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半小時後,蕭晨和薛春秋離開善緣寺,回到酒店。

鬼佛陀趙如來和宏遠和尚,也跟了過來。

他們是來見見老友的。

像雷公,應該就快到了。

另外,鬼佛陀趙如來也想與蕭羿他們聊聊,如今他離著先天,可能隻差一線了。

也許一個契機,就能踏入先天。

在這種情況下,論道,對於他來說,有很大的好處。

“小子,你什麼時候去無人區?”

在快到酒店的時候,薛春秋忽然問了一句。

“嗯?”

蕭晨一怔,看向薛春秋。

“得等我先天的時候吧。”

“等你先天……”

薛春秋有點無語,可再想想蕭晨,搞不好真冇有門檻,能踏入先天境!

可是,這小子現在才什麼境界,化勁後期?還是後期巔峰?

等他先天,得什麼時候?

黃花菜都涼了!

想到蕭晨無門檻可入先天境,鬼佛陀趙如來如今也找到了路,薛春秋有點著急了。

好歹他也是成名已久的頂級高手了,現在不光要被鬼佛陀趙如來甩下,甚至會被蕭晨超越,心裡很是鬱悶!

至於蕭晨戰力早就超越他了,他已經無視了。

不無視,那也冇辦法,這是事實。

不接受,還能如何?

給自己添堵?

他隻能安慰自己,這小子是妖孽,自己不要跟他比……反正這小子境界冇自己高!

如今他還有個境界可以安慰自己,可他相信,他要是再不能先天,蕭晨肯定會超過他的。

到時候……蕭晨先天境了,而他還是半步先天,那特麼纔是最蛋疼的。

“怎麼了?老薛,你也要去無人區?”

蕭晨看著薛春秋,問道。

“嗯。”

薛春秋點點頭。

“江湖傳言,想入先天,就得去無人區……聶驚風不也去了嘛,雖然冇完全成為先天,但也差不多了,可見那裡確實有諸多機緣!”

“可也有危險,九死一生,甚至是十死無生。”

蕭晨提醒道。

“那又如何?怕死……就不行走江湖了。”

薛春秋淡淡地說道。

聽到薛春秋的話,蕭晨瞄了眼鬼佛陀趙如來,輕笑,看來老薛是被老和尚刺激到了啊。

“如果你想去無人區,老僧倒是可以與你結伴而行……”

忽然,鬼佛陀趙如來說道。

“老僧對無人區,也很是好奇,想要一探究竟。”

“你都快要先天了,去乾嘛?”

薛春秋看著鬼佛陀趙如來,問道。

“境界於我等,都是虛妄,實力也是如此……老僧求的是心境。”

鬼佛陀趙如來緩聲道。

“……”

薛春秋臉色一黑,很想把這老和尚一腳踹下車。

這逼特麼裝的,讓人真是受不了!

跟首富口口聲聲說‘乾事業賺錢都是冇意思的,我想要的就是體驗過程’差不多,太裝逼了!

之前他可記得,這老和尚也在苦苦尋找著踏入先天的路,甚至都說過‘佛不渡,那就魔來渡’的話。

現在找到路了,又來裝逼?

太無恥了!

不光是薛春秋,就連蕭晨都有點聽不下去了,這老和尚裝逼……是個高手啊,也太刺激人了。

此時的老和尚,對於薛春秋的刺激,就像是一個非常有錢的人,拿著大把鈔票,在一個窮鬼麵前嚷嚷著,錢是什麼玩意兒,要錢真冇意思!

“阿彌陀佛,薛施主,等你想入無人區時,來善緣寺通知老僧即可。”

鬼佛陀趙如來看著薛春秋,說道。

“……”

薛春秋冇搭理鬼佛陀趙如來,等老子要是實在找不到人做伴了,再來找你。

他們說著話,回到了酒店。

剛到酒店,田錕就來了。

“已經確定了,龍飛鴻他們已經回來了。”

田錕說到這,一頓。

“不光是龍飛鴻,在他們之前,龍宮的太上長老,也帶著老龍王的屍體回到了龍島,當時有人看到過。”

“都回來了?行吧,那就一窩端了。”

蕭晨也不是很在意,都回來了,可能過程會麻煩點,但可以避免龍飛鴻他們逃脫。

龍飛鴻是半步先天的實力,一個半步先天想要躲起來,那很難找。

要是一個半步先天躲藏在暗處,伺機報複,那更是可怕。

所以能一併解決了,更好。

“對了,龍宇軒呢?這傢夥回來了麼?”

蕭晨想到什麼,問道。

“這個倒是不清楚,應該也回來了吧。”

田錕搖搖頭,猜測道。

“怎麼了?”

“我不是說了嘛,一月之內,必定剁他狗頭……我這人說話算話,說剁他狗頭,那肯定就剁他狗頭!”

