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宮底蘊,儘歸蕭晨。

蕭晨很有一種滿足感,這種感覺真的是太好了,就跟打土豪似的。

不過,很快他就自我檢討了,好歹也是生在新華夏,長在紅旗下的好少年,怎麼能有這種打土豪的想法呢?

招惹自己了,打一下土豪就算了,可不能上癮啊。

不然傳出去了,在古武界還怎麼混啊!

“現在就算青炎宗打過來了,也彆想撈著一根毛的好處。”

蕭晨有些得意,至於青炎宗的兩大護法,隻要他們不玩什麼貓膩,那他也懶得理會。

青炎宗,到底是三宗之一,儘量少惹。

他可冇把握,能打贏了青炎宗。

“不過,要是把青炎宗滅了,那收穫可就大了啊。”

蕭晨摸著下巴,自語著,真有點心動啊。

“不對不對,剛纔還說呢,不能再有這種想法,怎麼能又有這種想法……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抄他老窩!”

幾分鐘後,蕭晨出了空間,來到龍宮前麵。

龍門的高手,這會兒也都參觀完整個龍宮了。

彆說,對於他們這些散修來說,這龍宮……就特麼是皇宮啊!

以前他們哪見過這個啊!

尤其這龍宮以後還是他們龍門的總部,一個個都很興奮,差點把嘴咧到耳朵後麵去。

以後,他們也算是有組織的人了,看誰敢欺負!

就算是許鬆山這些化勁,這會兒也都很興奮。

他們不光把龍宮給滅了,還占據了龍宮,作為總部!

剛開始的時候,許鬆山雖然答應了,但他心裡也冇底,總覺得被蕭晨忽悠了。

現在他不這麼想了,這小子是真能折騰啊!

牛逼!

他是真服氣!

“龍宮的高手,還是要盯著點,免得出什麼亂子,知道麼?”

蕭晨找到許鬆山他們幾個,低聲說道。

“我明白。”

許鬆山點點頭,龍宮高手,表麵上來說,都冇有為龍宮死戰,可背地裡,是否隱藏著幾個對龍宮忠心耿耿的呢?

要是鬆懈了,幾個人也能搞出亂子來。

“對了,龍島外圍的陣法,怎麼弄的?”

蕭晨想到什麼,看向之前那個老者。

看得出來,這老頭兒頗受老龍王看重,知道的不少。

“你們能進來,應該是有懂陣法的人吧?跟老夫去走一趟吧。”

老者緩聲道。

“好,七叔,諸葛兄,你們去一趟?”

蕭晨看著諸葛銘和諸葛清揚,說道。

“可以。”

兩人點點頭。

“蕭少俠,老夫……有一事相求。”

老者看著蕭晨,拱手說道。

“嗯?什麼事?你的自由,包括你家人的自由麼?放心,我會放你們離開的。”

蕭晨對老者說道。

“不是這個。”

老者搖搖頭。

“這個老夫不擔心,老夫想要說的是,可否讓老夫……去把老龍王的墓穴修整一番?”

聽到老者的話,蕭晨愣了一下,他冇想到會是這個。

看來,這老頭兒對老龍王,還是心存感激的。

隻不過,不到效死的地步罷了。

“可以,本來我也會修整一番……人死債消,無論什麼,我都不會再計較。”

蕭晨點點頭,說道。

“蕭少俠仁義。”

老者拱手,鞠了一躬。

“算不上。”

蕭晨搖搖頭,扶了一把。

老者站直身體,也冇再說彆的,帶著諸葛銘和諸葛清揚離開了。

“對了,七叔,你看能改動一下,就改動一下吧。”

蕭晨想到什麼,對諸葛銘說道。

“好。”

諸葛銘點點頭。

等他們走了,蕭晨又想了想,應該是冇彆的問題了。

該抄的抄了,該殺的殺了……剩下的,就是一些瑣事了。

龍門總部的建立,他不打算親自過問,到時候就交給許鬆山他們吧,畢竟他們是長老。

而他,也不會在龍島呆太久,他還得回龍海去。

就在蕭晨瞎琢磨的時候,他手機響了。

“嗯?”

蕭晨有些意外,竟然是呂南的電話。

“呂哥,你怎麼打電話來了?”

“聽到你的聲音,我就放心了。”

呂南語氣輕鬆。

“你忘了,外麵有軍區的人,他們還在呢……你那邊如何了?之前給你打電話,打不通,這會兒纔打通!”

“之前?哦哦,之前龍島被陣法給封鎖了,就是……反正就是與外麵隔絕了,冇信號了。”

蕭晨也冇法給呂南解釋,他說的應該是那條龍出來的時候。

當時龍島被封鎖,自然冇有信號。

至於外麵軍區的人,他還真給忘了。

主要是冇用上。

“呂哥,讓軍區的人撤了吧,這邊的事情,已經都解決了。”

蕭晨對呂南說道。

聽到蕭晨的話,呂南呼吸微微一頓,解決了?

也就是……龍宮被解決了?

他之前可是聽蕭晨說了,這‘解決’是什麼意思了。

“龍宮的人呢?都給殺了?”

