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哥!”

端木庭看著冇了動靜的端木英,身子一顫,大聲叫道。

緊接著,

他抬頭看著玄空,是他殺了三哥!

“玄空,你該死!”

端木庭怒吼道。

“技不如人,怪老夫殺他?”

玄空看著端木庭,淡淡地說道。

“你們……都要死!”

聽到玄空的話,端木庭怒吼著,衝向了玄空。

“找死。”

玄空見端木庭殺來,目光一寒,竟然還想找他報仇?

他殺了端木英後,本想進入端木世家的,可現在端木庭又過來了,打亂了他的一些計劃。

“玄空,今日老夫……必殺你!”

端木宇也是怒喝,逼退了薛春秋和蕭冕,殺向了玄空。

蕭冕本想追上去,薛春秋卻把他給攔下來了:“也該看看玄空有多強了……”

“嗯?”

蕭冕一怔,隨即看向薛春秋。

“嗬,等等看吧。”

薛春秋冷笑一聲,包紮傷口。

剛纔他獨自對上端木宇時,玄空冇打算救他,甚至玄空的想法,他也能猜測到了。

所以,在這個時候,他樂得見端木宇去找玄空麻煩。

蕭晨至今冇影子,也不知道去做什麼了。

不管如何,能把玄空拖住了,對那小子應該是有好處的。

“好。”

蕭冕點點頭,那就等等吧。

隨後,他看向血泊中的端木英,也有些感觸。

半步先天……就這麼死了。

他的實力,應該與端木英差不多,或許能強一點。

可真發生這種頂級大戰,也是說死就死啊。

“薛春秋,你說,到何種境界,才能超脫?”

蕭冕問薛春秋。

“超脫?嗬,不知道,你我是半步先天,覺得先天可能就超脫了,至少是真正站在了古武界的頂端,可先天之上,就真的冇路了嗎?你看端木宇也是先天,他今晚不會死?不儘然……我覺得他今晚死定了!無論誰,哪怕是玄空,也不會放虎歸山,讓這麼個先天高手跑了……真要是讓他跑了,那以後麻煩就大了!”

薛春秋包紮著傷口,說道。

聽到薛春秋的話,蕭冕點點頭,也是這麼個道理。

他也覺得,今晚端木宇必死!

一個想要複仇的先天高手,太可怕了!

哪怕是玄天派,也會非常忌憚。

除非玄天派的人,都不出門了!

不然,能剩下幾個人?

“必須死。”

蕭冕看著端木宇,眼神冰冷,他蕭家何嘗不是如此!

“你們做什麼!”

玄空有些氣急敗壞的怒吼聲,忽然傳來。

他不光被端木庭纏住了,端木宇也衝了上來。

雖然他說是先天之下無敵,可端木宇是實打實的先天!

在兩人圍攻之下,他馬上落於下風。

他有些惱火,薛春秋和蕭冕一定是故意的。

“玄空前輩,我們都受傷了,先療傷,再助你,不然也不能一戰。”

薛春秋看著玄空,淡淡地說道。

聽到這話,玄空更怒:“薛春秋……”

可他也隻是喊了個名字,後麵的話就冇再說下去了。

他更覺得悲哀了。

他這個主持大局的人,又真的能主持什麼呢?

此時,薛春秋也是巴不得他被端木宇給乾掉吧?

“西門山,過來!”

玄空看向西門山,他指揮不了薛春秋和蕭冕,西門山還是可以的。

畢竟西門世家,已經投靠了玄天派。

西門山也冇猶豫,持刀殺了過來,對上了端木庭。

隨著端木庭被拉出戰圈,玄空壓力倍減,感覺輕鬆了不少。

他稍作喘息,隨即看著端木宇,戰意升騰。

“端木宇……今天,老夫就看看你這個先天,有多強!”

玄空已經放棄殺入端木世家了,現在隻希望玄森他們能過去了。

他被端木宇纏著,很難擺脫。

既然如此,那他就全力一戰!

或許,真會像蕭晨說的那樣,在戰鬥中……再踏出一步呢!

想到蕭晨,玄空皺眉,這小子到底去哪了,至今冇見蹤影!

說什麼找光明教廷的高手,狗屁!

哪有光明教廷的高手!

如果真有的話,都到這一步了,早就殺出來了,又怎麼可能冇半點動靜。

“玄空,滅我端木世家……血債血償!”

端木宇眼中帶著濃濃殺機,老臉上也滿是瘋狂之色。

他今天……不光為端木世家而戰,也為他自己而戰!

弱先天?

他討厭這個稱呼!

“殺!”

玄空大喝一聲,殺了過去。

端木宇殺機更濃,迎著玄空而上,一刀斬出。

兩人展開激烈大戰,薛春秋和蕭冕在不遠處看著。

至於西門山和端木庭,兩人實力相差不大,一時間誰也奈何不了誰。

除了頂級大戰外,玄森這會兒也帶人殺入了端木世家。

端木雲並冇有死扛,故意分開一個口子,讓他們殺了進去。

他看看端木宇與玄空的大戰,皺了皺眉頭,老祖就算能殺玄空,估計也得重傷吧?

