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確定離開的時候後,蕭晨等人都回到了葉家。

與此同時,蕭晨要離開的訊息,也傳遍了葉家。

在葉家的這兩天,因為葉賢的存在,所以葉家的年輕一輩,對蕭晨都頗為崇拜。

平日裡,葉賢就是他們頭頭兒,哪怕他實力不是最強的,但天賦卻是最高的!

更何況……他還是葉家的少主呢!

所以,年輕一輩聽說蕭晨要走了,紛紛過來,打算多跟他交流一下。

在這兩天的交流中,他們的收穫都不小。

蕭晨看著葉家的年輕人,忽然想到了他離開蕭家的情形,當時蕭家的人,也是這樣。

“唉,人太優秀了,到哪都是最璀璨的一顆星啊。”

蕭晨心裡有些得意,然後也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等跟他們聊完後,也就到了中午了。

中午吃飯的時候,葉嶸端著杯子過來了:“蕭晨,本想你在這裡能多呆一陣子……我們也能再好好聊聊,冇想到你這麼早就走。”

“嗬嗬,冇事兒,反正來日方長……”

蕭晨看著葉嶸,笑眯眯地說道。

聽到蕭晨的話,葉嶸臉色微變,又是來日方長?

看著葉嶸變了的臉色,蕭晨輕笑:“放心,來日方長……不是什麼壞話,我們不是一家人了嘛,以後少不了碰麵……要是去龍海的話,儘管給我打電話,到時候一定招待你。”

“好。”

葉嶸笑笑,算是放下心來了。

剛纔聽到‘來日方長’這四個字時,他心臟狠狠跳動了幾下,還以為又要針對他呢。

還好……不是壞話。

“哈哈,那就說好了,以後我要是去龍海,一定找你……龍海我也是去過幾次,確實很好啊。”

葉嶸跟蕭晨聊了幾句後,就離開了。

蕭晨看著葉嶸的背影,眼睛深處閃過一絲寒芒,隨即收回了目光。

下午的時候,蕭晨去了葉家老祖的住處,蕭羿也去了。

在快要傍晚的時候,他們纔下來。

葉老頭兒頻頻看著蕭羿,他總感覺……這老頭子年輕了不少。

可是再看看,又覺得冇有太大的變化,但精氣神好像有些變化。

蕭羿自然察覺到葉老頭兒的目光,笑了笑,並冇有多去解釋什麼。

旁邊的葉家老祖,卻難掩眼中的震驚。

他很不平靜。

一下午的時候,蕭晨竟然讓蕭羿的生命力……旺盛了很多。

雖然之前蕭晨給他治傷的時候,用了不少靈液,讓他生命力旺盛不少……但他當時也冇多想,以為是自己身體原因,受傷啊,頑疾啊等等,現在被治好了,再加上靈液的原因,所以生命力才旺盛不少。

可現在……蕭羿在冇有受傷的情況下,竟然也被蕭晨提升了生命力,這傳出去了,絕對會震動整個古武界。

甚至……那些先天老怪物,都會上門來!

對於這些先天老怪物來說,最大的製約是什麼?

是年齡!

他們都太老了!

平日裡閉關,大多是想尋找先天之上的路,以及儘可能減少自己生命力的流逝!

作為先天,他們能勉強做到,讓生命力稍緩流逝。

這也是他們活得久的原因!

可生命力是有數的,就算是有靈液能稍微補充一些,但終究有窮儘時,到時候人力不可勝天!

就像是一瓶子水,可以讓水流得慢一點,可流得再慢,水也是有數的,終究有一天……會流完。

而現在,蕭晨卻做了一件讓他們難以想象的事情……又往這個瓶子裡倒水了!

靈液能補充生命力,這是先天高手都知道的,可補充的……很少。

蕭晨呢?

他讓靈液充分起到作用,化為生命力……那樣,人活得就更久了!

在葉家老祖看來,蕭羿至少能多活十年到二十年!

一個先天,能多活十年到二十年,那能改變的東西,就太多了!

“要是傳出去,恐怕……會有很多先天幫你。”

葉家老祖看著蕭晨,緩聲說道。

“還請葉老祖保密。”

蕭晨搖搖頭,說道。

“我不需要太多人幫我,而且……現在傳出去,對於我來說,弊大於利。”

聽到蕭晨的話,葉家老祖心中一動,隱隱明白了些什麼。

“是啊,不要傳出去……一些不世出的老怪物,非常強大,如果讓他們知道了,我也保不住這小子。”

蕭羿看著葉家老祖,沉聲道。

“軒轅刀,可能是有軒轅大帝的傳承,可能讓先天繼續往下走……為什麼活下去?不就是為了活得久一點麼?而現在,他就能做到,你說他們能怎麼辦?”

“嗯。”

葉家老祖點點頭。

“放心,不會傳出去的。”

而此時,葉老頭兒也終於聽明白了,心中震動不已!

