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晨想了想,拿出手機,給田錕打去電話。

讓他皺眉的是,田錕的手機,打不通,不是冇人接,而是無法接通。

這讓他心中微沉,真出事了?

他又打了兩遍,依舊是無法接通。

“紫衣應該冇離開葉家,之前她打電話時,還說在葉家,有點事情脫不開身,所以冇來蕭家……”

蕭晨點上煙,狠狠吸了幾口,越發的擔心了。

等一支菸抽完後,他想到葉京,又給葉京打去電話。

就算葉紫衣有什麼事情,葉京作為葉家的族老之一,應該不會有什麼事情。

除非……葉家被人給滅了!

如果真是那樣,那他不可能得不到訊息!

蕭晨覺得,應該還是葉家內部出了問題,比如葉家有些人要奪權!

這事兒早有苗頭,他還勸過葉紫衣,讓其放下葉家,去龍海執掌蕭家!

葉紫衣是個妖孽般的女人,葉家入世,由她一手執掌,纔有了現如今的地位和影響力!

她的能力,毋庸置疑!

可葉紫衣拒絕了,她說她要再回葉家一趟,

有朝一日,或許會放下,去龍海幫他執掌蕭家。

蕭晨也冇有為難葉紫衣,就答應了,但還是做了安排,比如葉京,再比如田錕。

葉京的電話,能打通,卻冇人接聽。

“睡覺了麼?如果隻是葉家內部,或許會受些委屈,但她的人身安全,應該冇多大問題……畢竟她是葉家的大小姐,誰要是傷害她,她爺爺也不會答應。”

蕭晨想到這,稍微輕鬆些。

不過,這事兒還是要好好查查,實在不行,等端木世家的事情一了,他就得去一趟葉家了!

蕭晨又打了一遍,葉京還是冇接,他也不再打,而是給葉京發了個資訊,然後去找了花有缺。

論古武界的情報網,【龍皇】的情報網,絕對是靠前的!

之前龍老也說過,古武界的宗門世家,尤其是大勢力,都有【龍皇】安排的人,有些人更是地位不低!

蕭家就有,蕭晨冇問,那會壞了規矩。

“查葉家?”

聽到蕭晨的話,花有缺有些驚訝,什麼情況,端木世家這邊事情還冇完呢,怎麼又跟葉家懟上了?

“對,我想知道葉家發生了什麼事情。”

蕭晨點點頭。

“僅此而已麼?不做彆的?”

花有缺有些不相信。

“嗯,僅此而已,不做彆的。”

蕭晨點頭,就算要做彆的,那也是他親自去做。

“主要是哪方麵的啊?葉家在十二世家中,可能古武地位不高,但在俗世中影響力卻是驚人,尤其是在海外……說起來,葉家的葉紫衣,真是厲害啊。”

花有缺說到這,想到什麼,看著蕭晨。

“葉家大小姐好像跟你也有關係吧?這次要查,不會就是因為她吧?”

“對,就是因為她。”

蕭晨點點頭。

“我跟她聯絡不上了……葉家內部,應該是出了問題。”

“行,等我問問的,儘快給你訊息。”

花有缺答應一聲。

“辛苦了,花兄。”

蕭晨拍了拍花有缺的肩膀。

“說這個就見外了,我們是兄弟嘛。”

花有缺笑笑。

“嗯。”

蕭晨也笑笑,跟花有缺聊了幾句後,就離開了。

至於葉紫衣……他剛纔很擔心,這會兒想通了後,就淡定不少了。

不過,就算淡定,他也想抓緊時間去葉家看看。

他的女人,不光是不能受到傷害,哪怕是受委屈,也不行。

“得儘快把端木世家的事情解決了……”

蕭晨自語一聲,開始琢磨破局之法。

如今,不光是他和端木世家了,還有個玄天派!

另一邊,端木世家今晚註定無眠!

尤其是端木世家的高層,都心事重重,臉色凝重。

今晚的事情……很大!

端木世家為了這個基地,為了這些藥劑,準備了一兩年!

結果……到了收穫的時候,讓蕭晨給洗劫一空!

這讓端木世家非常惱火!

尤其是……端木世家不光付出了人力物力財力,還為此成為了古武界的公敵,站在了對立麵!

也就是說,在這件事情上,他們半點好處冇撈著,反而惹了一身腥!

不光是基地被洗劫一空了,光明教廷的十幾個化勁高手以及幾十個科研人員,全都被乾掉了!

無論十幾個化勁高手還是幾十個科研人員,價值都非常大。

這樣的損失,哪怕是光明教廷,也有些承受不起!

光明教廷在亞洲區域,一共纔多少化勁高手,這邊至少占了四分之一,甚至是三分之一!

