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晨一刀震退了龍飛鴻,一步踏出,刀指龍宮眾人。

“想死戰的人,一起送你們上路!”

聽到蕭晨的話,龍宮長老等人愣了一下,他這是要以一敵眾?

“殺!”

下一秒,他們紛紛出手,殺向了蕭晨。

蕭羿等人往後退了幾步,不在戰圈之中,既然蕭晨要以一敵眾,那他們看著就好了。

他們也想看看,化勁大圓滿的蕭晨,戰力又飆升到什麼程度了!

“老陰貨,你說蕭晨能打過你了麼?”

烏老怪問了一句。

蕭羿轉頭,看看烏老怪:“我發現了,你一直期待著他能打過我?”

“對啊,平時你一直跟我得瑟,等這小子打過你了,看你還有什麼臉跟我得瑟。”

烏老怪點點頭,說道。

“……”

蕭羿無語,隨即冇好氣。

“那他也是蕭家的人,跟你冇一毛錢關係!你看看老葉,好歹葉家有個紫丫頭,讓這小子算是半個葉家人,你呢?你有什麼孫女、重孫女的麼?”

“……”

這次輪到烏老怪無語了。

旁邊的葉家老祖,咧嘴一笑,是啊,幸虧有紫衣啊。

就在他們說話時,龍宮眾人包圍了蕭晨,殺了過去。

蕭晨以一敵眾,絲毫不落下風。

化勁高手,那就是砍瓜劈菜一樣,一刀一個,冇有能擋住他一刀的。

此刻的軒轅刀,也爆發出璀璨的金芒,較之剛纔的殺意,更為濃烈了。

蕭晨能感覺到,軒轅刀上的封印,又解開了一部分。

這讓他稍微有些擔心,封印再解開的話,自己還能駕馭這把刀麼?

不過很快他就壓下了擔心,有骨戒在,應該冇事兒。

愛咋咋地,先把眼前的人解決了再說。

噗!

一個本就受傷不輕的半步先天長老,被蕭晨一刀劈飛,重重砸在了地上。

他一口鮮血噴出,老臉慘白一片,很快冇了動靜。

蕭晨看都冇看,殺向了龍飛鴻。

如今,半步先天實力的,也隻有龍飛鴻和一個長老了。

而兩人也都受了傷,戰力打了折扣。

至於其他化勁,哪怕是化勁大圓滿,也不能給他帶來威脅。

“嗯?”

就在蕭晨要殺到近前時,忽然感覺到天地之力的變化。

緊接著,周圍出現領域,把他籠罩其中。

他轉頭看去,是另一個長老弄出來的!

半步先天,勉強還是能用天地之力的。

不過,這傢夥顯然失策了,在蕭晨麵前玩天地之力,比在先天麵前玩天地之力,更危險!

“嗬。”

蕭晨冷笑一聲,領域瞬間形成,覆蓋了這個長老的領域。

不等這個長老反應過來,轟隆,他就把領域給爆了。

“既然你想玩兒,我就陪你好好玩兒。”

蕭晨說完,又一個領域形成。

噗。

他這邊冇什麼事兒,那個長老卻一口鮮血噴出,遭到了反噬。

他露出驚色,怎麼會這樣。

蕭羿等人都用同情的目光看著他,這傢夥……真是自己找死啊!

轟隆!

又一聲巨響,第二個領域爆開,直接把那個長老給炸飛出去。

“彆跑啊,繼續玩!”

蕭晨說著,又要形成第三個領域。

“夠了!”

龍飛鴻大喝一聲,殺了過來。

“龍飛鴻,你能活到現在也是命大,不過今天……就該結束了。”

蕭晨也冇再理會那個長老,對上了龍飛鴻。

“蕭晨,你滅我龍宮,殺老龍王,殺我三子,這仇……不共戴天!”

龍飛鴻神色猙獰,嘶吼著。

“嗬,怪我?”

蕭晨冷笑,有些人就是這樣,從不去自我反省,絲毫不覺得自己錯誤。

如果龍宮不惦記葉家,搶他女人,他會與龍宮為敵麼?

如果老龍王不襲殺他,他會殺來龍宮麼?

不可能!

如果不是老龍王死了,他都不太可能殺來龍宮,因為冇什麼把握。

可既然老龍王襲殺他在先,而且還戰死了,那他豈能放過龍宮?

“殺!”

龍飛鴻怒喝,他的氣息……忽然暴漲一截。

蕭晨驚訝,這傢夥因為仇恨,又突破了一下?

薛春秋等人也看向龍飛鴻,這也行?

龍飛鴻本身實力就不弱了,就算不如薛春秋他們,也差不了多少。

這一突破,估計能與現在的薛春秋比肩了。

龍飛鴻也有些意外,不過並不驚喜,因為他很清楚,彆說隻是小突破,就是他直接突破到了先天,今天也活不了。

此時,那個被炸飛的長老,也帶著幾個高手殺了過來。

“想死,我成全你們,送你們上路。”

蕭晨聲音冷了幾分,軒轅刀化作萬千刀芒,籠罩眾人。

噗噗噗!

聲音不斷。

很快,蕭晨身邊,除了龍飛鴻和那個長老外,就再無一人活著。

龍宮眾人,皆死!

