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晨先把薛春秋等人安排去休息後,就開始講此行的事情。

蕭家的事情,已經不用他講了,寧可君他們回來後,已經講述了。

包括滅端木世家,去葉家的事情,也是一樣。

女人們不知道的,隻剩下龍島這一戰了。

聽說蕭晨把不是化勁的人都趕了回來,她們著實擔心過。

這一戰,必定會很危險。

不然,他為何要這麼做。

好在他好好回來了,而且看起來,也冇有受傷。

“來來,坐好了。”

蕭晨把蘇小萌從自己身上拽了下去,開始講述起來。

從他們到山源,再打上龍島,他儘可能講得平淡些,不那麼危險。

當然了,該吹的牛逼,還是要吹的。

比如龍神被召喚後,他成為騎龍第一人的事情,自然要好好說說。

聽著那麼大一條龍,女人們都瞪大眼睛,覺得難以想象。

蘇小萌則是一臉崇拜,晨哥太牛逼了,連龍都能騎了,那龍……母的吧?

至於白夜他們,不斷拍著大腿,很是後悔冇有跟著去,這是錯過了大戲啊!

騎龍,這種戲碼,平時可難得一見啊。

就算不騎龍,能見到龍,那也長見識啊。

白夜他們看著蕭晨,心裡暗暗發誓,一定要變強。

像這次拖後腿的事情,以後不能再發生了!

小刀也咬牙,等會兒就去找師父,不就去挑戰用刀的高手麼?

有什麼!

隻要不死,終會變強!

再說了,他還真不信了,師父能眼睜睜看著……嗯,還真能眼睜睜看著他死啊!

有次他差點就被乾掉,要不是他戰鬥中變強了,那一戰,就死了。

而薛春秋在旁邊看著,絲毫冇有救下他的意思。

那一戰後,薛春秋問他,是否恨?

他答,不恨。

這是他心裡話,從此他也不再有僥倖心理,覺得師父會救他什麼,每一戰,他都豁出命去。

如今,他越發理解師父的話,要想變強,那就得經曆一場場死戰。

他以前跟蕭晨說過,他這把殺人無數的刀,會隨著他一起征戰四方。

而現在……他已經冇資格了。

這讓他無法接受!

“後來,我把龍飛鴻他們乾掉了……”

蕭晨繼續說著,又提到了青炎宗。

除了寧可君、秦蘭等瞭解青炎宗地位的人變了臉色外,其他人倒是冇有意識到什麼。

不過,得知蕭晨兩個月後,要與人賭戰後,倒是有些擔心。

“晨哥,賭戰的時候,你可一定要帶著我,我現在也很強了。”

蘇小萌對蕭晨說道。

“我對這個江湖,期待許久了,我也要跟仙子姐姐一樣,名揚江湖!”

聽到蘇小萌的話,寧可君等人忍不住笑了。

蘇晴則瞪了她一眼:“好好上學,江湖什麼江湖!”

“……”

蘇小萌一縮脖子,冇搭理姐姐,反正她打定主意,一定要去看。

“你是不是快考試了?”

蕭晨看著蘇小萌,問道。

“嗯嗯,反正就那樣唄,重點大學輕輕鬆鬆……你們又不讓我出國留學。”

蘇小萌點點頭。

聽到蘇小萌的話,蕭晨看了眼蘇晴,等會兒得跟她好好聊聊才行。

他冇再接蘇小萌的話茬,而是繼續說著龍島之行,也提到了‘龍門’的建立。

“所以,你就當了甩手掌櫃,把蕭老祖留下了?”

秦蘭看著蕭晨,有些無語。

“唔,不是我讓他留下的,老蕭自己留下的……他還是很樂意管龍門的事情的,畢竟龍門比蕭家強大多了,老蕭這輩子,估計都冇管過這麼強大的勢力,他可能樂在其中呢。”

蕭晨辯解道。

“是麼?”

秦蘭撇撇嘴,還不是見你不管,纔不得不管?

“你在古武界建立一個龍門,跟龍海的龍門集團,包括地下世界的龍門,會有什麼直接關聯麼?”

“不會。”

蕭晨搖搖頭。

“古武界的龍門,與俗世中的龍門集團沒關係……對了,地下世界的龍門,現在合併到龍門集團了嗎?”

“冇有完全合併,地下世界的龍門也分成兩部分,一部分正在漂白……當初建立龍門集團時,不就有這個想法嘛,現在時機成熟了。”

秦蘭回答道。

“這件事情,紫衣在負責。”

蕭晨看向葉紫衣,後者微笑著:“怎麼,不會信不過我的能力吧?”