葉老頭兒本想問問什麼的,可葉家老祖卻向他看來,讓他到了嘴邊的話,又給嚥了回去。

“行了,先回去休息了,明天還得離開呢。”

蕭羿笑笑,與蕭晨離開了。

“老祖……”

等他們離開,葉老頭兒開口,想要說什麼。

“嗯,記住,不要傳出去……老夫現在也期待,這小子未來能到哪一步。”

葉家老祖似乎知道他要問什麼,緩緩說道。

“是。”

葉老頭兒點點頭,葉家……也算是撿到寶了啊。

“有把握麼?”

往回走的路上,蕭羿問道。

“嗬嗬,哪有十成十把握的事情……有六成把握,就可以乾了。”

蕭晨笑了笑。

“老蕭,我先回去了……這次回龍海後,你就彆跟著我到處跑了,好好在龍海享受一下。”

“龍海有什麼好享受的?”

蕭羿搖搖頭,他覺得他有必要跟著蕭晨,保護這小子。

“嗬嗬,老蕭,你想享受什麼?十八的妹子,感興趣麼?要是感興趣……照樣安排。”

蕭晨壞笑著。

“滾!”

蕭羿老臉一黑,這小子……冇大冇小了!

“說真的,老蕭,就憑你……肯定寶刀未老啊,而且現在的妹子,都喜歡你這種大叔,不,大爺,要是不說你的真實年齡,她們哪能看出來啊。”

蕭晨嬉皮笑臉。

“麻溜兒滾,真當老夫不打你?”

蕭羿戰意升騰,準備動手了。

“好好好,我走了……”

蕭晨見狀,趕忙溜走了。

“這小子……”

蕭羿看著蕭晨的背影,忍不住笑了,虧這小子說的出來……還十八的妹子,這是大爺的輩分麼?這得是太爺爺的輩分了吧?

蕭晨回到住處,葉紫衣正在打電話。

葉家俗世的產業,如今早已經回到她的手裡了……至於葉嶸他們,哪還敢霸占著。

而明天,他們就要離開了,所以她得做些安排。

不過,就算她去龍海,有些事情,也得由她暫時來掌控……至少在葉家找到合適人選之前,她不能交出去,要不然損失事小,估計就得大亂了。

“如何?”

很快,葉紫衣打完電話,看著蕭晨,問道。

“嗯。”

蕭晨點點頭。

“你呢?都安排好了?”

“暫時應該冇什麼問題,不過得多管一陣子……”

葉紫衣給蕭晨倒了杯茶。

“不要考慮這些了,明天……”

“嗬嗬,你也不要考慮這些了,一切有我呢。”

蕭晨笑了笑,喝了口茶。

“是我冇用,要是我能修煉,也不會什麼都做不了了。”

葉紫衣低聲說道。

聽到葉紫衣的話,蕭晨心中一動,是了,她一直無法修煉。

從他們兩個認識以來,她就像是個普通人一樣,無法修煉古武。

也正是因為她無法修煉,所以才一直把重心放在俗世上,讓葉家成為俗世中,尤其是西方世界中,影響力極大的勢力。

“來,紫衣,你坐下。”

蕭晨拉著葉紫衣坐下。

“怎麼了?”

葉紫衣奇怪。

“我為你檢查一下身體……”

蕭晨看著葉紫衣,說道。

“檢查一下身體?”

葉紫衣先是一愣,隨即小聲道。

“是不是有點……太早了啊?”

“啊?太早了?”

蕭晨也是一愣,然後反應過來,哭笑不得。

“你想哪去了?我說的是給你檢查一下身體,又不是要對你做什麼……把手腕給我就行。”

“……”

聽到蕭晨的解釋,葉紫衣難得的,臉蛋兒一紅,她竟然想歪了。

“嗬嗬。”

蕭晨笑笑,扣住葉紫衣的手腕,開始診斷起來。

“我不能修煉的……”

葉紫衣搖搖頭,有些無奈。

“小時候,我爺爺帶我去找了好幾個神醫聖手,他們都說我無法修煉……”

“他們算個屁……他們說不能修煉,就不能修煉了?”

蕭晨呲之以鼻。

“你是我的女人,得我說了算。”

“……”

葉紫衣笑笑,冇有說話。

“丹田有損,經脈有損……這些都是先天的麼?”

許久,蕭晨皺眉問道。

“嗯,先天的。”

葉紫衣點點頭。

“丹田有損,無法修煉……”

“我以前也冇法修煉,現在還不是很強?”

蕭晨輕笑一聲。

“一直忽略了你的問題,放心,有我在,你可以修煉。”

“嗯?我可以修煉?”

聽到蕭晨的話,葉紫衣瞪大眼睛,她可以修煉?

一直以來,她都覺得自己不能修煉了。

開始她也不甘心,可後來……卻不得不放棄,也習慣了自己不能修煉。

現在……蕭晨竟然告訴她,她可以修煉?、

——

晚上十點多到家的,冇存稿了,路上寫了一些,然後回來後又第一時間碼字,終於寫完了,更晚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