蕭晨咧嘴一笑,說道。

“……”

田錕無語,這龍宇軒也是個倒黴蛋,看上誰不好,非得看上葉紫衣。

結果現在好了,先是害死了老龍王,自己的命也要保不住了,甚至連累龍宮覆滅。

就在他們說話時,有人來彙報,外麵有個自稱‘雷公’的老者,前來找蕭晨。

“嗬嗬,可算來了。”

蕭晨笑笑,站起身來。

“都是老朋友了,老僧也去看看。”

鬼佛陀趙如來也笑著,準備下樓去看看。

“那就一起吧。”

本來薛春秋冇打算去,他心情正鬱悶呢,可想到雷公,他決定也下去。

他們三箇中,雷公的實力,應該是最弱的。

準確來說,是境界最低的。

他和老和尚都是半步先天,而雷公則是化勁大圓滿。

所以,薛春秋準備去見見雷公,找一下心理安慰,好歹自己比老雷頭兒強啊!

在酒店門口,蕭晨等人見到了一身灰袍的雷公,精神爍爍,看起來狀態很好。

雷公見到鬼佛陀趙如來和刀神薛春秋時,先是一怔,隨即露出笑容,都來了啊。

自從島國回來之後,他們就分開了,各自去忙了。

以前他們的關係,並不算是太好,隻是在江湖上的名氣差不多大。

當初在軒轅山時,他們也都去奪軒轅刀了。

那會兒,他們就冇在一起。

這是因為他們去了島國,在島國經曆不少,說是‘戰友情’,可能不太恰當,但實際上就是如此。

在這種情況下,三人的交情建立起來了。

不光是他們,還有個趙老魔,不過那老魔頭如今還在島國呢,冇有回來。

“老雷頭兒,好久不見啊。”

蕭晨看著雷公,笑著打招呼。

聽到雷公的話,雷公臉上笑容一僵,這小子喊自己什麼?

老雷頭兒?

雖然他知道,這小子背地裡喊他老雷頭兒,喊趙如來老和尚……但現在可是當麵啊!

這小子,如今都這麼飄了麼?

真想一個雷劈死他!

還有,之前給他打電話,讓他過來幫忙的時候,還一口一個‘雷公前輩’呢,結果人到了,就變‘老雷頭兒’了?

“阿彌陀佛……雷施主,我們又見麵了。”

鬼佛陀趙如來喧了個佛號,老臉上浮現出笑容。

“嗯嗯,又見麵了。”

雷公點點頭,重新看著蕭晨。

“小子,你喊我什麼?”

“老雷頭兒啊,你不覺得這樣更親切麼?”

蕭晨笑眯眯地說道。

其實他是真這麼覺得的,一口一個‘雷公前輩’,那不是見外嘛。

更何況,雷公也是他龍門的長老,那就是自己人,見外做什麼。

什麼?雷公還冇答應加入龍門?

冇事兒,他答應了就行,肯定妥妥加入。

好歹也是同生共死的交情了,這點事情還不答應?

“行了,我都成‘老薛’了,你‘老雷頭兒’怎麼了?”

薛春秋撇撇嘴,然後看看鬼佛陀趙如來。

“我覺得用不了多久,這‘大師’也得變‘老和尚’。”

“咳,我這不是不尊敬前輩啊,我是覺得這樣更好。”

蕭晨咳嗽一聲,他背地裡都是喊‘老和尚’的,要不藉著這個機會,改口‘老和尚’算了?

聽到薛春秋這麼說,雷公也懶得計較了。

“小子,這次喊我們來,是要乾把大的?”

雷公問道。

“滅龍宮,算大的麼?”

蕭晨笑笑。

“聽說你小子把老龍王殺了,真的假的?”

雷公盯著蕭晨,他聽到這訊息時,著實震驚了,也不怎麼相信。

在島國的時候,蕭晨也就半步先天的實力,怎麼這麼短的時間,就能斬先天了?

尤其老龍王,他可不是弱先天!

也正是因為他看不透蕭晨的實力,剛纔纔沒一個雷劈過去的。

不然……他非得讓這小子知道知道‘尊老愛幼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不可。

“當然是真的了。”

蕭晨說到這,忽然一挑眉頭。

“老雷頭兒,你半步先天了?”

“嗯。”

雷公笑著點頭。

“前一陣子,算是擠入這個行列了,要是再不入半步先天,老夫也不好意思來啊!”

“……”

薛春秋瞪眼,雷公半步先天了?

他之所以下來,就是為了尋求自我安慰的,看看老雷頭兒,不也纔是化勁大圓滿麼?

可現在……同為半步先天了,還怎麼尋求自我安慰啊?

“嗬嗬,老薛,老和尚,你們呢?找到先天的路了麼?以後,我們可以一起找路了。”

雷公有些得意,在島國時,他們討論先天境界如何如何時,他就鬱悶,因為他不是半步先天。

現在嘛,他也是了。

“嗬嗬,恭喜雷施主了。”

鬼佛陀趙如來輕笑一聲,雙手合十。

“老僧已經找到路了,或許……很快就可入先天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