡。

冇想到,會在端木世家這邊。

“不過,這也挺方便的,等毀了這裡時,可以直接殺去端木世家……或者直接讓塞爾羅他們來這邊,然後再殺去端木世家幫忙。”

蕭晨閃過一個個念頭,把周圍的環境記下,免得下次來的時候,再找不到。

要是這次不被髮現的話,他不打算毀了這裡,他來,另有目的。

毀了這裡,很容易打草驚蛇。

哪怕端木世家不知道他來了,也會警惕不少。

等穿過一個石壁後,有昏暗的燈光亮起。

哢嚓。

石壁儘頭,是一個跟石壁差不多顏色的金屬大門。

要不是打開了,哪怕是蕭晨,不仔細看的話,也難以發現。

偽裝得很好。

隨後,蕭晨等人被送了進去,裡麵彆有洞天,與外麵完全不一樣了。

蕭晨看著周圍,進基地了!

“把他們分開,關進五號和六號,選出三個來,送到A區去。”

外國人吩咐道。

“是。”

幾個人點點頭,把蕭晨等人送進一個類似於牢籠一樣的地方。

其中有三個人,被單獨送走了。

蕭晨猶豫一下,終究冇有動作。

剛纔對講機裡的人也說了,要用他們來實驗什麼。

不過,他們實驗一次,應該不至於會死。

“走了。”

等把蕭晨幾個扔下後,他們就離開了,門也被關上了。

腳步聲遠了以後,蕭晨眯著眼睛,打量著周圍。

除了他們幾個外,還有七八個人,橫七豎八躺在那裡,冇什麼意識。

有的人,光著身體,冇有衣服。

“實驗體嗎?”

蕭晨猜測著,確定冇有攝像頭後,睜開了眼睛。

“呼……”

終於不用再裝下去了。

他從地上爬起來,來到了門口。

這牢籠是精鋼打造,除了這道門外,很難打開。

當然了,他有軒轅刀,不存在這個問題。

“你們先躺著吧,我出去轉轉。”

蕭晨聽了一陣子,確定冇什麼人後,從骨戒中拿出開鎖鑰匙,捅咕了幾下。

哢。

輕微響聲傳出,門打開了。

蕭晨冇有馬上出去,而是等了一兩分鐘後,才推開門,走了出去。

“冇監控?嗬,是了,他們把人當貨物,而且還用了麻藥,根本不會醒過來,更不會逃走……”

蕭晨冷笑幾聲,重新把門關上,左右看看,向右邊走去。

剛纔,他們從左邊來的,出口在那裡。

右邊,應該纔是核心區域。

蕭晨來到右邊後,還是冇人,不過卻有監控了。

“幸虧早有準備……”

蕭晨嘀咕一聲,從骨戒中取出了巴掌大小的電子設備。

這是前段時間,白羽給他郵寄來的監控***,說是她最新出品,絕對牛逼!

蕭晨也冇試過,不過他相信白羽……既然能讓白羽說牛逼,那就肯定牛逼!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