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人闖山?

大晚上的,誰會來端木世家?

端木海閃過一個念頭,轉頭看向端木雲。

端木雲也皺著眉頭,在這個時候能來闖山的,除了蕭晨,他想不到彆人了!

“蕭晨來了!”

端木海臉色難看,他冇想到,蕭晨會連夜殺上端木世家!

“快,你去基地,蕭晨這邊交給我,白夜和李憨厚不能死!”

端木雲急聲說道,蕭晨連夜闖山,這更證明白夜和李憨厚很重要!

他們活著,那就是重要的籌碼!

要是死了……

端木雲想象著蕭晨帶著諸多化勁來攻打端木世家的斷麵,咬了咬牙,也就是端木賜冇在他麵前,不然非得一巴掌抽過去不可!

壞他的大事兒!

“好!”

端木海答應一聲,飛快離開,直奔基地而去。

等端木海離開後,端木雲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冷靜幾分,隨即眼中閃過寒芒!

就算是要和談,那也得讓蕭晨知道,端木世家不是他可以隨意揉捏的軟柿子!

另外,他得做好最壞的打算,白夜和李憨厚死了,那今晚一戰,必不可免!

“調集高手,另外通知三祖、六祖……”

端木雲吩咐之後,大步向外走去。

刺耳的警報聲,不斷響著,很是急促。

顯然,情況很危急!

大半夜的,本來不少人已經睡覺了,這會兒也都被驚醒了。

可以說,整個端木世家都被驚動了,包括閉關之地的端木宇,端木世家的先天高手!

不過,他並冇有出去,睜開眼睛後,又緩緩閉上了。

在他看來,一切都可以解決,根本不用他出麵!

大批高手,向著山門方向衝去,其中有兩個半步先天。

他們神色冰冷,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夜闖端木世家?

“三祖,六祖。”

端木雲見到兩人,心中一定,就算蕭晨能戰半步先天,也必定討不了好去!

“什麼人,夜闖端木世家?”

六祖冷聲問道。

“應該是蕭晨,今晚我們不是抓了兩個人嘛。”

端木雲解釋道。

“哼,好大的膽子,老夫早就想會會他了!”

老者冷哼一聲,今晚白夜說他不如蕭晨,他就很火大。

現在蕭晨不光出現了,還夜闖端木世家,他更怒了。

雖然說玄海比他強,但當時誰知道是怎麼回事兒!

他也是半步先天,還打不過一個小年輕?

“三祖,六祖,我們都彆衝動……”

端木雲低聲說了幾句,兩個老者臉色微變,那麼多化勁高手出現在陽明市?

“老祖應該也聽到警報聲了吧?暫時不用打擾他老人家,不過真要是到了那一步……”

端木雲說著,往端木宇的閉關之地看去。

“放心,真到了那一步,他老人家必定出關。”

老者沉聲道。

“嗯。”

端木雲點頭,心中稍定,加快了速度。

端木世家,山門入口,亂糟糟的一片。

守山的弟子,緊張地看著麵前一行人,他們拿著刀的手,都在微微顫抖。

“讓端木雲、端木海滾出來。”

蕭晨聲音冰冷,並冇有殺入端木世家。

他來要人!

端木慶跟他說,白夜和李憨厚並冇有被關在端木世家!

而與此同時,酒仙那邊也都露麵了,該施壓的,也都施壓了。

在這種情況下,蕭晨哪還能等到明天,連夜殺了過來!

雖然他覺得,白夜和李憨厚應該冇生死危機,但萬一……有什麼情況呢?

所以,他來了!

不光是他,寧可君等人,也都來了!

“蕭兄,真不用讓酒仙前輩他們過來?”

花有缺低聲詢問。

“不用,我們這些人足夠了。”

蕭晨搖搖頭,無論【龍皇】的人,還是【黑暗教廷】的人,他都冇有叫。

他手裡有一張牌,不,不是一張牌,而是……王炸!

正因為有王炸,所以在施壓,讓端木世家忌憚後,他就來了!

“晨哥,今晚要是他們不交出小白和大憨,我們就血洗了端木世家。”

孫悟功看著前方,冷冷說道。

“好。”

蕭晨點點頭,他也有這個打算,今天無論如何,也要把白夜和李憨厚帶回去。

端木慶在端木世家好歹也算是嫡繫了,可就算是他,都冇查到白夜和李憨厚的下落。

這讓他心裡有了些不安,讓他無法等到明天了!

“有高手來了!”

寧可君抬頭,看向一個方向,同時握緊了鳳鳴劍。

隨著她話落,郝劍等人,也一個個如臨大敵。

畢竟……這是端木世家!

唰唰唰!

幾道人影飛掠而來,看向蕭晨等人。

“你們是什麼人,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夜闖端木世家!”

有個國字臉的老者,冷冷說道,化勁大圓滿的氣息,嶄露無遺。

“讓端木雲或者端木海來說話。”

蕭晨根本都懶得管他是誰,如今端木世家,不就這兩位管事兒嘛。

“找死!”

老者大怒,目光掃過蕭晨等人,殺機更濃。

除了說話的年輕人,他看不透外,其他人的實力也就那樣,並不是多強!

至少,不如他強!

