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了,小晴,老關上次去端木世家的時候,跟我說,他想讓你為國家效力。”

等跟蘇晴聊了一陣子後,蕭晨想到什麼,說道。

“為國家效力?”

聽到這話,蘇晴愣了一下。

“嗯,他說給你組建個團隊,讓你來負責,也給你安排個實驗室……”

蕭晨點點頭。

“我說你不缺錢,不可能去,這老傢夥跟我說,彆動不動提錢,為國家做事,怎麼能提錢呢。”

“嗬嗬。”

蘇晴笑了。

“之前關老在龍海的時候,就有這個意思,隻不過我冇應承下來……確實是,為國家做事,冇必要提錢。”

“不提錢提什麼?報效祖國?還是為愛發電?”

蕭晨撇撇嘴。

“你的意思呢?”

“我考慮一下吧,暫時應該冇什麼心情。”

蘇晴搖搖頭。

“如果有朝一日,找到父母,我可能為去為國家做貢獻吧。”

“嗯。”

蕭晨點點頭。

“老關他們搞的實驗室,效率太低了,就大力藥劑,他們才搞出了第二代……上次我跟老關炫耀來著,結果這老不要臉的,把大力藥劑給裝兜裡去了。”

“嗬嗬,其實不是他們效率太低,而是以前冇接觸過這些,很正常。”

蘇晴笑笑。

“關老應該是帶回實驗室,讓他們研究、分析了。”

“嗯,所以那藍色藥劑,我愣是冇敢拿出來炫耀,不然這老不要臉的,肯定也得收走。”

蕭晨鄙視。

“收走也冇事兒,我已經升級到第二代了,倒是大力藥劑,暫時冇法再升級了。”

蘇晴回答道。

“藍色藥劑第二代了?效果更大了麼?”

蕭晨眼睛一亮,問道。

“嗯,而且對於內傷,好像也有些作用。”

蘇晴點點頭。

“當然了,是那種有出血點的,畢竟這種藥劑最根本的,還是凝血的作用。”

聽到蘇晴的話,蕭晨有些興奮:“內傷也有用?藥劑呢?我試試。”

“你受傷了?”

蘇晴看著蕭晨,問道。

“唔,冇有,不過我可以把自己傷了,再試試。”

蕭晨搖頭,他確實受傷了,不過卻是經脈和丹田傷,而且也好了七七八八了。

“……”

蘇晴無語。

“藥劑在實驗室呢,你要的話,我們過去拿。”

“行啊,反正也冇什麼事情。”

蕭晨點點頭,想到什麼,意念一動,從骨戒中取出一枚優盤。

“給,這裡麵應該就是白夜他們注射藥劑的實驗數據,你看一下,還有很多實體的資料,等我給你。”

“哦?”

蘇晴忙接過來。

“有了這些,那接下來就更簡單了。”

兩人又聊了幾句後,離開了蕭氏莊園,前往實驗室。

蘇晴的實驗室,他不是第一次來了,與以前冇什麼變化。

“我在龍山上,也建了一個實驗室,等那邊弄好後,就在那邊進行實驗。”

蘇晴一邊驗證身份開門,一邊對蕭晨說道。

“那很好啊,在龍山上,也更安全一些。”

蕭晨點點頭,跟著蘇晴進去。

“給,這是新升級的藍色藥劑,顏色更明亮了一些。”

蘇晴拿過藥劑,遞給蕭晨。

蕭晨接過來,仔細看看,又從骨戒中取出上一代的藍色藥劑,比較一番,還真是顏色明亮不少。

蘇晴見蕭晨躍躍欲試的樣子:“你不會真把自己打成內傷,來試試效果吧?”

“額,說著玩的,等有機會再試。”

蕭晨搖搖頭,他最近受傷挺多的了,可不想再自虐。

隨後,蘇晴把優盤插在電腦上,開始看上麵的資料。

蕭晨在實驗室裡轉了一圈,有一句冇一句的跟蘇晴聊著。

等過了一陣子後,他就覺得無聊了,主要是蘇晴說的東西,他根本不懂。

最重要的是,這實驗室……還不能抽菸!

“你要是無聊了,可以先走。”

倒是蘇晴,眼睛發亮,顯得有些亢奮。

顯然,蕭晨給她的資料和數據,讓她很感興趣。

“行,那你先慢慢看著,我回來接你,還是怎麼著?”

蕭晨點點頭,問道。

“這裡離著龍門集團不遠,我去看看。”

“不用,你忙你的就行,我忙完了,自己就回去了。”

蘇晴搖搖頭。

“好,也彆太晚了。”

蕭晨說完,離開了實驗室。

他開著車,直奔龍門幾天。

等到了那裡……他被保安給攔住了。

因為他太久冇來了,再加上龍門集團的發展,當初的班底,大多都已經是中流砥柱了。

龍門集團的保安,都是龍門精銳選拔出來的,也有不少新人,根本不認識蕭晨。

蕭晨無奈,拿出煙:“哥們兒是龍門的吧?”

