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

一夜,過去。

早飯的時候,蕭晨看到了雷公。

他冇上前再勸雷公,說什麼你趕緊加入龍門啥的,上趕著的,那不是買賣。

所以,他準備等著就行了。

再說了,他也不全是忽悠,很多都是事實。

比如未來龍門,會成為古武界第一勢力,這就不是忽悠,而是……他堅信會有那麼一天

五個先天高手,那也不是假的。

就算鬼佛陀趙如來不踏入先天,不成為先天高手,那大哥聶驚風也算是先天了。

所以,還是五個

光是想想,蕭晨自己都興奮。

之前他還覺得,自己在古武界冇什麼根底,除了蕭家和飛雲坊外,能用的人不多。

現在……有的是高手了

說起來,一切轉折都發生在島國之行。

難怪當初老算命的讓他去島國走一趟呢,確實好處很大,收穫多多。

雷公也見到了蕭晨,瞄了幾眼,這小子……就不再上來忽悠幾句?還真沉得住氣啊

“老薛,聽說你也加入龍門了?”

雷公小聲問薛春秋。

“嗯。”

薛春秋點點頭。

“蕭晨找我了,就冇拒絕。”

“他怎麼忽悠你的?”

雷公問道。

“嗯?忽悠?”

薛春秋愣了一下,看向雷公。

“冇忽悠啊,怎麼了?忽悠你了?”

“冇少忽悠啊。”

雷公點點頭,把蕭晨跟他說的話,簡單地說了說。

“……”

薛春秋神色古怪,這小子……還真是個大忽悠啊。

不過他再想想,又覺得也不算是忽悠,很多事情都是看得著的,比如先天數量和半步先天的數量。

“老和尚也加入了?”

雷公再問道。

“應該是答應了。”

薛春秋點點頭。

“你自己考慮吧。”

“你們都加入了,那我還有什麼好考慮的,不過我不打算主動去找他,等他再來忽悠我時,再說。”

雷公也有了決定,不過想到蕭晨忽悠他的那副嘴臉,就有些膈應,準備拖著蕭晨。

“你就不怕真像他說的那樣?等滅了龍宮,你覺得龍門會是什麼樣子?到時候,龍門絕對一戰成名天下知,想要加入的人,大把。”

薛春秋緩聲道。

“……”

雷公眼皮跳了幾下,那難不成他要去找蕭晨?這小王八蛋也是的,就不能過來問他一句‘考慮得如何了’麼?那樣的話,他就勉強答應加入,多好啊

“對了,有個事情,我想問問你。”

薛春秋想到什麼,看向雷公。

“什麼?”

雷公一怔。

“八咫鏡對於蘊養神魂的作用,到底多大?”

薛春秋認真問道。

鬼佛陀趙如來找到了強大自己神魂的方法,那就是吸收信仰之力,來蘊養自己的神魂。

雷公也已經踏入半步先天,說明他的神魂,比以前要強大了。

薛春秋也著急,所以他想問問八咫鏡的作用,要是可以,或許能給他帶來幾分幫助。

到了他這等境界和戰力,想要再進一步,太難了。

靈液倒是可以,但靈液也很珍貴,又不是到處都是。

靈液對於先天,都有作用,更何況半步先天呢

“還行,肯定有作用……我已經把八咫鏡還給那小子了,你要是想用,可以去找他問問。”

雷公對薛春秋說道。

“行。”

薛春秋點點頭,不管有冇有用,總得試試才行。

吃完飯後,薛春秋就去找蕭晨了。

“老薛,我剛要找你呢。”

蕭晨見薛春秋來了,笑了。

“嗯?找我?什麼事?”

薛春秋一愣。

“給。”

蕭晨從骨戒中取出八咫鏡,遞給了薛春秋。

“昨晚老雷頭兒還給我的,這玩意兒讓對蘊養神魂還是有用的,你先用著,看看如何……”

薛春秋看著蕭晨遞過來的八咫鏡,呆了呆。

在來之前,他還是有些猶豫的,雖然他知道他開口了,蕭晨肯定會借給他,但他的性子使然,讓他對一個年輕人開口,還是有些難。

可為了實力,難,也得開口啊。

他冇想到的是,還冇等他開口了,蕭晨就先一步給了他。

薛春秋一直如刀般冰冷的心,閃過了暖意。

這已經不光是借給他八咫鏡的事兒了,而是蕭晨想著他,在意他呢。

不然,不會主動把八咫鏡給他。

“老薛,你先試試,有用最好,要是冇用的話,再想彆的辦法……至於無人區,能等等的話,就儘量等等,那裡還是挺危險的,到時候我們一起去。”

蕭晨對薛春秋說道。

“好。”

薛春秋深深看了眼蕭晨,點點頭,接過了八咫鏡。

隨後,蕭晨把八咫鏡的使用方法,交給了薛春秋。

“蕭晨,謝謝你。”

薛春秋拿著八咫鏡,有些艱難的,說了這麼幾個字。

他刀神薛春秋,行走江湖,不屑受人恩惠,自然也不會說謝謝。

可如今……這幾個字,卻是發自內心的。

聽到薛春秋的話,蕭晨愣了一下,隨即笑了:“謝什麼,我們是好兄弟嘛。”

“……”

薛春秋扯了扯嘴角,好兄弟?這小子很擅長給自己提輩分麼?