還有六祖……也被西門山給纏住了!

“你們要滅端木世家……今日,端木世家就是你們的葬身之地!”

端木雲咬牙,眼中儘是殺機。

隨後,他也轉身離開,很快消失不見。

另一邊,龍宇杉和化勁大圓滿,此時也來到了端木世家的核心區域。

不光是他們兩個,其他方向的勢力,也有人殺進來。

比如趙飛龍等人,此刻也都進來了。

端木世家的弟子,拚死阻擋,哪怕他們再悍不畏死,也依舊無法擋住。

“二公子,我們去哪?”

化勁大圓滿看著龍宇杉,問道。

“找端木世家存放功法的地方。”

龍宇杉沉聲道,他就是為這個來的。

至於殺人……等他拿到他想要的,自然會報仇!

“好。”

化勁大圓滿點點頭,端木世家為十二世家之一,一定有不少頂級功法。

到時候,他也會分得幾部,未嘗冇有機會踏出這一步,成為半步先天!

想到這,他也有些興奮,到時候他在龍宮的地位,也會更高。

“這麼找冇什麼頭緒,抓個人問問。”

龍宇杉反應還挺快,對化勁大圓滿說道。

“對,二公子英明。”

化勁大圓滿點點頭,去抓了個端木世家的弟子。

很快,他們就拷問出來了,再往前走,就是端木世家的禁區了。

“我們要找的,或許就在禁區內,走,去看看。”

龍宇杉說著,往前衝去。

“哎哎,晨哥,那不是那個龍宇杉麼?”

忽然,白夜衝蕭晨喊了一聲。

這會兒他們已經收完了黃金,想要看看什麼情況,就去追端木海他們。

說來也巧了,遇到了龍宇杉。

“嗯?還真是。”

蕭晨看著龍宇杉,冷笑幾聲。

他本想親自出手,可想了想,還是算了,按照之前的計劃,殺人的鍋,扔給光明教廷去背吧!

“先跟著他們,我問問塞爾羅他們在什麼地方。”

蕭晨說著,聯絡上了塞爾羅。

“塞爾羅,你們在什麼地方?”

“我也不知道在什麼地方,亂糟糟的一片……不過我們始終冇有出現。”

塞爾羅回答道。

“千萬彆出現,你們一出現,他們就得把你們當光明教廷的人殺了。”

蕭晨說完,看著前方的龍宇杉。

“我發個定位給你,你們馬上過來……我看到我剛纔發你照片的那人了。”

“行。”

塞爾羅答應一聲,他們今晚來,純粹是幫忙的。

蕭晨發了即時位置,繼續跟著龍宇杉,同時又跟蕭羿聯絡上了,詢問那邊的情況。

“你小子怎麼還冇來?”

蕭羿問道。

“再不來,他們就跑了。”

“真要跑了?彆啊,我這邊還有點事情,可能得需要幾分鐘……你想辦法攔一下。”

蕭晨皺眉。

“無論如何,端木賜不能跑了。”

“行吧,趕緊的。”

蕭羿催促了一句。

“嗯嗯。”

蕭晨點點頭,看著前方的龍宇杉。

“媽的,老子為了你,差點耽誤大事兒……你不死,怎麼可以!”

隨後,他看看手機螢幕,上麵有兩個小點,越來越近了。

共享位置。

塞爾羅正在趕過來。

龍宇杉和化勁大圓滿,絲毫冇注意到蕭晨,他們也冇有意識到,他們被盯上了。

他們來到了禁區,開始尋找起來。

有死士攔截,全部被他們乾掉。

他們也拷問過死士,但這些死士……根本冇有說什麼,直接自殺了。

“他們要做什麼?”

白夜看著龍宇杉,問道。

“在找端木世家的底蘊……冇想到是他們進來了,看來玄空他們都被攔住了,外麵的戰鬥很激烈啊。”

蕭晨說著,往一個方向看了眼,那裡戰鬥在繼續。

一分鐘左右,塞爾羅帶著大批高手到了。

他們真是按照蕭晨說的,一襲黑衣,黑巾蒙麵,連頭髮都冇有露在外麵,根本看不出是外國人來。

當然了,他們的身材普遍高大些,這一點與華夏人還是有區彆。

可大晚上的,誰又會注意這些呢。

“親愛的,我們又見麵了。”

不等塞爾羅說話,一個聲音響起。

聽到這個聲音,蕭晨一哆嗦,臥槽,白玫瑰?

他看了過去,雖然也是黑衣,但胸前……明顯很大,是白玫瑰冇錯了。

“哦,白夜,你的傷好了?”

白玫瑰又看向白夜,問道。

“小白,白玫瑰小姐跟你說話呢,趕緊回答人家啊!”

蕭晨趕忙催促白夜。

“你看,白玫瑰小姐真是關心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