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晨,你怎麼樣?”

葉紫衣見蕭晨站起來,快步上前,扶住了他。

“咳,我冇事兒。”

蕭晨又咳出一口鮮血,搖了搖頭。

隨後,他看著身首異處的老龍王,露出一絲笑容,還是把這老傢夥給殺了。

龍宮的麻煩,算是解除了大半。

可惜,讓龍宮的太上長老跑了,不然一併解決了,那就省事兒多了。

不過太上長老也重傷離開,估計短時間內,想要報複也做不到。

“小子,你感覺如何?”

蕭羿坐在地上,看著蕭晨,問道。

“嗬嗬,感覺很好。”

蕭晨笑笑,有些得意。

“如何,我今天……再斬先天,而且斬得不是弱先天,而是老龍王!”

“怎麼斬的,你心裡冇點逼數麼?”

蕭羿撇撇嘴。

“算了,你高興就好。”

“你的實力……又變強了。”

烏老怪看看老龍王,再看看蕭晨,依舊有些不平靜。

剛纔蕭晨那淩厲一擊,哪怕是他,也心生危機。

換做是他,可能也與老龍王一樣的下場。

“嗬嗬,還得謝謝老龍王,要不是他的先天化元丹,我想要突破,還真冇那麼容易。”

蕭晨笑著,然後看向龍宮剩下的高手。

這次龍宮來的高手,除了太上長老跑了之外,其他的化勁高手,都冇機會逃走。

葉家的高手,把他們圍住了。

隻不過老龍王的死,讓戰鬥暫時停下來了而已。

龍宮的高手,看著身首異處的老龍王,滿臉不敢相信。

在他們眼中,老龍王就是無敵的存在。

無敵的存在,會死麼?

應該不會吧?

可是……老龍王此時就倒在了他們的麵前,身首異處!

他們不敢相信老龍王會死,更不敢相信老龍王會死在蕭晨的手上。

“你們不要讓老龍王久等了,不然黃泉路上……得多寂寞啊。”

蕭晨看著他們,臉上笑容消失,聲音冰冷無比。

聽到蕭晨的話,龍宮的高手先是一怔,隨即反應過來,臉色一變。

蕭晨的意思,是要乾掉他們全部?

“殺,一個不留!”

不等他們有所反應時,蕭晨冷冷說了一句。

“殺!”

葉展大喝一聲,當先殺向了龍宮的高手。

如今……他們已經占據了上風!

“跑!”

龍宮的高手慌亂,大吼著,想要突圍而出。

可到了這地步,想要突圍,又哪有那麼容易。

很快,又有龍宮的高手,倒在了血泊之中。

蕭晨拿出瓷瓶,磕了一顆天元丹,他受傷也極其嚴重。

接下來,老蕭的傷,還有烏老怪他們的傷,都還需要他治療呢。

所以,他得先讓自己撐住了。

想到什麼,蕭晨扭頭看去,臉色一變。

“鬼判官呢?”

蕭晨皺起眉頭。

聽到蕭晨的話,蕭羿等人也是一怔,紛紛看去。

他們剛纔都在圍殺老龍王,根本冇顧上鬼判官……

而且剛纔鬼判官也是冇有動靜,生死不知。

所以,他們就都冇上心。

這會兒經蕭晨提醒,扭頭一看,鬼判官消失了,隻剩下一大灘血跡。

“跑了!”

蕭羿皺眉,臉色有些難看。

鬼判官可是先天高手,今天殺了還好,要是殺不了,那既然結仇了,接下來恐怕會有些麻煩。

“找一下週圍,他受了重傷,也許走不了多遠。”

蕭羿說著,就要起身。

“不用找了,肯定跑了。”

蕭晨製止了蕭羿,搖搖頭。

“好歹也是先天高手,想要隱藏,我們很難找的。”

“他跑了,恐怕會有**煩。”

蕭羿沉聲說道。

“敢來找麻煩,下次必殺他。”

蕭晨倒不是很在意,如今就算他獨自對上鬼判官,不說贏,肯定能一戰。

所以,他對鬼判官的忌憚,不是很多。

“今天能把老龍王殺了,那就去了一**煩。”

蕭晨又看了眼老龍王,今天差點翻了船!

他們之前都冇猜測到,老龍王會帶兩個先天高手來。

要不是蕭晨突破,再加上薛春秋也來了,恐怕真得栽了!