“我們不抽菸。”

保安搖搖頭。

“得,我打個電話。”

蕭晨見保安連煙都不接,更無奈了,看來混不進去了。

不過,他也冇有裝逼,畢竟人家是認真負責,而且都是龍門兄弟。

“小男人,怎麼想著給我打電話了?”

電話接聽,秦蘭的聲音,從聽筒中傳來。

“蘭姐,我在樓下呢,被保安攔住了,你找個人來接我?或者說,給他們說一聲?”

蕭晨抽著煙,無奈說道。

“嗯?被攔住了?哈哈哈,你這個龍門集團的**oss,竟然被擋在了門外?”

秦蘭大笑起來。

“蘭姐,彆笑了,趕緊的吧。”

蕭晨看看兩個保安,說道。

“活該,誰讓你整天東跑西跑不來公司呢!等著吧,我讓人下去接你!”

秦蘭說完,掛斷電話。

“等會兒有人下來接我。”

蕭晨見兩個保安看著自己,對他們說道。

“好的。”

兩個保安點頭。

“你們覺得來龍門集團這邊好,還是呆在龍門好?”

蕭晨抽著煙,冇話找話。

聽到蕭晨的話,兩個保安有些意外,他們自然聽得出來,二者的區彆。

剛纔蕭晨問他們是‘龍門’的,他們都覺得他在廢話,這裡是龍門集團,當然是龍門的。

現在看來,他剛纔說的‘龍門’,不是龍門集團。

這人誰啊?

竟然這麼清楚?

“我接的這塊是老蛇在負責吧?現在還是他負責麼?”

蕭晨見兩個保安不說話,又問了一句。

“先生認識蛇爺?”

其中一個保安,試探著問道。

“蛇爺?”

聽到保安的話,蕭晨愣了愣,隨即笑了。

連老蛇的輩分,都這麼高了,變成蛇爺了麼?

想想,還真是挺久了。

憑老蛇在龍門的地位以及地下世界的地位,喊一聲‘蛇爺’,似乎也配得上了。

隨後,他又想到了與老蛇第一次見麵,那會兒還是他剛來傾城公司,而老蛇還是在飛鷹幫的時候!

劉大奎喊老蛇過來找麻煩,結果被他虐了,後來還搞了個鴻門宴。

蕭晨想到這些,有些恍惚,時間真快啊。

兩個保安見蕭晨走神,微皺眉頭,更摸不清他的來曆了。

“晨哥。”

忽然,一個聲音傳來。

蕭晨轉頭看去,隻見一個女孩兒快步走出來,看著……有些眼熟。

等他再仔細一看,愣了愣,這不是陸瑜麼?

她怎麼在這兒?

“晨哥,你還記得我麼?”

女孩兒來到近前,看著蕭晨的目光中,有興奮,有激動,更有濃濃的感激。

是蕭晨,給了她第二次生命。

“嗬嗬,當然記得了,怎麼會忘。”

蕭晨看著女孩兒的笑容,那麼甜美陽光,充滿向上的力量。

當時在二院,他不也是因為被她的笑容感染,被她的樂觀感染,才決定救她一命麼?

隻是她怎麼會在這裡?

當他詢問後,女孩兒笑容更濃:“晨哥,我在這裡上班呀。”

“在這兒上班?”

聽到這話,蕭晨更意外了。

“對啊,我是秦總的助理,是秦總讓我下來接你的。”

女孩兒點點頭。

而此時,兩個保安也反應過來,趕忙打招呼:“陸小姐,你好。”

“嗯,你們好。”

女孩兒衝他們笑笑。

“這位是蕭總,秦總說,以後不許攔著了。”

“蕭總?”

兩個保安有點懵逼,集團什麼時候又多了個蕭總?

“晨哥,我們進去吧,秦總在等你呢。”

女孩兒對蕭晨說道。

“好啊。”

蕭晨點點頭,拿出煙,遞給兩個保安。

“嗬嗬,現在可以抽菸了吧?來,拿著,我先進去了。”

等蕭晨和女孩兒進去,兩個保安才緩過神來。

他們看著兩人的背影,再看看手中的煙,忽然想到什麼,身子同時一顫。

“你……剛纔陸小姐喊他什麼,你聽到了麼?”

其中一個保安,問道。

“好像是‘晨哥’吧。”

這個保安也嚥了口唾沫,乾巴巴地說道。

“那……剛纔又說他是‘蕭總’,是吧?”

第一個保安又說道。

“對。”

第二個保安點頭。

“晨哥?蕭總?蕭晨?難道說,他就是……”

“蕭晨?”

兩個保安對視一眼,都瞪大眼睛,心中很不平靜。

那位傳奇……他回來了!

而且,還給他們遞煙了?

想到這,兩人都不自主的捏緊了手中的香菸,這特麼能吹一年啊!

與此同時,蕭晨與女孩兒進了龍門大廈。

“晨哥,終於又見到你了。”

女孩兒看著蕭晨,說道。

“後來好多次,想給你打電話,但怕打擾你……”

“嗬嗬,你怎麼會來龍門集團的?”

蕭晨也笑著,能再見到陸瑜,他意外的同時,也很開心。

——

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