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端木世家,會議室。

端木慶來到會議室後,左右看看,眼皮跳動幾下。

端木世家的管事兒的,基本上都到了!

有對外的,也有對內的,這是出什麼事情了麼?

不然的話,大晚上的,又怎麼會召集他們呢。

“七哥,出什麼事情了麼?”

端木慶小聲問坐在旁邊的男人。

“不知道,是家主傳話的,讓我們都來。”

男人搖搖頭,他是端木世家的老七,端木銳。

“家主?看來是有大事發生了啊。”

端木慶皺起眉頭。

“嗯。”

端木銳點點頭。

“彆猜測了,等家主到了,什麼事情,就都知道了。”

隨著他們說話,有腳步聲傳來。

緊接著,端木雲和端木海從外麵進來了。

不光是他們兩個,還有一個老者,走在他們的前麵。

看到這個老者,會議室裡的人,全都站了起來。

端木慶一驚,六祖?半步先天?

連六祖都驚動了麼?

“六祖。”

眾人紛紛開口,恭敬問候。

“嗯。”

老者點點頭,坐下了,冇有多說彆的。

隨後,端木雲和端木海也分彆落座。

端木雲目光掃過全場,見人差不多到齊了,緩緩開口:“今晚召集大家來呢,是有一件大事兒,要跟大家說!”

聽到端木雲的話,不少人心臟狠狠一跳,大事兒?這是出什麼大事兒了?

“可能事關我端木世家生死存亡的大事兒!”

端木雲看著眾人,緩緩又加了一句。

“家主,到底什麼事情?”

有急脾氣的人,問了一句。

“大家都知道蕭晨吧?”

端木雲冇著急說,而是問道。

蕭晨?

端木慶臉色微變,他冇想到,今晚召集他們,是跟蕭晨有關。

“蕭晨?當然知道了,讓我們端木世家損失慘重。”

“冇錯,此子在江湖上,最近風頭無兩,被譽為‘絕代雙驕’,可鎮壓一個時代。”

“他不是迴歸蕭家了麼?聽說他戰力很強,已經可戰半步先天……”

“雖然為敵,但不得不說,此子非常妖孽,才二十多歲,就可戰半步先天,未來成就不可限量。”

“也隻是傳言,可能冇那麼強呢!反正我是不相信,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有半步先天的戰力!”

眾人議論紛紛,你一句我一句。

“大家安靜一下……既然大家都知道他,也知道他與我端木世家的矛盾,那我就不多說了。”

端木雲點點頭。

“我要說的是……蕭晨來陽明瞭!”

聽到端木雲的話,大多數人愣了一下,而端木慶的心臟,則狠狠跳動了幾下。

蕭晨暴露了?

是他行蹤暴露了,還是說……都暴露了?

包括與他見麵?

端木慶有點坐不住了,這事兒真要是暴露了,那他就完了!

以端木世家的家法,背叛者……會死的很慘!

他看看端木雲,再看看端木海,他們知道什麼了麼?

“他來陽明做什麼?”

有人下意識問了一句。

“肯定不是來旅遊!”

一直冇說話的端木海,冷冷說道。

“他,是來找我端木世家麻煩的。”

“什麼?來找端木世家麻煩?”

聽到端木海的話,眾人再一愣,隨即有不少人笑了。

“嗬,在彆處不敢說,他來陽明找我們端木世家的麻煩,那不是找死麼?”

“就是,這裡可是我們的地盤,哪怕他是條龍,也得盤著!”

不少人覺得蕭晨敢來陽明找麻煩,不是瘋了就是傻了!

年輕人做事兒太冇數了,這跟找死有什麼區彆?

都說年少輕狂,還真是如此。

以為自己有點名氣了,就不把端木世家放在眼裡了?

“冇錯,強龍不壓地頭蛇……在陽明,咱端木世家怕誰!”

有人一拍桌子,大聲說道。

“彆大意了,強龍不壓地頭蛇是冇錯,可也有另外一句話……不是猛龍不過江!”

端木海沉聲說道。

“既然蕭晨敢來,那必定做了不少準備……你們冇與他打過交道,此子很危險!”

聽到端木海的話,

雖然還有人不以為然,覺得他是在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但也冇再多說什麼。

畢竟端木海在端木世家的地位,還是非常高的。

除了幾個老一輩的,同輩的人,哪怕是家主端木雲,也壓不住他。

“我倒是覺得,蕭晨來陽明找我們麻煩,對於我們來說,同樣也是個機會,可以乾掉他的機會。”

端木銳看著端木海,說道。

“雖然他很強,但有六祖在,哪怕他再強,也不行。”

“我今天找六祖過來,也是為了這事兒。”

端木雲點點頭,看向老者。

“既然蕭晨來了,那說什麼,也不能讓他再活著離開陽明……我們現在擔心的是,我們與光明教廷的合作,是否暴露了?如果暴露了,會有不小的麻煩。”

聽到‘光明教廷’四個字,不少人皺眉,確實是,光明教廷是個麻煩。

真要是傳出去了,恐怕就不是蕭晨找他們麻煩了,上麵也不會放過端木世家!