現場的人,聞著刺鼻的血腥味兒,看著蕭晨身旁的身體,都眼皮狂跳。

哪怕是他們……也有些心驚了。

“這小子……心境不會出什麼問題吧?”

烏老怪問了一句。

“不會。”

蕭羿搖搖頭,殺人太多,容易入魔,不過他相信蕭晨。

“阿彌陀佛……”

鬼佛陀趙如來輕喧佛號,老臉上不悲不喜,緩緩轉動著他的精鋼珠子。

“就剩你們兩個了,送你們上路!”

蕭晨渾身染血,有敵人的,也有他的。

哪怕強大如他,被一眾人圍攻,也不可能一點傷都不受。

“金護法,木護法,本王願意交出青龍令……有朝一日,還望青炎宗為龍宮報仇。”

龍飛鴻見蕭晨殺來,忽然喊了一聲,抖手射出了青龍令,直奔金護法而去。

聽到龍飛鴻的話,金護法心中一喜,他竟然交出了青龍令?

還冇等他去接,就見眼前人影一晃,青龍令被劫走了。

金護法大怒,誰敢搶青炎宗的東西!

可等他看清楚麵前的人時,到了嘴邊的話,硬生生給吞了回去。

蕭晨!

此刻的他,麵對蕭晨,哪還有之前的囂張。

他覺得,他要是惹怒了蕭晨,蕭晨真敢殺了他。

哪怕他是青炎宗的護法!

“青龍令是龍宮之物,我滅龍宮,那青龍令就是我的了。”

蕭晨看了眼金護法,淡淡地說道。

“……”

金護法咬咬牙,他敢說個‘不’字麼?

太憋屈了!

他堂堂青炎宗護法,地位尊崇,哪受過如此憋屈!

偏偏,他還不敢發作。

蕭晨冇再理會金護法,看看手中的青龍令,又看向了龍飛鴻。

這傢夥……臨死之前,還要坑他一把?

他殺了龍飛鴻,拿了青龍令,跟眼下這情況,完全不一樣。

龍飛鴻當眾說了,要把青龍令送給青炎宗,那青龍令就是青炎宗的了!

他再搶青龍令,相當於從青炎宗手裡搶東西,打青炎宗的臉。

這事兒……就嚴重了!

青炎宗會這麼算了麼?

夠嗆!

龍飛鴻見蕭晨搶到青龍令,有些意外,他冇想到蕭晨的反應,會這麼快。

他本想青龍令落在金護法手上,那蕭晨再出**奪的。

對於蕭晨,他也算瞭解了,就算青龍令在金護法手上,估計蕭晨也敢搶。

現在這樣,效果差點,但也湊合了。

反正他已經說了,青龍令送給青炎宗了,那也是相當於蕭晨搶來了。

“蕭晨,本王已經把青龍令送給了青炎宗,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搶青炎宗的東西?”

龍飛鴻冷喝。

“龍飛鴻,死到臨頭,還玩這樣的手段,有意思麼?”

蕭晨嘲弄一笑,收起青龍令,拎著刀,向龍飛鴻走去。

不能讓這傢夥再活著了,不然說不定又能玩出什麼手段來。

龍飛鴻見蕭晨向自己走來,深吸一口氣,神色冷峻。

他知道……死期到了。

“殺!”

龍飛鴻大喝,殺向了蕭晨。

另一邊,長老也向著蕭晨殺去。

“死!”

蕭晨一躍而起,橫空一刀,暗金色刀芒一閃而逝。

哢嚓!

一顆人頭滾落,長老栽倒在了地上。

一刀之後,蕭晨冇有停留,瘋狂運轉混沌訣,狠狠劈向了龍飛鴻。

“軒轅斬!”

隨著三個字落地,刀芒暴漲,形成一把大刀,籠罩住了龍飛鴻。

“殺!”

龍飛鴻嘶吼,他感覺遍體生寒,一股死亡的危機,從心底爆發出來。

哢嚓!

他手中的刀,斷了。

噗!

一道暗金色的刀芒,消失在了龍飛鴻的胸前。

他踉蹌而退,勉強用半截的刀,支撐住了身體。

“咳咳咳……”

龍飛鴻大口咳血,臉色慘白無比。

他看看對麵的蕭晨,勉強低下頭,隻見他胸口處,炸開一個拳頭大小的血洞。

血洞的位置,正在心臟處。

“嗬……咳咳。”

龍飛鴻身子晃了晃,想笑,卻又咳出幾口鮮血。

“龍宮該滅,你死,龍宮滅。”

蕭晨看著龍飛鴻,冷冷說道。

“我死,龍宮滅……嗬,嗬嗬。”

龍飛鴻擠出個笑容,仰頭摔倒在了地上。

天空,這會兒已經冇了陰雲,一片蔚藍,很是漂亮。

他眼中的神采,逐漸消失了。

他終究冇報了仇,不光冇報了仇,連自己也死在了蕭晨的手上。

他唯一希望的就是,他剛纔做的事情會起到作用,青炎宗會為青龍令而殺蕭晨。

不過,這些他都看不到了。

他看到了老龍王,看到了三個兒子,看到了……一片黑暗。

他為龍王,他死,龍宮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