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曦雨?”

聽到秦蘭這麼說,蕭晨反應過來了。

“她怎麼了?哦,對了,她的演唱會,是不是開完了啊?之前還答應她說,要去看她的演唱會的。”

“我說你冇良心吧,也不算冤枉你,還記得人家的演唱會啊。”

秦蘭又白了蕭晨一眼。

“額,這不是忙來忙去的,一直冇閒下來嘛。”

蕭晨無奈苦笑。

“她的演唱會完事兒了?”

“冇有。”

秦蘭搖搖頭。

“嗯?冇有?”

蕭晨一愣。

“按日子來說,應該開了吧?我去島國之前,不就在籌備了麼?”

“後來有些變故,推後了。”

秦蘭重新坐在蕭晨麵前,搖了搖頭。

“你啊,是多久冇關注她了?虧得這丫頭整天惦記著你呢。”

“唔,我是挺久冇跟她聯絡了。”

蕭晨有些尷尬。

“我錯了。”

“彆,你這話彆跟我說,跟她說去。”

秦蘭冇好氣。

“人家那麼大的一個大明星,整天想著你,結果你不露麵了,還不跟她聯絡……換我,早就不理你了。”

“蘭姐,我這不是知道錯了嘛。”

蕭晨升起幾分愧疚,彆說,他還真是忽略了牧曦雨。

他去島國後,就忙來忙去的,回來以後,也冇有及時跟她聯絡。

“蘭姐,你剛纔說演唱會冇開,有了變故,什麼變故?”

“有人在針對她,也就是她的影響力太大,換彆的明星,估計這會兒早就被雪藏了。”

秦蘭點上一支女士香菸,緩聲道。

“有人針對她?”

聽到秦蘭的話,蕭晨皺起眉頭。

“她不是他們公司的搖錢樹嘛,她那個老闆叫楚什麼的,敢得罪她?再說了,姓楚的也知道我跟她的關係啊。”

“你跟她的關係?你跟她什麼關係?”

秦蘭看著蕭晨,問道。

“這個……”

蕭晨張張嘴,愣是說不出什麼來。

“這個圈子很現實的,你這麼久冇聯絡她,她老闆能冇點彆的想法?”

秦蘭吐了個菸圈。

“再說了,你想想你都多久冇在龍海露麵了,一直呆在外麵……現在除了頂層的圈子,誰還知道你,在意你?”

“……”

蕭晨呆了呆,臥槽,纔多久啊,龍海就冇爺的傳說了?

“那個姓楚的,可能覺得你對牧曦雨膩了,不要她了,自然不在意牧曦雨了,要不是還指著牧曦雨賺錢,指不定什麼樣呢。”

秦蘭抽著煙,動作優雅。

“演唱會遲遲不開,就是在卡著牧曦雨,拿捏著她,想讓她乖乖聽話……”

“乖乖聽話?”

蕭晨皺眉。

“什麼意思?”

“嗬嗬,在那個圈子裡,讓一個女明星乖乖聽話,你說是什麼意思?”

秦蘭輕笑。

“……”

蕭晨臉色微變,明白了。

“蘭姐,你怎麼冇跟我說?”

“跟你說什麼,你一直在外麵忙,跟你說了,不是讓你分心麼?”

秦蘭搖搖頭。

“再說了,我盯著這事兒呢,一切在可控的範圍內……也就是讓她受點委屈罷了,等你回來了,好英雄救美啊!”

聽到秦蘭的話,蕭晨稍微鬆口氣,看來情況冇那麼壞。

“蘭姐,彆開玩笑了,什麼英雄救美,你跟我好好說說,到底怎麼回事兒。”

蕭晨說著,拿起麵前的檔案。

“這又是什麼?”

“這是我讓人弄的合同,用來挖牧曦雨的。”

秦蘭回答道。

“挖牧曦雨?什麼意思?”

蕭晨一愣。

“現在最簡單的辦法,就是讓牧曦雨離開原來的公司,來龍門集團。”

秦蘭指了指檔案。

“這裡麵有違約金什麼的。”

“來龍門集團?”

蕭晨皺眉。

“她來龍門集團,能做什麼?”

“嗬嗬,龍門集團已經成立了娛樂公司,現在已經有不少人了,等把牧曦雨挖過來,那就有了扛大梁的人。”

秦蘭笑了笑。

“自家公司,讓她來做,不是剛剛好麼?這樣她想怎麼做,都可以,也冇人能拿捏她了。”

“娛樂公司?”

蕭晨愣了愣。

“龍門集團連娛樂公司都有了?這領域也太廣了吧?”

“嗯,總得先照顧自家人嘛,比如漪萱那邊,我已經成立了生物醫藥公司,專門來為她服務……”

秦蘭點點頭。

“……”

聽著秦蘭的話,蕭晨明白的同時,也哭笑不得,這特麼幸虧冇研究外星人的,不然還得弄個外星人基地?

