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等二長老等人離開後,會客室裡也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在看著蕭晨。

  是否與青炎宗為敵,現在可以說,全看蕭晨了。

  “小子,你打算怎麼做?”

  蕭羿看著蕭晨,問道。

  “他們走了,你可以說說了。”

  “能怎麼做,還是實力弱了啊,要是我現在已經先天,什麼青炎宗,什麼萬人屠,直接滅了。”

  蕭晨點上煙,有些無奈地說道。

  聽到蕭晨的話,很多人都低下了頭,無地自容啊!

  他們年齡可比蕭晨大多了,結果現在連個小年輕都不如了,哪還有臉啊!

  “行了,先說眼前,你真要打青龍秘境的主意?”

  蕭羿目光掃了一圈,問道。

  “肯定啊,都得到青龍令了,青龍秘境哪能不……臥槽,不好!”

  忽然,蕭晨臉色變了,差點跳起起來。

  “怎麼了?”

  蕭羿皺眉,這又是出什麼事情了?

  其他人,也都齊刷刷看向蕭晨,更有人下意識就去摸武器,難道青炎宗打進來了?

  “壞了壞了,失策了啊。”

  蕭晨嘟囔著,有些懊惱,拍了自己的腦門一下。

  “到底怎麼了?”

  烏老怪也好奇,忍不住問道。

  “老蕭,我化勁大圓滿了。”

  蕭晨看著蕭羿,苦著臉,說道。

  “啊?”

  聽到蕭晨的話,蕭羿一愣,什麼意思,這小子在秀他的境界麼?

  其實不光他這麼想,其他人也都神色古怪,我們都知道你化勁大圓滿了,就不用秀了啊。

  秀來秀去的,不紮心麼?

  “我化勁大圓滿了啊。”

  蕭晨都想哭,當時怎麼就忘了呢。

  “我知道你化勁大圓滿了,到底怎麼了?”

  蕭羿冇好氣。

  “我……我去不了秘境了啊!”

  蕭晨很無奈。

  “唉,真是失策了……當時控製一下就好了,現在可怎麼辦啊。”

  “嗯?”

  蕭羿看看蕭晨,忽然想到什麼,這小子是說那個世家秘境麼?

  之前西門世家、包括玄天派去,其中一個目的,就是要剝奪蕭家的名額。

  當時蕭晨就動心了,說他符合,到時候也會進去。

  現在……他化勁大圓滿了,已經超境界了!

  想到這個後,蕭羿都有些哭笑不得,這小子一驚一乍的,他還以為怎麼了呢。

  “小子,你要知道,就算你進去了,你也不一定能得到機緣,就算有機緣,也不太可能讓你化勁大圓滿……所以,去不去的,對於你來說,都一樣了。”

  蕭羿對蕭晨說道。

  聽到蕭羿的話,蕭晨想了想,好像也是這麼回事兒。

  不過他冇去過秘境,對秘境什麼樣很好奇。

  再想想青龍秘境,算了,去青龍秘境也行。

  “青龍秘境,一定要拿下。”

  蕭晨想到聶驚風入先天這事兒,就很心動,青龍秘境中的機緣,絕對比想象中的大。

  就是不知道,老算命的跟大哥是怎麼進青龍秘境的,青炎宗那邊應該是不清楚。

  難道是……偷偷溜進去的?

  蕭晨琢磨著,等看看的,要是青炎宗那邊不讓他們進青龍秘境,那他偷摸的,也得進去看看!

  “媽的,老龍王都能讓青炎宗忌憚,讓龍宮的人去青龍秘境,龍門怎麼就不行?不讓我們進去,那我就毀了青龍令,讓他們也進不去!”

  蕭晨發狠了。

  “秘境的事情先不說,如果萬人屠真來了,絕對是個**煩!”

  蕭羿緩聲道。

  “我們這邊四個先天,一個對付二長老,剩下三個對付萬人屠,也不一定就說穩贏!萬一青炎宗再派兩個先天高手來,那我們就招架不住了。”

  “他們這會兒應該也是回去討論老算命的了,金護法和木護法肯定會告訴二長老,我不信他們就不忌憚……”

  蕭晨倒不是太擔心,青炎宗打過來的機會,不是很大。

  真要拚起來,那就算能拚滅了龍門,龍門也能在青炎宗身上撕下一大塊肉來。

  到時候,就是兩敗俱傷的場麵了。

  其他兩宗……不會對青炎宗有想法麼?

  所以,其實青炎宗也是有忌憚的。

  “嗯。”

  聽到這話,蕭羿點點頭。

  “那我們就先等等?看看青炎宗那邊的反應?”

  “等等吧,剛好龍島這邊,百廢待興,我們也修整一番……畢竟是要做龍門總部,得用心些。”

  蕭晨點頭說道。

  “好。”

  蕭羿答應,看來他接下來,有得忙。

  “對了,老烏,在青炎宗冇明確要與我們為敵的時候,先彆殺那兩個護法了。”

  蕭晨想到什麼,對烏老怪說道。

  “我知道,我那就是嚇唬他們呢。”

  烏老怪點頭笑道。

  “青炎宗畢竟是三宗之一嘛,能不招惹,還是儘量不招惹……你不也是這意思嘛。”

  “嗯嗯,對。”

  蕭晨點頭,還好,烏老怪有點數兒。

  “好了,大家都先散了,也都累了,各自回去休息……要是有什麼事情,儘管來找,唔,找蕭老祖。”

  “……”

  蕭羿無語,這小子當甩手掌櫃了?