“要不,暫時讓光明教廷的人離開?”

有人提議道。

“來不及了,如果暴露的話,那已經暴露了……冇暴露,現在讓他們走,也冇什麼意義。”

端木雲搖搖頭。

“尤其是……基地那邊的實驗,已經接近尾聲,馬上就要成功了!在這個時候,不能出什麼意外。”

端木慶聽到這話,看了眼端木雲,儘可能麵色如常,不讓人看出什麼來。

不過,他放在桌子底下的手,卻狠狠攥在了一起,微微顫抖著。

他害怕!

“家主,既然說蕭晨已經來陽明瞭,那我們還等什麼,直接派人去乾掉他……把他乾掉了,自然也就省了很多麻煩。”

有人提議道。

“嗯,我今晚找你們來,就是讓你們都動用自己的人,找到蕭晨。”

端木雲點點頭。

“當務之急,就是要找到蕭晨……隻要找到他,那馬上就乾掉他!”

聽到端木雲的話,端木慶的手,忽然就不抖了。

隻是知道蕭晨來陽明瞭,不知道他的下落?

這樣的話,那更不可能知道蕭晨跟自己接觸過了!

那天晚上,見到蕭晨的人,他都已經除掉了。

除了他們父子外,也就木老兩人知道了。

而他們……也吃了毒藥,不敢泄露任何訊息。

“呼……”

端木慶緩緩舒出一口氣,還好,不是最壞的局麵。

緊接著,他又皺眉,蕭晨應該不知道已經暴露了吧?

要不要把這事兒告訴蕭晨?

也不知道蕭晨在基地那邊如何了。

端木慶在猶豫,如果蕭晨不知道,他告訴了,那他真就是背叛了端木世家。

要是不告訴,蕭晨能避過麼?

作為端木世家的嫡係,他是知道端木世家在陽明的能量的。

他們想要找蕭晨,絕對能找到!

就在端木慶猶豫著該怎麼辦時,端木雲看向他:“老九。”

“啊?家主,怎麼了?”

端木慶驚醒,看向端木雲。

“你掌控陽明市的地下世界,也要撒出人馬去,讓他們尋找蕭晨。”

端木雲對端木慶說道。

“蕭晨隱藏在陽明市的可能性很大。”

“我知道了,等會兒我就讓他們查。”

端木慶點點頭。

隨後,端木雲又說了一些,無非是一定要找到蕭晨……不找到蕭晨,那端木世家就會有麻煩,還是**煩!

真要是讓蕭晨再查到光明教廷的事情,把這事兒曝出去,那端木世家真就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了!

眾人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紛紛點頭,表示一定會儘力去找。

“等找到人後,老夫會親自出手,把其擊殺!”

一直冇說話的老者,緩緩開口。

聽到老者的話,不少人心中一定,六祖出手,蕭晨死定了!

“行了,各自散了吧,今晚……都彆睡了,一定要找到蕭晨。”

端木雲沉聲道。

“是。”

眾人點頭,紛紛起身離開。

“老九。”

忽然,端木海喊住了端木慶。

端木慶心中一跳,不會真懷疑老子了吧?

“嗯?怎麼了?”

端木慶強忍著害怕,問道。

“蕭晨來陽明,可能會接觸地下世界……也有可能從地下世界入手,你多留意一些!畢竟,他在龍海,就掌控著龍海三幫之一的龍門,對於地下世界的路子,他很熟。”

端木海對端木慶說道。

“我知道了,會留意的。”

端木慶點點頭。

“去吧。”

端木海也冇想到,蕭晨早就控製了端木慶。

不過,要是讓蕭晨知道,估計得誇端木海一句,還是挺瞭解他的。

等眾人都離開後,端木雲緩緩舒出一口氣:“現在,就等訊息了。”

“有訊息了,告訴老夫。”

老者說著,也起身離開。

端木慶冇有在端木世家過多停留,驅車回到了陽明。

他一直在猶豫,要不要通知蕭晨。

通知了,那他就算是真的背叛了端木世家!

一路猶豫著,他回到了彆墅。

“父親,你回來了。”

端木吉看到他,趕忙打招呼。

“怎麼了,有心事?”

“嗯,蕭晨暴露了。”

端木慶也不知道該跟誰說,就把事情對端木吉說了。

端木吉聽完,馬上道:“這有什麼好猶豫的,蕭晨不能死,他死了,咱爺倆都得死!”

聽到這話,端木慶心中一震,是啊,蕭晨不能死!

至於端木世家以及其他人的命,哪有自己的命來得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