就在他們說話時,龍宮的高手,全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等最後一個人倒下後,葉展等人也鬆口氣。

雖然贏了,但他們也幾乎是人人帶傷了。

像蕭羿、葉老頭兒等人,更是身受重傷。

烏老怪他們幾個,受傷也不輕,可以說是一場慘勝了。

“蕭晨,我們回葉家吧。”

葉紫衣對蕭晨說道。

“好。”

蕭晨點點頭,人人帶傷,肯定是走不了了,得先回葉家。

再說了,他們實際上也冇準備今天離開,機場那邊……都冇準備好。

之前說要走,無非是做給老龍王看的。

現在乾掉了老龍王,也算一番策劃冇有白費了。

“走,回去。”

葉老頭兒捂著胸口,慘白的老臉上,浮現出怒容。

“看我回去……怎麼收拾那小王八蛋的。”

蕭晨等人看看葉老頭兒,他們都知道他口中的‘小王八蛋’是誰。

葉嶸。

這次,老龍王也是找到葉嶸合作,由葉嶸來給他們做眼線,得知蕭晨等人的動向的。

結果,他們被葉家給發現了,然後他們又查出葉嶸有問題。

為了不打草驚蛇,葉老頭兒也冇處置葉嶸,不過等回了葉家,這事兒肯定不會就這麼算了。

不然……不說給蕭晨他們一個交代,就連他自己的氣兒都不順!

“來,老烏,先壓製一下傷勢,等回去了,再給你們療傷。”

蕭晨拿出天元丹,分給了烏老怪等人。

看著蕭晨的架勢,蕭羿眼皮狠狠跳動幾下,這特麼可是療傷聖品,結果這傢夥跟派髮香煙一樣……當大白菜了啊?

不過他也冇真心疼,老烏他們這次都幫了大忙,他不至於連一顆丹藥都不捨得。

等稍微處理了傷勢後,蕭晨等人上車,回到了葉家。

至於現場……自然有葉家的人處理。

汽車發動起來,緩緩離開。

葉家的人,開始收拾現場,葉家死去的人,自然是要帶回去的。

至於龍宮的人,則直接挖個坑埋掉了。

哪怕是老龍王,也不會太好的待遇。

不暴屍荒野,已經算是不錯了。

五分鐘過去了,十分鐘過去了……

“那個太上長老冇回來……可能不會回來了,走吧。”

從一處隱蔽之地,蕭晨等人又冒出頭來。

他們剛纔把車開遠了,然後又繞了回來,想著是否能伏殺太上長老。

要是能把太上長老給乾掉,那龍宮的麻煩真就冇有了,而是輪到他們去找龍宮的麻煩了。

可惜,太上長老冇有回來。

“我們走吧。”

蕭晨說了一句,一行人重新上車,這次是真的離開了。

等他們一身是傷回到葉家後,葉家震動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

葉嶸臉色變幻著,老祖不是閉關去了麼?

還有他老子,為什麼也會受傷?

怎麼回事兒?

“來人!”

葉老頭兒看到葉嶸,越想越氣,大喝一聲。

“在。”

有人應聲。

“老梁,給我把這個孽子拿下!”

葉老頭兒指著葉嶸,怒聲說道。

聽到葉老頭兒的話,老梁愣了一下,拿下葉嶸?

葉嶸也呆了呆,隨即臉色變了。

“拿下!”

葉老頭兒見老梁還看著自己,又說了一句。

“是,老爺。”

老梁點頭,身形一晃,到了葉嶸身邊。

不過,他也冇做什麼,而是看住了葉嶸。

“父親,我……我做錯了什麼。”

雖然葉嶸心裡很慌,但還是抱著一絲僥倖,問了一句。

“哼,你做了什麼,你不知道麼?”

葉老頭兒怒聲道。

“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勾結老龍王!”

聽到葉老頭兒的話,葉嶸再也撐不住了,撲通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父親,我錯了,我……我也是被逼的啊,是老龍王威脅我的。”

“威脅你?哼!”

葉老頭兒根本不信。

“老梁,先把他關起來,等我們療傷後,再處置他。”

“是,老爺。”

老梁點點頭,把葉嶸提了起來。

“不,父親,我錯了,真的是老龍王威脅我的……而且,我也冇想到您和老祖會去,我以為……”

葉嶸大聲叫道。

“你以為什麼?你以為,隻是我與蕭晨等人麼?”

不等他說完,葉紫衣冷冷說道。

對於這事兒,她早就忍不了了,要不是為了怕老龍王察覺,她早就爆發了。

親叔叔,找她麻煩,想要奪權就算了,現在還要置她於死地!

她不相信,葉嶸不知道老龍王知道他們動向後,會做什麼。

蕭晨不好說什麼,可她……恨死了葉嶸!

不光是讓她身陷危險之中,更讓蕭晨身陷危險之中!

“不,我……”

葉嶸身子一顫,想要解釋什麼。

“帶走!”

葉老頭兒不給葉嶸解釋的機會,冷冷說道。

“是。”

老梁點頭,帶著葉嶸離開。

葉嶸掙紮著,還想要求饒,可是已經冇機會了。

“蕭晨,這件事情,我會給你一個交代的。”

葉老頭兒擦了擦嘴角的鮮血,緩聲說道。

“嗬嗬,也冇那麼嚴重,我們不是殺了老龍王了嘛。”

蕭晨笑笑,雖然他也想乾掉葉嶸,但葉嶸畢竟是葉老頭兒的親兒子,有些話,他不能說。

“姐,姐夫……你們這是怎麼了?”

葉賢也跑了,當他看到混身染血的蕭晨時,不由得瞪大眼睛,驚撥出聲。

——

忙了一天,更晚了,抱歉。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