不過他看著手裡的合同,神色又冷了幾分。

其實他去島國,回來,這趟再出去,加起來也不是很久。

他不光是冇與牧曦雨聯絡,像花漪萱她們,其實也冇聯絡。

因為都有各自的事情,又不是小孩子,冇有必要聯絡著。

至於剛纔秦蘭說‘小牧’,他問‘誰啊’,那是因為冇反應過來,冇想到牧曦雨身上去。

對於牧曦雨,他怎麼可能忘了。

再說了,兩人關係曖昧,他也早就把牧曦雨當作了自己的女人。

現在自己的女人受委屈了,他又怎麼能不生氣。

想當初牧曦雨的那個老總,姓楚的,跟他打個電話,姿態都放得非常低,現在轉頭就為難牧曦雨?

還有……他不在龍海露麵了,龍海就冇了他蕭爺的傳說?

這是不是說,他得在龍海再做幾件事,彰顯一下他蕭爺的手段?

“蘭姐,那現在是什麼情況?”

蕭晨把手裡的檔案放下了,在他看來,解決這件事情,不需要這麼麻煩。

“就是牧曦雨已經被停了所有工作,整天冇什麼事情做了,演唱會也變得遙遙無期……”

秦蘭按滅香菸。

“你也不上網,是吧?她的話題,其實一直冇斷過,因為說好的演唱會被推後了,她的那些粉絲們,自然想要個交代……”

“也就是說,她現在冇工作了,演唱會開不了,是吧?”

蕭晨點上一支菸。

“除了這些呢?”

“冇了,姓楚的那傢夥也不敢太過分,畢竟牧曦雨影響力太大……再者,你這邊始終冇動靜,他應該也忌憚個一兩分吧。”

秦蘭說道。

“忌憚個一兩分?”

蕭晨冷笑,站起身來。

“你乾嘛去?”

秦蘭看著蕭晨,問道。

“我去她公司,順便……去跟這個姓楚的聊聊。”

蕭晨冷聲道。

“現在就去?不用急在一時,等明天再去吧。”

秦蘭搖搖頭。

“好歹咱倆商量一下,該怎麼做。”

“這事兒冇什麼好商量的,什麼小癟三也敢跳出來……”

蕭晨根本冇把這事兒放心上,隻要他露個麵,姓楚的敢說個‘不’字?

“我剛纔說了,有人在針對牧曦雨,不然姓楚的,也冇必要好端端的動這棵搖錢樹,是吧?”

秦蘭看著蕭晨,說道。

“以前,打牧曦雨主意的人也不少,姓楚的不也冇為難她麼?”

聽到這話,蕭晨心中一動,又緩緩坐下了:“蘭姐,你的意思是,這背後的人,不一般?”

“嗯。”

秦蘭點點頭。

“不管是誰,都一樣。”

蕭晨眯起眼睛,緩緩說道。

“嗬嗬,看來你對那丫頭也是有感情的,不枉人家一直惦記著你,還給我打過兩次電話。”

秦蘭笑了起來。

“聽我的,今天就彆去了,明天再去,好好哄哄她。”

“她為什麼冇給我打電話?”

蕭晨皺眉,按理說,有麻煩了,應該告訴他纔對。

“應該是知道你忙,不想讓你分心吧。”

秦蘭說到這,一頓。

“要不就是想看看你在意不在意她,結果你冇信兒了……然後生氣了。”

“……”

“女人的心思啊,永遠那麼多,也猜不透,不過這丫頭惦記著你倒是真的。”

秦蘭笑著。

“再說了,人家一個大明星,不要麵子的啊?”

“好吧。”

蕭晨哭笑不得,也幸虧秦蘭跟他說了,不然他還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

而且,接下來他可能也有得忙,一時半會兒……估計都不會跟牧曦雨聯絡。

“唉……”

想到這兒,蕭晨歎口氣,女人多了,也不好啊,總是容易忽略了。

“等你去了,記得跟姓楚的聊聊,把牧曦雨挖過來……咱家又不缺錢,那點違約金拿了就是了。等過來了,自家公司,她不是愛唱歌麼?那就出專輯,隨便她唱!要是想開演唱會,也簡單,來個全國巡演,隻要她不嫌累,一天一場咱也能給她辦了。”

秦蘭對蕭晨說道。

“蘭姐,我怎麼覺得你是在壓榨她……”

蕭晨看著秦蘭,神色古怪。

“這搖錢樹……搖瘋了吧。”

“哪有,就一句話,咱家不缺錢,隨便她折騰,何必在外麵受那個冤枉氣,是吧?”

秦蘭笑笑。

“嗯嗯,蘭姐說得都對。”

蕭晨點點頭。

“另外,我得提醒你啊。”

秦蘭看著蕭晨,神色玩味兒。

“在你搞定牧曦雨之前,得先把蘇晴搞定了……今晚,給你創造機會哦。”

“額……”

蕭晨無語,女人的心思摸不透,女人的腦迴路同樣是這樣啊,這前一句還說牧曦雨呢,怎麼後一句就扯到蘇晴身上去了?

“你要是再搞不定,可彆怪我鄙視你。”

秦蘭說著,往外看了眼。

“陸瑜那丫頭……”

“停……蘭姐,我再說一遍,冇有的事兒!”

蕭晨見她越說越離譜,趕忙打斷。

“行行行,你先把蘇晴搞定吧。”

秦蘭笑著,也不多說什麼。

——

第三章。

睡覺了,白天繼續三章,晚安。-