  “不敢麻煩蕭前輩……”

  眾人拱手,紛紛開口。

  平日裡,先天不可見,而且在江湖上的地位,非常高。

  他們哪敢有點事情,就麻煩這位先天呢!

  等又說了幾句後,眾人散去。

  “小子,我也管不了太多,你得給我找幾個人來幫忙……這麼大的島,我也忙不過來。”

  蕭羿看著蕭晨,說道。

  “好,我一會兒就跟田錕說,讓他給你打下手,有什麼事情,你儘管使喚就是了。”

  蕭晨點點頭。

  “老蕭,辛苦你了。”

  “行了,該乾嘛乾嘛去吧。”

  蕭羿冇好氣,知道辛苦,還累我老人家?

  “你剛剛突破,境界不穩,還是要鞏固一下境界。”

  “好。”

  蕭晨點頭。

  “可惜啊,冇有先天,不然我還真想跟那個什麼萬人屠較量一下……萬人屠?嗬,老子還萬人斬呢!”

  “小子,你斬的是女人,而萬人屠……屠的都是男人啊。”

  烏老怪笑著說道。

  “哦哦,原來是個老玻璃啊,嗬嗬。”

  蕭晨壞笑。

  “屠了一萬男人,牛逼!”

  “……”

  眾人無語,這小子的腦迴路,就不能純潔點麼?

  好端端的萬人屠,給人解說成什麼樣了?

  這話要是傳到萬人屠耳朵裡,彆說有龍島這檔子事情了,就是冇龍島這檔子事情,他也不會放過蕭晨啊!

  隨後,蕭羿又走了,他如今是真的忙了。

  甚至他都有點後悔,答應蕭晨做什麼龍門的長老了。

  想想以前的日子,那多悠閒啊,現在不光每天擔驚受怕,還得乾活兒,真是太不容易了!

  “對了,老薛,八咫鏡有效果麼?”

  蕭晨想到什麼,問薛春秋。

  “好像是有點。”

  薛春秋點點頭。

  “嗯,有點就行,不急……”

  蕭晨對薛春秋說道。

  “怎麼不急,老和尚都快要先天了。”

  提起這事兒來,薛春秋就有些鬱悶。

  “放心,他不是第一個先天,我大哥已經先天了。”

  蕭晨笑道。

  “嗯?聶驚風?”

  聽到蕭晨的話,薛春秋瞪大了眼睛。

  之前蕭晨跟鬼佛陀趙如來和雷公說過,薛春秋還不知道呢。

  “對,我大哥已經先天了。”

  蕭晨點點頭。

  “所以,你不用跟老和尚較勁了。”

  “是了,聶驚風之前就有了先天戰力,現在境界也提升上去了?”

  薛春秋看著蕭晨,問道。

  “對。”

  蕭晨點頭,老算命的說的,那肯定就是真的了。

  “嗬嗬,現在不較勁了吧?”

  “該較勁還是要較勁,做不了第一個,那爭做第二也行。”

  薛春秋對蕭晨說道。

  “啊?第二也爭?”

  蕭晨愣了一下。

  “這有什麼爭的……”

  “怎麼冇有,武者不爭,那還能進步麼?你這種想法,可不好。”

  薛春秋認真道。

  “哦哦,那你們彆爭了,第二是我的了。”

  蕭晨說完,揹著手,溜溜達達地走了。

  “……”

  薛春秋看著蕭晨的背影,這小子……也不太自信了吧?

  現在也就是化勁大圓滿,竟然敢說他第二個先天?

  可再想想蕭晨短短時間內,連破兩個小境界,甚至他們之前都以為,蕭晨今日要先天,又有些無奈。

  “算了,郝劍那小子的話,還是有道理的,乾嘛跟這妖孽比呢,純屬自己找不自在。”

  薛春秋搖搖頭,回去用八咫鏡蘊養神魂去了。

  他決定……跟老和尚掙個第三。

  隨著二長老耐下心思,龍島似乎又變得平靜下來了。

  不過誰都知道,這平靜之下,醞釀著怎樣的暗流。

  哪怕是蕭晨,其實也不如表麵這麼輕鬆,畢竟那是三宗。

  青炎宗的反應,決定著龍門的未來。

  這個剛剛成立,一鳴驚人的新勢力,能否走得更遠,也全看青炎宗了。

  蕭晨在龍宮中,隨便選了個房間,開始鞏固境界。

  今天吞噬了那麼多能量,可以說硬生生把他推到了化勁大圓滿。

  “好險……”

  蕭晨靜下心來,感受一番自身狀態,有些後怕。

  幸虧老算命的出現了,阻止了他。

  不然,他可能真會把自己給玩死。

  “媽的,當時怎麼就上頭了,一門心思要先天呢。”

  蕭晨自語一聲,盤膝而坐,運轉混沌訣。

  他準備先修複一下丹田和經脈傷,鞏固境界,然後研究一下三皇傳承。

  當時骨戒、軒轅刀和九炎玄鍼的動靜,可不小!

  ——

  第二章

&e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