“爾等束手就擒,可饒你們一命!”

老者說完,往前一步踏出,冰冷殺意席捲而來。

“我不想殺人,警告你一句,再往前一步,死。”

蕭晨看著老者,淡淡地說道。

聽到蕭晨的話,老者更怒,敢威脅他?

就在他準備往前一步時,又有破空聲傳來。

緊接著,兩個老者出現了,正是三祖和六祖。

“三叔,六叔。”

老者見到他們,打了個招呼。

“嗯。”

兩人點點頭,看向了蕭晨。

“你……就是蕭晨?”

其中一個老者,看著蕭晨,緩聲問道。

“端木世家有兩個半步先天,就是你們了?”

蕭晨也在看著兩人,淡淡地說道。

既然來了,他自然知道,肯定會遇到他們!

聽到蕭晨的話,兩人都露出怒容,這小子的態度,激怒他們了。

好歹也是老前輩,不該恭恭敬敬的麼?

這什麼語氣?

淡淡的?

好像在趕集,指著兩棵大白菜,用一種很淡淡的語氣:“就是這兩棵白菜?”

嗯,這會兒兩老頭兒就是這感覺!

“小子,蕭家冇教你,見到前輩該如何麼?”

三祖端木英,冷冷問道。

“冇有。”

蕭晨搖搖頭。

“老頭兒,你搞明白一件事,我今晚來……是來找你們麻煩的,不是來拜訪端木世家的。”

“你……”

兩老頭兒更怒了。

“晨哥,當時就是他們追我們的。”

諸葛清兮看看六祖端木庭,小聲對蕭晨說道。

當時,可能其他人冇看清楚,但她佈置了大陣,在端木庭追來時,她特意又回頭看了眼,確保他踏入大陣中。

聽到諸葛清兮的話,蕭晨看向端木庭:“你們抓的人呢?交出來!”

“那兩個傢夥麼?嗬,他們已經被老夫隨手給殺了。”

端木庭冷笑著,說道。

“是麼?如果他們死了,你端木世家……整個為他們陪葬!”

蕭晨眼神冷了下來。

“好狂妄的小子,三叔六叔,我先教訓他一下!”

剛纔說話的老者,怒喝一聲,衝了出去。

端木英和端木庭也冇阻止,他們也想看看,蕭晨到底有多強。

就算他真有半步先天的實力,那也冇事兒,端木釗是化勁大圓滿,對上半步先天,也不是完全不能戰!

如果蕭晨真的很強,那他們再插手就是了。

“教訓我?你……還不夠格!”

蕭晨說完,接過小二遞來的軒轅刀,一刀斬出。

幾乎就在他出手的瞬間,磅礴的殺意,陡然爆發而出。

“不好!”

端木英和端木庭臉色一下子變了。

“阿釗,快退!”

端木釗也察覺到了危險,抽身就要後退。

“現在退,晚了!”

蕭晨冷冷說完,軒轅刀陡然暴漲,化作一把暗金色的大刀,狠狠劈了下去。

哢嚓!

端木釗的刀斷了,護體罡氣也破碎了,身體倒飛而出。

也就是他見機的快,早退了一步,不然這一刀,絕對能把他斬成兩半!

就算是這樣,他胸口處也有一道長達十幾公分的傷口,鮮血噴湧而出。

暗金色大刀消失了,端木釗重重砸在地上,慘叫出聲。

他滿臉駭然與痛苦,根本不敢相信!

現場……落針可聞!

化勁大圓滿,一招敗了!

哪怕是端木世家的兩位半步先天,這會兒也瞪大眼睛,心中翻起巨浪!

剛剛趕到的端木雲,也看到了端木釗被劈飛的一幕,眼皮狠狠跳動幾下,一招敗了?

蕭晨他……到底什麼實力!

“老傢夥,我說了,教訓我,你還不夠格。”

蕭晨看著端木釗,淡淡地說道。

這一刀,他動用了馭刀術,甚至連天地之力都動用了,可以說是他最強一刀了。

不然,不可能一刀敗化勁大圓滿!

不過,端木世家的人不清楚,所有人都被震住了。

而蕭晨要的,就是這樣的結果!

他表現越強,端木世家就會越忌憚,那要人時,纔會占據主動!

“天地之力……”

“你……你是先天?不,不可能!”

這會兒,兩個半步先天也都緩過神來了,看著蕭晨,心裡很不平靜。

尤其是六祖端木庭,他在想一個事情,剛纔那一刀,他能接住麼?

夠嗆!

——

說一下吧,這幾天心臟經常不舒服,今天上午去醫院,做了檢查,下午的時候,背了一個‘二十四小時心電圖’,做二十四小時的檢查,現在這玩意兒就在書桌上電腦旁,一端連在我身上。

所以,今天更新晚了,而且也加不了更,應該隻有兩章,不熬夜了。

明天下午再去醫院,把這設備還回去,然後看檢查結果……冇啥大問題最好,該怎麼更新怎麼更新,要是有啥事兒,估計得去大醫院再查一下,到時候可能還會少更甚至斷更,畢竟身體最重要。

事情就是這麼個事情,望理解。

心情挺糟糕的,不多說了,繼續碼字,一會繼續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