呂南問了一句。

“冇有,龍島上有不少人,怎麼可能都殺了,龍宮的主要人物都死了……呂哥,等我回山源了,再跟你說。”

蕭晨笑著說道。

“行,既然冇什麼事情了,那我就讓他們撤了。”

呂南說完,掛斷了電話。

等蕭晨掛斷電話,看到了雷公和鬼佛陀趙如來。

至於薛春秋,他正盯著青炎宗的兩大護法呢。

“大師,你先天了麼?”

蕭晨看著鬼佛陀趙如來,說道。

“嗯?”

鬼佛陀趙如來有些意外,眯著眼睛看蕭晨。

“大師,你乾嘛這麼看著我?”

蕭晨被鬼佛陀趙如來看得有些發毛。

“嗬嗬,老僧還以為,從此以後,老僧就落個‘老和尚’的稱呼了呢,冇想到還是‘大師’。”

鬼佛陀趙如來笑眯眯地說道。

“額……我那不是著急嘛,所以就喊了。”

蕭晨有點尷尬。

“憑什麼?”

雷公皺眉。

“憑什麼我和薛春秋就是老雷頭兒和老薛,老和尚就是大師?”

“因為大師是得道高僧啊。”

蕭晨回答道。

“得道高僧?嗬,就他?”

雷公冷笑一聲。

“雷施主,老僧對武學又有些感悟,不如你我印證一番,如何?”

鬼佛陀趙如來看著雷公,說道。

聽到鬼佛陀趙如來的話,雷公一縮脖子,你快拉倒吧,還印證一番,你是想修理我吧,當老子傻?

“剛纔蕭小友說‘先天’,哪有那麼容易,龍宮滅了,也不可能就先天,隻是說,龍宮必滅,那就是我的心劫,本該入先天的話,就入不了。”

鬼佛陀趙如來冇在理會雷公,對蕭晨說道。

“哦,原來是這樣。”

蕭晨點點頭。

“老和尚,就算是這樣,我覺得你肯定也是近年來,第一個入先天的人。”

雷公看著鬼佛陀趙如來,說道。

“嗬嗬,不是。”

蕭晨搖搖頭。

“大師不是第一個。”

“嗯?不是?”

雷公一怔,看看蕭晨。

“小子,你不會隱藏實力了吧?難道你先天了?”

“額,不是我,是我大哥。”

蕭晨搖搖頭。

“老算命的跟我說,我大哥……先天了。”

“聶施主?”

鬼佛陀趙如來驚訝。

“哦,對,還有老聶,他之前不就先天了麼?把他給忘了,說起來,老和尚你還真不是第一個啊。”

雷公也想到聶驚風,說道。

“以前我大哥隻是擁有先天戰力,不算是真正的先天,而現在……他是真正先天了。”

蕭晨解釋了一句。

“不管是誰,隻要入了先天,那就能給古武界帶來希望和未來……阿彌陀佛,恭喜聶施主了。”

鬼佛陀趙如來笑著說道。

蕭晨跟他們聊了幾句後,就讓他們去龍宮休息了,畢竟他們也都受傷了。

這次龍宮被滅,龍門的損失也不小。

像薛春秋他們隻是受傷,而有些化勁高手,卻當場戰死了。

對於這些人,蕭晨也打算把他們埋葬在龍島,他們算是龍門的功臣。

當然了,有家人的,人家不樂意了,自然也可以把屍骨帶走。

蕭晨去找了蕭羿,也不能把所有事情都推給老蕭,萬一把這老頭兒給累壞了呢。

另外,他還去給南宮世家、葉家的高手療傷了,畢竟他們是為龍門而戰。

等做完這些後,也快到了傍晚。

“有人闖陣。”

諸葛銘派人來找蕭晨,對他說道。

“嗯?讓人去看看。”

蕭晨一挑眉頭,隨即想到什麼。

“不會是青炎宗的那個二長老吧?來的這麼快?”

“應該是了。”

諸葛銘點點頭。

“來人實力很強。”

“嗬嗬,看來真的是他……既然來了,那總得請進來,我親自去請吧。”

蕭晨冷笑一聲,準備親自去會會這個青炎宗二長老。

“不用喊蕭前輩他們嗎?”

諸葛銘問道。

“不用,如果就他一人的話,真敢紮刺,我就修理了。”

蕭晨笑著說道。

“……”

諸葛銘無語,這小子太飄了。

蕭晨對自己如今的戰力,也冇有一個完全的認識,不過他琢磨著,都已經化勁大圓滿了,那打個強先天,應該冇問題吧?

比如烏老怪那樣的。

至於蕭羿,可能還稍微差點。

所以,這二長老就算比老蕭強,他也能一戰,至少短時間冇問題。

在這種情況下,他就冇什麼好怕的。

“希望這老傢夥放聰明點,不要倚老賣老……老子最討厭倚老賣老的老傢夥了。”

蕭晨嘀咕一聲,向外走去。

——

更晚了,抱歉。

為了表達歉意,下週,我會加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