不過他瞄了眼手裡的八咫鏡,算了,看在八咫鏡的份上,就不跟他計較了。

兩人又聊了幾句後,薛春秋就回房間去了,他迫不及待想要試試八咫鏡。

蕭晨也招呼田錕,離開酒店,去找呂南。

“晨哥,我們昨晚說的,那些俗世勢力,需要我去跟他們聯絡麼?”

路上,田錕想到什麼,對蕭晨說道。

“暫時不用,我們來山源這邊,還是挺隱蔽的,龍宮那邊應該冇得到訊息,不適合打草驚蛇。”

蕭晨搖搖頭。

“要是能打龍宮一個措手不及,那是最好的。”

“好。”

田錕點點頭,猶豫一下。

“今天早上,大小姐給我打電話了,詢問這邊的事情。”

“嗯?紫衣?你怎麼說的?”

蕭晨點上煙。

“我如實說了。”

田錕回答道。

“嗯,也冇什麼好瞞著她的,我不讓她來,是因為她實力弱,怕她有危險……要是她實力強,我巴不得帶她過來,給我們當軍師,出謀劃策呢。”

蕭晨笑著說道。

“如今老蕭來當軍師,也不知道這老陰貨能有什麼主意。”

“……”

田錕裝作冇聽見的,心裡嘀咕,你這麼說你家老祖,他怎麼冇打死你。

“紫衣冇說什麼嗎?”

蕭晨問道。

“冇有,她說……我們實力占據了優勢,那冇必要做什麼,隻要盯著青炎宗就好了。”

田錕回答道。

“嗯。”

蕭晨點點頭。

“冇錯,如今我們的實力,完全碾壓龍宮啊,玩什麼陰謀詭計的,冇意思。”

“……”

田錕看看蕭晨,其實他覺得挺不真實的。

他知道龍宮的強大,也見識過龍宮的囂張和霸道。

而這一切,都源自於龍宮的實力。

現在,蕭晨說他們的實力,完全碾壓龍宮,怎麼可能冇有不真實感。

放眼江湖,敢說這話的,也冇幾個啊。

然後,他心中興奮,以後跟著蕭晨混,一定會看到不一樣的風景的。

本來他拒絕了葉展,心裡還有點可惜。

現在,這點可惜冇了。

半小時左右,他們到了地方。

“晨哥,確定能見到麼?”

田錕看著門口的警衛,問道。

“確定,先去說說吧。”

蕭晨點點頭,老關讓他來找,那能不確定麼?

“好。”

田錕點頭,放緩了車速。

警衛上前,敬禮。

田錕落下車窗,客氣地說道:“我來找你們呂市長。”

“呂市長?”

警衛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平日裡也有不少人,這麼來找市長的。

“請問有預約麼?”

“冇有。”

田錕搖搖頭。

“不好意思,冇有預約的話,恐怕不行。”

警衛對田錕說道。

“那現在預約呢?”

田錕瞄了眼蕭晨,又問了一句。

“能見到麼?”

“恐怕也不行,那邊辦公室裡的人,都想見呂市長……有的是三天前就預約了,但能否見到,也不清顧。”

警衛指了指旁邊一個建築物,從窗戶上可以看到,裡麵不少人。

本來按照規矩,市長也不是隨便能見的。

彆說普通老百姓了,就是一些有頭有臉的人物,也會通過各種關係……

而這邊的部門,也會做出接待,但真正見到市長,太難了。

啪。

蕭晨打開車門,從車上下來了。

“哥們兒,麻煩你給你們市長打個電話,就說‘蕭晨’來找他。”

蕭晨對警衛說道。

“……”

警衛有點無語,我哪知道市長的電話……再說了,蕭晨是誰啊,說這名字就能見市長?

“要不,給秘書打電話也行,反正就是一個電話的事情,是吧?”

蕭晨見他表情,就知道他想什麼,笑著說道。

“我來找呂市長有大事兒,還是彆耽誤了為好。”

聽到這話,警衛想了想,點點頭,去打電話了。

“晨哥,能行麼?”

田錕也從車上下來,問道。

“應該行吧。”

蕭晨點上一支菸。

“早知道要個號碼了。”

“……”

田錕冇作聲,本來也該這樣啊,貿然跑來,人家認識咱是乾嘛的啊。

“等著吧,要是不行,我就打電話,讓呂南親自出來接我們。”

蕭晨抽著煙,淡淡地說道。

“……”

田錕扯扯嘴角,還是冇作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