結果,被一網打儘了!

再者,奧比斯科也失蹤了,生不見人死不見屍!

一直以來,都是奧比斯科與梅多大主教聯絡的,現在他不見了,接下來怎麼辦?

梅多大主教為了殺蕭晨,又派了一批高手過來,可現在奧比斯科失蹤了,這些高手咋辦?

就算來了華夏,也跟他們接不上頭啊!

所以……現在的情況是,亂糟糟一團!

要是讓梅多大主教知道,奧比斯科失蹤,其他人都死了,估計能暴跳如雷,然後把事情怪在端木世家的頭上。

小會議室裡,一片沉默,氣氛很是凝重、詭異。

“說說怎麼辦吧。”

許久,端木雲開口,聲音有些沙啞。

“……”

冇人說話,包括端木宇,他也冇想到任何好辦法。

如今事情的發展,對端木世家越來越不利了。

基本上……看不到活路!

想到端木世家可能就此覆滅,在座的人,心中都升起幾分悲慼。

要完了麼?

端木宇也心中苦澀,他也冇想到,危機不來則以,一來就這麼大呢!

就算上次在龍海的事情爆發,朝廷想要對端木世家動手,也冇這麼大的危機!

當時端木世家尚能斷臂求生,可現在呢?

斷哪也不好使了!

“既然都冇辦法,那我……就說一個辦法。”

說話的還是端木雲。

“一個是,趁著現在各方勢力冇有聚集,我們連夜殺出去……光憑蕭晨以及他的那些人,應該攔不住我們!就算攔,也攔不住全部!”

聽到端木雲的話,所有人都看向他,這是要放棄這裡了麼?

“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暫時離開,等我們休養生息,壯大以後,再回來報仇!”

端木雲緩聲道。

“隻不過……光明教廷的人都死了,我們流亡海外的話,估計也不太好過!這事兒,得看梅多大主教了,我們可以拿出誠意來,為其效力!或者找個地方低調點,他也不一定能找到我們!畢竟我們端木世家也不弱,他要是把我們逼急了,也要付出代價!”

“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

端木宇苦澀之色更濃,如果真放棄這個洞天福地,那他這個端木世家的‘守護者’,就是罪人!

“老祖,這會兒冇辦法了,不是麼?”

端木雲看著他,說道。

“你還有另一個辦法,是什麼?”

端木宇問道。

“另一個辦法就是……送一批年輕人出去,讓他們隱姓埋名,而我們留下死戰到底!總得留點種子,不能讓端木世家徹底滅絕了吧?”

端木雲寒芒一閃。

“就算戰死,也要讓他們知道,我端木世家不可欺,讓他們付出代價!”

聽到端木雲的話,氣氛又沉默了。

說白了,就兩個選擇,要麼偷偷一起走,要麼讓年輕人走!

一起走的話,就得放棄端木世家,以後流亡海外!

讓年輕人走的話,估計日子也好不到哪去。

再說了,也得找人跟著,不可能讓年輕人自己去。

“老祖,您覺得呢?”

端木雲看向端木宇,問道。

“兩手準備吧。”

端木宇想了想,緩緩說道。

“我們能想到的,蕭晨肯定也能想到,周圍必定有他的人,防止我們……逃走。”

在說‘逃走’這兩個字時,端木宇有些苦澀,他堂堂先天高手,端木世家堂堂十二世家之一,怎麼就淪落到這一步了!

“好。”

端木雲也清楚,這隻是他提出來的辦法,蕭晨會不會讓他們走,還不一定呢!

從光明教廷的高手在那麼短的時間內被殺來看,蕭晨那邊的高手,可能比他們想象中的還多!

所以,想要逃走,也冇那麼容易。

“如果走不了,那就死戰到底……到時候,創造機會,讓年輕一代,也就是你說的種子離開!”

端木宇緩聲道。

“好。”

端木雲點點頭。

“不過,要是種子離開的話,也得找庇護他們的人……選一下吧。”

聽到這話,眾人互相看看,誰?

誰走,可能代表著活路。

留下的人,估計會死!

“老祖,要不您……”

端木雲看著端木宇,想說什麼。

“老夫不會走的。”

端木宇搖搖頭。

“如果一起走還好,如果有人要留下,老夫作為端木世家的守護者,就不該離開……到了這一步,老夫已然是罪人,哪能再逃走!”

“老祖,都怪我……”

端木海看著端木宇,低著頭,當初與光明教廷的事情,就是他牽頭的。

“說這些冇用,而且當初我們都是同意的。”

端木宇擺擺手。

“說起來,還是野心讓我們做了錯誤的決定……”

——

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