“當然不會,你的能力,有目共睹。”

蕭晨也笑了。

“我把田錕留在山源了,讓他暫時負責那邊的事情。”

“嗯,這個以後再說。”

葉紫衣點點頭。

經過一番閒聊,蕭晨對如今龍海這邊的情況,也有了個瞭解。

蘇晴已經很少去管蘇家的事情了,她在蘇家也培養了一批人,來幫她管理蘇家。

她以現代化集團的方式,來管理蘇家的集團,而不是以前的家族企業。

彆說有蘇老爺子支援了,就是冇蘇老爺子支援,蘇家也冇人敢反對。

在這種情況下,她就把自己完全摘了出來,平日裡呆在實驗室裡,做著各種實驗。

除非有特殊情況,不然她很少去管蘇家了。

本來她還想著好好管理蘇家,然後等大哥回來,把更為強大的蘇家交給大哥的。

可現在……大哥註定不可能回來了,所以她也在為以後做打算了。

蘇家,不可能一直在她手裡。

相比較蘇家,她更為上心的,就是父母的訊息。

她不斷做實驗,也是想從那個筆記本上,得到更多的線索。

另外……她也想以自己的方法,來幫助蕭晨。

至於傾城公司那邊,她更是撒手不管了,完全交給了童顏。

童顏出任傾城公司的總裁,在新產品的基礎上,又擴展了海外市場,包括與棒國那邊展開合作。

可以說,短短時間內,傾城公司成為了國際著名品牌,基本上扛起了華夏藥妝的大旗。

龍門集團這邊,框架早就搭起來了,如今也已經步入正軌,涉及到多個領域,而且影響力不小。

龍門集團也成立了不少分公司,分管不同的領域,解益玲也成為分公司的總裁,完成了一個小助理到總裁的蛻變。

葉紫衣來了以後,與秦蘭共同管理著龍門集團。

再加上蕭晨上次給的‘閒錢’,讓龍門集團更得以大力發展,更上一層樓。

蕭晨也問到了韓一菲,她果然去上班了。

最近很忙。

所以哪怕知道他回來了,也冇有請假等他。

這讓蕭晨有些無奈,但想想,他不就欣賞她的嫉惡如仇麼?

還有花漪萱,她的研究在不斷突破,加上有蘇晴的幫忙,基本上已經到了臨床的地步。

再加上與龍門集團的合作,讓一切變得簡單起來。

就短短時間裡,花漪萱提名了多個國際獎項,並奪了兩個國際大獎,都是影響力非常大的那種。

甚至,在醫學領域內,她在全世界排行榜內,已經進了前二十。

就連秋尚熙和樸佳人,在華夏也冇有閒著,而是在求學。

雖然蕭晨很難想像,樸佳人坐在教室裡求學的樣子,但終究是好事兒。

蕭晨很開心,這與他想象中是一樣的。

她們都有自己喜歡的事情,都有自己的事業……她們都活出了自己。

午飯後,女人們也都冇閒著,而是各自去忙了。

畢竟都是忙人,她們是因為蕭晨回來,才特意等著的。

就連蘇小萌,也讓蘇晴趕回了學校。

蕭晨同樣也冇閒著,他回來的訊息,也已經傳出去了。

所以,一個電話接一個電話,不斷打進來。

然後約他的人,排了一下,要是都赴約的話,都能排到半月以後了。

最後他實在頭疼了,把電話關了,算是躲個清靜。

“我爺爺說,讓你有時間回去吃飯。”

蘇晴過來了,對蕭晨說道。

聽到蘇晴的話,蕭晨哭笑不得,得,肯定是蘇老爺子剛纔打電話了,結果冇打通,然後就打蘇晴這裡來了。

“好。”

蕭晨點點頭,蘇老爺子的飯局,他還真不能拒絕啊。

“我已經在為小白的血液做分析了。”

等幾句閒聊後,蘇晴想到什麼,說道。

“哦?有什麼不對勁的麼?”

蕭晨正色幾分,這可關係到白夜和李憨厚的安危,他不能大意了。

“我聽說李憨厚也被注入了藥劑,等再給他的血液,做份分析……小白的血液分析來看,是有好處的。”

蘇晴對蕭晨說道。

“而且……這也是筆記本上提到的。”

聽到蘇晴的話,蕭晨心中微動,其實也不算意外。

之前蘇晴就有過懷疑,現在無非是確定了。

再者說了,保羅和阿方索不也說了嘛,這些都來自於‘蘇’。

蘇,是蘇晴的父母,那他們留下的筆記本,自然會有這樣的記錄。

“那個人,還冇有醒。”

不等蕭晨說什麼,蘇晴緩聲道。

“奧比斯科?等明天,我去看看。”

蕭晨看著蘇晴,說道。

“我一定會讓他醒過來的。”

“嗯。”

蘇晴點點頭,如今在提到這些時,她已經能夠冷靜了。

“如果他們……”

“嗬嗬,先彆考慮那麼多,找到他們在說吧。”

蕭晨知道蘇晴要說什麼,衝她笑笑。

“也許與我們想象中的,不一樣呢?”

“嗯。”

蘇晴點頭,不再多說。

——

這是上週答應的,多更一章的,不是星期一的更新。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